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09 (土) | Edit |

※H有慎入。
※微虐,請不要辱罵角色,要罵請罵作者。

後記:

終於要解謎了(咦)
這篇大概接近尾聲了吧XD(炸)
拖太長的戲其實不太好ˊˇˋ
還是盡早結束的好(被巴飛)

坑好多……
更重要的是這些坑都好難填囧(明明就你沒用)
會努力填坑的ˊˇˋ"

澳洲好熱呀啊啊啊(哀嚎)←被巴頭
這幾天要幫傑寶貝洗澡ˊˇˋ(咦)
可愛的小枕頭被我弄得好髒ˇˇ(此髒非彼髒)←毆
重看獵人動畫太有愛了ˇˇˇ(噴心)

感謝觀賞ˇˇ
 
 












  冰冷的腳步聲從門外傳出,綱吉依然窩在床角不停的喘息,緋紅色的軀體也沒有恢復的跡象。但最令綱吉痛苦的,是那雙無情的異眸……它時而溫柔、時而殘酷,彷彿將綱吉扶起來後再給予強烈的攻擊。
  骸的身影出現在房門口,臉上依舊掛著完美的笑臉面具,看在綱吉眼裡卻有說不出的戰慄感……聽見那逐漸接近的跫音,綱吉不自覺的縮了縮、抖的更厲害。

  「綱吉……你很喜歡雲雀恭彌,是嗎?」坐到綱吉身邊,抬高他的下巴,不去理會人兒抖個不停的身軀。
  「醫生……人、很好……」感覺的到骸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氣和不滿,綱吉不敢直視他。
  「只有兩個答案,喜歡、或不喜歡。」寶石般的異瞳射出一道冰冷的視線,將綱吉瞬間凍結在原地。
  「喜、喜歡……」雲雀醫生是少數將他當人看的人之一,自己當然會喜歡他……但在看見骸眼中的暴戾後,綱吉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不管理由為何,骸都不會希望自己的「東西」喜歡別人……「不、不是那種喜歡……」
  「喜歡……你喜歡他,綱吉。」雖然在笑,但話語卻聽不出一絲笑意:「即使你們相處時間已經縮減到幾乎沒有,你還是會喜歡他……」用力抓住綱吉的手臂,強勁的力道在上頭留下一道清晰的掌印。
  「痛!骸、骸大人……不是那種喜歡……」交集的澄清,纖細的手臂彷彿要被扭斷,脆弱的顫抖著。
  「為什麼這麼喜歡他,綱吉……我到底哪點比不上他?」怒火充填了漂亮的異瞳,咬牙切齒說出來的話卻讓綱吉一頭霧水。
  「不……骸大人誤會了……我喜歡骸──啊!」虛弱的穴口被插進一個小瓶子,冰涼的液體流進綱吉纖瘦的玉體……「啊啊……骸、骸大人──……嗚嗚……」來不及將話講完,骸便用手指粗魯的塞住綱吉的小嘴,眼底一絲溫度都沒有。

  「喜歡我?不……你誰都喜歡……你每個人都喜歡!」憤怒的吼著,不堪的回憶在腦中奔騰跳躍。綱吉的愛一直都屬於大家,一直都不屬於他……他不准,他要綱吉只愛自己一個人!他只要愛自己就夠了!他只需要自己的愛!用力拔出小瓶子,底下人兒痛的哀嚎,但聲音卻無法從被塞住的嘴中喊出。
  「雲雀恭彌……你上次為了他離開我,這次也要嗎?你休想……我不會讓你逃走……你休想再去找他!」不留情的咬住人兒胸前的紅點,並將食指和中指一起擠進狹窄的嫩穴。
  「啊啊……啊嗚嗚……」痛的拼命搖頭,淚水呈散狀分布在哭花的小臉上,口中的唾液沿著骸的手指流了下來,但後者根本不管,反而用留在外頭的大拇指壓住甦醒的嫩根,惡意撥弄它的頭部。
  「不要?不想要這樣是嗎?如果對方是雲雀恭彌,你是不是很樂意?」怒火燒光了骸的理智,抽出放在綱吉嘴裡的手指,將綱吉的小腦袋壓到自己下體的凶器前……「含住它、品嘗它……讓你知道它有多麼需要你那淫蕩的小嘴!」迅速扯下拉鍊,腫脹的慾望早已準備就緒,向前挺入,頂進了還在喘息的嘴裡,並一口氣頂到了深處,綱吉瞬間感到一股作嘔感。

  淚水像壞掉的水龍頭似的不停落下,哭泣的哽咽聲被股間流出的水聲掩蓋。好痛、好難受……腦袋糊成一片,無法思考……綱吉不懂,骸究竟在說什麼?究竟在想什麼?

