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03 (日) | Edit |

※請不要辱罵角色,要罵請罵作者。

後記:

才剛說要純愛就又開始糟糕了(被巴飛)
太純好像會讓我渾身不對勁Orz(你沒救了混帳)

好熱呀我快瘋了Orz
巴不得泡在水中睡覺呀(痛哭)←要省水啦混帳

祝大家新年快樂ˇˇˇ
情人節也快到啦XDDDDD好歡樂ˇˇ(炸)

感謝閱讀ˇˇ
 
 










  「呵呵呵……眼睛睜這麼大,在想什麼呢?」

  下意識縮起身子,方才的興奮和希望瞬間蕩然無存。一幕幕殘忍的景象和下體的疼痛讓綱吉不自主的發抖……他怕,他怕骸,雖然愛他,但卻也很怕他……
  「怎麼不說話了?」走上前抬起綱吉的下巴,無視他抖個不停的身軀……「呵呵……昨晚你很兇呢,是不是?」舉起被綱吉抓傷的手臂,擺在綱吉眼前,後者看見之後又是一陣瑟縮。
  「骸、骸大人……對不起、對不起……」恐懼爬滿全身,綱吉害怕骸又拿出什麼樣的手段來「處罰」他。自己剛才天真的想法簡直愚蠢至極……綱吉別過眼,不敢看自己用手抓出的罪痕。
  「不用道歉,綱吉。」雖然在笑,但那雙閃著寶石般光點的異瞳卻散發出冰冷的視線:「那種口頭上的說辭一點意義都沒有。」那詭譎的笑讓綱吉在原地凍結,腦子一片空白……「今天我有一位客人,你也認識他唷……」這句話讓綱吉一陣瑟縮……他認識的人很少,多半都是骸給他的「工作對象」,綱吉並不喜歡那些人。
  沒有理會綱吉臉上厭惡的表情,逕自拉起坐在床上的綱吉……「起來,別讓我的客人等太久。」這話語夾雜著許多情緒,有冰冷、有詭計……綱吉再度絕望,害怕的淚水積在眼眶中,只能認由骸將自己拉出房間,而且連褲子都沒穿,身上只有一件過大的白襯衫。仔細一看,才發現這件是骸的衣服,綱吉微張小嘴,有點不敢相信的揪住身上的衣服,不住顫抖……而就在綱吉驚訝之時,他們已經抵達客廳,坐在那兒的客人讓綱吉的恐懼沉到了心底、升起另一股安心。
  那是雲雀恭彌,當時替他做身體檢查的醫師。

  「醫生?」剛才的恐懼瞬間拋到腦後,甚至產生了些許安心和喜悅:「好久不見了,您好嗎?」從語氣就可以判斷,綱吉不討厭這個人,說他喜歡這個人也不為過。骸輕抬一邊眉毛,笑容淡了一點……綱吉和雲雀恭彌就接觸過那麼一次而已,就這麼喜歡他。
  「嗯……」看見綱吉時,雲雀冰冷的眸子增添了一些溫度,但抬眸看向綱吉身後的六道骸時,又恢復淡漠冰冷的眼神:「資料在這。」將一疊資料攤在桌上,那雙銳利的鳳眼三不五十會瞄向六道骸身邊的綱吉。在注意到綱吉的衣著時,雲雀輕皺眉頭,正想開口詢問時,六道骸卻搶先他一步。
  「綱吉,坐上來。」看似專心的翻閱資料,右手拍拍自己的大腿,連看都沒看綱吉一眼。
  綱吉和雲雀都是一愣,而雲雀的臉色更是難看。小臉脹紅,綱吉聽命坐了上去,卻發現骸將手抵在自己的臀部下方,惡意的輕微摩擦讓綱吉輕吟一聲:「唔……」骸勾起邪佞的微笑,中指探進股間輕撫禁忌地帶……「啊……請、請不要這樣……骸大人……」羞窘的輕輕掙扎,不敢抬頭對上雲雀錯愕的眼眸。
  「呵呵呵,綱吉很敏感呢……是不是呀,雲雀恭彌?」語帶挑釁的對雲雀笑說,後者的臉色難看到了極致,冷冰冰的瞪向六道骸,將另一份資料摔在他面前。
  「看快一點。」連敬語都自動省略,那雙鳳眼不屑的瞇了起來,轉而看向窘迫的綱吉,不想再多看六道骸一眼。
  「怎麼啦?你臉色不是很好看唷,雲雀恭彌。」呵呵呵的笑著,逐漸將雲雀的耐性消磨殆盡。示威似的壓住綱吉的頭、貼向自己的臉龐……「哎呀……我的褲子被你弄濕了,綱吉。」
  綱吉的小腦袋爆炸似的紅透,緊緊夾住自己的雙腿,不慎也夾緊了骸置入股溝的手指:「對、對不起……」頭垂的更低,羞恥的淚水滑下面頰。
  雲雀的臉頰微微抽搐,表情更顯冰冷……六道骸在想什麼?而他自己,也該死的氣憤,有股衝動想給六道骸一拳。

