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01 (金) | Edit |

家教十御題
御題02˙我要我們在一起
CP:骸綱
FOR 結城零
 
 












  『吶,彭哥列……我們在一起吧。』

  這句話現在聽來就像夢話一樣,一點真實感都沒有。曾經說要愛他的男人正接著別人的電話,當著他的面有說有笑……「霧之守護者……會議中請不要使用手機。」努力壓抑心底那股揍人的衝動,綱吉擺出首領的架子,要六道骸多多顧慮別人的感受……還有別再刺激自己。
  「嗯?真是抱歉吶,首領……」依舊是那不可一世的笑容,雖然左臉頰上有個來源不明的繃帶和紗布,幾乎將他的左臉完全包住。從容的切掉手機電源:「那個人對我而言很重要,我才會──」
  「夠了!會議以外的事我不想聽!」難得大聲咆哮,讓其他圍桌的守護者都嚇了一大跳。綱吉氣六道骸故意說這段話給他聽。
  整間會議室寂靜的可怕,只剩下門外顧問逕自喝茶的聲音。

  一切的源頭,就是要追朔到綱吉發現骸的房間多了一套他不認得的衣服、床單上多了條他不認得的領帶。
  『這是誰的,骸?』些許焦慮的神情浮現在綱吉臉上,聲音聽起來充滿了疑惑和不可置信。捏住的領帶的小手輕輕顫抖,彷彿正在壓抑銷毀這條領帶的激動情緒。他這個首領不過幾天外出而已,最愛他的──……好吧,「他以為」最愛他的霧之守護者立刻就帶了第三者進來,簡直就像甩他兩個巴掌。
  抬高一邊眉毛,對於首領的質問不以為意,發出一種令人感到不快的呵呵笑:『守護者不能有自己的隱私嗎,首領?』掛著平常那種戲謔的笑容,讓綱吉真想戴上手套、狠狠在上頭印上一拳。
  『……當然可以,但骸……你不會……告訴我,這不是真的……』他覺得頭好痛、快要裂開了……原以為處理完事情,回到家後可以輕鬆一點,但現在的他真希望自己還待在外頭……至少還可以有多餘的時間讓骸「處理」那些證據。
  但那段呵呵笑再度響起,讓綱吉大失所望。六道骸踏著輕盈的腳步走到綱吉身邊,伸手抓住綱吉握的死緊的領帶……『證據就在這,你希望我講什麼?』他笑的滿不在乎,讓綱吉終於忍不下氣,放開領帶、揍了他一拳。
  這拳一揍,讓身經百戰的六道骸瞬間飛了出去、重重的撞在房內的牆壁上,瀟灑的臉上深深的印了一個綱吉的拳印,嘴角還掛著一絲鮮血,那始終不變的微笑終於抖動了一下,稍微黯淡下來。
  也許六道骸不怕一般的拳頭,但這拳可是平常就以手套為武器的彭哥列十代首領使勁毆下去的,普通人可能整張臉都毀了。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六道骸的笑容沒有完全消失:『這拳可真痛呀,綱吉……』那副挑釁的模樣讓綱吉很想再衝上去揍一拳。

  臉色蒼白,綱吉悲傷的看著六道骸,他的難過遠大過於憤怒。他喜歡六道骸,不管他們是否都為男人、不管他們是否曾是敵人。在外出前,綱吉鼓起勇氣和京子說清楚,並向她道歉。善解人意的京子什麼都沒說,只是笑一笑,並點頭表示她明白。
  而當京子離去後,身後突然傳來六道骸的感覺……猛然轉身,他看見六道骸正在離他不遠的地方,那雙深邃的異眸沒有看自己,仰望著皎潔的月光……『……今晚的月亮很美。』這句話和他的形象不太搭嘎,但此時此刻卻意外的合適。
  綱吉紅透了臉,剛才他和京子講的話是不是都被骸聽見了?『你……你怎麼會在這裡……』慌忙的將臉別過去,不讓骸發現自己在月光的照射下異常紅潤的臉龐。
  之後,他們什麼話也沒多說,待月光被雲層遮住後,六道骸便逕自走回屋內。

  既然看到了,綱吉以為,像六道骸這種人應該馬上就能明白他的心意。誰知道……才一回來,就帶著他交到的情人對自己示威,彷彿猛力給自己敲上一擊、並捏住自己的心臟讓它無法作用。

