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02 (日) | Edit |
後記:

這坑也快完了呵呵呵(咦)
其實結局老早就想好了不過拖到現在呀啊啊(毆)
主要是因為中間要怎麼搞還沒完全構築好Orz
總之ˊˇˋ讓大家久等了ˇˇ

今天是我生日生日生日ˇˇ(夠了)
感謝友人提供的義大利文ˇˇ
Buon compleanno!
好棒XD(棒個頭)
謝謝大家的祝福ˇˇˇ

生日虐不起來XD(應該)←啥
今天看看能不能多發幾篇QQ!
好愛好愛大家啊XDDDDDD(眾踢群毆)

感謝觀賞ˇˇ
 
 












  無法怪罪別人,所有的錯其實都在自己身上,只是不想承認罷了……

  在眼前打掃的澤田綱吉,是個雖然弱小,但卻十分醒目的傢伙……最好的證據就是,自己的目光一直緊盯著他不放。但不知怎地,只要察覺到澤田綱吉的眼快要對上自己的,就會立刻別開,或是在眼中注入冷漠……
  即使他是並中的帝王,即使他擁有無人能敵的強勁,他也無法改變自己這種奇怪的心理浮動,他對這種感覺感到束手無策,也無法說明,更加增添他對這種感覺的厭煩。
  但他不想承認,也不想追究,只要能看到澤田綱吉,其他的根本無所謂。

  『真是的……學校還真過分……』
  『是我叫他們排的。』
  來不及阻止自己,便將壓在心底的話說了出來。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講?是小嬰兒吧……對,一定是因為小嬰兒……『想說也許可以見到那個小嬰兒……』對,一定是因為這樣……一定、一定……雲雀惱怒的揮去心中的矛盾感,他不需要、也不想懂那種騷動是怎麼回事。
  回眸看向澤田綱吉,他看見那人兒臉上閃過一絲痛楚,雖然只有那麼一瞬,但卻被他抓的一清二楚……他不喜歡澤田綱吉露出那種表情,痛苦又壓抑的表情……他喜歡看澤田綱吉笑,還有驚慌失措的可愛模樣。
  一愣。可愛?這是什麼奇怪的形容詞?他不該、也不可能用出這種辭彙來形容……形容澤田綱吉。這是什麼感覺……煩、真的好煩……鳳眼煩躁的增添了些不耐以及冰冷,他快被煩透了!

  『掃、掃完了……再──……』
  一聽見澤田綱吉終於結束他的工作,而自己也可以離開這令他透不過氣的空間,雲雀起身揚長而去……他受不了那種感覺!愈來愈強烈的情感令他幾乎無法呼吸!



  『啊……對、對不起……』
  作夢也沒想到會在教職員室遇見澤田綱吉,雲雀的煩躁感在看見澤田綱吉後,漸漸被心底莫名的喜悅取代……他無法否認,自己喜歡看見這隻兔子。
  但當他抬眸差點對上那對褐色清澈的大眼時……鳳眼迅速別開,並添了些疏遠和漠視:「讓開。」他的心臟劇烈跳動、呼吸變的急促困難……該死!又是這種感覺!

  『對對對、對不起!我、我馬上離開……』
  澤田綱吉臉色大變的從自己身上起來,並開始撿拾散落四處的教科書。
  『上課很久了。』說話的語氣不自覺的冷了起來,試圖掩蓋自己澎湃洶湧的內心。
  『唔……我、我是來找老師的……』這次和以往不同,澤田綱吉並沒有將目光放在自己身上,反而一直瞟向旁邊……一種陌生的感覺突然竄出,濃厚的不悅感令雲雀感到很不舒服。

  『綱吉,你書拿太多了。』
  接著,從教職員室出來的人更是讓他瞳孔縮小、雙眼放大……六道骸!那場戰鬥給自己的恥辱,至今他仍無法忘懷:『六道骸!』憤怒的抓好拐子,使勁全力打向眼前笑容滿面的六道骸。
  而六道骸依舊帶著令人不爽的笑容躲開,並一把抱住了澤田綱吉……『哎呀……已經上課了不是?你想害我遲到更久嗎?』
  微微一怔,雲雀的腦子裡滿是混亂和困惑……『你……老師?』再看向被他摟在懷裡的澤田綱吉……這一次,他無法別開自己的眼神,無法漠視自己激動的快要跳出來的心臟,無法掩飾自己對澤田綱吉的奇怪情緒……他厭惡、厭惡六道骸摟著澤田綱吉,厭惡六道骸碰澤田綱吉!
  『是的,所以請你讓開好嗎?我和可愛的小綱吉要去上課了。』原本,六道骸可惡的笑容可以更加壯大雲雀心中的怒火,但此時此刻,雲雀被心中那陌生的憤慨感震的動彈不得。

  第一次正視澤田綱吉水靈靈的大眼,令雲雀感到口乾舌燥、幾乎窒息。
  ……這種不悅的感覺是什麼?出現過好幾次、煩了他好幾天……這種感覺到底是什麼?

  頭一次,雲雀有想逃的衝動……『……放學。』無法整理的思緒煩的他無法思考,臨走前瞄了綱吉最後一眼……藏在心底的感情一絲不露的看向綱吉,但隨即拉回了眼,不讓綱吉發現。



  轉眼,放學的時間已經來臨……雲雀試著冷靜下來,但恰好出現在附近的六道骸和綱吉卻將自己的思路再度打亂。
  他看見六道骸將手擺在綱吉身上游移,而綱吉也沒有加以反抗,只是紅著一張臉低聲抗議……怒火在心口燃燒,他恨透了這種感覺!恨透六道骸碰綱吉的身體、恨透綱吉對他逆來順受的模樣、恨透他兩親密纏綿的模樣!

