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22 (金) | Edit |

※H有慎入

後記:

結束了(癱)←被巴
對不起拖好久Orz(跪)
我是渣渣對不起(痛哭)

話說祝大家元宵節快樂XD
雖然已經過了但請勉為其難的收下我的祝福吧QQ"(爆)

接下來就是要趕報告了ˊˇˋ"
討厭啦生日要趕報告怎麼會這麼悲慘(噴淚)←啥

感謝大家對這篇文章的支持ˇˇ
話說我的腦帶遇到重大危機啦(大噴)
空窗期怎麼辦囧!!!!!!(爆掉)

感謝觀賞ˇˇ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纖細的身影在別墅房間內逃竄,警覺性十足的躲著站在房間中央、笑容滿面的男人。
  「呵呵……你都穿給別人看了,為什麼我不能看?」手上拎了好幾套衣服,從結婚禮服到日是和服應有盡有。
  「那、那是被逼的呀!」連骸的要求他都不肯答應了,更何況別人!
  見眼前的人兒說什麼也不退讓,骸只好嘆了口氣:「好吧,至少穿上這件可以吧?」將漂亮的白色婚紗提起,代表這是最後的讓步。
  「……骸!我是個男人!」惱羞成怒的大喊,但躲在門外的身軀還是沒膽子進到房間裡來……只要被骸抓住,不要說結婚禮服了,連其他那些羞死人的衣服他一併都得穿上,然後接受骸那毫不掩飾的情色目光……思及此,綱吉的臉蛋瞬間爆紅,差點跌出門外。
  「我知道你是個男人呀。」神不知鬼不覺的走到綱吉身邊,笑咪咪的搭住顫抖的纖細肩膀……「但你也是『我的老婆』不是嗎?來,先把這身礙事的衣服脫掉……」不安分的扯了扯綱吉身上的衣服,並咬住他敏感的小耳垂。
  「呀啊啊啊──!不、不要咬那邊!」臉紅的足以媲美桌上紅的發亮的蘋果,拼命擋住骸往自己懷裡塞的婚紗……「這、這裡可是門口呀!骸!你你你……你不會想要……」滿臉黑線的望著自己被扯下一半的上衣,帶著既害怕又不敢相信的眼神直盯著骸……

  豈料,身後的男人竟然笑了。
  「我不介意唷,綱吉……如果你再不聽話,我就會就地和你做『激烈的刺激性運動』。呵呵……這可不能怪我唷,誰叫綱吉不肯滿足我嘛……」竟然把錯都推到他身上!還有……這算不算是個威脅?綱吉的小嘴合不起來,他知道,六道骸是說的到做得到的男人,只要他再繼續堅持下去……不!他連想都不敢想!
  「我我我、我穿就是了!拜託你不要……拜託……」他還想抬頭挺胸的繼續做人呀!雖然骸是他的老公,但也不代表可以隨時隨地想做就做呀!
  「這才對嘛!就當做『補償』我,直接換吧!」奸詐的加上最後一句,並拉住想走進浴室的綱吉,讓他摔了一跤、撲倒在香軟的婚紗上。
  「什、什麼?!」饒了他吧!骸到底要吃他幾次豆腐才甘願呀?
  「快點……否則我就直接幫你換囉……」微瞇的異瞳笑的十分詭譎,並伸手拉了拉綱吉的小短褲……
  「好!我換!不、不要拉!」輕輕甩掉骸不安分的大手,心不甘情不願的鼓著臉、就地更換衣服。

  這是他們的第二次蜜月,骸將綱吉帶回家後,就向父母要求。第一次蜜月時,自己鑄下了離譜的大錯,和自己錯愛的對象一同出遊,徹底的傷了綱吉的心……而這次,又因為自己的一時不小心,讓綱吉的身心都受到了極大的傷害……說實話,他無法原諒自己……原本充滿調戲的雙眸頓時充滿失意。

