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22 (土) | Edit |

※H部分為雲綱,屬強暴性質。(咦)

後記:

第二篇來啦ˇˇ
這篇打算很快就把它完結XDDDDDD(炸爛)
打最後的時候不小心又歡樂起來了(掩面)←毆
這兩個男人好好笑……(被拐然後拖去輪迴)

最可憐的莫過於小綱吉了XD||||
說真的,這篇會不會變成三人行我還不知道……(被巴頭)
既然雲雀都H了
那變態魔王(?)不H一下好像說不過去……(眾巴)
好啦對不起別再打我了(淚噴)←被揍

感謝觀賞ˇˇ
 
 














  美麗滑順的髮絲躺在美麗的瑣骨上,白皙漂亮的嫩肩泛著誘人的水光,粉嫩的雙頰因熱氣而透出淡淡的紅暈,一絲不掛的玉體在雲雀面前一覽無疑。
  雲雀乾澀的嚥下一口口水。
  察覺雲雀不尋常的視線,綱吉顯的有些羞赧,迅速拿起床上的浴巾包住下半身:「這、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恭彌?」雖然他們都是男人,照道理上而言是無所謂……但綱吉知道自己和雲雀的性向,因此,說沒有感覺是騙人的。
  沉默了一晌,雲雀正努力的壓抑腦中竄起的一股熱流……「文件。」將文件擺到綱吉面前,雲雀逼迫自己別去看那淨白誘人的軀體。
  「耶?噢,謝謝。」接過文件,對於雲雀的奇怪態度感到疑惑。雖然因為性向的關係,遇到這種情況難免會覺得尷尬,但雲雀已經有情人了呀……思及此,綱吉臉上閃過一絲痛楚……沒錯,雲雀有情人了,而且情人就是骸。
  「早上,真的不是那樣……」意外地,雲雀的聲音在顫抖,但不是單純的抖,而是氣的發抖。方才在澤田綱吉臉上稍縱即逝的苦痛,全看在他眼裡。
  纖細的肩膀抖了下,綱吉別過臉……「……晚安。」清楚的下了逐客令,並轉身欲走向寬廣潔淨的大床。
  「綱吉……」下意識拉住纖瘦的手腕,眼前的媚色正將雲雀腦中的理智推往懸崖……「不管你看到什麼,那都不是真的!」
  「恭、恭彌!出去!不管是真是假,都不干我的事!」用力想甩開雲雀的大掌,但那力道卻反而愈抓愈緊,令綱吉痛哀一聲。
  「……如果現在來找你的是六道骸,你就會接受對吧?」
  這句話令綱吉重重震了下,蒼白的臉頰立刻染上一層嫣紅,而雲雀的臉色也愈來愈黑。
  「你你你、你在胡說什麼……出去,恭彌……拜託你出去!」
  結結巴巴的低喊,綱吉難堪的別過頭,繫在腰上的浴巾愈滑愈低……「出去!」
  眼神奇特的注視著綱吉,後者讀不出他鳳眼中的情緒……那看起來像悲痛、哀傷,卻又像憤怒、難耐。恭彌不該這麼做,也不能這麼做,他明明已經……已經有骸了!骸選擇的人是他!但他為什麼又要來找自己?為什麼要讓自己這麼難堪、痛苦……
  「不……」強硬的語氣瞬間轉換,變成輕聲但有力的呢喃,並緩緩卸下身上的西裝外套……「我不會出去,綱吉。如果你的心在他那,那人……我就要搶過來!」毫無預警的扯掉逐漸下滑的浴巾,嚇的綱吉趕緊夾緊雙腿。
  「恭彌!住手!不要這樣!你到底是怎麼了?怎麼會──」
  不等他把話吼完,雲雀抱起不斷掙扎的身子,直接壓在柔軟的大床上……「為什麼喜歡六道骸?為什麼?」單憑一隻手就將綱吉完全制住,另一隻手好整以暇的拉鬆領帶。
  綱吉驚恐的在雲雀那應該深沉的眸中,發現了無法抹滅的濃濃情慾。
  「不、不……你你、你會後悔的,恭彌……現在住手還來的及──嗚!」
  大手一把握住了敏感的玉芽,並用膝蓋稱開兩旁的大腿……「現在來不及了,綱吉……」露出一種綱吉沒見過的恐怖微笑,令他嚇的不停哭喊。
  「不要這樣,恭彌……不要、不要……」奮力扭動身驅,讓雲雀無法固定他的身體。從剛才的眼神看來,綱吉明白恭彌是認真的……他不明白恭彌這麼做的理由,但絕不能讓他鑄下大錯!他明明已經有骸了、明明就……想到這,淚水還是不爭氣的滑下面龐。
  「掙扎嗎?既然如此,只好改變一下順序……」拉開自己的褲頭,巨大的凶器直接擠入綱吉沒被進入過的夾窄入口,痛的他放聲大叫。
  「啊啊啊!別進來、別進來!」失身的絕望遠遠超過那撕裂般的劇痛,可憐的穴口溢出了滴滴鮮血……他的下體正被其他男人侵略、包覆著其他男人的慾望,而體內的生理渴望正催促著他向男人索求更多刺激的歡愉。他好骯髒、好淫蕩!
  「這下,你動不了了吧……」看見綱吉穴口流出的鮮血,雲雀的眉頭抖了下,但情欲此時順利推翻理智。藉由血液,他順利的將腫脹的慾望送進綱吉的最深處。
  「嗚……嗚嗚……」緊緊咬住下唇,絲毫不發出一點嬌媚的呻吟。皺眉,俯身竅開頑固的小嘴,企圖打破它頑抗的姿態。
  猛地,一陣刺痛感從唇上傳來……綱吉咬了他一口!但雲雀並沒有因而停止吮吻的動作,反而變本加厲的將舌頭探進充滿血腥味的口中。
  「呼……哈啊……嗚嗚……」待雲雀放過自己紅腫的唇,綱吉大口大口吸著氣,哭紅的眼不放棄的向雲雀求饒……「放過我、放過我,恭彌……不要、不要背判骸──啊啊嗯!」聽見這句話,雲雀惱怒的握緊手中的嫩根,粗魯的搓弄、把玩。
  「我跟他沒關係!愛你……我愛你!」
  頭一次做出這種露骨的表白,令綱吉不敢相信的瞪大眼……「……不、不……骸喜歡你……你、你應該……」執拗的猛搖小腦袋,不肯接受眼前的事實。
  「管他是不是喜歡我!我……愛的是你!」
  抽出沾滿血的慾望,虛弱的穴口不斷張合,而綱吉那被掰開的雙腿也不停地顫抖。
  「嗚嗯……嗚嗚……骸、骸……」敏感的身子因異物被抽出而抖了下,崩潰的情緒令綱吉只能哭、只能啜泣……他相信骸是喜歡恭彌的,但恭彌卻說喜歡自己……淚水就像壞掉的水龍頭似的,不斷從濕潤的眸中流出……他不愛恭彌,所以會傷了他;而恭彌憎恨骸,就會傷了骸;然後,骸就會憎恨自己……
  「不准!不准叫他!」
  再度挺入自己的慾望,並無法抑制的在綱吉體內解放……白濁色的液體夾雜著鮮紅色的血絲,從肉體交合處流了出來……諷刺的是,恰好成了雲雀在綱吉體內抽動的最佳潤滑劑。
  一次又一次的奔騰、一次又一次的快感,都將綱吉打的頭昏眼花、哀叫連連……最後,癱軟的胴體再也無力阻止自己淫媚的呻吟聲,只能任由男人不斷抽插、進出自己體內,而羞恥的叫床聲也不斷地違抗意識,逕自從口中傳出……「啊啊……啊啊嗯!哈啊啊!」
  淚水模糊了視線,綱吉終於因體力透支而昏厥了過去。

