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26 (土) | Edit |

※H有慎入,吐血不理賠Q3Q(毆)
※微虐(老實說我覺得不虐XD)、變態有,沒有用道具(咦)

後記:

討厭啦不夠虐=3=(被巴飛)
下一篇再來個強暴──(眾踢)
……抱歉最近很神經病=口=||(謎:屁咧一直都是吧)

澳洲好熱QAQ!!!!(痛哭)
我想泡水!我想泡水泡水泡水──……(吵死了)
好熱呀可惡(打滾)←被巴

禮拜二就要開學了Q3Q"
嗚嗚嗚(哭屁!假還放的不夠多嗎!)
感謝支持我的各位QˇQˇˇ

感謝觀賞ˇˇ
 
 











  「唔……」呻吟了一聲,綱吉虛弱的撐開眼皮……猛然,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從床上跳起,驚恐的縮在床角:「對、對不起……綱吉竟然昏了過去……對不起、對不起……骸大人……」被擦乾淨的小臉再度佈滿淚痕,即使沒看見六道骸的人,綱吉還是害怕的喃喃自語。
  「……骸大人出去辦點事,待會就回來了。」倒了杯熱茶,遞給顫抖不已的綱吉。

  『──別讓他知道我有碰過他。』

  這下,千種可以很肯定,澤田綱吉在骸大人心目中鐵定佔了不小的份量,但卻依然不解為何骸大人要這樣傷害澤田綱吉……就某方面而言,也算傷害自己。這些事他都不該想太多,只要遵從骸大人的指示就好了……話是這麼說,但千種還是很在意。
  「骸大人……骸大人會不會不要我……會不會……把我扔回黑市裡……」捧住茶杯的小手不停的抖著,綱吉咬著泛白的下唇,褐色大眼寫滿了擔憂。
  「不會的。」這是肯定的答案,千種毫不考慮的回答。但這也是底限,他不可能再告訴澤田綱吉更多,包括骸大人其實十分在意他。
  聽見千種的回答,顫抖的嬌小身軀才緩緩止住,驚恐的小臉逐漸緩和……「謝謝您的熱茶,管家先生……」虛弱但燦爛的笑臉讓千種感到十分刺眼,因而別過頭。
  「不會……柿本千種,我的名字。」對於澤田綱吉叫自己「管家先生」感到有些怪異,千種淡淡的說出自己的名字。澤田綱吉有種不可思議的力量,讓人無法對他產生敵意,難怪連骸大人都不住動搖……當然,那些被妒意纏身的下等人都是例外。
  「嗯,我叫──」沒有發現千種的不自在,綱吉也想報上自己的名字。
  「我知道你……澤田綱吉,骸大人三個半月前從黑市接回來的人。」淡淡的帶過,強迫性的終止他們之間的話題。嚴格來講,他是不能擅自和澤田綱吉說話的。
  呆愣的望著千種,綱吉感動的垂下腦袋:「千種先生,您真是個好人……我只是骸大人從黑市裡『買』回來的『東西』,您卻說我是骸大人帶回來的人……」這番話讓千種不知所措,而綱吉也沒有繼續講下去:「那千種先生,我要回地下室了,謝謝您的照顧。」用手撐起虛弱的身子,挪移位置就要下床──
  「不行,你才剛痊癒,還很虛弱。」雖然要把綱吉壓回去輕而易舉,但千種又不太敢直接碰到澤田綱吉……只好隔著棉被將他壓了回去:「在沒得到許可前就放你走,骸大人會責備我的。」這倒也是實話,因此千種講的很順口。
  「唔……是……」聽見別人會因為自己而挨罵,綱吉乖乖躺回床上……「但是……躺在這麼好的房間裡,骸大人不會生氣嗎?」落寞的垂眸,綱吉顫顫的說著。骸大人這麼討厭自己,萬一發現髒兮兮的自己躺在他乾淨的床上,一定會大發雷霆……
  「不會的,因為就是骸大人──」話到此,千種趕緊捂住自己的嘴……好險,差點就講出來。
  「因為就是骸大人……?」眨著可愛的大眼睛,目不轉睛的盯著千種,令後者感到十分不自在。
  「……骸大人說可以的。」別說有碰到,但准許使用房間可以說吧?如果不行的話,解釋起來也太困難了。
  充滿期待的小臉瞬間暗了下來,低落的點頭回應。
  不過說也奇怪,平時的自己是絕對不會犯下這種錯誤的……澤田綱吉有股奇怪的魔力,似乎就像一種向心力,每個人都會不自覺的為他著想,想替他做一些事情。