  「我、我換好了……骸……這、這樣好奇怪──」話還沒講完,就被摟進過去曾幻想過無數次的懷抱……「骸、骸……?」他曾認為這只是奢望,一個永遠不可能發生的美夢……還只會在夢中對他笑、對他溫柔,一旦夢醒,那冰冷的目光和冷列的語氣總是殘酷的打醒他,並將他的心徹底凍結,週遭的氣溫低的彷彿將他帶到極圈的中央……
  「不要說話……」話才剛落下,便逕自封住綱吉微張的小嘴,並拉下他剛穿上的禮服,露出白皙的香肩……「不想穿嗎?那脫下來吧……呵呵呵呵……」邊說著,邊將漂亮的婚紗尾撩起,露出裡頭緊縮的纖細大腿……
  「呀啊!骸、骸!」驚慌失措的想將裙擺蓋回去,但細瘦的手腕卻被骸的大手抓住、動彈不得……「等、等等!你你……你不會要……啊啊……」三兩下的功夫就將綱吉身上的婚紗整個卸下,並將他壓到後頭鬆軟的大床上,挑逗他敏感的分身。
  「呵呵……小綱吉好聰明唷,沒錯,我就是想要……」舔吻細嫩的鎖骨,在上頭印下屬於自己的淡紅色記號……「像第一次一樣,交給我好嗎?」他不想強要綱吉,尤其綱吉才剛經過那種慘痛的經驗……想到這裡,骸的眼底就出現了一絲痛楚。
  滿臉通紅的凝視骸,在他閃耀著寶石光芒的異瞳內搜尋到了些許殘酷和悲哀……他覺得對不起自己嗎?不……骸不需要這麼想,那場意外不是他造成的……微微顫抖的小手撫上骸落寞的面頰:「如果是骸……我會認為那只是我一廂情願的奢望──」粉嫩的唇再度被覆上,接下來的話語全被骸含入口中。
  「這不是奢望,我喜歡你,綱吉……愛你、好愛你……」淡淡的輕吻轉變為激烈的索吻,口中的甜蜜不斷的被身上的男人吸吮、奪取……他不會放手的,也不會辜負綱吉。

  挺立的紅色果實被輕輕捏住,身下的人兒發出一聲輕喚……「啊……」難耐的呻吟著,下身的嫩根也被溫暖的大掌包覆:「啊啊……」羞人的嚶嚀讓綱吉捂住自己的小臉,卻又被骸壞心眼的撥開。
  「怎麼了?綱吉的聲音很好聽呢,讓我多聽一點嘛……」扯出邪佞好看的笑容,握住玉芽的大手輕輕一捏……
  「啊嗯……骸、骸,你你、你又來了……哈啊……」又開始欺負他!奈何自己的身體也和他一樣,渴望著對方……和被強暴時完全不同,即使身體的反應差不了多少,但心境和感覺卻相差了十萬八千里……他是不是很淫穢、很不要臉?
  猛然,骸俯下身去含住綱吉雙腿中心的敏感……「啊啊!不、不要……不要舔呀!」雙腿下意識夾緊,牢牢的將骸的頭固定在自己雙腿間。
  「不准亂想唷,綱吉……」看綱吉的表情變化就可以猜出他在想什麼,骸無所謂的舔弄著人兒下體的稚嫩……也罷,只要他亂想,就這樣懲罰他!勾起邪氣的笑容,意猶未盡似的繼續品嘗綱吉腫脹的慾望。
  「嗚嗯……啊啊嗯……哈啊……」淫靡的呻吟聲在空氣中散佈,腫脹的分身也在骸的挑逗下不停的脹大……「啊啊……我、我不行了、我不行了、骸──啊啊!」溫熱的液體噴到骸臉上,一部分進了他還在品嘗的嘴裡。
  將那一部分嚥了下去,故意將滿足的表情現給目瞪口呆的綱吉觀賞……「很美味呢……這可是綱吉的味道唷……」舔了舔唇,並多舔了顫抖的玉莖一口,讓綱吉忍不住再抖一下,臉紅的彷彿可以滴出血來。
  「不、不要說出來……好丟臉……」抓住骸的肩膀喘氣,綱吉試著挪動臀部,試圖讓剛解放的嫩芽離開骸的「食用」範圍。
  「嗯?想逃?」妖美邪魅的笑容再度出現在骸微笑的臉上,讓綱吉心中直呼不妙……沾了些留在大腿內側的白濁液體,抹在不停開合的穴口上……「不行唷……綱吉沒忘記接下來要做什麼吧?」
  抓住綱吉佈滿汗珠的小手,將它擺到自己腫脹的炙熱上……「它已經忍無可忍了……可以讓它進去嗎,綱吉?」輕輕喘著氣,骸努力壓抑著直接衝進去的慾望。
  紅暈蔓延到耳根後,綱吉覺得自己的腦袋快要爆炸了……「可、可以……唔嗯……」感覺到骸抵在自己的後穴入口,可憐的小腦袋還是轟的一聲炸開了。
  但骸可沒留時間讓綱吉後悔,抵住幾秒後就迫不及待的衝了進去──「啊啊!哈嗯!骸、骸呀!」漂亮的粉穴興奮的張合,緊緊吸住侵入自己的腫脹灼熱,而綱吉的小手也環住骸的頸子……「哈啊……再、再來……我……我想要你……骸……」渙散的褐眸透出了誘人的色彩,讓骸不住的一笑……



  這不是奢望,也不是夢想。
  請原諒我原本的愚昧,讓我愛你……
  永遠不放你走、永遠陪在你身邊。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