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21 (月) | Edit |
後記:

出了終於出了(放鞭炮)←被踢爛
之前真的卡死啦=口="(爆)

這算不算虐鳥王?ˊˇˋ(被拐爛)
鳳梨你真壞ˇˇˇ(再壞也沒你壞啦混帳)

綱吉你真是罪惡呀>3<ˇ(夠了)
其實你才是第一女主角對吧ˇˇ(亂講)

感謝閱讀ˇ
 
 













  「綱吉來,張嘴吧。」舀著一口飯,六道骸笑容滿面的將湯匙擺在綱吉面前。
  汗珠滑過臉頰,微啟小嘴將湯匙含住,此時左手邊的雲雀恭彌眼底爆出火花。
  「綱吉,沾到嘴邊了。」將綱吉唇邊的飯粒捻走,雲雀恭彌將其放入口中細細品嚐。
  綱吉愣了下,整張小臉紅的發亮,同時右手邊的六道骸眼中噴出火舌。

  瑟縮的看著兩個互不相讓的男人,綱吉只能眨著眼無辜的觀望。骸就算了,為什麼雲雀學長也跟著發難?他不懂、真的不懂呀!
  「綱吉,為什麼這男人會在這裡?」死命瞪著大搖大擺闖入自己和綱吉獨處時間的雲雀恭彌,濃厚的殺氣在骸身邊久久不能退去。
  「為什麼我不能來?」搶在綱吉回答之前,理所當然的抬高下巴,那雙冰冷的眸子寫滿了敵意。
  「你來了礙事。」賞了個迷人的示威微笑,搭住綱吉的肩膀將他拉入自己懷中,親暱的在敏感的小耳邊呼氣:「對不對呀?小綱吉。」滿意的看著雪白的耳廓染上漂亮的粉紅。
  另一邊的男人被這景象氣的直冒煙:「放開你的手,六道骸。」抓住綱吉的左手將他從六道骸懷裡拉到自己身邊,大手輕擦剛被染紅的小耳。

  這這、這是怎樣?綱吉冒著冷汗盯著眼前兩個恨不得讓對方躺棺材的男人直打顫……「那、那個……午休快結束了……」而他的便當連一半都還沒吃完。
  「看,別讓綱吉下午餓肚子。」搶過飯盒並攔腰將綱吉抱過來,佔有意味十足的瞪著對面的男人。
  瞇眼,綱吉可以看見那鳳眼已經充滿了一觸即發的火焰,趕緊將飯盒從骸手上拿走:「我、我自己吃……骸,謝謝你……」不等骸說話就將頭埋進飯盒中猛扒飯,在最短的時間內將這頓午餐解決掉。
  抬眉,笑容不變的勾起綱吉的下巴,舔掉佈滿嘴邊的飯粒:「小綱吉還真粗心。」困窘的小臉立刻脹紅,推開骸摀住自己的小嘴。
  「六、道、骸,立刻消失在我面前。」拐子早已上手,渾身散發著驚人而強烈的殺氣。
  「唷?想趕我走?我和小綱吉的關係可比你親近的多。」勾起詭異奸詐的微笑,被摟著的綱吉重重的震了一下。
  「骸、骸……」百般的央求,就希望骸可以別再說下去……
  「你想說什麼?」危險的瞇眼,手上的拐子隨時有可能擊向眼前摟著綱吉的男人。
  「你怎麼不問小綱吉?」呵呵呵的笑著,再偷親綱吉的額頭一下,讓懷中的人兒縮了一下,滿臉通紅。
  眼前的雲雀學長直盯著自己,要自己講出個答案……身後的男人也帶著笑意看著自己,要自己快點跟雲雀學長講答案……「嗄啊啊啊!!」掙開骸的懷抱,死命的大喊奔向頂樓大門。這種事要他怎麼講?羞都羞死了!況且還是跟原本喜歡的雲雀學長講!
  想到這,衝到樓下的綱吉瞬間止住……原本喜歡?那現在呢?愣愣的走著,不敢相信的揪住心口……他還是喜歡學長,但沒有原先那麼喜歡了,而對骸……糟糕,自己是不是變成了個花心的笨蛋了?

