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09 (日) | Edit |

※十年後綱吉逝世實況幻想
※悲劇,請慎入。
※六道骸第一人稱

後記:

咳……不好意思這篇不是坑=口=(被巴頭)
中間的義大利語是用線上翻譯機查的……XD"(被揍)
原來義大利文的文法是受詞擺前面呀喔喔喔!!(爆)

所以「Ti amo」直接翻譯應該是「你我愛」才對XD
所以最後那個「我愛你」才特地把我和愛連在一起XD
(謎:其實根本沒人在意這個你這麼認真幹嘛)←爆

嗚喔中文快普及化我不想再用英文了(噴淚)←喂
老外快來學中文快!(夠了你給我閉嘴)

下週就是報告週了囧|||
希望可以平安度過呀……
如果有靈感就會發文>///<(被狠巴)
……當然,為了以後的產文進度著想
還是要努力報告……
感謝大家支持QˇQˇˇˇ

感謝觀賞ˇˇ
 
 
















  我的目標還是不會變,最高的目的就是要奪取你的身體,彭哥列……

  「歡迎你出來,骸……」
  長期被冷水浸泡的我一點力也使不上,只能任由彭哥列扶住剛從水牢中出來的自己……冰冷的水浸濕了彭哥列的高級西裝,但他卻不為所動。
  「呵呵……真傻,彭哥列……你不該救我出來的……」
  我的目標永遠都是奪取你的身體,不會變、永遠都不會變……放我出來等於養了一隻野獸在你身邊,成天想著要如何侵占你……明白嗎?彭哥列,這就是我,這就是我六道骸。
  眼皮好沉重,我看不見彭哥列的表情……記得第一次,彭哥列的神情是恐懼、是憤怒,他懼怕我,但也無法擺脫我傷害他夥伴的怒氣……這就是彭哥列,他的溫柔,連敵人都無法捨棄。

  「現在你是我的霧之守護者,不是嗎?」

  默然,我無法回答。
  我是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而答應這項職務,最高的目標永遠都是……奪取彭哥列的身體──奪取澤田綱吉的身體。



  「骸,為什麼要離這麼遠?」坐在辦公桌處理文件的綱吉疑惑的說著,簽寫的動作因抬頭而暫停。
  今天是霧之守護者的執勤日,但我卻站在辦公室的門口,離辦公桌還有一段距離。
  「呵呵……離這麼遠你才能感到安心吧,彭哥列。」
  我討厭心底那股悸動的感覺,憎惡內心想要接近彭哥列的渴望……不想叫他彭哥列,想喚他綱吉。我困惑、也無法理解,為何我會有這種莫名其妙的希冀?他是黑手黨,我最痛恨的黑手黨──……
  「骸,你討厭我嗎?」
  這句話令我停頓了下。的確,我討厭黑手黨,但說實話……並不討厭澤田綱吉。淡淡的瞟澤田綱吉一眼,我無法整理腦中紊亂的情緒。我不恨他,但也不愛他,如此而已、僅此而已……
  「當然不討厭……我還在思考要如何奪取你的身體。」
  意外地,這句話的語氣輕鬆自然,連我都感到詫異無比……怎麼了?這句話不該只是玩笑,應該是要被實現的目標,是我接下守護者後的最終目標……
  聞言,坐在辦公椅上的澤田綱吉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我感到一陣錯愕……「你真的是那個骸嗎?哈哈哈……」過了十年的陶冶,澤田綱吉已經不是當年那弱不禁風、膽小無比的小兔子了……他是擁有莫大權限的彭哥列十代首領。

  該死、真該死……我好喜歡、好喜歡他的笑容……
  我應該恨他,不該喜歡他。

  輕挪腳步,無聲無息的靠近重新埋首於文件中的澤田綱吉。這裡是個密室,裡頭只有澤田綱吉和我兩個人,想下手可說是輕而易舉、易如反掌……眼底閃過一絲陰霾,我的嘴角再度牽起狡詐惹人厭的笑容。

  我無法阻止自己的恨意,即使對象是毫無關係的彭哥列首領──毫無關係的澤田綱吉……一想到綱吉的名字,我的腦袋再度一片空白,欲下手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骸,如果想要我的身體,就給你吧。」
  無法呼吸、無法動彈……我的腳步就靜止在那剎那,心臟彷彿被拋到空中──十年了,彭哥列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可以輕易猜到自己的意圖。
  「呵呵……我都不知道你還會說笑話呢,彭哥列。」
  對澤田綱吉而言,我曾是他的敵人。傷害、操縱他最信任的夥伴……他應該恨我,不該心甘情願接受我成為他的守護者。
  「你不會的,對不對?」
  回過神,便對上清澈見底的褐色眼眸……瞬間,四周的空氣彷彿蒸發殆盡,我無法呼吸。

  不要那樣看我、不要對我抱著期待……但可惡的是,我竟然真的下不了手。

  「……您工作還沒做完呢,首領。」
  垂眸,我漸漸無法忽視心底那蠢蠢欲動的渴望……
  我喜歡澤田綱吉,我愛他……所以才無法下手、無法忘卻他柔和的笑容。我應該憎惡黑手黨、消滅黑手黨……右眼的咒縛帶來一陣陣的刺痛,裡頭無限的怨念正努力撞擊我那動搖的內心。

  ──不能,你不能愛他……他是黑手黨首領中的首領,不准愛他!