  良久,千種從椅子上起身:「骸大人回來了,請你不要藉機下床,不會有事的。」明白澤田綱吉可能因為害怕而溜回地下室,千種再次鄭重的向綱吉保證。
  不好意思的吐吐舌頭,綱吉病厭厭的小臉總算恢復紅潤:「是……」

  「千種,綱吉怎麼樣了?」領著六個寵兒進門,讓千種眉頭一皺,但沒有維持太久。
  「他很好,正待在那間房間裡。」看來骸大人果然不記得三天前的寵兒是哪一個,否則怎麼可能將這禮拜的六個都帶回來。
  「嗯……你帶這五個寵兒去俱樂部那邊,就說是我送的禮物。」將三天前的寵兒拉了出來,吩咐著。
  「……是。」鏡片後方的雙眼冷冷的望著那名寵兒,爾後便將另外五個都帶了出去。



  不安的坐在寬廣的大床上,綱吉第一次待在這種大房間裡,來到這個家後,他離開地下室的時間都很有限,對他而言那也是最寶貴的時間。

  我真的可以待在這裡嗎?骸大人生氣的話,希望他不要責怪千種先生……不斷的胡思亂想,綱吉抓亂自己的褐色短髮,他有種不好的預感……果然,他這種人沒有資格擁有這種幸福嗎?就這一次而已,卻有這種討人厭的感覺在腦中盤旋不去……

  喀嚓。
  綱吉瞬間坐直,他感到背脊發涼、坐立難安。
  「綱吉……」帶笑的嗓音從門外響起,那輕盈又悅耳的聲音和骸的微笑搭配的天衣無縫,散發出一股莫名的邪氣:「窗戶和暖氣壞了,怎麼沒說呢?」責備的話語,但卻沒有一絲責備的語氣。
  「對、對不起……」腦中只浮現這三個字,綱吉的腦袋趨近於空白。
  「呵呵呵……不用為這種事情道歉。」走到綱吉床邊,牽起他的手,讓綱吉不敢相信的瞪大雙眼。
  「骸、骸大人?」突如其來的溫柔對待,令綱吉不知所措。
  「來,我給你看有趣的東西……」勾起完美的笑彎,這個笑容十分詭譎,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綱吉打了個哆嗦,但骸卻當作沒看見,逕自搭住綱吉的肩膀往外走。

  被帶到骸的房門口,綱吉的腦中就浮現那天在裡頭被凌虐的慘狀……纖細的身軀抖的愈來愈厲害,雙腳下意識的施力、不想往前。
  「嗯?怎麼啦,綱吉……」明知故問,六道骸再次發出令人感到不舒服的呵呵笑,摟住綱吉的力道加大:「進去呀,只是要給你看個東西……」寫著六字的紅色瞳眸直盯著綱吉,讓他嚇出一身冷汗,不敢反抗,只得僵著身子前進。