  「到底什麼事?」綱吉走了正好,可以跟六道骸算一算總帳,不過該問清楚的還是要問。
  「呵呵呵……綱吉早就是我的人了。」三叉戟上手,邪佞的笑著。
  鳳眼瞠大,雖然原本就有預測到這個可能性,但實際聽到還是壓抑不住心中的憤怒:「……受死吧。」迅速上前朝六道骸揮出一擊,在白色的長大衣上留下一道補不起來的缺口。
  「嘖……又要再買一件了。」蹙眉,靈巧的閃過迎面而來的連續拐擊。掩飾用的眼鏡被打落,鏡片碎了一地……千種會很不高興的,六道骸嘆了口氣,撿起散落一地的鏡片後回踢一腳。
  用拐子擋下攻擊,渾身散發出許久不見的懾人殺氣:「他是自願的嗎?」這句話戳到六道骸的痛處,換來一棒不留情的重擊,雲雀來不及防禦,被打到出口旁邊的牆壁上。
  「綱吉遲早會願意的……總有一天,我要讓他把你這隻死麻雀忘的一乾二淨!」三叉戟用力的朝雲雀刺去,卻被後者避開,強大的力道擊碎了堅硬的水泥牆。

  他愛,他愛著綱吉……但綱吉卻愛著這隻死麻雀!雲雀恭彌明明什麼都沒做,明明一直傷害綱吉,明明根本不懂綱吉的心……為什麼!為什麼綱吉這麼愛他!充滿怒火的右眼將數字轉變為一,週遭的場景突然變為綱吉家的房間。

  「什麼?」不明白六道骸在玩什麼把戲,擺好應戰姿勢冷眼看著眼前的六道骸:「這裡是哪?你到底──」
  「啊啊……」一道淫媚的呻吟打斷雲雀的話。
  錯愕的往旁邊看去……綱吉躺在床上,臉頰緋紅、衣衫不整,而壓在他身上的人正是六道骸……「……你給我看這個做什麼!」憤怒的往自己眼前的六道骸攻擊,但卻始終揮空。
  「讓你認清事實,雲雀恭彌……」使勁揍向雲雀的側臉,在他飛出去前揪住他的衣領:「好好看著吧,看看綱吉是如何被我疼愛……而你對他的傷害又有多深……」後腦被硬生生定住,只能惱怒的看著六道骸和綱吉在床上纏綿。

  『很舒服對吧……嗯?』
  刺耳的挑逗聲讓雲雀氣的渾身發抖,想衝上前打碎這個幻覺,無奈身體卻不聽使喚。
  『啊啊……啊嗯……』
  綱吉那充滿情色氣息的淫喚,將雲雀的腦袋轟的一片空白。

  床上的六道骸開始動作,不斷抽插挺進、進出綱吉瘦小緋紅的身軀……『啊啊!啊嗯……!啊啊啊!』那叫喚聲每發一次,都讓雲雀感到被揍了一拳。
  最後,他們兩人十指交握,而上面的六道骸柔聲說著:『總有一天你會歸我所有……』

  「明白了嗎,雲雀恭彌?」冷酷的再給雲雀一道重擊,後者被撞到欄杆的扶手上,四周的景物瞬間變回原狀。
  「綱吉……綱吉他不是自願的!」憤恨的瞪視著眼前的六道骸,擦了擦淌在嘴邊的血漬。
  「怎麼?你還不懂?你真的不知道綱吉曾經喜歡過你嗎?」戲謔的冷笑,手中的三叉戟指向眼前的雲雀恭彌:「他曾經愛過你……愛的很痛苦,因為你根本沒注意到他。」
  冷冰冰的略過三叉戟瞪著六道骸,語氣冷的彷彿能讓四周凍結:「那又如何?都過去事了。」他明白自己覺悟的太晚,但那又如何?他不相信綱吉會喜歡眼前這個粗暴的變態。
  「如何?呵哈哈哈哈!」猖狂的大笑,更加增添雲雀憤怒的火焰:「你以為綱吉不會反抗嗎?但剛剛的畫面,你有看見他反抗嗎?」當然,反抗的動作是在前半段,但骸知道沒必要讓雲雀看到全程。
  這一講,成功的讓雲雀瞪大鳳眼。綱吉不反抗,代表……綱吉已經接受了六道骸?
  「……憑什麼相信你?也可能是你胡鄒──」咬牙切齒的應著,雲雀不願相信。
  「剛剛吃飯時,綱吉的反應不就很明顯了嗎?」勾起得意邪佞的笑,向下一揮,劃破了雲雀的風紀臂章。

  可恨……可恨!自己竟然完全無法否認!他無法否認自己了解綱吉太少,更無法否認綱吉已經和六道骸發生過親密關係。原來無能為力就是這種感覺,簡直糟糕透頂!

  「……咬死你!」

  被憤怒矇蔽的情緒左右了雲雀的大腦,按出了雙拐上的尖刺,殺氣騰騰的朝六道骸攻擊。而後者也冷笑了聲,右眼的數字瞬間變為四,以驚人的速度防禦與回擊……



  而兩人爭奪不休的綱吉,正煩惱的抱著頭、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怎麼辦,他到底該怎麼辦?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