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16 (土) | Edit |
後記:

可喜可樂!(啥)
兩個大坑都快結束了=ˇ=ˇˇ(拉砲)
可是其他坑連碰都沒碰……(滾走)←眾踢群毆
話說這話雞精被我搞的好廢=口="(眾踢群毆)
這叫下意識報復嗎?(並不是)

到時如果挖新坑,有沒有人反對囧"(被揍)

話說最近要努力了……回復先前一天一篇的進度ˊˇˋ(毆)
因為我很殘……所以只能這樣了ˊˇˋ||
感謝願意支持我的各位呀ˇˇ(感動拭淚)

情人節賀文……對於期待的各位我要說聲對不起了(跪)
甜不起來……一想到甜,腦袋就一片空白(呆)
果然甜文很殘呀……嗚嗚嗚……(掩面痛哭)
如果靈感大神又記得我的話,就會在3/14的時後發文ˊˇˋ||(被巴)
請各位原諒我的無能Orz(抱頭)

感謝觀賞ˇˇˇ
 
 














  「歡迎你來,六道骸。」穿著整齊的坐在會客室的沙發上,白蘭氣定神閒的攤開大掌:「坐吧。」
  瞇眼,骸用盡了所有的力氣,才能讓自己的腦袋除了憤怒以外還保持清晰……他氣自己,氣自己輕易離開綱吉身邊,放他一個人在家裡。他以為家裡的保全夠安全,但就這個結果而言……他太天真了。
  「綱吉在哪裡?」理智提醒骸不要衝動,先坐下來靜觀其變。
  沒有回答,白蘭逕自喝了一口茶,笑的十分詭譎……骸也不甘示弱,眼神冷的彷彿可以將人徹底凍結。
  「哈哈哈……你的表情真恐怖呢!」看戲般的大笑,逐漸將骸的耐性消磨殆盡……碰!的一聲,骸的大手拍在高級木桌上,可憐的木桌瞬間坍掉。
  抬起一邊眉,白蘭對骸的舉動不以為意:「怎麼?很擔心『你的老婆』嗎?」惡意的笑著,並強調最敏感的句子。
  「呵呵……廢話少說,綱吉在哪裡?」冷笑著,映著六字的瞳眸爆出火花。

  兩人對看良久。終於,白蘭笑了一聲,從懷中掏出一張照片……「真不錯……『你的老婆』滋味的確很棒呢!明明是個男人,那漂亮的小穴卻像生來給人上似的,緊的令人感到舒服呢……」陶醉的親了照片一下,便將它扔到桌上,扔到六道骸面前。
  照片中的綱吉哭的慘不忍睹,白皙的大腿被強硬的扳開,泛著誘人潤澤的幽穴緊緊吸著壓在他身上的男人下體的凶器,淨白的身子印滿了別的男人留下來的吻痕……緊緊捏住照片,眼底佈滿了血絲……「白蘭……」
  「很美對吧……」笑的狡詐無比,可恨的讓骸一把揪住他的衣領:「他不再是你的了……待在你身邊只會讓他感到痛苦!」沒有反擊的動作,但笑的愈來愈猖狂。
  使勁往白蘭臉上揍去,後者別過臉,讓人恨的牙養養的笑容還是沒有褪去,只是嘴邊多了一條血絲……「綱吉很害怕呢……害怕你因為知道他和我上床後拋棄他!」清晰刺耳的話語讓骸再揮出一拳,但那欠扁的笑容一點消失的樣子都沒有,他氣的揮出一拳又一拳……

  綱吉落寞的面容又浮現在心頭……那是一種悲傷、認命的表情,他曾經包容過自己、放任過自己……

  『我答應。』

  想起當初意外平靜的聲音,就讓骸感到心酸……自己曾經不留情的給予綱吉重擊,不斷的打擊他、傷害他……如果綱吉沒有和自己扯上關係,就不用忍受那種被情人冷落的痛苦、承受這種被人強暴的凌辱……

  挨了五、六拳後,白蘭接住骸再度揮下來的拳頭……「綱吉哭的很慘呢……你要負一半的責任唷,六道骸……」殘忍的笑著,輕輕彈指,一旁的牆壁開始移動……寬廣的牆面是一道暗門,開啟了隱藏在旁邊的房間,但還是用雷射牆阻隔著……綱吉被迫穿上之前說什麼也不肯穿的白色婚紗,無力的癱在床上。
  「綱吉!」一時的分心讓白蘭掙脫了骸的束縛,並回擊了一拳,在骸的左臉上留下一個淤青。
  「真狼狽呀,六道骸……可惜,綱吉已經不完全屬於你了呢……」戲謔的笑著,粗魯的抓起六道骸的藍髮:「乖乖放棄你的事業,我就讓你和綱吉見面。」奸詐的講出不平等條約,銀色的眸子寫滿了冷酷。

