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26 (金) | Edit |
後記:

昨天睡著了(被巴)
結果文檔開著空白就不支睡著(遜斃了##)

呃啊啊啊好喜歡悲文!(被揍)
我要看蟲師!!!(你有病喔#)
好喜歡蟲師喔T_TTTT
那種沉靜的感覺和發人深省的劇情實在是深入我心啊QDQ
大家有興趣也可以去看看唷WWW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在纖細的身影奔出辦公室之後,骸的腦袋才完全清醒……為了把那兩個傢伙趕出學校,又不想讓綱吉感到無謂的自責和傷心,骸只好想盡辦法收集他們兩個在歷任學校的犯規事項,對他而言,只要傷害到綱吉這一件事情就夠了,但對綱吉還有其他人而言,恐怕沒這麼簡單。
  因此,他不眠不休的將這些資料調查清楚、找出證據,終於在假期過後把這兩個人趕出學校,但相對的,他也累壞了,原本只是想利用第四節的空堂還睡上一覺,沒想到現在看時間,居然連午休時間都快結束了!
  而且,方才那應該是綱吉……因為他叫自己老師,細小如蚊蚋般的耳語讓他分辨不出是綱吉的聲線,以為是哪個臭學生跑來擾他的清夢──思及此,骸趕緊追了出去,但平時體育丙等的綱吉卻在此時進化成了飛毛腿,他不過愣了一秒而已,出去看卻已經看不見半個人影。
  雖然他不懂綱吉為什麼突然叫自己老師,但自己剛才那副模樣一定嚇壞他了,一想到自己也是傷害綱吉的兇手之一,他就無法忍受!
  冷靜下來、冷靜下來,六道骸……傷心的綱吉有可能跑去哪裡呢?以綱吉的個性,不太可能貿然跑出校區,也不太可能跑回自己的叫是,仔細想想、仔細揣摩,綱吉的思緒……



  蹲在男廁的角落不發一語,綱吉落寞的盯著乾淨到發亮的馬桶,他們班不愧是骸老師教出來的班級,不管是秩序還是整潔都首屈一指,校內沒有其他人比的上。
  但他為什麼要跑到廁所來呢?
  加強環抱雙腿的力道,綱吉將小臉埋進臂彎中,對自己的思緒感到羞恥。
  因為在夢中,骸老師曾經在這裡替自己清理那些令人耳熱的液體。
  光是想到這點,綱吉就覺得耳根子一陣發熱,小臉也脹成了緋紅色,但同時也對自己的這種依戀和想法感到羞愧不已。
  他的這種想法,對骸老師實在是太失禮了。
  反正這個夢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只要別說出來、別表現出來就行了,更何況,骸老師也只有一次在學校這樣對自己,其餘的疼愛行為都發生在他家裡……開玩笑,現實中他怎麼可能進的了老師的家,搞不好老師的家跟他夢裡的模樣還完全不同呢,因為那畢竟只是自己幻想出來的夢。
  怎麼辦,他覺得自己好不要臉、好噁心……
  骸老師現在應該在找自己吧?
  這個擾他清夢、還隨便觸碰他的無禮之徒。
  現實中的骸老師應該猜不到自己待在這個廁所吧?畢竟對他而言,這裡根本沒有那些回憶,自己對他而言也不是什麼特別的存在……既然那些都只是夢,那麼自己的好成績肯定都跟著消失了吧,那骸就更不可能把自己放在心上了,搞不好他連自己的名字都記不得。
  瘦小的身子縮的更緊,綱吉不住的哭泣,失去一切的落寞感充斥了他嬌小的身軀,現在他突然好希望自己能夠消失,這一切都不要發生,他希望自己從來都沒有出生過──反正沒人愛他、沒人在意他,這個世界就算少了他,也不會有人替他掉淚。

  霎時,廁所外傳來高級皮鞋踩出的跫音,令正在啜泣的綱吉頓時屏息,緊張的抱緊自己的雙腿,靜靜等待該名老師離開廁所……一般學生不太可能穿高級皮鞋,這恐怕是某一位男老師的腳步聲。
  他感覺的到,這位男老師正站在自己這間廁所的前面,嚇的綱吉連氣都不敢呼一聲,害怕的抬眸望著門鎖……他這個笨蛋!居然忘了鎖門!

