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17 (日) | Edit |
後記:

那個十年後劇情是瞎掰的=口=(毆)
反正天野老師沒明講就由我們自由想像了(被巴)

週末又過了呀嗚嗚嗚(哭屁)
討厭禮拜一的背包又要重的我右肩快掉下來了(痛哭)←喂
化學和生物幹嘛排同一天啦QAQ!!
肩膀還要不要!(噴淚)←啥鬼

話說聽說CWT人很多XDˇ
家教崛起啦嘿嘿嘿ˇ
台灣繼續發萌吧ˇˇ(夠了)

感謝觀賞ˇˇ
 
 














  日記本啪沙一聲攤在地板上、躺在抖個不停的小腳旁……綱吉抖的嘴唇泛紫、面無血色。站在門口的骸冷眼瞪著自己,而他的瞳孔也在看見日記本時瞬間縮小……「你在……看什麼?」啪咑一聲,門把被捏成不規則的多角型,令綱吉又害怕的退後一步。
  「骸、骸大人……我……我不是故意……故意要偷看的……」慌亂的拾起腳邊的日記本,笨拙的塞進書架上的縫隙……「我、我也沒看到什麼……」哽咽著,日記本的內容在綱吉腦中揮散不去……那個故事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有自己的名字?連骸和雲雀醫生的都有……
  「哦……是這樣嗎……」冷冰冰的走進房間,週遭的氣溫彷彿降了幾十度……「誰說你可以碰我的書櫃……嗯?」抓住綱吉的脖子,雖然骸的笑容看起來和平常一樣,但卻暗藏了更多的猙獰。
  「對、對不起、對不起……」害怕的流出眼淚,但此時的眼淚還參雜著日記本給他的震撼。他的腦中有一塊想不起來的記憶,而日記本正試著將它掀起來……「我看不懂……真的看不懂……」
  聞言,骸的嘴角抖了一下,露出綱吉最害怕的那種不屑微笑……「哦?所以你完全不記得了?」掐住脖子的力道增加,令綱吉感到呼吸困難:「不記得你是如何丟棄我、折騰我的,是嗎?」充滿血絲的六字右眼逼近綱吉,後者害怕的直打顫。
  「我……咳……您、您也知道……那個人並不是故意──……咳咳!」話才聽到一半,骸又加強了手上的力量,綱吉難過的連話都講不完。
  「『那個人』?你在胡說什麼……『那個人』就是你呀!」用力扯開綱吉身上的的單薄襯衣,並撕裂它……「跟雲雀恭彌那傢伙在一起,是不是每晚都穿這樣?然後盡情讓他入侵原本屬於我的私密地帶、甜美悅耳的低喃,是不是?」壓住綱吉輕輕掙扎的纖細雙腿,手指不留情的直接貫穿後股的嫩穴、直達深處。
  「啊啊……啊嗚……」痛苦的滑下更多淚水,就在綱吉認為以為骸就要這樣殺了自己時,束縛頸子的大手放鬆了,細嫩白皙的頸子多了一道五爪印……「咳咳!咳……嗚嗯……」雙腿下意識的夾緊,無意間吸住插在裡頭的修長指頭……
  「因為輪迴的能力,所以我記得前世的一切……你和雲雀恭彌都不記得吧?真是輕鬆吶……我每天、每天都會看見你離我而去、投奔他懷抱的景象!」扭動手指、不斷刺激綱吉敏感的內壁,被壓在牆上的人兒不住的呻吟。
  「不要……不要讓我、回想……嗚嗚嗯……」他的頭好痛、快裂開了……強烈的噁心感席捲而來,夾雜著下體傳來的快感:「哈啊……骸、骸……」這聲叫喚讓憤怒的骸愣了下,因為他該死的想起了前世和綱吉歡愛的記憶……抽出深入菊穴的手指,轉而握住雙腿中心敏感的嫩根。