  「行了,這樣可以成交。」擺出完美的微笑,將資料遞還給雲雀,但埋在綱吉體內的手指卻沒有移動的意思:「嗯?你在看綱吉嗎?」惡劣的扯開笑容,手指動了一下,身上的人兒也抖了一下。綱吉的身體已經變成誘人的緋紅色,軟綿綿的攤在六道骸身上。
  「六道骸,你想做什麼?」咬牙切齒,一陣怒火竄上雲雀的心頭。除了醫師的職業以外,他也會做其他投資來擴產自己的經驗,因此才會接受六道骸的提議和他合作。但這傢伙竟然在自己面前,肆無忌憚的挑逗先前送到自己那兒的綱吉,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聽見雲雀的話,六道骸的笑容更深了……「哪有玩什麼把戲,綱吉是我的人,我想在什麼時候做什麼是我的自由。」講的同時還舔了綱吉水嫩的臉蛋一口,後者再抖一下。
  「但沒必要在我們談工作時做。」雙眼快要噴出火花,吐出來的話語一點溫度都沒有:「除非……故意做給我看的?」看六道骸那狡詐的嘴臉,八成知道自己對綱吉有一種特別的感覺。
  「你真聰明,雲雀恭彌。」沒有否認,讓雲雀恭彌氣的瞪大眼:「你的眼神有很奇怪意圖,我當然要向你證明,綱吉是我的所有物。」手指繼續往深處探入,綱吉終於忍不住發出細微的嗚咽聲,無助的小手輕拍骸的腳,希望他住手。
  第一次有人讓雲雀這麼火大,他捏緊收回來的資料:「……合併的事,我答應。」他知道六道骸要什麼,他之前想合併自己的醫院,卻被自己一口回絕。看見六道骸那得逞的笑容,雲雀惱怒的伸手:「契約書。」很神奇的,自己也無法抗拒幫助綱吉的想法。
  「那就成交囉。」笑咪咪的將契約書拿出來,彷彿早就料到雲雀會妥協:「綱吉,快跟醫生說謝謝呀……」手指沒有繼續動,但也沒有抽出來,綱吉滿臉通紅、輕輕喘息。
  抬起渙散的褐色大眼,那眼底帶著誠摯的感激:「謝謝您,醫生……」眼角有些紅腫,綱吉在抬頭前就將淚水拭去。
  「叫我恭彌。」還來不及阻止自己便脫口而出,六道骸的眼睛瞇了起來:「……我有名字。」補上一句澄清自己的衝動,拿起桌上的茶杯啜飲,掩飾自己的無措。
  「……綱吉,去房間等我。」抽出溼透的手指,綱吉悶哼一聲。纖瘦的身子還是十分嫣紅、不斷顫抖,但他還是乖乖站了起來,蹣跚的走向裡頭的房間。

  蹙眉看著綱吉的背景,而六道骸臉上的笑容也隨著雲雀的注視漸漸消失……不要、不要看……不要再看我的綱吉……猛然一聲巨響,將雲雀的注意力拉了回來。雲雀還是沒有說話,他盯著被六道骸打出一個洞的木造桌子……後者立刻恢復平日的笑容。
  「請別一直盯著我的綱吉看,雲雀恭彌。」雖然在笑,但卻一點都不友善。
  「帶他出來的人是你。」冷冷的回話,雲雀剛才就在腦中燃燒的火焰又竄了起來。合併醫院對他而言不是不好,反而有擴建的利益。但他就是不想跟六道骸有太深的生意關係……他總覺得,六道骸在計畫著什麼,還有就是最重要的一點,他對六道骸這個人可說是厭惡到了極點,尤其是看見剛才他對綱吉做的事情,更是令他氣憤。
  「呵呵呵……但不代表你可以盯著他看。」這句講的十分清晰、有力,雲雀可以看見六道骸眼中透出莫名的激動,那寫著六字的紅眼看來更加詭譎。
  「……你沒必要這樣對他。」剛才綱吉的眼中流出恥辱的淚水,但卻又不敢吭聲,看在雲雀眼底是既惱怒又無力。倘若是一般人,雲雀才懶的瞄上一眼,澤田綱吉對自己而言的確是特別的,雲雀很清楚這一點……但就是這樣才不妙,六道骸似乎就是抓住了這一點。
  「那是我和綱吉的事。」起身,不客氣的說著,閃爍著危險光芒的異眸充滿敵意:「輪不到你來管。」大手一揮,示意雲雀可以離開。

  惡狠狠的回瞪,雲雀拿起契約書副本和部份資料,大步走向大門……「等你處理完這些資料,我會再來……」隨即便關上大門。

  『我會再來看綱吉。』

  這個言下之意讓六道骸的笑容完全消失,危險的瞇起雙眼,瞪著那道被雲雀關上的大門,憤怒的視線彷彿能在上頭燒出一個洞。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