  冷冷瞄了他一眼,骸的嘴角竟然泛起微笑……「呵呵呵……看來你也不是普通的狠角色,但可惜……還不夠看。」慢條斯理的掏出一個迷你對講機,而白蘭的臉色也在看見它之後轉黑。
  「……看來,是我太小看你了……」眼角抽了一下,讓左眼下的畫紋微微扭曲。
  「呵呵……也許我用的是比較沒效率的方法,但成功的話效果和你的計畫一樣……放了綱吉,否則我可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得意狡猾的笑容掛在骸嘴角流血的臉上,但其中還是隱藏著冰冷的寒光。
  「……小正,如果我不照做,會發生什麼事情呢……」後果自然不必多想,但此時的自己竟然開始選擇逃避現實……要怪就怪自己太有自信,忽略掉六道骸可能動的小手腳……但仔細想想,也可能是唬人的,畢竟自己怎麼可能完全沒注意到。
  「您和董事長的心血就全毀了……」冷汗從額上流下,冷眼看向冷笑的六道骸……可惡!為什麼連他也沒有注意到呢!
  無語……白蘭只得將雷射牆解除:「小正……執行B計畫。」低聲和身邊的入江說話,原本浮在臉上的笑容已經不復存在。不是他太輕敵,而是六道骸太令人感到意外……他最愛的老婆被別人玷汙了,卻還能表現的這麼冷靜,值得誇獎。

  其實骸氣到快要爆掉了,恨不得立刻殺了眼前這白髮的混帳。也因此,他臉上雖然掛著笑容,但渾身散發出來的寒氣卻令人不住打了個哆嗦。
  待雷射牆消失後,骸大步跨進暗門內的房間,摟起癱在床上的綱吉……「綱吉!你醒著嗎?」懷中的人兒身子很冷,而且不斷顫抖,令骸的臉色更加陰沉。
  「唔……骸、骸……?」沙啞乾澀的虛弱聲音從綱吉口中發出,從他不順暢的動作和顫抖的身軀看來,應該是被下了麻痺作用的藥物……骸緊緊的抱住綱吉,他生平第一次這麼想守護一個人。
  「沒事了,綱吉……」確認綱吉沒有生命危險後,骸讓綱吉的臉面向自己的胸膛,不讓他看接下來的血腥場面……「你已經玩完了,白蘭。」一離開綱吉的視線,閃著寶石般光點的異瞳又吹起陣陣寒風。
  「哦?何以見得?」雖然現在的形勢對他而言像是被逆轉過來,但別忘了,這可是他的地盤……六道骸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囂張太久:「你以為你能順利帶綱吉離開這裡嗎?」不甘示弱的冷笑著,手裡緊抓著和入江正一的聯絡器。只要小正成功解除六道骸給公司帶來的危機,我就贏了!
  「呵呵呵呵……沒有用的。」大手輕輕一揮,一群武裝部隊分別從天花板上、地板下和牆的兩邊奔出,手上的雷射和機關槍全都對準瞪大眼睛的白蘭。
  「你……什麼時候……」幾年來頭一次冒冷汗,白蘭的臉色十分難看。他和六道骸從小就開始爭奪任何東西,只要是他兩都有興趣的,都無法倖免,最後一定是屬於某一人、否則就是遭到摧毀,他們兩人都秉持著「我得不到,你也別想」的信念。
  原本以為這次的目標──綱吉,心靈已經被六道骸打擊的零零落落,要搶到手應該不是問題……但六道骸卻又將自己一軍:「哼……你在行動上的確很有一手……但如果你以為這樣就能順利留住綱吉的話,就太天真了!」扯出陰險的笑容,即使爭奪的對象是人,白蘭還是毫不猶豫的施行「我得不到,你也別想」的原則。那顆純潔善良的心已經被六道骸弄出裂痕,再加上自己將它搞的七零八落,要恢復絕不是簡單的事情。
  「開槍。」冷酷的開口,寬敞的隔音房瞬間槍林彈雨、血濺四射……靠到牆上,好幾灘鮮血從白蘭身上流了出來……但他臉上還是掛著虛弱的微笑。
  「我得不到……你、也別想……」惡意的看向窩在骸懷裡的綱吉,爾後咳出更多濃稠的鮮血。
  猛地,骸瞬間移動到白蘭面前……「話很多嘛……吶,死之前先去一趟地獄如何?」右眼的六字瞬間轉變為一,四周的景物開始產生變化……



  眼皮好重、撐不開……想吐、想離開、離開這個人世……啊,不行……他還有父母、還有家人……他不能自私的離開,為了大家──……

  但昨天被強暴的畫面又再度呈現在自己眼前……

  「不、不要!住手!求求你住手!」哭喊著,纏滿繃帶的小手在空氣中亂抓。
  「綱吉!醒醒!」強大的手勁抓住胡亂揮舞的小手,語氣強硬但不失柔和。
  睜眼,在聽見那個聲音的同時,綱吉的腦袋瞬間被沖醒……是骸,真的是骸……「骸、骸……」但他感覺到的恐懼成分遠大於喜悅,顫抖不已的胴體沒有停止的跡象,反而愈抖愈厲害。他害怕、害怕骸二話不說捨棄自己,回到和先前一樣,對自己毫不在乎的冷漠態度。
  「沒事了……」再度緊擁身心受創的綱吉,力道不自覺加大,彷彿綱吉隨時可能消失……「不要怕……」這句話也說給自己聽……不要怕綱吉不愛自己,不要怕綱吉喜歡上別人……相信他、相信綱吉。

  靜默,兩人相擁許久,不發一語……骸將臉埋進綱吉的嫩頸旁,輕聲說了一句。

  「沒什麼好擔心的……我……我會永遠、永遠喜歡著綱吉……」
  熟悉的話語從骸口中說出,令綱吉忍不住再度流下淚水……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