2010-02-24 (水) | Edit |
後記:

嘿嘿(嘿屁##)
快開學了……(抓亂頭髮)
不想開學阿T_TTTT(你已經消遙夠久了吧####)

骸綱ONLY紀念合本已經預定完畢囉!
謝謝大家的支持QwQ/////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溫暖的和風徐徐吹來,帶來了寒冬已然過境的消息,空氣中瀰漫著暖春的氣息,片片粉紅色的櫻花如同雪花一般散落在校園中,詩情畫意的景象令人讚嘆不已。
  短暫的春節過去了,學生們陸陸續續進入學校偌大的操場,等待校長發表他的開學感言。
  「歡迎各位回到學校,又是一個嶄新的開始。」慈祥的臉龐帶著和藹的笑靨,但隱約看的出帶有些許的不捨和悲傷。「新的一學期,我要很遺憾的告訴各位一個消息……兩位深受愛戴的老師突然在假期期間向我請辭,其中一位還是剛上任不久的優秀青年呢……我相信同學們能在日後的日子裡察覺到是哪兩位,為了忘懷這件令人傷心的消息,我就不說出他們的名字了。」語畢,校長將佈滿皺紋的手擺在胸前,似乎正在向那兩位老師致敬,其他老師也有樣學樣的將手舉起來,除了六道骸以外。
  那兩個傢伙會離職的原因他清楚的很,根本不需要向他們致敬。
  而其他老師有注意到六道骸的臉色異常冷冽,也沒有跟著舉手致敬,雖然他們什麼都不敢問,但心裡已經有個底了……他們兩位會離職的原因,八成和六道老師有關係。



  「喂!你們猜是誰離職了?」
  「好像是英文老師耶!我剛剛去找她拿教具,發現她的辦公桌居然空空如也!」
  「咦?可、可是她不是教的好好的嗎?真奇怪……」
  「唉唷!我們又少一個美女可以養眼了!」
  「你有病喔!在知道那種女人對六道老師有不良居心之後,你不是很失望嗎?」
  「但美女就是美女呀!就算有那種居心還是美女!」
  「……真是沒救了!」
  「那另一位呢?校長說是剛來的新老師,還說是優秀的青年……該不會是上個學期末才來的體育老師吧?」
  「有可能耶……今天開學典禮好像也沒看見他……」
  「不會吧!難得又有一個帥哥老師了說……」
  「妳看!妳們女生還不是半斤八兩!憑什麼對我們翻白眼!」
  「唉唷!你們不懂啦!我們只是覺得有點可惜而已!我們還有六道老師呢!」
  「哈!六道老師才不會搭理你們!他的眼中只有澤田啦!」
  「少囉唆!這點我們知道!我們只是把他當成偶像一樣崇拜也不行嗎?」
  「說的那麼好聽!當確定六道老師喜歡澤田的時候,第一個痛哭的人是誰啊?」
  「……你這──」
  「呃……那個……」
  一道細小的嗓音打斷了這段談話,綱吉似笑非笑的看著圍在自己桌邊大聲討論的同學們,他實在是不知道以自己的立場而言,是能笑還是不能笑……事實上,他覺得很有趣,但他們的對話也讓他感到十分尷尬。
  因為他見識過那兩位老師的真面目,尤其是那個男老師……他根本不想再回憶起那張臉,只會讓他覺得反胃。
  在聽見綱吉細小的聲線之後,所有聲音都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讓綱吉尷尬的笑了一下,有點畏縮的指了指牆上的時鐘。
  「已、已經上課很久了……」
  一聽,英文小老師才想到要去找新的英文老師,連忙把手上的聯絡本丟下,衝出教室,而其他同學也趕緊回到座位上坐好,因為聽說接他們課程的是學校有名的鐵面老師,要是被他盯上可是會吃不完兜著走。

  上課、下課、午餐。
  靜靜的待在座位上等骸過來找他,綱吉知道今天剛開學,骸手邊的事情會比較多,會稍微耽誤到午餐時間。
  趴在課桌椅上,綱吉覺得肚子沒有想像中的餓,窗外吹進來的徐風讓他覺得好舒服,舒服到想閉上雙眼進入夢鄉……
  綱吉到現在還是覺得,這是一場真實的美夢……他什麼時候才會醒過來呢?
  常常看見有人的夢境是,有一天,他會突然非常非常想睡覺,就算撐著不讓眼皮闔上,最後還是會進入白茫茫的夢境世界,然後回到現實……
  當他睜開雙眼時,一切的美夢都消失了,出現在眼前的,是美夢發生之前的現實。
  怎麼辦,他好害怕睡眠。
  他非常害怕,當他醒來時,現實才會攤開在他面前……骸老師並沒有特別關照他,甚至連他這個學生都不知道,因為他的焦點只會放在優秀的學生身上,自己根本不在他的關心範圍內;仍然沒有同學會主動靠近他,不受歡迎的他經常是大家遺忘的對象。
  一切是如此的平凡、如此的令人感到落寞。
  話雖如此,但這個夢境也未免太真實了吧?
  他居然夢到骸喜歡自己,喜歡到把自己拐到他家裡去住,甚至願意撥空把自己那見不得人的成績拉起來,極其所能的疼愛他、照顧他。
  如果這真的只是一場夢,那麼自己真的有很嚴重的妄想症呢,居然還夢到老師跟自己……猛然一陣耳熱,綱吉的心底湧出了一股罪惡感,暗自在心中向骸道歉。
  倘若這真的是夢,那他就太汙辱骸老師了,後者要是知道他在自己的夢中做出這種行為,一定也會感到很困擾吧?搞不好還會覺得自己很噁心呢……

