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06 (木) | Edit |

※注意,請DH迷不要打我(抱頭)←被巴

後記:

更新了XDˇ(被巴)
話說這真的是骸綱文嗎這篇鳳梨根本沒露臉呀(被戳爛)
接管人一開始看見是迪諾有沒有嚇一跳呼呼呼(被巴頭)
怕被DH迷打是因為我讓他兩當父子……(被揍)
一整個亂七八糟對不起Orz
最近又開始神經病了(?)

報告呀報告(噴淚)
下週和下下週就要全部交了……
請各位為我祈禱(抱頭)←毆

還有我遲遲找不到靈感大神呀Orz
感謝各位的支持Q///Q

感謝觀賞ˇˇ
 
 











  溫暖醉人的春天悄悄降臨,但卻掩蓋不了此刻夜店散發出的濃烈悲棲。店長在迎接溫暖的春天之前,便隨著寒冷的冬神離去。
  褐髮少年哭的淅瀝嘩啦,圓亮的眼珠子又紅又腫,真摯哀傷的淚水佈滿少年可愛的臉蛋……整個會場籠罩著悲傷的迷霧,裡頭的人們紛紛發出悽厲的悲鳴。店長曾經收養了無數無家可歸的孩子,並將他們扶養成人,依他們的意願來決定是否要待在店裡,倘若他們不願做這種工作的話,店長從不勉強,甚至支持他們朝外發展。
  正因如此,他的離世才會有這麼多人為他掉淚、為他哀傷。

  「哎呀……小臉都哭花了呢。」溫和的嗓音從綱吉身後傳來,並將一條純白的棉手帕遞到綱吉身旁……「店長真是個好人呢。」柔和的笑臉和金色的短髮,男人露出友善但卻悲傷的表情。
  愣了下,綱吉顫抖的小手緩緩接過棉質的手帕……「謝謝您……先生,您是……?」水亮的大眼朝金髮男子看去,眼底充滿了疑惑。
  「我嗎?噢,抱歉還沒自我介紹,我就是要接管這家店的人,我叫迪諾,你好呀。」友善的伸出大手表示友好,但綱吉卻愣了愣,隨即立刻低頭哈腰。
  「您、您好!這這、這家店以後就拜託您了!」紅暈從耳朵蔓佈到細頸,低垂的褐色腦袋緊張的不停顫抖。將這句話帶給新的掌店人,是店長臨終前託付給綱吉的任務。雖然綱吉不知道,但店長無疑是希望新的掌店人能在六道骸將綱吉帶回去之前好好照顧他。
  「哈哈哈……知道了,不過,實際會來管這家店的會是我兒子,再過幾天我就會離開這裡了。」事業做太大也是很麻煩的,迪諾忍不住嘆了口氣。
  「咦?」抬頭,褐色的大眼眨了眨,再度佈滿了疑惑……但他從剛才開始就沒看見有人跟在迪諾先生旁邊呀!如果說是要接管這家店的,來參加前店長的葬禮是人之常情吧?思及此,綱吉心底就有種不舒服的感覺,但他只是悶在心底,沒有說出來。
  看見綱吉逐漸黯淡的笑容,迪諾連忙接口:「呃,他只是不太會應付這種場合,所以都沒有說話和走動而已,他當然有來啦!」看來這名少年應該就是店長生前最擔憂的人了,果然是個乖巧可愛的孩子,不過……懊惱的撫著頭,希望那彆扭的兒子願意好好照顧這名少年。
  聽見迪諾的話,綱吉些許蒼白的臉色才恢復紅潤:「那,請問他在哪裡呢?」店長希望他向接管人傳達這句話,因此向迪諾先生說還不夠,還得將這句話帶給他兒子才行。
  「呃?嗯……老實說……」不好意思的搔搔頭,一臉束手無策的模樣……不要說綱吉了,連自己都看不見兒子在哪,要怎麼回答?「他喜歡獨來獨往,現在在哪我也不是很清楚……」而且他還跟自己放話說最討厭接管這種夜店了,最後一句話迪諾藏在心底。
  「耶?這、這樣呀……」看來是個不太好搞的新店長,連他老爸都制不住他……綱吉的頭上降下三條線,小聲的嘆了口氣。
  「啊,看到了!恭彌!這裡!」就在綱吉要放棄找尋那位「彆扭的新店長」時,迪諾突然眼睛一亮,歡喜的向他身後揮手……綱吉轉過頭去,看見一名穿著黑色西裝的短髮男子。雖然迪諾先生擁有一頭燦爛的金髮,但被點名的那位男子卻有著烏黑的黑髮,而那雙冰冷莊嚴的鳳眼也和迪諾溫柔的眸子扯不上邊。
  他們真的是父子嗎?這莫大的疑問不禁在綱吉心中綻開。
  「真是的,你跑哪邊去了!來,這位是之前淨叔叔常常提起的少年,你要好好照顧──」淨叔叔就是指店長,但迪諾的話還沒講完,那名黑髮男子便逕自抓起綱吉的下巴,仔細審視。
  見狀,迪諾哭笑不得:「喂喂!我話還沒說完!還有,這樣太沒禮貌了!」拿開男子抓住綱吉的手,並不好意思的向錯愕的綱吉賠笑臉:「不好意思……這傢伙都是這樣的……」
  「迪諾,他的名字是什麼?」冷冰冰的聲音直刺綱吉的耳膜,他對眼前的男子帶有無法比擬的恐懼。而更令他震驚的是,他竟然直接叫自己父親的名字?
  「……先聽我把話說完好不好?」無奈的搖搖頭,迪諾真不知該如何斥責這傢伙。
  而被稱作恭彌的男子靜了下來,等待迪諾的回答。這點倒讓迪諾有點詫異,他會願意靜下來好好聽他講話,代表他對眼前的少年有興趣,再加上他唇邊漾起的難得微笑……迪諾有點猶豫該不該將綱吉介紹給他。