  喀嚓。
  當骸打開門時,看見的是縮在角落不停發抖的綱吉……在看見來者是自己之後,綱吉的臉色就像見到鬼似的嚇個慘白,他那清澈美麗的深褐色眸畔被淚液襯托的閃閃發光,只要再多一滴就足以令他潰堤。
  可見,自己剛剛的反應傷害綱吉有多深。
  「……綱──」
  「老、老師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要吵醒您的!我、我不會再去吵您了!求求您……不要趕我走……」沙啞破碎的嗓音令人感到鼻酸,骸沒想到自己的一個疏忽,居然把綱吉傷成這種模樣,他伸手抓住綱吉顫抖的手腕,他感覺的到,在他碰到他肌膚的那一剎那,綱吉就像觸電似的顫了一下。
  將綱吉拉出廁所之後,骸這才看清楚幾乎要被他哭花的小臉……又圓又大的眼睛周圍腫了一圈,紅潤的下唇還在冒血,漂亮的瞳眸裡充滿了絕望和失落,令骸不敢置信的望著他。
  他第一次看見綱吉哭的這麼慘、這麼傷心,綱吉就連差點被其他人侵犯時也沒哭的這麼悽慘過。
  用大拇指抹去綱吉眼角的淚珠,凝視著他哭腫的雙眸,爾後俯身舔吻濕潤的眸子,綱吉嚇的重重震了一下,但卻被骸抓個死緊。
  「你怎麼了?綱吉……為什麼突然叫我老師?因為午餐放你鴿子所以在生我的氣嗎?對不起……原諒我好不好?現在看你想吃什麼,我立刻帶你去吃,不要哭了唷。」
  聽罷,綱吉這才敢抬眸直視骸,閃爍著淚光的眸子透露出不解的訊息,彷彿聽不懂骸所說的話。
  吸了吸鼻子,綱吉努力消化骸方才講的話,在過了將近十分鐘之後,卻還是一臉困惑的抬頭盯著骸猛瞧,彷彿仍然無法理解他的話。
  「帶我……去吃飯?」
  「是呀,綱吉餓壞了吧?都是我的疏忽,現在看綱吉想吃什麼就吃什麼,好不好?」
  「……為什麼?」
  「欸?綱吉不是因為肚子餓才會生氣的嗎?氣到不肯叫我的名字。」
  大眼眨了好幾下,綱吉現在連痛哭的心情都消逝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莫名其妙……為什麼他聽不懂骸在說什麼?骸為什麼還是對他這麼好呢?那不是只是一場美夢嗎?
  抿了抿小嘴,綱吉舔了舔乾澀的唇瓣,抖著膽子開口。「呃……骸?」
  「嗯?」
  他沒生氣!
  嚥了口唾沫,綱吉小心翼翼的再次試探。「這……不是一場夢嗎?」
  「嗄?」這次,換骸的臉上滿臉問號,搞不懂綱吉到底在想什麼了。
  骨碌碌的眼珠子轉個不停,綱吉有點緊張的扭動手指,心底的雀躍止不住的滿了出來,令他連說話都有點急促。
  「我……我以為……那只是一場夢……我以為……那只是我自己幻想出的……一場美夢……」
  「……為什麼?」
  難道他的感情表達的有這麼假嗎?假到綱吉誤以為那只是一場夢。
  「因、因為……太不可思議了……骸怎麼可能會喜歡我這種小鬼頭,甚至毫不猶豫的拋開那麼漂亮的女老師,怎麼想都覺得很奇怪……而且今天又剛好沒來找我吃午餐,我就……」緊張的眼神左右飄移,不敢直視骸寶石般的瞳眸。「我就以為……這些都只是一場夢而已,你根本就不喜歡我,甚至不認識我,都是我自己在胡思亂想……」
  沉默了好一會兒,久到綱吉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說錯了話,害怕的陰影又再次回到深褐色的眸畔中,深怕待會骸跟他說,剛才不過是要套他的話才那麼說的,事實上那的確是一場夢,他也根本就不喜歡自己,會來找自己只不過是因為剛才膽大包天的吵醒了他。
  猛然,骸緊緊的摟住綱吉纖瘦的身軀,嚇的他倒抽了一口氣,心底的那一份恐懼瞬間像自由落體一般掉了下來,砸到地面摔個粉碎……他有種從來沒這麼放鬆過的錯覺,緊張的不停地喘著氣,換氣的速度快到他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對不起……因為一頓午餐就讓你想這麼多,是我太大意了……你會有這些感覺是正常的,綱吉,不要內疚。」搓揉著綱吉暖褐色的髮叢,骸溫柔的拉著他起身,並拍了拍他身上的塵埃。「我們出去吃飯吧,然後找一天帶你去見我的父母,他們一定也會很喜歡你的。」
  興高采烈的上前抱住骸,方才的烏雲已經完全煙消雲散,待骸溺愛的親吻他嫩頰一下之後,變開開心心的讓他牽著走出廁所……等一下,骸說要帶自己去見他的父母?
  在步出校門口沒幾步之後便緊急煞車,讓被拖住的骸一頭霧水的往後看,盯著面紅耳赤、頭冒冷汗的綱吉。
  「我……可是我……」
  「……難道你不想見他們嗎?綱吉其實不用怕,他們也很希望我趕快結婚,我帶你回去一定可以讓他們很開心的。」
  開心?看見自己優秀到無法無天的兒子要跟一個小他十一歲、平凡又沒用的小男孩結婚,有哪對父母高興的起來?
  「結結結、結婚……」
  望著綱吉被嚇呆的模樣,骸的心裡升起一股惡作劇的慾望,他露出壞心眼的淺笑,拉著綱吉繼續走。
  「對,結婚,雖然我覺得他們兩個會很高興,但就算像綱吉擔心的好了,他們不喜歡你,也改變不了我的主意,我會向他們坦承我已經和你發生關係了,而且除了你以外我誰也不娶。」骸知道,自己的父母對綱吉一定會是百分之兩百的喜歡,說這些只是想嚇嚇喜歡亂想的小綱吉罷了。
  果不其然,綱吉嚇的嘴唇都泛白了,他驚慌的想打消骸的這個念頭,但卻支支吾吾的講不出完整個話,小臉紅到幾乎要滴出血來,但卻敵不過骸的力道,畢竟十四歲和二十五歲的氣力實在是相差太多了,更不用提綱吉是個連體育都丙等的中學生。
  「等──對、對了!快上課了!骸!我們應該要回學校──」在外面吃飯的話,骸待會一定會把話題都繞在結婚跟見他父母上頭,綱吉現在只想找個洞鑽進去,回到學校也好,只要別繼續這個話題,怎樣都好。
  瞄了學校一眼,便又繼續拖著綱吉往大街上前進。
  「不用上了,親愛的綱吉,今天下午我完全沒課,至於你就更不必擔心了,我會教到你全會的。」
  「咦?等、等等!等一下啊!骸!」
  臉上的笑容沒有褪去,骸滿足的拖著綱吉繼續走向目的地……呵呵呵,誰叫綱吉這麼喜歡胡思亂想,他只好嚇嚇他,以示懲罰囉。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