  惱怒的握著簽名用的鋼筆,綱吉煩的完全無法思考。因為今天依例進來幫忙的守護者,正巧是他最近連看都不想看到的霧之守護者。六道骸臉上的紗布還沒卸下,而他那可恨的笑容也沒有退去。
  「……綱吉,這份沒簽到。」在叫綱吉的名字時,骸似乎遲疑了一下。
  綱吉低頭繼續簽其他的文件,假裝沒聽見六道骸的聲音。都有別的情人了,幹嘛還這麼親暱的叫自己的名字?只會讓他的心情更糟、思緒更亂……
  但六道骸可沒這麼好打發。
  他靠在綱吉身邊、湊近綱吉的面頰……「你在生什麼氣,綱吉?」溫熱的氣息貼在綱吉的側臉上,讓他全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
  無視他、忽略他……綱吉不斷拉住腦中逐漸流失的堅持,使盡全力不去在意自己耳邊流動的熱氣。
  凝視著綱吉那死命咬住下唇的模樣,骸眉頭輕皺……用力抓住綱吉纖細的肩膀,粗魯的覆上香軟可口的嘴唇,綱吉錯愕的想退開,卻反而被抓的更緊……



  六道骸認為,這世界上最離奇的事情就是……痛恨黑手黨的他,竟然愛上了黑手黨……愛上了自己原本要侵略的目標──澤田綱吉。

  『吶,彭哥列……我們在一起吧。』
  他曾經這樣對綱吉講過,但綱吉什麼都沒回,表情甚至有些驚嚇。

  雖然因為綱吉的父親,讓他可以從敵人變成綱吉身邊不可或缺的守護者,但他明白……對綱吉而言,自己的存在不會比他的朋友還要有份量。所以他總是冷笑、總是戲謔,不讓綱吉發現自己的感情……也警告自己,不准做出超出範圍的事情。

  這夜的月亮很圓、很漂亮,月光下面對面的兩人看起來是如此的登對,畫面美的讓骸又冷下臉苦笑……這是綱吉外出前的聚餐,他看見綱吉領著笹川京子到後院去,原本想忽略這一切繼續悶在無聊的宴會裡……但回過神後,自己已經站在後院,離綱吉不遠。
  他看見綱吉在說話,但他聽不見……或者該說,他不想聽見。綱吉的臉帶點紅暈,說話時嘴唇微微顫抖,而笹川京子也專心的聆聽……雖然自己後來才加入這個陣營,但笹川京子的事情他也略有所聞……那是綱吉的喜歡的對象。
  爾後,笹川京子微微點頭,而綱吉露出開心欣慰的微笑……骸的臉色暗了下來,比平常更冰、更僵硬。綱吉求婚了,向笹川京子求婚……綱吉的這個決定,等於給了他拒絕的答案。
  他的腳生根似的扎在地上、動彈不得,低落的情緒讓他無法迅速離開現場。而綱吉也預料中的發現自己,骸別開眼望向散發出皎潔白光的月亮……『……今晚的月亮很美。』方才在底下互許終身的兩人也很美。
  而綱吉也預料之內的臉紅了,紅的和自己的右眼不相上下,像鮮血一樣,紅的令人感到刺眼……尤其是對此刻的自己。求婚的情形被自己看到,對綱吉而言不過是被一位守護者看見,但對他而言……受不了綱吉在自己身邊,但事實上屬於別人的挫敗感,骸不發一語的離開、走回屋裡。