  一進門,綱吉看到裡面的景象後立刻嚇的瞪大眼,發出細小的哀叫聲,不自主的想轉身往後跑──……「哎呀……幹嘛逃呢?這可是我特別為了你才準備的呢……」惡質的笑著,將身後的房門上鎖。
  一名漂亮的少年被關在暗門後的實驗室裡,這是六道骸個人專屬的地方,沒有其他人可以自由出入。那名少年被關在裡頭的大籠子裡,彷彿接受實驗的可憐動物。他的四肢都被銬住,雙腳更是被高高懸起,四周擺滿了各種奇形怪狀的性愛情趣用品,此時,那名少年正淚流滿面的含著人造性器,而有兩三條電線從大大敞開的雙腳中心延伸出來。
  看在綱吉眼裡,恐怖到令他反胃。
  「骸骸……骸大人……」連聲音都抖個不停,綱吉不明白骸讓他看這種景象的意圖,但後腦杓發冷的他卻什麼都問不出來。
  「呵呵呵……他就是之前破壞你房間的人唷……萬一你死了,我不就等於浪費錢了嗎?所以沒有立即回報的你,也要處罰唷……」那始終如一的微笑讓綱吉感到渾身發冷,難道……骸也要這樣對自己嗎?淚水忍不住從眼眶中流出,瘦小的身子因害怕而不斷的顫抖。
  「我……我我……」所有的話都哽在喉嚨,綱吉那佈滿恐懼的美麗雙眼讓骸看的移不開眼……好美、太美了……想愛你、想立刻就得到你……但不能讓你察覺,否則就前功盡棄。
  伸出充滿情慾的紅舌挑逗綱吉的耳廓,後者驚喘一聲,輕輕一點騷動都讓綱吉發出淫穢舒服的叫聲……「以後,綱吉都不必接客了……專心伺候我就好……我的命令就是一切,明白嗎?」俐落的扯掉綱吉的底褲,玩弄著前端的稚嫩。
  「啊啊……骸、骸大人……哈啊……」敏感的玉體本能的迎合骸游移的大手,讓抵在穴口的手指輕易的滑入。
  「真淫蕩呀,綱吉……呵呵呵……」愉悅的讚嘆著,深入綱吉體內的手指不安分的攪動著。
  「啊啊嗯……」體內的騷動令綱吉癱軟,即便是被調教多次的身體,也對這種惡意的玩弄感到棘手。
  「綱吉,你看……裡面那名寵兒正在用嘴挑逗性器唷……呵呵呵,看來他很熟練呢……你也會嗎,綱吉?」答案當然是否定的,以往雖然要綱吉伺候那些客戶,但卻有嚴格的約法三章……口交,是絕對禁止的,否則休怪六道骸無情。
  「唔嗯……我、我不會……」甚至忘了要以名字稱呼自己,被情慾衝昏的小腦袋根本無法思考,下體的分身受不了刺激而噴出濃稠的愛液。冷笑著,用另一手捻起殘餘在綱吉身上的液體,毫無預警的塞進綱吉的小嘴。
  「唔嗯……」小臉皺了一下,淚流的更兇。
  「把它舔乾淨,這可是你體內的東西唷……」帶著戲謔的笑容欣賞綱吉淫蕩的表情,壞心眼的在綱吉體內再加一指。
  「哈嗯……唔嗯嗯……」乖乖的吸吮口中的手指,但被填滿的股間和裡頭惡意騷動的手指讓綱吉只能做斷斷續續的舔舐動作。
  扯破綱吉身上的薄襯衫,粗暴的力道讓綱吉吃痛的哀了一聲,並流下更多淚珠……他從「奴隸」升格成了「玩物」,但苦澀的滋味卻馬不停息的在自己的心底蔓延,因為他認命了……骸不愛他,根本不愛他,反而恨他、討厭他……盡責的擺動腰桿,誘人的穴口緊緊吸住骸修長的指頭:「啊啊……」
  滿意著迷的神情在骸臉上清晰可見,但背對著他的可人兒根本看不到。

  不行……綱吉的心還沒死全……你不能鬆懈,六道骸……

  一絲殘酷的意識提醒著自己,但掩蓋不了佔滿眼中的情慾。粗魯的抽出埋在綱吉體內的三指,忽視綱吉的哀嚎聲,將他轉了過來、小腦袋壓在自己的下體前:「來,嚐嚐看吧……用你淫蕩的小嘴讓它站起來……」殘忍的呵呵笑著,儘管下身的炙熱早因綱吉的媚樣而腫脹。
  「是、是……」別開受傷的眼神,小手顫抖的握住眼前的巨碩,鮮豔欲滴的紅唇將它的前端完全覆蓋。
  「夠了。」輕輕攫住綱吉的褐色腦袋,抬起,讓他正視自己帶著笑意的詭譎異瞳:「坐上來吧,我想洩在你體內……」惡魔的嗓音重擊綱吉脆弱的心靈……他怕、他最怕有人要洩在他體內……在掰開臀瓣清洗時,那種羞辱和痛苦最令綱吉感到難受。
  攀上骸的身軀,將不停開合的嫩穴抵在腫脹的慾望上……咬住下唇,用力往下坐──「啊啊!」不由自主的夾緊大腿,並在骸的背上留下幾道血痕……綱吉從來沒碰過這種尺寸,他粉嫩的菊穴感到撕裂般的疼痛:「好愛你……好喜歡你……骸……」接受洩在體內的刺激後,嫣紅的胴體癱軟在骸身上……
  輕撫粉紅的小臉蛋、舐去上頭的淚痕……「我也愛你……綱吉……」低聲說出只有自己聽的到的話語,緊緊摟住綱吉漂亮柔軟的身軀……

  捨棄一切吧……你只需要我的愛、我的疼……
  我為了你而活,你眼中只能有我……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