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23 (日) | Edit |
後記:

白先生再度出場(炸爛)
不過怎麼又是變態角色呢……(掩面)
還有這裡的綱吉竟然不會覺得骸可怕呀XDDDDDD(被巴頭)
(謎:不就你設定的嗎混帳)

打劇情很快樂ˇ(咦)
所以才打這麼多奇怪的東西……Orz(炸)
幻想無罪XD|||(被揍)
話說三月快過去啦ˇ
希望下個月會更好XDˇˇˇ

感謝觀賞ˇˇ
 
 














  辦公室的大門被用力推開,待在裡頭的綱吉著實被嚇了一大跳……「噫啊!雲、雲雀先生?」站在門口的雲雀看起來很焦急,面色十分鐵青。
  「綱吉,你剛才有接客嗎?」
  冷冰冰的吐出這句話,呼出來的氣彷彿可以將空氣徹底凍結。
  「呃……沒、沒有呀……只是見個朋友而已……」那應該不算「接客」,只能算會面吧?
  「那位『朋友』不會剛好叫做六道骸吧?」細長的鳳眼噴出火舌。
  聽到這裡,綱吉就知道是外頭的人向雲雀先生打小報告了……老實的搖搖頭苦笑:「不是……」語畢,提起一旁的水桶,緩緩往大門步去。
  但才剛經過雲雀身邊,就被他一手拉住:「慢著,你想做什麼?」
  「清、清理後台呀……」以往這種工作都是他在負責的,現在沒理由說不做呀。
  「別人來做。」眸子又冷了下來,伸手將綱吉手上的水桶搶了過來。
  「耶?可、可是……」自從雲雀接管後,他不但沒工作、天天待在寬廣的辦公室,甚至沒有人敢得罪他……因此,外面還有人傳言說他仗著雲雀先生疼愛自己而得意忘形。
  他才沒有得意忘形!更何況,不讓自己工作、接客的人正是雲雀先生呀!
  「還是說……」曖昧的勾起綱吉的下巴,煽情意味十足的在綱吉耳邊呼氣……「要我弄個『特別工作』給你?」特別工作,就是伺候他一個人,無論他說什麼都要聽、都要做。
  但綱吉無法理解雲雀話中的意思:「特別工作?不、不用了……」隱隱約約有不好的預感,綱吉縮了縮身子,脫離雲雀的魔掌。
  瞇起眼眸,正欲開口之時──……「澤、澤田綱吉!有人鬧事!」一名牛郎慌張的在門外大喊,令綱吉嚇的跳了起來,用不知從哪冒出來的蠻力將雲雀推開,頭也不回的奔出辦公室。
  「綱吉!」沒料到綱吉這種奇怪的反應,大手伸過去卻撲了個空。
  有人鬧事、有人鬧事!這是店長辛苦經營的店,他不能眼睜睜看著這家店被人破壞……也許自己出不了什麼力,但他就是無法抑制奔出去的衝動。