  「現在回答我,綱吉……」抬起綱吉的下巴,凝視那盈滿淚水的水漾大眼……「你愛……你愛雲雀恭彌嗎?」那雙殘酷的異瞳不再冰冷,反而帶著些許悲哀和受過創傷的情緒……他可以忍受綱吉為了家族而和他疏遠,但無法忍受綱吉愛上別的男人!
  虛弱的對上骸的雙眸,綱吉現下只感到頭痛欲裂,腦中記憶的儲藏帶彷彿破了個洞似的,不斷有東西流了出來……他看見送走骸後,自己難受的關在房間裡自閉,所有的守護者包括門外顧問都無法讓自己恢復原有的生氣,雲雀恭彌也不例外。
  這些記憶無法連貫,綱吉的頭痛到發麻,而嘴裡也吐出了一些嘔吐物,腦中再度閃過一些片段……再一次的聯合家族會議中,自己遭到無法躲避的槍擊……他倒了下來,腦中滿滿的都是被送走的骸……他愛骸、好愛好愛骸……但為了其他人,他無法愛他,只能送他走……到此,記憶便中斷了。
  「快說!你愛他嗎?愛他嗎?」激動的搖晃著綱吉,並用手拭去綱吉臉上的嘔吐穢物……「愛到寧願捨棄我的地步?」和表情不搭的一滴淚水順著面頰、從左眼留了下來……他想知道,想知道綱吉是不是真的不愛自己,想知道綱吉是不是真的愛上雲雀恭彌……
  看見那雙應該無情的雙眼流下淚水,令綱吉呆了一瞬……骸的確有愛的人,而那個人……竟然會是自己?他以為骸恨他、恨到無法形容的地步,要用行動來羞辱、凌虐他……透明的淚珠流了下來,哀傷的和骸相望……



  『阿綱,你要自閉到什麼時候?』冷酷無情的聲音不悅的出現在綱吉左側,里包恩正擦拭著自己的愛槍,眼中充滿警告:『明天的聯合家族會議,你不准缺席。』
  『……我明白。』送走骸後,他任性了好一段時日,整個家族的人都為了他而擔心不已……尤其是雲雀學長:『那個……雲雀學長他──……』他對雲雀學長感到愧疚,因為自己的需求而利用了他。
  『他說願意等你。』將出席證擺到綱吉的辦公桌上,淡淡的表示。
  綱吉無語,他不認為自己有辦法忘掉骸、接受雲雀學長……『老樣子嗎?就是那些家族?』
  『今年有點不同。』將今年的家族參與名單遞給綱吉,並將愛槍收進衣內:『有些比較陌生的名字,你要當心。』
  嘆了口氣,綱吉有氣無力的回答:『嗯……』天知道他現在一點應付其他人的力氣都沒有,要和新家族打交道可說是個問題。

  碰!
  一聲巨響震破了所有人的耳膜,而受害者身邊的人們全都驚恐的大喊……『十代首領!』『阿綱!』『澤田!』『綱吉!』
  好幾發子彈不偏不倚的打在綱吉身上,其中一顆打中了動脈,造成他手臂大量出血……『咳……快、快防禦……』咳出一灘鮮血,他可以聽見耳邊傳來獄寺懊悔的悲鳴、山本憤怒的呼氣聲、大哥悲痛的吼叫聲、藍波淒厲的哭泣聲、雲雀學長殺氣騰騰的打鬥聲、里包恩掏出愛槍的碰撞聲……骸……好想見你呢……如果是你,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

  『十代首領!撐著點呀!』鮮血沾滿了獄寺的雙手,讓他焦急的不知所措。
  『不行,打中了動脈……可惡!竟然會來不及……』了平大哥怒擊地板,揍出了一道裂痕。

  眼前的視線開始模糊,綱吉開始感到全身發冷……現在他滿腦子都是骸,骸的反應、骸的安危……他愛大家、也愛這個家族……但是,他也很愛那個不得不離開自己的男人……

  『骸……對不起……』
  如果可以,他真想親口對骸說這句話……



  「骸……對不起……」拋開內心的恐懼、不顧身體的抗議,綱吉用手臂環住骸的脖子,緊緊的擁抱他……「這是我……最想跟你說的一句話……」淚水滴在骸的背上,弄濕了他身上的西裝……而後,便體力不支昏了過去。

  骸摟住綱吉癱軟的身軀,右眼跟著流下了血色的眼淚……為什麼要跟他道歉?是因為他為了雲雀恭彌拋棄自己而道歉嗎?或者是……因為對自己撒謊、捨棄自己而道歉?望著被綱吉弄濕的衣褲,骸將綱吉抱起,讓他躺在床上……現在的他,只能確認一件事情,那就是……

  輕輕拭乾綱吉臉上的淚水,神情柔和的不似平常……

  「綱吉,你愛的是我……對吧?」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總覺得這坑理最無辜的角色是雲雀....
2013/01/18(Fri) 13:17 | URL  | 水母 #yDRS8fbg[ 編輯]
RE:水母
的確是(喂#)
2013/01/22(Tue) 11:56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