  算了,遲早都要知道的:「他就是之前淨叔叔常提起的少年,澤田綱吉,你可要好好照顧他,直到有人來接他才行。」至於是誰要來接綱吉,他就無從得知了,因為淨叔叔對那人的身分保密的十分謹慎,讓他連半點頭緒都沒有。
  「接他?」冰冷的鳳眼瞇了起來,看向迪諾的視線根本不像看父親的視線:「已經有人要贖他身了?」這話聽起來很奇怪,就迪諾的認知,恭彌對這種店裡出身的人一點興趣都沒有,更不用說會不會在意贖身這種事。但從他的語氣看來,似乎不是這麼一回事。
  「應該……算是吧。」低頭看了看綱吉,而綱吉也點頭承認:「反正,我知道你討厭這種夜店,但淨叔叔之前也跟你講過,他不在乎你是否要好好經營這裡,總之要好好照顧這裡的人就是了。」
  「他的賣身契還在嗎?」彷彿根本沒聽見迪諾剛才講的話,銳利的鳳眼緊盯著綱吉不放……後者嚥了口口水,那雙眼看著他心底直發毛。
  「……我說,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呀?」一籌莫展的垂下頭,迪諾快要受不了這彆扭又自我中心的傢伙了!「慢著,你問他的賣身契做什麼?」想到這,迪諾才開始發覺事情不妙……既然已經會有人來接綱吉了,代表他已經名草有主,而且那位「主」還是位店長拼命保守秘密的人物,可見一定相當有權勢……他可不希望恭彌得罪哪位權貴。
  「我喜歡他,他是我的人了。」漾起一抹霸道的笑,寬大的臂膀在綱吉反應前就摟住他的細腰,並挑釁似的瞇起鳳眼……「賣身契,我是不會交出去的。」
  就知道會這樣!迪諾差點直接昏倒,氣急敗壞的大吼:「你慢人家一拍了還想硬搶!別鬧了!雲雀恭彌!」
  聽見這句話,綱吉一愣……雲雀恭彌?這名男子姓雲雀嗎?但迪諾先生並不姓雲雀呀……他們不是父子嗎?雖然從剛才的對談和他們彼此的言行看來,實在是無法想像他們是一對父子。
  「不然,這裡還有更單純可愛的人嗎?」一針見血,堵的迪諾啞口無言。以先前和淨叔叔談天的內容經驗看來,澤田綱吉天生就不是伺候人的料,和其他待在店裡為了生存而選擇墮落的人們不同,是非常特別的孩子,彷彿就算他想選擇墮落,老天爺也不由他的樣子。
  「唉……拿你沒辦法。」要是這不是第一次,那迪諾一定二話不說回絕,就算要打也要將恭彌拖回國外去。但這次是恭彌第一次表示他喜歡一個人,這也難怪,畢竟像綱吉這種出淤泥而不染的人實在是稀少的可憐:「後果,我可沒辦法收拾喔。」
  「少囉唆,我自己處理。」感覺到手上的綱吉奮力的掙扎,眉頭微微皺了起來。看來,他很喜歡那個要幫他贖身的男人……哼,他好不容易才找到綱吉這種稀世珍寶,豈能乖乖拱手讓人?



  「您您、您不可以這樣!」
  雲雀恭彌正式接管這家店的第一天,就將牛郎名單全部重印,並將綱吉的資料去除。對於這一點,原本應該是綱吉的希望,但自從骸出現後,綱吉就再也沒那麼想過了。
  「你是我的人,今天開始不准接客。」冷冷的將綱吉壓在牆上,霸氣十足的宣示,並毫無預警的在綱吉的嫩頸咬上一口,後者發出一聲吃痛聲,爾後拋出一種受到汙辱的受傷眼神。
  咬緊下唇,綱吉不敢說話,但依然不甘心的緊閉雙眼……他討厭、討厭這種感覺,也許身為一位牛郎不該這麼想,但他討厭骸以外的人碰他。
  「怎麼?很喜歡那個男人嗎?」冷笑了聲,而這句話令綱吉不禁呆愣了下……「很快就會讓你忘了他……」和語氣不搭的溫暖懷抱摟住綱吉,令他不知所措,不知該如何是好。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