  衝到了大廳,只見裡頭杯盤狼藉、鮮血四濺,好幾張桌椅被掀得四腳朝天,遍地的木頭碎片令人寸步難行。見到這種狀況,綱吉除了驚愕還是驚愕,不停顫抖的雙腳無法動彈,內心的恐懼感不斷催促著他離開現場。
  「嘖……也不是這個。」
  站在殘骸中的男子無情的將一名牛郎扔了過來,剛好躺到綱吉的腳邊……「你、你沒事吧?」恐懼什麼的都不重要了,現下最重要的是關心傷患的傷勢和了解週遭情況。
  仔細一看,綱吉才發現被扔過來的牛郎是店裡的紅牌之一,額頭上的傷勢讓血流滿了他的臉,綱吉趕緊抓了一旁的毛巾擦拭他的面頰:「振、振作一點呀!」佈滿冷汗的小手不停地顫抖,小腦袋一片混亂。到底是誰?為什麼要這麼做?
  「哎呀,這間店的紅牌沒一個合我的標準……難道是那位董事長太高估這次的目標?」
  滿臉失望的搖著頭,弄傷這麼多人對他似乎毫沒有影響。
  頓時,有股怒火從綱吉心底竄到心頭……雖然店裡的人平常對他不好,雖然大家和他沒有很要好,但是……他怎麼可以這樣隨意傷害別人!
  正當男人又要朝令一個紅牌下手前,綱吉站了起來、憤怒的朝他大吼……「住手!」
  聞言,男人轉過頭來……他有著白色的亂髮、冷漠無情的眸子,左眼下還畫有一個奇特的圖案。而當他轉過來後,綱吉才開始後悔……為、為什麼他敢向這麼恐怖的人大吼呢?但後悔已經來不及了,那個男人正邁開大步往綱吉的方向走來……
  儘管手腳都抖的不像話,綱吉也無法無視現場的慘況。緩緩走來的男子,臉上帶著毫不在乎的淺笑,身上沾滿了鮮豔的血跡……那些血看起來,都是從別人那噴上去的。
  咬緊下唇,綱吉逼迫自己不能逃走……即使他現在開始逃,也不見得逃的掉。
  「這裡漏掉一個呢……」
  一瞬間,綱吉連呼吸都來不及,男人就出現在自己眼前,並抓住自己的頸子,仔細審視驚恐的小臉。可怕、好可怕!上半身因被固定而無法動彈,雙腳卻誠實的繼續顫抖。
  「哎呀,看來就是你了……」
  綻開笑臉,並用拇指揉了揉綱吉柔軟的左頰……「嗚……你、你是誰……」努力吸氣不讓眼淚掉出,但恐懼卻促使他的心跳不停加快。
  「我是白蘭,有人委託我奪走這裡的一個人。我可是很挑目標的唷,如果看不上眼,我是不會接下工作的。但這次的委託人向我保證,目標絕不會讓我失望……看來就是你了。」
  滿意的凝視綱吉蒼白的面龐,愛不釋手的揉捏水嫩的面頰……此時,一根拐子飛了過來打掉白蘭為所欲為的大手。
  「……嘖。」繼拐子之後又有更多武器飛了過來,白蘭只得放開綱吉、向後退以閃避攻擊。
  獲得自由的綱吉立刻以生平最快的速度跑到雲雀身邊,雖然一片空白的腦袋裡浮現的人影總是另外一個人……「骸、骸……」
  縱使綱吉的話語很不動聽,雲雀現在沒閒暇去糾正綱吉,因為眼前的敵人十分棘手。
  「哦?原來是雲雀恭彌呀……想不到除了六道骸,你也是我的對手呀……哼,看來那可愛的小東西很多人喜歡嘛!」
  雙眼笑瞇成一條線,那道令人感到不舒服的目光不停地繞著綱吉打傳,令後者瑟縮了下。綱吉不知道自己是該哭還是該笑,沒錯,他是牛郎,而來到這間店的客人也幾乎都是男人,他喜歡的骸也是男人……可是!為什麼看上他的也都總是男人呢?而且一直說他漂亮、說他可愛,還喜歡用這種色咪咪、分明是在看女人的眼神看他!
  「廢話少說!你怎麼會來這裡?」
  臉色冷到冰點,雲雀沒興趣配合白蘭的笑臉,不偏不倚站在綱吉面前守著。
  「只是來尋找目標而已……既然找到了,那就先告辭啦。」哈哈大笑幾聲,便朝地上扔了顆煙霧彈,隨即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手臂一伸便抓住正想落跑的牛郎,懾人的殺氣從鳳眼中射出……「你是他派來的吧?」方才會這麼晚才到達大廳,就是因為這該死的牛郎擋住自己的去路,而他身上也有不知從哪冒出來的槍枝和小刀,害他浪費了很多時間才抵達大廳。
  而且,一開始他進來報備時,並不是向「雲雀先生」報備,反而是向「澤田綱吉」大喊,這就表示……他是故意將綱吉送出來的!
  「我我、我什麼都不知道……真的!真的!」被充滿尖刺的拐子架住,牛郎可憐兮兮的抽著氣,眼底泛著淚光……「因、因為……那個男人不管看誰都看不上眼,就連店裡最受歡迎的紅牌他都不屑一顧……後來又想到,搞、搞不好他的眼光和六道先生一樣……才會想去把澤田綱吉叫出來……」吞下一口口水,無奈的模樣看起來好惹人憐愛。
  可惜,這些搏取同情的方式對雲雀恭彌而言,一點屁用都沒有。
  「那這些槍枝是怎麼回事?」要不是有這些東西,這沒用的牛郎怎麼可能擋的了他。
  「這這、這是……」心虛的瞟向旁邊,不敢吭聲。那些東西是之前的大客戶在店長外出時送來的,原本理當要交給店長管理,但他們卻私自藏了起來,日後可以到黑市賣出更高的價格。
  「這是不是你們私藏的,我都不在乎。」話語不包含一點感情,冷的令那位牛郎打了個哆嗦……「重要的是……你竟然想將綱吉送出去,罪無可赦!」
  氣的想要一拐劈下去,但綱吉卻衝到牛郎面前,雲雀這才趕緊停止攻擊的動作。
  「雲、雲雀先生……他也是因為害怕才會這麼做的,而且、而且那個男人也沒有傷害我呀!」
  抖起膽子向雲雀求情,綱吉一臉堅定的擋在那名牛郎面前。在看似堅強的氣勢下,纖細的身軀抖個不停。他很膽小、很沒用……但無法眼睜睜看著別人受苦甚至死亡。
  深深的凝視著綱吉,就這樣靜止不動。良久,雲雀才將拐子收了起來,轉身……「交換條件。」就在綱吉放鬆的前一秒,雲雀側過臉淡淡的表示:「不准叫我雲雀先生,叫我恭彌。」語畢,便走回辦公室聯絡工人來整修店面。

  待雲雀離開後,綱吉的雙腳瞬間放鬆,整個人癱軟在地上……呼,好、好可怕……不管是雲雀先生,還是那個叫白蘭的男人,都好可怕……骸,你在哪裡?
  「嗚……嗚嗚……」
  一陣陣啜泣聲自綱吉身後傳出,他緩緩的轉頭,清澈的眸子裡寫滿了疑惑。
  「對、對不起……也謝、謝謝你……」
  大難不死的牛郎忍不住低聲哭泣,為自己想送出綱吉的想法懺悔。
  見狀,綱吉反而有點不好意思……「不、不會啦……我們來把這裡整理整理吧!」
  和以往不同,這次大家都跑來幫綱吉的忙,而臉上也不再寫著嘲諷和鄙夷。

  綱吉忍不住露出開心的笑靨。
  會繼續改變的,這家店一定會變的更好!
  對吧,店長?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