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24 (日) | Edit |

*點題者:秋馥蝶
*點題:聖誕樹上的那顆星
*CP:ALL綱
*尺度:那個…我可以私心的要求讓骸吻到綱吉嗎(可以不要理我沒關
係)
*劇情綱要:聖誕指定還不歡樂我就去死。
聖誕節,寧靜而和平的節日。
然而,在彭哥列家族裡卻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所有人都忙著佈置聖誕舞會,這當眾人的佈置到達一段落時。
親愛的首領居然不見了!!!

※提醒:因為私心所以有偏6927,請注意XD(炸)
 
 











  在這溫馨的節日裡,每人都放下手邊的武器和鬥爭。當然,黑手黨也不例外。

  「混帳!這東西不要堆在這!」頭上帶著棉質的聖誕帽,獄寺惱怒的敲了敲方才裝著聖誕樹的大箱子。
  「嫌它礙事就把它搬開呀。」肇事者山本毫不在乎的說著,哼著小調替聖誕樹掛上裝飾。
  「你這混蛋──」小型炸彈從西裝內袋掏出,眼看線頭就要被點燃──

  「你們兩個給我住手。」一直站在門口監督的門外顧問冷冷的開口,詛咒解除的里包恩更散發出一種懾人的魄力:「想把大家辛苦弄的東西都毀掉嗎?」
  「是……」兩人低下頭懺悔,轉回去繼續自己的工作。

  「呵呵呵……真像長不大的小孩呢。」喫著高傲嘲諷的笑容掩嘴笑,六道骸輕易的再度點燃獄寺頭上的導火線。
  「你──」清晰的青筋浮現在獄寺額上,但礙於一旁門外顧問的嚴厲目光,只得將怒火往肚裡吞……「該死的變態鳳梨……」低聲咕噥一句,但音量大的讓在場的人都聽的一清二楚。
  「呵……你說什麼?」始終不變的笑容上出現了恐怖的陰影,三叉戟已擺在距獄寺後腦不到十公分的地方……後者的忍耐度也到達極限,咬了口牙便向六道骸扔了一個改良小型炸彈。
  不料,六道骸冷笑了聲,微偏頭便躲開批哩啪啦的炸彈……但六道骸身後的人卻因來不及反應而被打個正著──碰!響亮的爆炸聲和大量煙灰自六道骸身後傳出,而煙霧中出現了一道殺人般的目光和氣息……
  「咬死你們!」藏在懷中的拐子迅速上手,雲雀恭彌憤怒的自黑色煙灰中衝出,一擊打向六道骸和獄寺準人──而六道骸似乎早料到這個「意外」,帶著得逞的笑容跳到地面上。
  「該死!」獄寺咒罵了聲,也從樹上跳了下來,途中不慎打到的山本,並將他手上的吊飾啪的一聲切成兩半。山本和善的笑容此時多了陰暗的黑影。
  「你們在玩什麼?介意我加入嗎?」輕快自然的跳了下來,但臉上卻掛著連小孩都會被嚇哭的恐怖微笑。

  四個人瞇眼瞪視著對方,瀰漫在週圍的殺氣彷彿一觸即發……「餐廳準備好了!咦?你們在做什麼?」笹川了平在爆發前一秒推開大門,並滿臉疑惑的看著對峙的四名守護者,和一旁拿起手槍備彈的門外顧問。
  「餐廳好了嗎?」備好子彈的手槍還是沒收起來,並危險的掃視方才差點打起來的四名守護者……「我們這裡似乎連一半的進度都還沒達到呢……」四人瞬間感到一股惡寒,比起中彈受重傷,更令他們防備的是可能裝在裡頭的死氣彈……他們滿臉黑線的想像自己被死氣彈打中、進入死氣狀態的模樣……僵住的臉各自抽搐了一下。
  正因如此,四人只好暫時休戰,乖乖走回去將沒做完的工作完成……「話說回來……阿綱呢?」里包恩有意無意的提起,讓在場的人全都呆愣在原地……

  綱吉呢?

  喀嚓!開門聲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拉了過去,而站在門口的藍波因感受到強烈的殺氣而躊躇不前……「呃……你、你們還沒好呀?剛才看見首領出來了,以為你們都已經準備──」話還沒說完,他就被房間內的其他守護者團團圍住。
  「十代首領去哪了!」工作還沒結束,首領怎麼可能亂跑呢!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思及此,獄寺便用力的掐住藍波可憐的脆弱頸子。
  「最好乖乖說唷……」一臉黑笑的山本武舉起手中的時雨金時,表情雖然是微笑但卻充滿了脅迫性。
  「呵呵呵……綱吉呢?」三叉戟中間的尖刺不偏不倚對準藍波的鼻頭,只差零點幾毫米就可以讓他的鼻子開一個血洞。
  「說。」拐子架住藍波的下巴,凶惡的目光暗示著要是不從就將他的下巴打下來。

  嗚嗚……怎麼守護者一個比一個暴力呀?尤其是這四個人,為什麼就不能跟晴守一樣和平一點呢?