  為什麼他會有這是一場夢的感覺呢?
  因為這一切實在是太美好、太幸福了……他幸福到覺得一切都有點不真實,而且仔細想想之後,會發現都是些不太可能發生的美夢。
  再加上他現在異常的想睡……不,拜託,讓他再待一會兒,至少能再看見老師的笑容一次……回到現實之後,他就看不見了啊!現實中的老師恐怕連看都不會看他一眼,甚至連他的名字都記不得。
  好可怕、好悲傷……



  噹噹噹噹。
  仍然趴在桌上瞇了一下,下一秒便睜開惺忪的睡眼,爬起來看牆上的時鐘……已經進入午休時間了,同學們幾乎都已經就坐入睡,只剩他茫然的望著時鐘,並等待鐘聲的結束。
  午餐時間已經過了,骸卻還沒來找他……這種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綱吉也以為永遠都不會發生……至少,在夢境中的骸是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
  瞬間,一股落寞感籠罩在綱吉的頭頂上,站在高空的心就像失去立足點一般的垂直落下,一股劇痛在綱吉心底蔓延……他彷彿從天堂般的夢境掉回地獄般的現實。
  用力嚥了一口唾沫,綱吉渾身不住的顫抖,一顆顆晶瑩的淚珠滴落在制服褲子上……在曾經享受過幸福之後又突然失去一切,感覺反差有點太大了。
  抬臂將淚水擦乾,綱吉小心翼翼的起身,悄悄離開教室……無論如何,他想再親眼看骸老師一次,綱吉不斷地提醒自己,待會不可以衝口叫出老師的名字,萬一那真的只是一場美夢,那對老師而言是非常失禮的。

  輕輕拉開教職員室的門,大部分的老師都不在辦公室內,只剩下兩三隻小貓在裡面睡覺補眠。
  綱吉對於女老師的位子仍然是空下來的感到有點驚喜……也許骸只是忙著開會,所以才沒去找他吃飯,又或者在處理其他公務,才會耽誤到午餐時間。
  於是,綱吉帶著既期待又害怕受傷害的心情在轉角處探出頭……希望落空的感覺令他覺得呼吸困難,一股說不出的失望感噎在喉嚨嚥不下去。
  骸沒有在處理公務,也沒有去開會,他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熟睡,看來開學的事宜把他給累壞了。
  綱吉躡手躡腳的走到他身邊,緊握的小手因緊張而冒出冷汗,正躊躇著該不該貿然叫醒骸,問他為什麼沒有來找他吃午餐。
  如果那不是夢,那麼骸就應該會給他一個合理的理由,然後慌慌張張的把自己拉到餐廳去吃飯;但如果那只是夢,骸就不可能給他好臉色了,肯定會想著這是哪來的白目學生,居然敢擾他的清夢,原因還是問他為什麼沒去找他吃飯,簡直是活膩味兒了。
  吃不吃飯倒不是那麼重要,但綱吉非常想確定……那到底是不是一場夢?
  叫?不叫?
  他想叫,可是又不敢叫。
  在原地轉了好幾圈,最後深吸一口氣,總算打定主意──叫醒他吧,反正就算結果是一場夢,他也頂多是被迫轉校而已,他在這所學校的日子已經夠難過了,轉到其他學校事實上也是無所謂的,更何況……假如真的是一場夢,離開骸老師對自己而言也比較好。
  因為他真的好喜歡骸,經過這場夢之後,他更是愛他愛到無法言喻的地步。
  如果骸只有在夢裡喜歡自己的話,那麼離開他對自己也是最好的選擇。

  輕輕推動熟睡的骸,綱吉思索著要叫他老師還是叫名字……還是叫老師好了,比較保險,假設那真的是一場夢,那骸發現自己不但吵他睡覺,還膽大包天的叫他的名字,他對自己的印象一定會差到天邊去。
  「老師、老師……」低聲輕喚著,綱吉試著將聲音壓低到只有骸聽的見的耳語,防止其他老師也被他吵醒。
  「唔……」骸不悅的呻吟了一聲,讓綱吉嚇的縮回了手,心底的期待降的愈來愈低,幾乎要沉到失望的底部了。
  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綱吉早就下定決心了,因此他試著再吵他一次。
  「老師──」
  這次,才「老師」兩個字而已就讓骸清醒了,他老大不爽的抓住綱吉輕推自己的手腕,異色的瞳眸一點感情都沒有,冰冷的寒意直直望進綱吉脆弱的心靈……那果然是一場夢!在夢裡,骸不可能用這種眼神看自己!
  「對、對不起!」
  驚恐的甩開骸的大手,綱吉的這聲大叫驚醒了其他老師,而後頭也不回的奔出辦公室。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