  事後,他感到後悔。因為綱吉在臨走前,不斷的偷瞄自己,讓自己的笑臉面具差點掛不住。他感到不妙,綱吉可能因為他的感情而感到躊躇難耐……骸不想離開綱吉,但又不想聽見綱吉直接對自己說出事實,同樣的東西從綱吉口中親自說出來,給他的打擊絕對不遜於剛才的畫面。
  比較恰當的方法,就是讓綱吉認為自己愛上了別人。他要假裝自己多了一個情人,來表示自己對綱吉已經沒有那種感情……因此他拜託千種他們,每隔一段時間就打電話給他,有時候甚至可以過分一點,在他們開會時打來。將自己原本沒有的上衣和領帶等物品擺在自己房間,他知道,綱吉來找自己時一定可以看到,當他發問時,自己就可以讓他以為自己有情人……
  但綱吉的反應卻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這是誰的,骸?』綱吉不像骸預料中的向自己道賀,反而面色鐵青的闖進自己房間,抓住那擺在床上的領帶。
  但,演戲就是六道骸的拿手絕活,一些意外並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
  『守護者不能有自己的隱私嗎,首領?』刻意不喊綱吉的名字,使語氣變的疏遠,聽起來十分不悅。綱吉那注入悲傷的褐眸讓骸看的有點呆愣……老實說,他不明白綱吉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反應。
  『……當然可以,但骸……你不會……告訴我,這不是真的……』顫抖的小手撫上緊皺的眉間,看的出綱吉此時感到頭痛欲裂……握緊拳頭,努力將最完美的面具掛在臉上。說他卑鄙也好、說他纏人也好,他就是想待在綱吉身邊,就算要編造謊言也在所不惜。
  走上前抓住綱吉手中的領帶,骸低聲笑著:『證據就在這,你希望我講什麼?』他已經快要裝不下去了,就連那應該戲謔的笑聲,聽起來也有點像苦笑。
  而綱吉接下來的行動更是讓他瞠目結舌、錯愕不已──……他狠狠的揍了自己一拳,在自己臉上留下深深的拳印。
  雖然感到錯愕,雖然對綱吉的行動感到不解,但骸還是沒忘了把這齣戲演完……『這拳可真痛呀,綱吉……』他露出戲謔的微笑,並舔了舔唇邊的鮮血。看著氣的渾身發抖的綱吉,骸很清楚他在忍耐,忍耐再過來揍自己一拳的衝動……但是為什麼?

  日後,綱吉對骸的態度明顯疏遠,讓骸的微笑顯的更加冰冷,裡頭還透了些無奈和疑惑。骸不懂綱吉在想什麼,他已經向笹川京子求婚了,為什麼對於自己有情人的事情無法釋懷?

  「霧之守護者……會議中請不要使用手機。」綱吉冷冷的聲音讓骸的心一縮,但他還是展現出完美的演技。
  「嗯?真是抱歉吶,首領……」既然綱吉都叫他「霧之守護者」了,那自己也不該以名字回應。壓住自己不斷抗議的真心,骸講的十分順口:「那個人對我而言很重要,我才會──」
  「夠了!會議以外的事我不想聽!」平時脾氣很好的綱吉,因此而大動肝火、罕見的咆哮。
  現場一片寂靜,其他人是因為綱吉的反應而感到錯愕,骸則是感到困惑。

  今天是霧之守護者得以進入首領辦公室幫忙的日子,骸雖然不知道綱吉心情不好的原因,但有一件事他非常清楚……綱吉現在最不想見的人就是自己。
  進了辦公室,綱吉一句話也沒講,自顧自的繼續辦公,彷彿沒他這個人。骸知道綱吉沒在看自己,因此沒有掩飾眼中的低落,而聲音也維持的稀鬆平常,彷彿什麼事都沒有。

  「……綱吉,這份沒簽到。」要叫首領,還是叫綱吉?就現況而言,叫首領也許比較好……但以他的私心來看,他想叫他綱吉。
  但綱吉理都不理他,繼續揮動手中的鋼筆。
  骸受不了這種待遇……他的目的是要留在綱吉身邊,而不是被他漠視,他不曉得是哪個環節出了差錯,綱吉又是在氣什麼,骸就是無法接受綱吉這樣對待自己……「你在生什麼氣,綱吉?」情不自禁的靠近綱吉,將嘴靠在他的小耳旁輕喃……他受不了了。
  但綱吉還是沒有回應,儘管自己的氣息和他的耳廓距離已經微乎其微,綱吉咬住下唇,就是不肯和骸說話……骸輕皺眉頭,腦中的衝動讓他一把抓住了眼前的首領,熱烈的擁吻……他可以感覺到綱吉驚愕的想推開他,但他不讓綱吉得逞……



