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21 (金) | Edit |
後記:

萬歲萬歲萬萬歲!!(眾巴)
報告結束啦耶耶ˇˇˇ
開心開心ˇˇ(轉圈)←夠了沒

請原諒我這麼多天沒發文Orz
感謝繼續支持我的大家^^ˇˇˇ

聽說台灣開始變暖了ˇ恭喜大家XDˇ
不過聽說溫差也變大了030"
要小心點,別感冒囉^^ˇ
小綱吉我會努力寫文疼你的!(屁咧你沒虐他就不錯了啦混帳)

感謝觀賞ˇˇ
 
 













  完美但陰暗的微笑清楚的掛在六道骸臉上,將盛有香檳的玻璃杯放在桌上,習慣而自然的將大手擺在綱吉的大腿上,後者羞窘的一縮……「綱吉,他是哪位?」帶有強烈敵意的視線拋向一臉冷峻的雲雀恭彌,散發出來的殺氣和臉上的笑容一點都不搭。

  他會是那老頭說的「那個人」嗎?看起來不像。
  但無論他是或不是,將手搭在綱吉肩上就是罪該萬死!

  「呃……他、他是雲雀恭彌先生……」輕輕扭動左肩,想將按住肩頭的大掌給抖開,這項舉動令雲雀恭彌不悅的瞄了他一眼,抓的更緊。
  寶石般的異瞳瞇了起來,瞳仁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那麼,『雲雀恭彌先生』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而且還大辣辣的將手搭在小綱吉肩上,一副孤高不可侵犯的模樣……看了就不順眼。
  「來告訴你綱吉不准接客。」不客氣的開口放話,無視綱吉那快要哭出來的面龐,尖銳的鳳眼目不轉睛的瞪著六道骸擺在綱吉腿上的手掌。
  「哦?」趣味盎然的笑了起來,另一隻手伸了過來抓住綱吉柔嫩的左手,示威性的舔吻……綱吉被骸的舉動轟的滿臉通紅、無法思考。而一旁的雲雀震驚的瞪大雙眼,惱怒的拍掉六道骸囂張的作為……生平第一次有人敢跟他作對,而且還正大光明的和他搶澤田綱吉。
  「骸、骸……今天有點不方便……改、改天可以嗎?」小臉蛋紅的發亮,頭頂彷彿冒出了一團團蒸氣,令雲雀看了火冒三丈,就差剛拿出來的拐子沒摔到六道骸笑容可掬的臉上。
  「可以呀,到時候我們要好好溫存一下唷,小綱吉。」笑咪咪的在綱吉水嫩的臉上偷了口香,並巧妙的躲過雲雀攻過來的拐擊……「那麼……『雲雀恭彌先生』,希望下次見不到你那冷冰冰的撲克臉。」臉上掛著不可一世的微笑,但深邃映光的異色眸畔卻看不見一絲笑意。起身走出房間,臨走前還不忘多瞥綱吉一眼。

  「不准再見他。」
  氣的七竅生煙、面紅耳赤,但冷若冰霜的面龐依舊帶著莊嚴不可侵犯的氣息。雲雀用力抓住綱吉的手腕,痛的人兒輕聲哀嚎。
  「唔、會、會痛……雲、雲雀先生,請您不要這樣──嗚!」
  話還沒說完,綱吉就被粗魯強勁的力道壓在牆上,強烈的撞擊使的他不住痛呼一聲……「你以為六道骸真心喜歡你嗎?」冰冷一句話便止住了綱吉的低吟,隨即換來一陣沉默。
  「……應該……是吧……」口乾舌躁的開口,雲雀敏銳的抓住話語中的疑慮。
  「不確定?就要把全部獻給他?」帶著笑意,將綱吉話語中的疑慮扒的更開。
  他認識六道骸這個男人,畢竟他可是屬一屬二的大公司繼承人。那男人在商場上冷酷無情,從不給任何人臉面,據說對女人也是不屑一顧。綱才是第一次和六道骸接觸,發現他對綱吉的感覺和自己聽到的完全不一樣。
  但那些都不重要,綱吉是自己的,沒有人可以搶走,阻撓自己的人就要消滅、剷除。
  「雲雀先生,骸是繼店長後,第一個對我好的人。」明白抵抗沒有用,綱吉沒有看雲雀,逕自瞄向旁邊。骸好不容易來找他,卻被雲雀搞成這種狀況,說實在話,他很生氣,但又很無奈。
  無語,雲雀解除抓住綱吉手臂的力道……瘦弱的小手被抓出一道清晰的紅色掌痕,微弱的光線在雲雀眼中閃爍了下:「六道骸是什麼樣的男人,我清楚的很。」將一瓶藥膏遞到綱吉手上,留下一臉失落的綱吉,便揚長而去。



