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13 (水) | Edit |
後記:

喔耶又出了Orz(被巴)
話說其實有讀者猜對了XDˇ
「前世」的確是在說彭哥列時期ˇˇ(咦)
這算不算虐鳳梨?QˇQ(被巴飛)
(謎:我看最該被輪迴的不是綱吉,是這個混帳!)

明天就是情人節了=口=(大愣)
糟糕怎麼辦怎麼辦(打滾)←揍
應該會出吧ˊˇˋ主要還是搞笑為主(咦)
情人節這種日子當然要歡樂一點啦ˇˇˇ(是這樣嗎)
……還是說打虐文也可以?(住手呀混帳)
開玩笑的啦XDDDDDD(被踢)

感謝大家的支持ˇˇˇ
學校報告算什麼XD(喂)我愛大家ˇˇˇ(羞)←眾踢

感謝觀賞ˇˇˇ
 
 












  冷色的月光下,褐髮少年總是帶著溫和的笑容。

  『骸,我喜歡你……』這句話已說了不下十次,但為了心靈不穩定的藍髮男子,澤田綱吉忍住無謂的羞赧,不厭其煩的重複著。
  六道骸沒有說話,只是用那奇特的異色雙瞳凝視著綱吉。良久,他一聲不坑的摟住纖瘦的身軀,緊的令人喘不過氣……『你是我的……永遠屬於我的綱吉……』聽見懷中人兒的喘息聲,骸才稍稍放鬆擁住的力道,但不等綱吉反應便捧住他柔嫩的頰,激烈索吻。



  處理完繁忙的公務,彭哥列十代首領澤田綱吉淚攤在專用辦公椅上歇息……『骸……我很累,你可不可以讓我休息一下?』就連片刻的休息時間都不給他,佔領自己辦公椅、並要自己坐在他腿上的男人可說是霸道的可以。
  喫著完美邪佞的笑容,六道骸的答案十分肯定:『現在不就是在休息嗎,親愛的綱吉……』擺在綱吉身上的大手不安分的游移,壞心眼的挑逗著腿上的人兒。
  『唔……別、別鬧……我工作、還沒做完……』掙扎著想從骸身上下來,漂亮的紅暈從頰上延伸到脖子。
  沒有回答,只是一勁的笑著……手邊的動作也沒有停止。

  你是我的,綱吉……你是屬於我一個人的……

  『阿綱,上次跟你提過的事情考慮的怎麼樣?』放下熱茶,門外顧問語氣冷淡的問著。綱吉的肩膀微微一震。
  『……里包恩,等我把這些文件閱覽完──』
  『少來了,你想拖時間。』不客氣的打斷綱吉的話,銳利的眸子連個機會也不肯給:『要是想把六道骸留下來,你就要給復仇者那邊一個清楚的交代,他們可是很沒耐性的。』瞇眼,明顯的暗示著綱吉正確的答案。
  『我不會把骸交給他們的,里包恩。』這句話不大聲,但也很清晰。綱吉捏住手中的文件,辦公室內的冷氣照常運作,但綱吉的手掌心卻聚集了不少汗珠。
  『那就要讓六道骸出去執行長期遠門任務。』不悅的盯著綱吉,表示這是最後的讓步。
  咬牙,綱吉沒有回答。他明白,和復仇者對立是愚蠢的行為,但……要讓骸回到那冰冷的水牢,他辦不到、真的辦不到……『他……他怎麼可能願意出遠門……』自己和骸的關係,里包恩是再清楚不過了。
  啜了一口茶,眸中閃過一絲冷酷……『如果沒有牽絆,要離開很簡單。』銳利的話語瞬間刺進綱吉的耳膜,他猛然拍桌站起、一臉錯愕的望著面無表情的里包恩。
  『你在開玩笑?』他很清楚里包恩是認真的,但不敢面對現實的內心促使他多問這一句。
  『拋棄他吧,阿綱……這也是為了他好。』里包恩的聲音不帶一絲感情,讓綱吉的心瞬間被寒風凍結。
  如果硬留著他,就會和復仇者為敵……到時發生戰爭,整個家族的人都會陷入危險。若派他出遠門任務,他又不可能願意離開自己,那得到的結論一定和前者一樣……『不……不……一定、一定有更好的方法……』慌亂的抓著褐髮,褐眸中寫滿了痛苦。
  『沒時間給你想了,阿綱。』嚴肅認真的聲音不斷敲擊綱吉的腦袋,里包恩壓低帽簷,不去看從綱吉眼角滑下的晶瑩淚水……

