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02 (日) | Edit |

※H有慎入,吐血不負責唷Xd(毆)

後記:

喂喂這個好老梗XDDDDDD(爆)
不過很有愛呀!
雖然這梗很老但依然很有愛呀!(激動)←你幹嘛

今天真的發兩篇了耶可喜可賀XDDDDD(毆)
因為是禮拜天所以上線時間比較短囧"
留言明天在回QQ
謝謝各位的祝福ˇˇˇ
我的生日雖然在國外過但是好歡樂呀XDDDDDDDD(炸)

感謝觀賞ˇˇˇ
 
 












  一早,霧之守護者的房門就被一腳踢開,彭哥列十代首領面色陰沉的走了進來,頭頂上還有來路不明的腫包。
  「早呀,綱吉,來給我早安吻的嗎?」悠閒的坐在床上,笑的一臉開心,滿臉無賴的向首領開口道早。
  「少胡扯,六道骸!這是什麼?」被低氣壓籠罩的綱吉沒好氣的說,並將一個裝著五層大蛋糕的推車拉了進來。這個蛋糕做的十分別緻,看的出來是特別訂做的,濃濃的巧克力香令人食指大動,漂亮的奶油環繞在蛋糕周圍,頂端還有兩尊可愛的糖果娃娃。
  「嗯?這是蛋糕呀,綱吉。」笑容滿面的應答,並下床走到綱吉身邊……「綱吉這麼早起床呀……衣服都穿好了。」一臉可惜的看著綱吉穿戴整齊的西裝,而後者被盯的渾身不自在。
  「說、說這什麼話!講到衣服……你釦、釦子扣一下好不好,襯衫不是這樣穿的吧!」不甘心的察覺自己臉紅了,綱吉用力甩甩頭,別過眼不去看六道骸。

  然而,這個反應讓六道骸臉上的笑意更深。
  「哦?綱吉在害羞嗎?」毫無預警的攫住綱吉柔嫩的下巴,舔了口嫩頰小吃豆腐……「你特地把這個蛋糕搬到我房間,不是為了要看我衣服怎麼穿的吧?」惡意煽情的話語讓綱吉羞的連耳根子都紅了,惱怒的甩開骸的手,將整個蛋糕拉進房間裡,然後關上房門。首領要對守護者開罵,讓太多人知道總是不好。
  「都是因為你的蛋糕!今早我被里包恩罵到臭頭了!」氣呼呼的鼓著腮幫子,但罪魁禍首卻露出事不關己的微笑。
  「嗯?難道連訂蛋糕都不行嗎?」盯著方才甩開自己手的綱吉,異瞳裡充滿了詭異的氣息。
  「重點不是這個!你看頂端!」小手一指便指向那矗立於最高層的糖果娃娃,而綱吉臉上的紅暈也不聽使喚的加深。
  「糖果怎麼了嗎?」骸的笑容讓綱吉真想一拳扁下去!他分明是明知故問!

