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24 (木) | Edit |

※請不要辱罵角色,要罵請罵作者。

後記:

兩天沒發文了ˊˋ(痛哭)
打到一半被迫關電腦整理行李……Orz(炸)
算了ˊ3ˋ"反正遲早都要整理Orz

開頭的標語可以忽視(咦)
因為這篇沒啥虐的030
只是怕有人因為這篇沒打就跟著前面的一起罵(咦)
所以才打的-3-"

要回澳洲了嗄啊啊啊囧!!
沒泡到溫泉呀我恨……Orz(喂)

感謝觀賞ˇˇ
 
 












  微啟虛弱的眼皮,哭腫的雙眼令綱吉無法將它完全撐開。他又作夢了,一個美好、真實的夢……

  『你還是這麼美呢……綱吉……』

  夢中的骸好溫柔,並將自己當作珍寶般看待……終究只是夢。經過昨天那一次凌辱,綱吉已經徹底明白,自己對骸而言連玩具都不如、比寵物還低下。好痛、真的好痛……淚水再度源源不絕的從絕望的眸中流出。



  「骸大人,這是澤田綱吉的檢查報告。」幾天後,千種將報告交給六道骸,眼神有意無意的瞟向前往澤田綱吉地下室的長廊。
  「千種,綱吉有什麼問題嗎?」柔聲將千種的目光拉回來,後者感到一陣寒顫,後頸不自主的冒出些許冷汗。
  「不,只是……雲雀恭彌多捎了封信要給您。」從西裝內袋拿出一封信,將它擺在六道骸旁邊。
  「哦?看來他真的很喜歡我的綱吉嘛……」淡淡冷笑,似乎一點都不感到詫異。也是,畢竟他嚐過也看過綱吉那淫媚的模樣,再加上綱吉本身沒有那種讓人厭惡的嬌氣,想必很合他的胃口……這樣,目的就達成了,骸發出一種讓人感到不舒服的輕笑。
  「骸大人?」昨晚明明瞧見骸大人溫柔的抱著澤田綱吉,雖然只有一剎那,而且是在不知道自己在門口的前提下,但那種眼神……是平時的骸大人所沒有的,就因為這點,自己才會對綱吉的身分倍感疑惑。
  這個家裡沒有人看的起澤田綱吉,因為他連骸大人的寵物都比不上。甚至有時候,連骸帶回來的玩物也會唾棄澤田綱吉,但都是在骸大人因為公事而暫時離開的情況下……對了,如果骸大人知道了,會有什麼反應?原先因為以為澤田綱吉對骸大人而言什麼都不是,所以才沒有報備……

  「骸大人……」微低著頭,鏡片的反光讓人看不清千種的眼。
  「嗯?」仔細詳閱手上的健康檢查報告,骸漫不經心的回應。
  果然,如果是其他人的報告,骸大人才懶的審視,反正家僕要多少有多少、寵物沒了還可以買新的。可見,澤田綱吉的確是特別的存在:「澤田綱吉房間的窗子和暖氣都被破壞了──」話還沒講完,六道骸的臉色隨即驟變,瞬間散發出一股懾人的殺氣,讓千種瞬間閉嘴。
  「哦?」但才經過一秒,那種刺骨的殺氣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怎麼會壞了呢?綱吉看來不是那麼調皮的人。」在這種冰寒交加冬天,沒有窗子和暖氣,可以想見綱吉現在是什麼樣子……瞇眼,起身走向地下室。
  「骸大人?」難道對骸大人而言,澤田綱吉真的這麼重要嗎?
  「跟我走,繼續說。」從骸口中出來的話語一點溫度都沒有,冷的令人發寒,千種只得恭敬的低頭,然後跟在骸身後繼續報告。
  「前陣子,您帶回來的寵兒因為您的暫離而感到無聊,正巧是澤田綱吉得以出房間透氣的時間……」說到這裡,千種又將嘴閉上,猶豫該不該講出來……因為沒有即時報告是他的責任,判斷骸大人不會在意這種小事的也是他……簡言之,倘若骸大人真的如此重視澤田綱吉,那自己可以說是罪該萬死。
  「繼續呀。」腳步沒有停,但那冰冷的嗓音還是沒有升溫,其間還夾雜著警告的意味。
  「……那位寵兒向家僕詢問澤田綱吉,而得知他只是個奴隸……因此,將他房間裡的窗子打破、將暖氣搞壞,以此為樂。澤田綱吉知道他是您帶回來的寵兒,因而沒有做出反抗的動作……」清楚的感到走在自己眼前的骸散發出嚇人的邪氣,千種的冷汗從額間滑下。
  「怎麼沒有立刻回報?前陣子是嗎……幾天前?」話中有著難以掩藏的慍怒,千種在心底大喊不妙,但還是迅速回答。
  「三天前……」沒有勇氣回答前面的問題,千種只能先挑後面的答。
  骸保持沉默,但腳步卻愈來愈快……走到地下室的門前,骸才冷冰冰的開口:「以後這種事都要立刻向我報告。」雖然帶著微笑,但說出來的話卻彷彿能讓空氣凍成堅冰。
  「是……」冒著冷汗,千種小心翼翼的低著頭回話。