  將綱吉抱到浴室,清理自己留在他體內的愛液。這一步,六道骸大概沒算到吧……畢竟他不知道自己還沒交文件,也不知道自己會恰好撞見綱吉剛洗完澡的模樣。
  疼惜的拾起柔亮的褐色髮絲,擺在嘴邊親吻……因為一時的衝動,所以強上了綱吉。後悔也沒用,他已經踏出了這一步,只能繼續奮鬥下去……哼,六道骸,你的目的是讓綱吉不想接近我,早就被我發現了。



  一早的會議,首領澤田綱吉意外的最後一個趕到……「不、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了。」一邊努力逼自己的臉擺出微笑,一邊扶著牆緩慢移動雙腿前進……好痛、痛死了!不管是腰還是後面的穴口,都痛的讓他得靠著牆前進!
  走到一半,一股強大的力道抓住綱吉扶牆的手臂,錯愕的抬頭,正好對上雲雀那多了些許溫度的眸子……下意識別開眼,不敢看雲雀。
  「慢慢來,綱吉。」
  這話的聲音不大也不小,但卻清晰的讓在場的人都能聽見。不管怎麼聽,這句話一點都不符合雲雀恭彌那唯我獨尊的高傲原則。現下看來,他簡直就像個細心呵護妻子的丈夫。
  眾人的眼珠子差點沒掉出來。
  唯獨六道骸,危險的瞇起紅藍異眸,平時擺滿笑容的臉龐此時一絲笑意都沒有。一定發生了什麼……發生了什麼在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原本想甩開雲雀的大掌,但礙於下體的疼痛和眾人的目光,綱吉只得乖乖任他扶著,但尷尬的面龐說什麼也不肯直視他。
  「綱吉,你怎麼了嗎?」說著,六道骸無聲無息的走到綱吉身邊,扶住他另外一隻手。
  這句話令眾人再度一愣。
  所有待在總部的人都知道,六道骸對雲雀恭彌有意思。但此時,他卻不是叫住雲雀恭彌,而是叫住澤田綱吉……更重要的是,平時總是稱呼澤田綱吉「首領」的六道骸,竟然一反常態的直呼「綱吉」。
  而最震驚、最驚愕的人,莫過於被兩人扶住的綱吉了。
  「呃……骸、骸……」
  因為骸突如其來的溫柔而瞠目結舌,疑惑和熱流塞滿了綱吉的小腦袋……他有種快要爆開的感覺。
  而一起扶住綱吉的兩個男人,也不留情的互相瞪視……怎麼看都不像「情人」,說是「仇人」還差不多。
  連忙加快速度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緊張的抽回自己被抓住的手臂……「謝、謝謝你們……開始、開始開會吧……」將小臉埋進文件堆裡,只露出紅透的小耳。

  兩個男人再互瞪一次,隨即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