  頂端的糖果娃娃不管怎麼看都是自己和骸!穿著新娘禮服的娃娃有著一頭深褐色的刺蝟頭、深褐色的眼珠子,而身旁摟著它的新郎娃娃則是有著一頭藍色的鳳梨頭、還有右紅左藍的奇特雙眸……喂!這還不夠清楚嗎!
  「里包恩還跟我說:『你們要結婚可以,但怎麼安撫其他守護者你自己想。』什麼結婚!這蛋糕怎麼回事我根本不知道呀!還有安撫其他守護者是怎麼回事!」一口氣全部吼完,綱吉滿臉通紅、不停的喘氣。
  抬眉,骸捂著嘴開心的笑著……呵呵,綱吉真是太可愛了!不過如果說出來,免不了綱吉一拳打在自己的臉上,更何況……看見正在笑的自己,綱吉似乎已經快要火山爆發了。
  「笑!還笑!我快被你害慘了你知不知道!今天早上有多少人看見這個蛋糕你知道嗎!」氣急敗壞的大喊,粉嫩的雙頰已經紅到不能再紅了。
  「抱歉、抱歉……那……」眼底泛起一股詭譎的笑意,瞬間將綱吉的怒火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令他渾身發毛的氣息……「我們現在就來解決這個蛋糕,如何?」謎樣的笑容讓人摸不透他的想法,綱吉一臉狐疑的看向骸。
  現在解決?有沒有搞錯!這又不是市面上賣的那種小蛋糕,這可是超大的五層大蛋糕吶!更何況,主要的問題出在頂端的糖果娃娃上,只要處理掉它,也可以把蛋糕分給其他人吃。
  「唔……我、我們兩個怎麼可能吃的完……把最上面的糖果娃娃處理掉就好了。」殊不知骸飢渴的眼光根本不在蛋糕上,綱吉毫無防備的巡視骸的房間……「你房間有沒有可以墊高的東西?我把最上面的切下來吧。」
  「我抱你上去吧,親愛的綱吉。」喫著完美的笑容抱起綱吉,不讓後者有機會駁回。
  ……好吧,反正只是抱一下,沒關係……拿著剛才一起拿進來的銀色小刀,將最上層的蛋糕小心翼翼的切了下來……「其他的拿出去分大家吧。」將刀子放在盤子上一起遞給骸,並拍了拍他的手臂示意放自己下來。
  但過了一晌,骸都沒有放自己下來的意思。正當綱吉察覺不對勁時,骸將切下來的部分放在床頭櫃上,又走回去將推車推出門外……
  「骸、骸?你怎麼了?放我下來……」不好的預感在綱吉心底亂竄,而當他看見骸將門鎖上、並緩緩走向寬廣的大床後……「不、不!放我下來!立刻放我下來!六道骸!」以骸的前科看來,那詭異的微笑配上奇怪的動作,自己的下場通常都不會好到哪去。
  「我們不是要把這塊蛋糕吃完嗎?有一種吃法,我一直很想試試呢……綱吉不想試嗎?」有意無意的大手輕輕掠過綱吉下身的雙股,令他打了個寒顫,並豎起全身的寒毛。
  「不不不……我、我一點都不想試……放我下來!」但骸已經走到床邊,並將綱吉壓在床上,整個人覆了上去……「不、不要鬧!大白天的你想幹嘛──唔!」話還沒問完,骸就將一顆草莓塞進滔滔不絕的小嘴裡,而那雙異瞳更是笑瞇了眼,充滿情慾的看著身下的人兒。
  「這個吃法很棒唷……保證讓你『難以忘懷』、『欲仙欲死』……」拉開綱吉胸前的領帶、解開那些礙事的鈕扣……綱吉的褐眸瞪的老大,拼命的搖頭抗議。還「難以忘懷」、「欲仙欲死」咧!竟然連那種情色的形容詞都拿出來用,意圖太明顯了!