  「對了,庫洛姆怎麼樣了?」
  這句話將我的心思拉了回來,迅速擦掉額際冒出的汗珠……「她很喜歡你,很希望還能幫上你的忙呢。」這是實話,但心底那股煩悶感卻不停地浮上來,抵住我的喉嚨。

  我討厭這種感覺,即使綱吉關心的人是庫洛姆,還是很討厭。

  然而,綱吉的面頰在聽見我的話後立刻通紅,我不滿的瞇起眼來……縱使那是正常反應,我還是無法接受綱吉用不同的眼光看待其他人……你是我的、是我的!無論過去還現在,無論我接不接受這個事實,打從見到你的第一眼,就有想佔有你身體的渴望!

  當我回過神,綱吉已經被我壓在身下,水汪汪的大眼中寫滿了驚愕,散佈在水嫩雙頰上的紅暈也愈來愈深……「骸?」

  我的目的還是沒有變,依然是奪取澤田綱吉的身體……

  「吶,成為我的人吧,綱吉……」



  「啊啊……」宜人悅耳的低吟從綱吉的口中流出,羞的他捂住口鼻、不停顫抖。埋首於雙腿間的骸陶醉的舔舐、逗弄綱吉青澀的嫩芽,一步步將沉睡的它喚醒……漂亮的蜜液從尖端泌出,滑進因慾望而乾燥的口內。

  ──也許已經徹底沉淪……

  挑逗著人兒胸前紅嫩敏感的果實,濕潤的紅舌一次一次的繞著它、弄濕它……「哈啊……」快感和難耐在綱吉體內交雜奔騰,顫抖的小手抓緊骸的肩頭,在上頭留下了深深的掌印。

  ──但若是為了愛你,我也願意……

  撐開紅嫩喘息的幽穴,修長的手指將溫熱的濁液抹在紅腫的穴口,爾後讓自己的慾望抵在上頭,隨著花蕾的開合,骸的呼吸也跟著急促起來……「哈啊……骸、骸……」他美麗的褐眼泛著淚光,但清亮的眸中並沒有不甘願……

  ──對……繼續喊我的名字,親愛的綱吉……

  「我要……進去了……」
  嘴角不住的勾起完美的弧度,奮力向前一衝……「啊啊!骸、骸……啊啊嗯!」當嫩穴被侵入的瞬間,上頭腫脹的玉芽也忍不住噴出濃稠的愛液,肉體交合處流出的體液隨著擺動而發出啪噠啪噠的刺耳水聲。

  ──你是我的,永遠……都是屬於我一個人的澤田綱吉。



  碰!
  飄逸的長髮在風中遙盪,艷麗的鮮血從他纖細的身軀噴出,在地上灑出雨點般的血跡……他就這麼在我眼前倒下,而那美麗的褐色眸中,寫滿了認命與接受……

  ──不能、你不能接受!不能就這樣死去!不能就這樣離開我!

  「綱吉!」
  接住滿是鮮血的軀體,蒼白的臉色彷彿一尊沒有生命的玉娃娃……說話!不要睡!回答我!
  「骸……嗎……」
  滿是血跡的嘴角給了我個虛弱的微笑,淨白的小手撫上自己被擊中的傷口處……遍佈的槍彈聲此時完全傳不入我的耳內,我那寫著六字的異色瞳眸正感受到針刺般的痛楚。
  「你在開玩笑吧,彭哥列……」
  這話中包含著連我自己都無法接受的懦弱,它是謊言、是欺騙自己的謊言……其實你的傷沒有那麼嚴重吧?其實你剛才巧妙的躲過致命傷了對吧?一定是這樣……對不對,綱吉?

  沾滿鮮血的小手撫上我苦笑的面龐,用盡最後的力氣撐起身子、覆上我顫抖的唇……

  「Ti……amo……」

  傳入口中的血腥味不停擴散,直至佈滿我仍然不肯相信的口腔和咽喉。

  「十代首領!」暴風雨的狂吼。
  「阿綱!」雨的悲鳴。
  「首領!」雷的暴喚。
  「澤田!」晴的怒喊。
  「綱吉!」雲的高呼。

  待我起身後,什麼都聽不見了。



  躺在華麗木箱內的綱吉安祥的闔著眼,看起來彷彿睡著了般,沒有痛苦、沒有悲傷,有了擺滿箱中的七彩鮮花,纖細的身影一點都不孤單。

  「無論輪迴多少次,我都不會放過你……」
  繼續愛你,直到輪迴的盡頭──……

  『我愛……你……』

  直到永遠。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