  「呵呵……你那飢渴的淫穴吸的真緊,還不斷流出濃稠的液體來滋潤內壁……等你將它舔的夠大,我就將它插進去滿足你,並在你體內洩出屬於我的液體……快呀!快舔!」講著骯髒下流的話語,瘋狂的笑著,但這些笑聲中卻有著連骸本人都聽不出的痛楚和落寞……
  昏沉沉的腦袋失神的望向前方,認命的伺候著口中的炙熱……那絲痛苦和失落都被他聽進耳裡,雖然他不懂為什麼骸會有那些情緒……「嗚嗚嗚……」綱吉只能發出低聲的啜泣,舌頭不斷的和口中的碩大交纏……
  腫脹到極限的灼熱讓骸悶哼了一聲,抽出沾滿唾液的慾望和抵在穴中的手指,扳開佈滿冷汗的大腿,將腫大的火熱一口氣送了進去……「啊啊!痛、痛!好擠……會、會壞掉……會──……哈啊……嗚嗚……」撕裂般的痛楚讓綱吉哭啞了嗓子,參雜著淫媚呻吟的哭泣聲聽起來更加醉人……
  啪咑啪咑的水流聲從兩人的肉體相交處傳出,夾雜著愛液的淫水不斷的流出,綱吉大開的雙腿不住的顫抖……勾住綱吉的大腿,抽出濕潤的慾望再用力挺進,肉體激烈的碰撞聲瀰漫在空氣中,而綱吉的淫聲媚叫也散佈其中……「啊啊!哈啊……骸、骸──啊啊嗯!」
  「說你還要!說你還要更多!綱吉!」讓自己的灼熱停在綱吉體內,捧起褐色的腦袋,逼迫他渙散的雙眼直視自己……「快說……說你需要我!」在綱吉說話前,骸卻又情不自禁的上前吻住軟嫩的嘴唇。

  說你需要我,綱吉……你只需要我,不需要別人,對吧……

  紅腫的唇終於再度接觸到空氣,綱吉被吻的頭昏眼花……「我……我要、更多……骸……哈啊……給我……給我更多……啊啊!啊啊嗯!」話才剛落下,壓在身上的骸就繼續猛烈的抽插……

  你是我的……你的一切都是我的……綱吉、綱吉……



  「骸大人,您要出門嗎?」千種將外出用的大衣遞給骸,淡淡的發問。他愈來愈覺得,骸大人一定很喜歡澤田綱吉……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折磨他、凌辱他。
  「嗯……犬呢?」漫不經心的接過大衣,目光一直落在手中的相片墜飾上。推了推眼鏡,千種在心底想……我可以打包票,那裡頭是澤田綱吉的照片。
  「老樣子,在後院裡陪牠。」瞥了眼骸房間的大門,那門被關的十分緊密,緊密的不留一絲空隙。
  「我今晚才回來。」大步朝門走了過去,但就在要踏出去的同時……「……記得叫綱吉起來吃飯。」語畢,便關上大門。

  ……骸大人果然很喜歡澤田綱吉。千種心忖。

  蜷曲在床上的瘦小身軀不願展開,綱吉早就醒了,但卻累的無法張開眼睛……昨晚的骸好像很生氣,也很悲傷……體力恢復了一點,綱吉勉強撐起身子,坐在床上環視這個房間。
  這是骸的房間,自己曾經多麼希望骸將自己帶進來……現在他是進來了,但卻又搞不懂骸在想什麼。
  眼角瞥見書櫃中間留出的不自然空隙,滿腹的好奇心驅使他爬下床,小手慢慢翻弄著那些書籍……啪啦!一本漂亮的日記本掉了出來。綱吉小心翼翼的將它捧起來,拍了拍上頭的灰塵。雖然看起來很舊了,但卻一點都不破,看的出來主人有謹慎的保護它,但卻又不知為何長期將它收在暗處。

  『愛你、愛你……不再將你交到別人手上……』

  第一個句子就讓綱吉的血液瞬間凝結,呼吸幾乎停止。

  『不准……不准再次背叛我……寧可讓你恨我,也不願讓你再次投奔別人懷抱……』

  綱吉的腦袋一片空白,四周的空氣彷彿都被抽乾。

  癱坐在地上,震驚的撐大雙眼……這是骸的字跡,骸的日記本……這些話是什麼意思?他從來不知道,骸竟然有真心喜歡的人?「再次」又是什麼意思?

  縱使心臟被懸的再高、縱使心底有多麼害怕知道實情……好奇心還是支配了心理,催促綱吉翻開它一探究竟……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