  一早,首領的大門就硬生生的被撞開,六道骸臉色難看的闖進首領的辦公室。
  『綱吉,這個任務是怎麼回事?』皺著眉頭,不願相信綱吉竟然要將自己派到這麼遠的地方執行長期任務:『守護者有義務和權力待在總部不是嗎?』話中有著難以演藏的怒火,骸無法理解綱吉為什麼突然這麼做。
  讓他發火的原因,還包括了這個月綱吉對他的冷漠……不再像之前那樣親暱、不再像之前那樣纏綿,他們的關係彷彿回到了單純的上司和下屬……『你在想什麼,綱吉?』
  低著頭悶不吭聲,綱吉默默的注視著自己的大腿……對不起,骸……但這是為了你,也為了大家……『我厭煩了……』冰冷的話語迴盪在辦公室中,四周的聲音彷彿都被吞噬。
  沉靜了一段時間,六道骸那帶笑又不敢相信的嗓音才漸漸響起……『什麼?』
  『我厭煩了,骸……我不喜歡你了。』努力表現出不在乎的模樣,但卻將椅子轉了過去,不敢直視骸瞪大的異瞳……他沒有信心在看見那雙眸子後還能繼續演下去。
  『你在開玩笑嗎,綱吉?』走進辦公桌,將手壓在桌上……力道大的讓漂亮的木桌出現好幾條裂痕。
  『我現在……對恭彌比較有興趣……』在講到雲雀的名字時,綱吉不爭氣的抖了一下,他趕緊捏住自己的大腿以示警告。
  粗魯的將椅子轉了過來,抬起綱吉的下巴……綱吉暗自慶幸剛才已把淚水擦乾,盡自己所能表達出不耐煩的樣子……『告訴我,你是在開玩笑……』綱吉第一次聽見骸這種虛弱的聲音,但他強迫自己忽視……不能心軟、不能心軟……讓他走,是為了他好!
  『當然不是,六道骸……』拍開骸的手,迅速別過臉……『我現在連看都不想看你一眼,出去……』快出去!求求你……我的演技不像你那麼好,無法完全隱藏情緒!快出去……拜託你!
  『不……我不信、我不相信!』抓住綱吉纖細的手臂,強制佔有他柔嫩的雙唇。
  這個吻讓綱吉感到留戀,但沒多久他便將自己打醒……且賞了骸一巴掌。

  骸一臉驚愕的瞪著綱吉,賞自己耳光的小手還停在半空中……『別鬧了,六道骸……別浪費我的時間……』拼命忍住在眼眶中打傳的淚水,綱吉將任務書扔到骸面前……『快出遠門,這項決定沒有錯誤。』
  『我不相信,綱吉……你和雲雀恭彌怎麼可能──』
  『綱吉,我進來了。』
  雲雀悅耳低沉的聲音將綱吉打到了谷底……他打開辦公室的門,踏了進來,看向綱吉的眼神十分奇特。

  不……不准……不准這樣看我的綱吉……

  『雲雀恭彌……』用盡全身的力氣,骸才有辦法忍住自己衝過去殺了雲雀的舉動……『綱吉──』
  話還沒說完,綱吉便緩緩走了過去,站在雲雀面前……『出去吧,骸……我……』咬住下唇,綱吉不斷在心底警告著自己……不要退縮,說出來、說出來……『我已經有恭彌了……』語畢,自動靠在雲雀身上,並任由後者摟住自己……
  他知道自己很卑鄙,因為雲雀學長很喜歡自己……所以當他和里包恩向雲雀學長提出這個主意時,他二話不說就答應了……接下來自己要做的事,可能會讓骸恨自己一輩子……纖細的軀體不住顫抖。
  『不……你只是做做樣子……』緊捏手中的任務書,好好的幾張紙被揉成一整團。他不信、他不相信!綱吉明明、明明說喜歡他的!骸惡狠狠的瞪視著雲雀摟住綱吉的手,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
  『是嗎……』早料到骸不會輕易相信他,綱吉早就下定決心……即使會背叛骸、利用雲雀學長……他也不能中途放棄。小手向後環住雲雀的脖子,主動獻上自己的吻……而後者也殷勤的回應著。他喜歡綱吉,但綱吉卻喜歡六道骸……現在六道骸要離開,綱吉也拜託自己配合他演這一場戲……雖然不符合他平時的作風,但這種時候他也不想管什麼作風了。
  但六道骸可不是個好打發的人,他大步向前,用力抓住綱吉纖細的手腕,彷彿要將它捏碎……『你在做什麼,綱吉……你當真、當真嗎!』憤怒的眸中充滿血絲,和平時從容的他完全不同。
  用力甩開骸的大掌,並和雲雀的手掌交合……『這樣還不夠清楚嗎,六道骸……還是要我們做更多你才肯相信?』拜託你快走!我不想、不想繼續傷害你……比我好的人多的是,快走……快走呀!骸!
  『做更多?你想做什麼?想讓雲雀恭彌用他的凶器侵入我的地盤嗎?』瘋狂的怒火在骸的瞳中燃燒,刺耳的下流話語不住流出,綱吉強迫自己當作沒聽見。
  『住口!你快出去、出去!』捂住耳朵往後退,恰好靠在雲雀的胸前……看在被怒氣環繞的骸眼中,就像是依偎在雲雀恭彌懷裡一樣。
  『綱吉──』
  話說到一半,脖子便被閃著金屬光芒的拐子架住……現下被弄得一團亂的骸根本就不是雲雀的對手……『綱吉是我的了,快離開吧。』使勁將六道骸打在地上,並拿出堅固的鐵鍊將他的手牢牢束緊。

  低頭,綱吉悲傷的看著一身狼狽的骸……他真希望自己能在這裡蒸發,暫時離開這個世界……他絕對受不了骸那充滿憎惡的眼神。
  豈料,癱在地上的六道骸用了最後的力氣抬頭、對上綱吉漂亮的大眼……『真的……真的這麼愛他嗎……?愛……雲雀恭彌……』其實骸明白,大空是愛著大家的……但綱吉卻將他調離,並這樣無情的對待他……難道,自己連大空最基本的愛都沒辦法得到嗎?垂首,幾顆淚珠滴落在光滑的地板上……
  目送著被一群人架出去的骸,綱吉終於忍不住痛哭流淚……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綱吉……
  如果能夠待在你身邊,就算被狙殺也在所不惜……
  你愛大家、怕大家受傷……那我呢?
  我受傷就沒關係嗎?
  你就……不能多愛我一點嗎?就不能……只愛我一人嗎?



  拿著日記本的小手瞬間失去力氣,破舊的日記本掉了下來,摔落在顫抖的小腳邊……

  「你在做什麼,綱吉……」

  熟悉不已的好聽嗓音貫穿綱吉的耳朵,全身的細胞霎時凍結。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