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29 (金) | Edit |

※H有慎入,吐血不負責。(炸)

後記:

呼呼呼終於出了(被巴)
拖好久呀對不起(跪)
可惡的網路慢就算了別給我斷呀(噴淚)
討厭化學報告好麻煩(倒地)←喂
不過比起化學報告我更擔心地理報告呀(大噴)
專有名詞好多!!(痛哭)←毆
下學期不換掉我就是神經病!(已經是了所以無效?)←被踢

其實在228時看見還沒發文就有這麼多人投票時QQ
真的有很感動很感動的FU呀!(激動)←你幹嘛
謝謝大家Q口Q(跪)

3/2快到了祝我生日快樂ˇˇˇ
嘿嘿嘿打出來其實也是想賺大家的生日祝福XD(眾踢)
說我卑鄙也好沒關係只要祝福我就好開心啦Q口Q(被巴爛)
話說這天生日的人好多(?)

感謝觀賞ˇˇ
 
 











  柔和的日光灑進寬敞的房間,照射在敏感瑟縮的白皙胴體上,不習慣陽光的纖細身軀抖了一下,觸電似的驚醒、縮到床角,不停的顫抖……光線,代表門開了,骸大人……骸大人又要繼續凌虐、羞辱他……脆弱的淚水流出泛紅的眼角,瘦小的身子抖個不停、瑟縮在一起……

  「醒了嗎,綱吉?」和平時冷漠戲謔的語氣不同,溫和柔情的聲調反而令剛吉感到心底發毛、顫抖不已。
  骸恨他,從上輩子恨到現在,他不敢奢求骸的愛,只希望他放過自己,至少不要折磨自己……
  「是……是的……」不敢直視骸的面龐,綱吉在心中大罵自己的不爭氣和懦弱,但殘留在心中的恐怖夢靨壓的他喘不過氣、無法釋懷。
  見狀,骸失落無語……他是個蠢蛋,不只上個輩子,連這輩子也是。也許他認為那是愛,但這種愛太偏激、太沉重……而綱吉忘了一切,和雲雀恭彌一樣,什麼都不知道……咬牙,難道……自己理所當然,要承受這種難以承受的痛苦嗎?
  走進綱吉的床邊,在他縮進床角前摟緊他……「吶,綱吉……你覺得……我活該嗎……?」活該受這種罪、活該吞這種苦、活該記得前世所有痛徹心扉的記憶……只因他是六道骸,只因他擁有那隻眼睛,只因他不幸獲得六道輪迴的能力……

  是他的錯嗎?

  原本害怕逃竄的綱吉,在聽見這句話後,靜了下來……是呀,不全是骸的錯,傷害他極深的自己也有一部分的責任……即使那不是自己願意的,重傷了骸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不……當然不是……」他想回抱,回抱這自己深愛、也曾深愛著自己的男人……奈何現下的他一點力氣都沒有……更何況,這男人現在已經不愛自己了,留下來的傷害讓他只存著對自己的恨……思及此,綱吉落寞的低頭,放鬆身子任由骸擁著……他的愛對自己而言太奢侈,連渴望都是一項罪過。
  「愛你、好愛你……為什麼不讓我愛你……」愈摟愈緊,令綱吉感到一陣錯愕。愛?他不是恨他嗎?那些殘忍的手段和讓他心碎的做法,全都是因為「愛」嗎?
  下一刻,綱吉感到濕潤的淚水弄濕了自己的背部,而他還來不及反應,濃烈而悲傷的情感便蜂擁而來,大量流入他的腦內……骸在哭,但沒有啜泣、沒有悲鳴,只有透明的淚水無聲無息的自他奇特的雙眸流出……他愛自己、很愛、很愛……但自己當時的無情徹底的打姴了他無人能摧的堅心……
  當骸看見自己親吻雲雀學長時,腦袋彷彿破了個洞,裡頭滿滿的愛和信賴全都隨著震撼洩了出來,心臟被狠狠的捏住、無法動彈……當骸聽見自己說不愛他時,時間彷彿靜止了,連四周的空氣都瞬間凝結,再也聽不進其他聲音……當骸被一群人架出去時,他清楚的看見站在他面前的自己……淚水模糊了自己當時的表情,骸看不見、也聽不見任何聲音……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縱使自己當時還是忍不住讓這一句脫口而出,但骸卻聽不到了……
  淚水再度奪眶而出,但這次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痛心和震驚……原來,骸並不恨他,只是他這次表達的方式錯了……和骸比起來,自己太幸運、太幸運了……不記得那段悲痛的過去、不記得那逼不得已的離別、不記得那刻骨銘心但卻沒有結果的戀情……