  被吻的頭昏眼花、四肢無力,綱吉被骸壓在牆角,動彈不得。褐色的大眼漾著水光,但綱吉拼命的不讓淚掉出來……不解的望著骸,被吻腫的唇因疑惑和無力而微啟。
  兩人對看許久,卻始終沒有人說話,骸也沒有退開的意思。
  「……為什麼要這麼做?」綱急用抖音發問,害怕骸又露出戲弄的微笑。
  「你說呢,綱吉……」沒有露出綱吉害怕的假笑,那帶點苦味的微笑讓綱吉傻了眼。他第一次看過六道骸這種表情,一種失落、挫敗的表情。
  沒等綱吉反應,骸便向前將綱吉整個人擁住,臉埋在他的側頸……「一次就好……」趕在綱吉掙扎前,骸悶著聲說,讓綱吉正要掙扎的動作瞬間暫停。

  『吶,彭哥列……我們在一起吧。』

  腦中浮現綱吉和京子在月光下的景象……「這就是……你的答案了嗎,彭哥列……」愛情真是可怕的東西,連他六道骸都招架不住、敗在它的陣下……他放開綱吉,抬起頭又給綱吉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放心吧,我不會對笹川京子下手。」
  這一講,換綱吉愣住,表情看起來甚至有點呆滯……面對這種表情,骸感到既困惑又有趣。綱吉的反應一直都在他的預料之外,這點讓他最驚訝、也最疑惑。
  「京子?這跟京子有什麼關係?」抓住骸的衣尾,綱吉聽出不對。他們之間跟京子有什麼關係?「慢、慢著……別跟我說你你、你跟京子──」揪住衣尾的手握的死緊,彷彿想把它扯下來。

  沉寂。

  「呵呵呵……這種時候還在裝?我都知道了……」想把綱吉的手拿開,但後者會緊抓著不放。
  「知道什麼?你知道些什麼?」
  「你跟笹川京子求婚了。」別過臉,骸不想讓綱吉看見和自己的高傲不搭嘎的落寞。
  轟的一聲,綱吉的腦袋被炸開了。
  「我不會因為忌妒而下手的。」看見綱吉鬆開了手,骸便起步走向大門……
  「等!等一下!」整個人撲上去抱住骸的腰,造成的結果是兩個人一起摔倒在地上。但綱吉立刻爬起來,將骸轉過來並揪住他的衣領:「你說什麼?誰求婚了?」
  額頭被撞紅的六道骸一陣錯愕,但他感覺的到……先前消失的那些期盼又再度回到自己心底。
  「難道是聚會那次?我以為你知道我在跟京子講什麼!」捂住臉,搞半天原來是因為自己沒講清楚造成的!
  骸看了看綱吉捂住小臉的手,和他跨坐在自己身上的身軀……臉上浮出不懷好意的笑:「綱吉……你知道自己現在很危險嗎?」大手捏住綱吉的細腰,後者大叫了一聲。
  「哇!你幹什麼!」反射性的想起身,但卻被骸緊緊抓住。
  「吶……那是誤會對吧,綱吉?」笑容更深,原本那狡猾奸詐的六道骸似乎又回來了。
  「反、反正你都有情人了……讓我起來!」現在才發現自己和骸的姿勢真是曖昧的「恰到好處」,唯一的差別就是他們都還穿著衣服……慢著!這是在亂想什麼!綱吉狠狠吐自己嘈,害臊讓他紅透了臉,死命想從骸身上爬起來。
  「那也是誤會。」對綱吉的掙扎視若無睹,笑容滿面的將他的頭壓到自己眼前……「呵呵呵……怎麼樣?要不要實現綱吉腦中的想像,把衣服全部扒掉──」
  「別再講了!」又羞又腦的再揮一拳,但力道和之前那次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骸輕而易舉的抓住,並順勢吻住綱吉柔嫩的粉唇。

  『吶,綱吉……我們要永遠在一起。』



<完>

───────────────
後記:

這篇昨晚就該打好了ˊ3ˋ
討厭這麼早就被叫去睡覺……Orz(痛哭)

御題又生出來了ˇ
因為不確定H可不可以所以決定不打(被巴)
老實說,最近因為開學的關係所以被淨化(?)了ˊˇˋ(毆)
總覺得有點髒不起來……(前陣子不是髒到天邊去了嗎混帳)
希望大家喜歡這種形式ˇˇ

以往都是寫綱吉的心理,這次連鳳梨的也試著寫寫看……
總覺得鳳梨還是要卑鄙一點比較好玩(被巴飛)
很努力把他寫的又悲情又卑鄙了=ˇ=""(被揍)
沒成功的話不好意思Orz

情人節快到啦加把勁XDDDDDDD(爆)

感謝觀賞ˇˇ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