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28 (月) | Edit |

※H慎,食用小心ˊDˋ(爆)
※虐有,請不要辱罵角色,要罵請罵作者。

後記:

……發現有道具比較虐(毆)
還有邊打邊覺得鳳梨的思想真夠變態囧(混帳變態的是你吧)
因為小綱吉有玩物的自覺,所以不太算強暴ˊ3ˋ
好無趣(被巴飛)

我決定要讓奢望裡出現10027H了(眾踢群毆)
不要阻止我=口=沒有用的(被巴爛)
看不下去的就別看了吧囧"
我會在開頭註明ˊˇˋ|||

請原諒作者的任性(被踢爛)

感謝觀賞ˇˇˇ
 
 













  燈光充足的浴室內,不斷迴響著令人害羞不已的呻吟聲,但其間也夾雜著羞辱人的嘲笑和諷刺的話語……

  「扭大力一點……對,就是這樣……呵呵呵,現在的你就像個欲求不滿的蕩婦呢……」講的十分開心,無論綱吉如何受傷的顫抖,骸總是當作沒看見:「聽見沒……你股間的小穴正貪婪的吸附我的手指呢……發出『噗咻、噗咻』的聲音,你有聽到嗎?」始作俑者臉不紅氣不喘的哧笑,聽在綱吉耳裡比什麼都殘酷。
  咬住下唇壓抑哭泣的聲音,豆大的淚珠從綱吉的眼中掉出……「怎麼沒聲音了?是不是做的不夠用力?」冷冽的笑著,伴隨著戲謔話語的是更用力的衝擊──毫不憐香惜玉的將手指擠進幽穴,讓自己留在裡頭的殘餘精液溢了出來,但也弄痛了綱吉敏感的胴體。
  「啊啊……!」被咬破的唇流出豔麗的鮮血,滴在漂亮的瓷磚地板上,大眼滴出的淚水和它攪和在一塊、流進排水孔……「不、不是……絕對、不是不夠──哈啊……」纖細的軀體因刺激而變成粉紅色,股間流出的愛液讓穴口染上一種誘人的粉澤。
  「綱吉又在說謊了……看,屁股翹這麼高,不就是要我進去嗎?」用留在外頭的大拇指摩擦輕喘的嫩穴,惹的綱吉難耐的低吟:「這麼淫蕩,難怪那些客戶都這麼喜歡你……」那些輕浮的笑聲化作利刃劃破綱吉淌血脆弱的心,想抗議的心情一度被壓抑了下來……
  你要忍耐,澤田綱吉……你不過是骸大人的玩具,沒有資格反駁他的話……你只能承受、順從,依骸大人的期望變成嬌媚齷齪的生物……「啊嗯嗯……啊!」前端感到一陣刺痛,綱吉痛的彎下了腰。
  一個漂亮精緻的指環套住綱吉的嫩根,而它因膨脹而被指環栓緊……「痛……骸大人……綱吉……綱吉好痛!」因束縛而有了淤血的跡象,可憐的玉芽因被夾住而無法洩出。
  「痛嗎?那我把它拔出來……」詭異的笑著,揉捏乳珠的大手覆在腫脹的玉莖上,用力的扯下來,不顧綱吉發出的痛呼聲,逕自舔掉沾在上面的鮮血,而綱吉那獲得解脫的慾望也傾洩而出,參雜了些許血跡……
  「啊啊!好、好痛!」哭花了臉,但在骸眼中卻更添迷人艷麗的風采……好美、好銷魂……為什麼你要背叛我?為什麼當時要背叛我?思及此,方才出現的一絲陶醉瞬間消逝,取而代之的是殘忍無人性的笑。
  「哭?你就只會哭嗎?離開我的時候,怎麼沒哭的這麼慘?」插在後穴的指頭毫無緩衝的拔了出來,從內壁刮了些血絲出來,綱吉再度痛的哀嚎……「他比我溫柔對吧?他不會這樣凌虐你、傷害你!」不顧還在流血的漂亮花穴,抵住穴口後就衝了進去,直至底部。
  「啊啊啊!好緊、好痛!骸、大人……『他』是誰──啊嗯……」肉根旁的小球被粗魯的揉捏,痛的綱吉又滑出新的眼淚……「他」是誰?為什麼骸說的話,他一個字都聽不懂?
  「你討厭別人洩在你體內?但我偏偏最喜歡洩在你體內!」粗暴的握住綱吉的前端,不停的摩擦著,而埋進綱吉體內的巨碩也毫不留情的洩在裡頭,多餘的部分隨著裡頭的蜜液和血絲一同從被塞滿的洞口泌出。
  「啊啊……不……不要……不要這樣……骸大人……」難受的低鳴,慘遭蹂躪的嫩穴已被摧殘的不堪入目,體內還被射進了比先前還多的愛液……挺起的嫩根再度洩了一地。
  「呵呵呵……現在你的心裡,該不會浮現雲雀恭彌的臉吧?」冷笑,憤恨的拋出一句綱吉聽不懂的話,抽出自己的炙熱、再頂了回去,溢出更多濃稠液體。
  「哈啊!雲、雲雀……?是……是說那位醫生嗎……啊啊!」白嫩的肩膀被用力咬住,痛的綱吉再度飆出淚水:「好痛!骸大人!真的好痛!」肩上多了一道見血的傷口,綱吉難過的低頭啜泣……