  「我錯了嗎……錯了嗎?我只是想愛你……只是想愛你而已啊!」捧住綱吉淚流滿面的頰和後腦勺,深情的吮吻被淚水弄濕的嫩唇……他拋開原本的目的、捨棄無謂的喜惡,擔任最痛恨的黑手黨守護者,都是為了彭哥列的十代首領──為了澤田綱吉……
  正因如此,他更無法忍受綱吉的背叛、無情的捨棄……他不准、不准綱吉再度愛上別人!就算綱吉恨自己也沒關係,他不會……絕不會讓再讓綱吉硬生生被奪走!



  「啊啊……哈啊……啊啊嗯……」
  混雜著汗水和淫水的液體弄濕純白的床單,羞人的悅耳呻吟伴隨著月光瀰漫在空氣中……將頭埋在白皙雙腿間的男人架住佈滿冷汗的細腿,耐心、熟練的讓口中的紅舌和綱吉下身的細嫩交纏錯合……
  淚水從佈滿汗珠的臉上滑下,白嫩的雙頰泛著誘人的潤澤,染上情慾的深褐色眸子帶有朦朧的美感,無力的小手虛弱的撫著骸埋在自己雙腿間的頭,輕輕喘氣……「不……別、別再舔了……很髒、很髒吶……骸大──」在自己就要說出「骸大人」的瞬間,埋首於下身的男人猛然離開自己滾燙的慾望,封住正要喊出名字的小嘴……
  「不能叫『骸大人』……叫我『骸』,綱吉……」舔舐著沾有液體的紅唇,壞心眼的詢問……「如何?參雜著我和你自己的味道……很特別吧?」這句話讓綱吉羞紅了臉,潛意識的握緊小手,往骸打過去……啊!他、他在做什麼?意識到自己打在骸臉上的拳頭,綱吉驚慌的瞪大雙眼……方才下意識就做了這個動作,綱吉自己也不明白為何自己會──
  「呵呵……呵哈哈哈!」突如其來的笑聲打斷了綱吉的疑惑,爾後骸抓住打在自己臉上的小手,在上頭落下一吻……「綱吉就是綱吉……你一點都沒變吶……」即使忘了前世的一切,但在面對自己時的潛意識還是會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來。

  反觀綱吉倒是一臉錯愕……他第一次看見骸這麼開心、幸福的模樣。上輩子是怎麼樣他不知道,但這輩子見過的骸……除了冷漠以外,就是無情。他對骸的印象,總是高高在上、冰冷高傲,永遠都帶著嘲笑塵世的神情,和那散發著詭異氣息的紅色異瞳……
  「啊啊!」股間的穴口毫無預警的被塞入滾燙且腫脹的慾望,溫熱的甜穴強烈收縮……「好、好擠……會痛、痛呀……骸……」泛著淚光的人兒不住呻吟。

  聽見綱吉喊出自己的名字,映在骸臉上的笑意更加濃厚……果然,他恨不了綱吉吶……就算他捨棄自己、就算他殘忍的對待自己……他還是想要佔有綱吉。

  ──現在的綱吉可能以為渴望愛的人是他……

  「吶,綱吉……」

  ──但事實上……

  「你……愛我嗎?」

  ──渴望愛的人,是他……是他六道骸……

  腫大的炙熱再度進入被濁液滋潤的小穴,身下的人兒不住發出了舒服的呼氣聲……
  「愛……好愛、好愛你……」溼透的纖細手臂環住骸的後頸,挪動臀部讓男人的灼熱更容易進入自己隱密的私處……只要是獻給骸的,再怎麼無恥、再怎麼墮落,他都願意。
  獲得答案的骸淡淡的笑了下,開始進行猛烈的抽插,溫熱的愛液飛灑在四周的床單和綱吉身上、飢渴的灼熱不斷撞擊緊密柔軟的幽穴……「叫我的名字,綱吉……」
  「啊啊!啊啊嗯!」
  肉體碰撞的聲音刺激著綱吉敏銳的感官,下體傳來的熟悉快感幾乎快要將他滅頂……
  「骸……骸──……」