  『你們在做什麼?』
  壓抑不住的怒火從自己口中噴出,平時自己是不會多管這種事情的……老師要調戲學生、學生要打情罵俏跟他都沒有關係。但現在,他只覺得滿腹的怒火,無從發洩。
  『雲、雲雀學長?』
  一臉錯愕的綱吉看見自己後,趕緊推開黏在他身上的六道骸……這個舉動讓雲雀的怒火稍稍降低了點。綱吉在乎他的感受……這點令他感到很舒服。
  『參觀校園,我是新來的老師,記得嗎?』一旁的六道骸直接打岔,那隻擺在綱吉纖腰上的大手摟的更緊……拿開!快拿開!不准……不准碰澤田綱吉!
  『參觀校園需要靠這麼近嗎?』瞇起鳳眼,熊熊燃燒的怒火快要將他的理智吞噬。

  兩人之間在空中交錯出一道閃電。

  『……我現在就想咬死你。』不悅的感覺近幾爆表,雲雀緊抓著手中的拐子。他不知道那種情緒是什麼,不過那不重要,重點是他想要徹底解決眼前的男人,讓他不再抱著草食動物……不再抱著澤田綱吉!
  ……這種奇怪的理由讓雲雀愣了下。為什麼?澤田綱吉對自己而言有這麼重要嗎?為什麼、到底為什麼……為什麼和澤田綱吉扯上關係的事情,他會變的更加無法忍受?煩悶的思緒擾的雲雀無法作戰,節節敗退……

  『住手!別打了!拜託你們!』
  澤田綱吉撕裂般的大吼著,並朝自己奔了過來……每當綱吉愈接近自己,那股煩悶的感覺就更加強烈……
  『雲、雲雀學長……』
  他敗了,並不是敗給六道骸,而是敗給澤田綱吉。並不是敗在實力,而是敗在那該死的奇怪心態!撐起身子離開戰場,不想讓綱吉繼續看自己狼狽的姿態。

  ──為什麼以前都沒發現?為什麼以前都能忽視?雲雀恭彌,你以前在做什麼?
  ──或許,從前因為沒人來搶,心底的潛意識擅自認為這隻兔子是自己的所有物吧。
  ──這麼一來,自己還真該感謝六道骸。



  「綱吉……死也不會交給你!」
  也許他察覺的晚、行動的慢……但這份累積起來的感情絕對不輸給六道骸那種變態似的愛!
  「這句話是我要說的!」
  他愛綱吉,一直、一直都很愛他……但偏偏綱吉以前總是將目光放在雲雀恭彌身上,他忌妒、他難受……如今,綱吉的心總算動搖,眼看就要投入自己早已準備好的懷抱……這該死的雲雀恭彌卻又從中作梗!



  待在教室裡,綱吉痛苦的抱著頭……他該怎麼辦?以前,他的確很愛雲雀學長,即便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戀情,他還是很喜歡、喜歡到無可自拔。但現在呢?他無法肯定的說自己對骸一點感覺都沒有,甚至還有先前類似對雲雀學長的那份感情──……「嗄啊啊啊!」他快瘋了,沒想到自己的心也這麼難摸透、判斷。
  猛然,綱吉想起他們兩個還單獨留在屋頂上……以雲雀學長的個性,肯定不會放過骸──思及此,綱吉頭也不回的奔出教室。
  「噢!十代首領──耶?十代首領?」將廚餘解決掉的獄寺一回來就撞見衝出去的綱吉,但還來不及問,綱吉就立刻跑的無影無蹤,令他感到錯愕不已。

  推開屋頂的門,綱吉看見兩個人都還站著,但地面上灑了不少觸目驚心的血跡……「不……不要……不要再打了!」跪了下來,難受的看著地上的血漬。
  「綱吉……」純白的大衣染上了腥紅色的鮮血,額頭上也掛著不少鮮豔的血絲……骸失落的看向綱吉。他不可能放手……假如綱吉還是選擇了雲雀恭彌,那他一定會受不了……他一定會弄壞綱吉的!
  「……」朝旁邊吐了一口血渣,雲雀滴血的面頰也轉向綱吉……他因為自己的彆扭而錯過了太多。但他不可能放棄……如果綱吉選擇了六道骸,他肯定無法忍受!

  「我……很喜歡你們兩個……不要打架……好不好……」哽咽的說著,透明的淚水滴在地上的血痕上,腥紅而混濁。
  他無法選擇,不管是雲雀學長,還是骸。
  站了起來,綱吉緩緩走向錯愕的兩人……「我很花心、很沒用……無法捨棄你們其中一個……」最後一句話不大聲,但卻十分清晰。綱吉將他們兩人拉近,從中間環住他們兩個的手臂。
  低頭看向滿臉通紅的綱吉,骸和雲雀只得選擇妥協……雖然仍然死瞪著對方的眼神似乎很不甘願。

  「……去、去上課吧……」放開兩人的手臂,綱吉用盡全身的力氣才沒讓自己被腦袋熱暈,以生平沒有過的光速衝下屋頂。
  「……真正的勝負現在才要開始呢,死麻雀。」拍了拍身上的塵灰,骸不懷好意的笑了笑。
  「……你輸定了,變態鳳梨。」將拐子收了起來,雲雀眼底充滿了敵意。
  沒錯,現在開始才是真正的戰爭。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