  骸真的恨他、討厭他……他知道自己討厭什麼,但卻故意對自己做出這些事情……

  憤怒和慾火讓骸根本無心分析綱吉的話,只要聽見雲雀恭彌的姓從綱吉口中說出,他就火的將慾望抽出、把裝有春藥的小瓶子倒插了進去。
  「啊嗯……骸、骸大人……?」瓶子的尺寸明顯比骸那驚人的凶器小很多,也因此,綱吉沒有感到劇烈的疼痛……但流進體內的冰涼液體卻讓他不住的抖了抖。
  掩蓋猙獰的臉色,恢復那詭譎殘酷的笑……「選擇吧,綱吉……你是要電動按摩棒,還是要塗有潤滑劑的震動棒?或者……兩個一起來?」最後一句讓綱吉打了個冷顫,不久前看到的寵兒私處就延伸出了兩三條電線……顫抖的唇比剛才還要死白。
  「不回答就任我選囉……兩個一起來吧……」扯出一個好看但殘忍的笑容,拔出瓶子後便塞了按摩器進去,而就在此時,剛流進綱集體內的春藥也開始作用,讓綱吉全身發熱……
  「啊啊……啊嗯……」哭腫了美麗的眸子,綱吉只能趴在地上痛苦顫抖……他根本沒有選擇權,就算被骸玩到壞掉都不能有怨言,因為他是個玩具……骸最痛恨、最討厭的玩具,所以他不疼他,只想把他玩壞……反正只要玩夠本,骸也不算浪費錢……「啊啊!」塗有潤滑劑的震動棒塞進花穴後,骸將開關百到綱吉眼前,讓他絕望的看著自己按下那顆紅色的按鈕……
  「哈啊!啊嗯!唔嗯!」劇烈的震動讓綱吉的手胡亂揮舞……他要抓、抓住一樣東西……不停的淫喚著,興奮和疼痛交錯在他體內流竄,接踵而來的強烈刺激讓綱吉幾乎失去了意識。
  沉默了晌,伸出自己的手臂讓綱吉抓住……抖的厲害的小手用力的在上頭刻下一道到血痕,而不斷震動的可憐雙股持續噴出一段段的白稠液體,剛又洩完一次的嫩芽又被套上那圈漂亮的指環……
  待綱吉的淫穴似乎習慣那雙棒的刺激後,骸用力的將它們拉出來,綱吉瞬間震了一下、哀了一聲,而些許白濁液體隨著棒子噴了出來、灘在淌血的穴口。
  然而骸還不肯放過綱吉,抱住他的肚子、讓他往自己的火熱上一坐……「啊啊!啊嗚嗚……」最後的呻吟聲轉為啜泣,眼中的淚彷彿乾不了似的不斷滑下,昏了過去。

  永遠絕望,只要愛我就好……
  這樣,雲雀恭彌就搶不走你了……

  替綱吉清理留在他體內的穢物,並忍不住執起他柔嫩的小手親吻……清洗完綱吉的身體後,將他抱回自己房間躺著、蓋上棉被,並走回浴室洗澡……打開水龍頭,任由點點水滴打在自己身上……盯著自己被綱吉抓傷的手臂,情不自禁的貼在唇邊舔吻……

  我愛你、我真的愛你……但只要你察覺,你日後就會被別人搶走……
  與其如此……我寧願和你永遠活在地獄裡……
  至少,我能永遠擁有你、佔有你……



  「他」就是指雲雀醫生嗎……?為什麼骸大人會提到他……?
  早晨醒來的綱吉無神的攤在床上,昨晚的刺激讓他現下動彈不得。自己對雲雀醫生的確有種莫名的熟悉感,但絕對和喜歡差了很大一截,骸……怎麼會認為自己會想到他?
  陣陣傳來的疼痛讓綱吉無法將雙腳合起來,只能張的開開的、用棉被蓋住。一想到那殘忍的對待,綱吉捂住小嘴,不自主的啜泣起來。
  其他人一定沒有這樣被對待過吧?除了上次那位寵兒以外……猛然,混濁的褐色大眼亮了起來,多了一些生氣……

  『哎呀……幹嘛逃呢?這可是我特別為了你才準備的呢……』

  骸的確這麼說……那是為了他!的確是為了他!雖然方式讓他感到恐懼和想吐,但骸的確是為了他!

  「呵呵呵……眼睛睜這麼大,在想什麼呢?」

  門口傳來的笑聲,將綱吉剛甦醒的希望給徹底凍結。



<續>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