  才剛這麼想,晴之守護者的拳套也出現在藍波眼前……「快說!澤田去哪了!」

  ……好吧,彭哥列的守護者如果和平就不叫彭哥列了,藍波認命的嚥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開口:「首、首領他……往後院去了……」屏息等待其他守護者的反應,額上的冷汗冒的比夏天時還多。

  不一會兒,方才圍住他的守護者們已經飛奔出門,奔往後院的方向,留下一臉萬幸的藍波呆在原地……「呼……首領為什麼要亂跑呢……嗚嗚嗚……」害他遭受池魚之殃,差點成了那群守護者的砲灰……說起來,自己也是守護者呀!為什麼他們就不能向自己多學學呢?!藍波哀怨的爬起來,但額頭卻被一把精緻的手槍抵住……
  「阿綱在後院哪個地帶?」唯一還保持理智的門外顧問冷笑著發問。



  今天,是聖誕節……綱吉坐在後院的小湖旁,冰冷的寒風將他的小臉吹的通紅,仰頭沐浴在月光下,成熟許多的褐眸帶點令人陶醉的美感,褐色的髮絲隨著冷風飛揚……
  剛才跑出來時,不小心被藍波看到了……不過沒關係,這個後院這麼大,除非他們有向藍波問出自己走出來的位置,否則不可能輕易找到他的。
  室內有大家同心協力裝飾好的聖誕樹,但對他而言……外頭這顆自然巨大的聖誕樹更具意義,家族的一切聚照一定都在這裡拍攝,倘若不是下雪的夜晚,他們的聚會也都開在這廣闊的後院裡……今晚的聖誕樹格外的美麗,上頭點綴了好幾個光點,頂端還放了一顆閃亮的漂亮星星……看起來,就好像自己和家族的大家。
  他喜歡大家,很喜歡、很喜歡……但他也很討厭大家吵架,尤其是為了自己吵架。嘆了口氣,綱吉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雖然隔著大衣,但噗通噗通的心跳聲卻依然清晰……是不是因為自己拖拖拉拉、曖昧不明的態度,讓大家容易為了自己的事情爭吵、大打出手?如果是的話,那他搞不好會更常像這樣從裡頭逃出來──……

  「想什麼這麼入神?」溫暖的手臂環住被圍巾包住的細頸,帶著完美微笑的唇湊到綱吉冰冷的小耳旁……「找到你囉,小綱吉……」低沉悅耳的嗓音讓綱吉坐直了身軀,表情寫滿了無奈、扯出個苦笑。
  「……果然是你先找到呀,骸……」反過來,如果今天是他們要找骸,先找到骸的一定也是自己……為什麼?他始終找不到答案,但……他不會討厭這種感覺,甚至有點喜歡?轟的一聲,綱吉的腦袋發生了小型爆炸,炸的他的小臉上佈滿了可疑的紅暈。
  「真可愛……你很高興吧?」滿意的看著泛紅的耳骨,伸出紅舌壞心眼的一舔……
  「呀啊!好、好冷!可惡──」不滿的鼓起小臉,轉過頭想向身後的男人抗議──……被凍的更加嫣紅的粉唇被一口吻住,骸在抓住機會後,變本加厲的將舌頭探進溫熱的小嘴內,不斷佔領裡頭屬於綱吉的一切……

  片刻後,骸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放開綱吉紅到極點的臉龐,並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唇……「綱吉的滋味……真是不錯呢……」狡猾的呵呵笑,溺愛般的看著捂住自己櫻唇的綱吉。
  「骸……!你──」

  「找到了。」一道聲音堵的綱吉將剛才想說的話吞回肚裡,一臉尷尬的看向方才出現的雲雀恭彌……
  「啊……雲、雲雀學長……」下意識捂住自己的嘴,令雲雀不悅且疑惑的皺了皺眉頭。
  「十代首領!終於找到你了!」獄寺的出現打破這種窘境,綱吉打從心底感謝著獄寺。
  「阿綱,你也太會躲了吧?」跟在後面的山本終於恢復爽快的笑臉,剛才恐怖的黑臉現在已不復見。

  結果,還是被大家找到啦……淡淡的笑了下,緩緩起身……聖誕樹上的星星還在閃耀著,而一旁散佈的光點也努力的在星星底下發光發熱……他喜歡大家,所以要盡力做好帶領大家、平衡大家的職責……

  「抱歉……我們回屋子裡吧。」溫和的笑容在月光的襯托下更加柔美,那雙清澈見底的褐眸寫滿了醉人的笑意……守護者們險些被吸走了魂,但還是趕緊將失去的神智拉了回來,隨著首領走進溫暖的屋內。



  我會努力做好……頂端那閃耀著不滅光輝的星。



<完>

───────────────
後記:

喔耶!!!!(眾踢)
聖誕節指定終於告一段落啦Q口Q(慢著)
至少別人指定的都寫好了ˊˇˋ
今年的二月都快過啦……(爆)
我看雲綱那個就先別寫了等今年聖誕節吧……(眾踢群毆)
真的很不好意思ˊˇˋ(被巴)

有想到新坑ˇ可是很糟糕(你哪個坑不糟呀混帳)
請各位做好心理準備XDDDDDD(夠了)

話說澳洲好熱Orz
這樣要寫寒冷的聖誕節有點後繼無力(?)
畢竟我熱到快爆掉啦Q口Q(爆)

腦袋空窗好像有好一點點了(?)

感謝觀賞ˇˇ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