  打開地下室的房門,寒風立刻迎面而來,六道骸那始終不變的笑容皺了一下……「綱吉?」一旁的牆壁被捏出了裂痕,青筋浮現的手指和從容的臉龐截然不同。
  千種不敢吭聲……他第一次看見骸大人這麼生氣的樣子,雖然和平常一樣帶著微笑,但那雙大手卻誠實的表達出骸大人的憤怒。
  房內的黑影一陣騷動,似乎是發覺有人打開了自己的房門……綱吉和往常一樣爬了過來,但這次卻裹著厚重的被單,那張漂亮的臉蛋更加慘白、毫無血色,憔悴的水盈大眼沒有一點生氣,仰望六道骸的眼神還有些許渙散。
  「……出來。」在看見綱吉還能動之後,骸的臉色又暗了下來,要綱吉自己爬出來。
  「是……」虛弱的回應,綱吉緩慢的從裡面爬出來,看起來比平常還要可憐。
  待綱吉整個人爬出來後,還是不支倒地。正當千種正猶豫該不該將他抱起來時,骸大人卻已經蹲下身將澤田綱吉抱起……向來討厭髒東西的骸大人,竟然毫不猶豫的將長期待在地下室的澤田綱吉抱了起來。
  「我要去處理事情,找醫生來替綱吉診療,你照顧他。另外……別讓他知道我有碰過他。」微偏過頭和身後的千種說,因為幅度不大,千種看不到骸的表情。
  「是。」盡忠職守的跟在骸身後,待骸讓綱吉躺在另一個房間的床上後,主動將這個禮拜的寵兒名單遞到骸面前:「骸大人,您需要這個。」
  「……嗯。」接過名單,骸起身後走向大門:「對了,將犬找回來。」語畢,關上房門。
  推了推眼鏡,拿起一旁的電話聯絡別館。會要犬那傢伙回來,就代表骸大人已經不想再找寵兒來玩了……當初犬會自願到別館工作,就是因為不想看見那些惹人厭的寵兒。……部分原因是,再待下去就會忍不住攻擊那群因得到骸大人寵愛而囂張的寵兒。



  「哎呀,骸大人!您又來我們這光顧啦!」掌店的女主人笑咪咪的上前招呼。就是因為六道骸的光顧,這家店的生意才會如此的興榮,就算說這間店是因他而紅起來的都不為過。
  「是呀……今天,我想找之前就找過的寵兒……」拿出千種交給自己的名單,骸微蹙眉頭……傷腦筋,他根本記不起這些寵兒的臉,三天前的那個當然也不例外:「這張單子上全部的寵兒,今天我都要帶走。」依舊保持完美的微笑,將名單拿給女主人。
  「哦哦!他們一定會很高興的!他們一直都很想再見您一面呢!」沒有發現骸微笑底下的冰寒,女主人開心的接下這一筆大生意……

  沒有人可以欺負你,綱吉……有資格傷害你、看你掉淚的人只有我……

  當骸看見冰冷的地下室時,心跳差點停止……倘若綱吉變成一具冰冷的屍體,他一定不會原諒那個寵兒,也不會原諒自己。
  看見綱吉爬出來後,被懸在空中的心才放了下來。但他不能,不能在綱吉面前表露出自己的情緒,不能讓綱吉發現自己對他的感情……他要完全佔有綱吉,不再讓他有逃走的縫隙……

  綱吉是我的……是屬於我六道骸一個人的……

  將六名寵兒都帶回家,和以往不同,一路上半句話都沒說。以往,骸都會用令人愉悅的溫柔嗓音輕喃甜言蜜語,讓這些寵兒們開心的樂上天。但這次不要說甜言蜜語,骸連碰都沒碰他們。
  「三天前……是誰陪我的?」這話語一點溫度都沒有,讓後座的寵兒們竄起一股惡寒,紛紛打了個寒顫。
  「是、是我……」其間長的最可愛的嬌小人兒顫顫的舉起手,一臉可憐的往上看,將眼撐的大大的,這付模樣和綱吉還有幾分相似。當時這寵兒發現骸特別喜歡自己將眼睛撐大、可憐兮兮的看著他,因此他抓住了這點,讓骸特別關愛他……骸瞥了他一眼,冷冷的審視。
  是有點像,但跟綱吉一比還是差太多了。竟然……竟然敢傷害綱吉……露出一抹殘忍的微笑,將頭轉了回去:「待會,你一個人到我房裡。」聽到這句話,其他寵兒都垂下失望的腦袋,而被指名的寵兒雖然高興,但還是感到一股無法忽視的寒氣。

  疼愛、傷害綱吉的人,只要我一個就夠了……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