  高純度的奶油被抹在綱吉纖細的身軀上,而骸用手指捻了點奶油,挑逗著綱吉敏感的後穴……噗滋!噗滋!小穴品嚐奶油的聲音毫不保留的傳入綱吉耳裡。綱吉的雙手被綁在床頭,嘴裡被塞進了一顆大草莓,讓他只能發出細小的嗚咽聲:「嗚……呼嗯……」
  「呵呵呵呵……你真可愛呀,綱吉……你下面的小嘴也很喜歡吃呢……」伸出紅色的舌頭舔掉包覆著綱吉嫩根的奶油,敏感的尖端泌出些許蜜液……拿出綱吉口中的草莓,放入自己嘴裡。
  「噗哈!六道骸!你這可惡的──」話還沒說完,骸就吻上怒吼的紅唇,將自己咬爛的草莓送了進去……綱吉的腦袋簡直快要爆炸,臉紅的不知所措。這男人、這男人就喜歡這樣玩他!可惡、好可惡!
  「草莓好吃嗎,綱吉?我也想吃呢……用你的小穴餵我好不好?」泰然自若的說出令人噴飯的話語,六道骸臉不紅氣不喘,且不等綱吉回應就將草莓塞進被奶油滋潤過的甜穴。
  「啊啊!住、住手……住手呀!哈啊……」難受的扭動臀部,但當溫熱的舌貼在穴口的那一剎那,下身的氣力頓時全失……「啊啊……不、不要舔……哈嗯……」強烈的快感企圖推倒綱吉腦中殘存的意識,而綱吉則死命的維持住最後的理智。
  舔掉裹住玉芽的奶油後,骸再度露出不良的微笑,將蛋糕表面的巧克力醬抹了上去……「看起來真有說不出的美味呢,綱吉……」意猶未盡的舔吮腫脹的玉莖,而手指也沒閒著,食指和中指一同進入方才被草莓塞過的幽穴中。
  「啊嗯……不、不行了……我……我受不了了……啊啊!」最後一道理智被攻破,響亮的嬌聲媚喘迴盪在廣大的房間裡,濃稠的愛液噴進骸的口中,一部分噴到了浮出笑容的臉上,而當綱吉看見那不可思議的開心笑顏時,臉角不住抽搐了幾下……這、這傢伙竟然還笑的出來!
  「真是美味吶……」咧嘴說出令綱吉差點暈倒的話語,並抹了更多奶油在滾燙的胴體上……刻意放慢速度的塗抹令綱吉敏感的軀體不住顫抖、微微弓起。
  「啊啊……不要、我不吃了!不吃了啦!」梨花帶淚的苦苦哀求,但壓在身上的男人卻充耳不聞,逕自抹上更多黏膩的奶油抹在他身上……甚至多塞了些進入他不斷開合的菊穴,濕潤的內壁因奶油的黏性而悶熱、無法透氣:「啊啊啊……好難受、好悶!」受不了的大喊,綱吉的身體完全變成焉紅色,美麗而誘人。
  「不行唷,這可是我為了綱吉而訂做的呢……」沾有稠液的手指輕輕撫過佈滿淚水的臉龐,將綱吉的注意力拉了回來……「吶,我要進去囉……」給了綱吉一個充滿邪氣的笑容,爾後將自己腫脹的炙熱推進綱吉黏稠的花穴中。
  「啊啊!哈啊……啊啊嗯!」下體的空虛感和悶熱感瞬間一掃而空,綱吉舒服的仰頭低吟……再來、再來……填滿、填滿它……發覺自己有這些污穢的想法,綱吉真想一頭鑽進地面,永遠不要起來。
  「想要嗎?我的綱吉……」壞心眼的留了點空間折騰綱吉,微瞇的異瞳充滿情色氣息,緊盯著綱吉不放……說吧,說你需要我、說你愛我……
  「我……我要、我要!快……快進來、快……」節操是什麼?理智是什麼?現下的他根本管不了這麼多了。
  「呵呵呵……要說『填滿』唷,綱吉。」輕輕玩弄著綱吉紅嫩的乳珠,就是要逼綱吉講出自己想聽的字眼。
  哀怨的瞟了他一眼,綱吉拋開所有的羞恥心──……「快、快填滿我啦!骸!」小臉紅的發燙,大腿拋棄羞恥的撐開,而骸也在得到答案後邪佞的扯出微笑,將碩大完完全全送了進去……「啊啊!骸、骸──哈啊!」糊成一片的腦袋無法思考,所有的感官早已被情慾佔據……



  「這蛋糕真好吃耶!」山本毫不吝嗇的讚嘆著,並津津有味的吃著手中的蛋糕。
  「嘖!這味道是不錯……」如果不是六道骸訂做的那會更好!獄寺悶悶的想著……看見撐著牆慢慢走來的綱吉,立刻滿臉笑容的跳了起來:「十代首領!這裡有蛋糕,要不要吃?」
  一看見那些蛋糕,綱吉的臉色瞬間變綠……下意識的將眼神拋到六道骸身上,而後者那邪佞的笑容一點都沒有變……

  『還想再「吃」一次嗎,綱吉?』

  再用這種羞死人的方法吃一次?綱吉翻了個白眼……饒了他吧!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