  「骸大人,這些是您指定的寵兒。」微低著頭,反白的眼鏡令人看不清他的眼,但對於沙發上的景象,千種並不感到奇怪。
  澤田綱吉睡在骸大人的腿上,帶有粉色潤澤的小臉留著淚水滑過的痕跡,微開的小嘴有被吻腫的跡象,沒遮好的白頸上隱隱約約看的出有可疑的紅痕……然而,最不可思議的,是骸大人臉上那溫柔到不可能的寵溺笑容。
  第一次看到這個情形的犬可說是震驚到極點,下巴合不起來,直到千種用手肘撞了他一下,才趕緊回過神:「骸大人!您不是因為不找寵兒了才讓我回來的嗎?」看這個情形,明明就還有繼續找寵兒進來,而且現在還躺在骸大人的大腿上!
  抬眸,紅藍色的異瞳帶著些許淡笑,語氣輕柔的表示……「綱吉不是寵兒。」輕撫綱吉柔軟的褐色髮絲,眼底滿是溺愛。
  見狀,犬也只能摸摸鼻子嘆聲氣,轉而指向方才被千種帶進來的寵兒們:「那他們呢?」看那些騷包的模樣,一看就知道是經過調情訓練的寵兒。犬最討厭他們那種淫穢放蕩的模樣,也因此,才會主動要求到分家工作。
  「他們……是來向綱吉道歉的。」目光一離開綱吉,剛才濃情的寵溺頓時蕩然無存,冰冷的眸光掃過那群寵兒,房間裡的溫度頓時下降了幾十度,幾個寵兒不禁打了個哆嗦……「不過綱吉還沒醒來,我也不想吵醒他……千種,先帶他們下去,吃完午飯後再來。犬,繼續忙你的事吧。」
  「是。」打開房門,讓寵兒們緩緩步出……待犬也出房門後,千種將門關上。

  被領進餐廳的寵兒們都盡量安分守己,但還是有幾個被骸找過兩次的寵兒帶著不放棄的眼神往骸的房門口瞄。
  「沒有用的。」走在最前頭的千種推了推眼鏡,走在他後頭的寵兒都看不見他的臉……「骸大人從以前開始,心底就只有澤田綱吉一個人。太自不量力的話……犬也會在骸大人發火前先解決你們。」說話的語氣不帶一絲感情,千種刻意忽視身後竄起的一股騷動聲。
  如果讓骸大人念念不忘的人是澤田綱吉,那他也不難理解……澤田綱吉那天真善良的笑容令千種印象深刻,他是自己少數不討厭的人之一……因此,如果要接納的人是澤田綱吉,那倒也無所謂。

  輕輕將綱吉放到寬廣的大床上,食指輕輕滑過柔嫩的雙頰……我愛你、我比任何人都愛你……不會再讓你被搶走,絕對不會……就算是雲雀恭彌,我也不會再讓他接近你……先前,為了達到讓雲雀恭彌嚐嚐看的到卻無法得到的痛苦滋味,才讓綱吉小小的犧牲了下……執起白嫩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右頰旁摩蹭……「對不起,綱吉……」
  「呼……骸……」睡夢中的綱吉含糊的喊出骸的名字,令後者稍稍錯愕了一會兒……他太傻、太蠢了……才會將綱吉傷的這麼深、害他如此的痛苦……輕輕摟住纖瘦的身軀,從來不掉眼淚的六道骸從昨夜到今早就落下了連他自己都感到詫異的淚量。

  『愛你、好愛你……』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