  煩躁的翻閱著文件,六道骸掛在臉上的笑臉面具現下被卸的一乾二淨……老頭說的「那個人」到底是誰?是雲雀恭彌嗎?但看起來又不像……

  『既然是你看上的人,姿色肯定不賴吧?「那個人」一定會看上他的,這樣也就代表接受了我的這筆生意……』

  碰!
  漂亮的木製書桌被擊出一個凹裂痕,上頭的整齊文件稍稍動了下。
  此時,門外傳來清脆的敲門聲……「千種嗎?進來。」
  西裝筆挺的男人走了進來,恭敬的鞠了個躬……「查到了沒?」沒等男子開口,骸便直接了當的發問。
  「是……但目前似乎還沒和澤田綱吉有所接觸。」將調查的報告書遞上,名為千種的男子調了調頭上的針織帽,等候骸的回應。
  聽見目標找到的消息後,骸的臉色才鬆了下來:「嗯,這下至少可以知道那老頭在搞什麼鬼了。話說回來……千種,那頂帽子真的不適合你呀。」放鬆後的六道骸再度將完美的笑容掛在臉上,並喫的輕笑調侃男子。
  「……骸大人。」男子嘆了口氣,骸大人喜歡調侃部下的老毛病還是沒變,就連另一名執行長城島犬的髮夾也常被骸拿來講。
  「知道了、知道了,總之,查的很好。要不要休個假?」
  「看過這次的敵人後,再決定要不要休假吧。」
  千種嚴肅異常的語氣令骸的眸子微瞇了下,迅速翻開報告書的內容……「……真的是他?」
  默然頷首,輕輕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聽說,他真的接了前任董事長的生意了。」繼續將其他有關「那個人」的資料攤在桌上,而六道骸的表情也愈來愈冰、愈來愈冷。
  「……千種,請犬去夜店一趟吧。」大掌撫住額頭,被遮住的臉令人看不見他的表情。
  「唔,可是骸大人──」
  「我知道犬討厭去那種地方,但這次……就麻煩他跑一下吧。」
  這回,千種絲毫不猶豫的應了聲是……因為,他從指間的縫隙看見了骸大人好久不見的笑容……那種恐怖、陰冷的笑,他也只有在骸大人得以殺掉前董事長時看過一次。
  不過……這次的敵人也不是省油的燈。從容的拿出手機,快速撥出犬的號碼……「犬,骸大人要你去夜店一趟──……」



  「城島先生!」
  被以朋友名義叫出來的綱吉一見到犬,便開心的大喊他的稱呼。
  「慢著!怎麼又叫城島先生!拜託別這樣叫我!」
  頭痛的糾正綱吉,這個稱呼不管怎麼聽都令他覺得雞皮疙瘩掉滿地……更何況,對方是骸大人最喜歡的澤田綱吉。要是被骸大人聽見,幾條命都不夠賠。
  「呃?知、知道了……骸請你來找我的嗎?」
  難掩小臉上的興奮,粉色的紅暈爬上白嫩的面頰……犬瞥了他一眼,無奈的搔搔頭。不知道該怎麼說這小子,就是因為這種天真單純的反應,自己和千種都沒辦法討厭他,這也算幫了他們個大忙,要是骸大人看上的人令他們感到厭惡至極的話,他們也不會有好日子過。
  「骸大人要你最近小心點。」飲了口香檳,犬將聲音壓到最低。
  「耶?」臉上的興奮被疑惑取代,綱吉嚥了口口水……「要、要我小心點?」這不是黑道電影裡,狠角色常給仇敵擱下的狠話嗎?骸怎麼會、怎麼會……『一定是因為誤會雲雀先生和我的關係,所以不要我了……』原本帶點紅暈的小臉開始發青。
  正在喝香檳的犬一看見綱吉的臉色轉青,滿口的香檳立刻噴了出來……要命!他都忘了千種曾經交代過的「謹言慎行」!這下澤田綱吉可能又會開始亂想……他會被骸大人剝下一層皮!
  「等、等等!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骸大人的意思是要你『多多注意自己的安全』!」盡自己所能的將骸「真正的意思」傳達給綱吉,並狼狽的擦了擦溼透的桌面。
  「唔?是這樣呀……不好意思,我誤會了……」嘿嘿嘿的傻笑,綱吉完全不知道自己差點讓犬活活被香檳噎死。
  「呼……拜託你別亂想,骸大人會給我好看的。話說……」重新倒了杯香檳,瞄了眼綱吉身後的辦公室:「你怎麼出來的?那個撲克臉新店長不是在裡面嗎?」
  「喔,雲雀先生剛才出去辦事了。」一提到雲雀,容光煥發的小臉又暗了下來……「不知道骸會不會因為雲雀先生而討厭我……」從小就圍繞著他的不安和憂慮感,令他容易胡思亂想。
  「……說真的,澤田綱吉,不要再亂想了……我會因為擔心你亂想而精神衰弱的!」無奈的按住額頭,難得正經的直試綱吉的深褐色雙眼……「骸大人要是這麼薄情的人,我們就不會跟隨他了。」
  眨了眨雙眸,綱吉給了個耀眼的微笑……「謝謝你……」替犬將剛被飲盡的玻璃杯倒滿。聞言,犬有點不好意思的別過頭。
  真是的,難怪骸大人會喜歡他。
  「那我先回去囉,謝謝你,犬。」給了個燦爛感激的微笑,纖細的身影快步跑回辦公室。

  很好,不叫「城島先生」了,可是變成直接叫名字。
  犬的額際上冒出一滴冷汗。
  ……絕對要在骸大人知道前糾正他!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