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30 (日) | Edit |

※微2796,請注意。

後記:

一一一、一整個少女是怎麼回事XDDDDDDD(被狠巴)
沒辦法最近一直開小花(?)
有點想打番外篇的意思=D="""
有人支持嗎QQ"
支持請回覆我謝謝!(被巴頭)

話說昨天沒發文發那篇震撼雜談回想好大=D=||
果然大家都被震撼到了哈哈哈……(灰滅)←咦
會不會產出4827文呢……(遠目)←被巴
再說吧=D=|||(毆死)
……糟糕我不能倒戈呀(抱頭)
69快出現拯救我的腦袋!(誰理你呀混帳)

明天的地理考試加油!(噴淚)
地理白痴要上戰場啦嗚嗚嗚(被踢爛)

感謝觀賞ˇˇ













  褐色長髮的纖細身影映入寶石般的紅藍異瞳,深邃的眸畔彷彿要將他吸入不見天日的黑暗中。

  『吶,彭哥列……我可以愛你嗎?』

  柔和的眸子和及肩的長髮總是讓彭哥列十代首領成為聚會的焦點。他的年輕更加襯托他驚人的成長,優雅的美貌連在場的女性都自嘆不如……這就是彭哥列的十代首領,澤田綱吉。

  『骸、骸……你、你在胡說什麼?』

  這就是回答了吧?
  別擔心,我不會離開你的……因為和你相愛,原本就是一種悲願……悲情的願望。
  乖乖做好你的霧之守護者,是現下還能待在你身邊的藉口。

  吶,這就是心痛嗎?彭哥列……



  「骸大人,這次的會議您不去參加嗎?」
  坐在柔軟的沙發椅上,庫洛姆一臉憂心的望著身旁的六道骸。十年了,彭哥列總算將他從那冰冷的水牢中解救出來,並回來擔任他身邊的霧之守護者……待在彭哥列身邊,雖然有微小的滿足感,但心底的失落感卻更強烈。
  他明白,對彭哥列──對綱吉而言,自己不過是個守護者,除此之外什麼都不是。
  「沒關係,不然……妳代替我去參加好了,庫洛姆。」
  毫不在乎的輕笑,朝庫洛姆點了點頭。而後者聞言,粉嫩的小臉不覺通紅,緊張的起身,向骸鞠了個躬:「那、那我先離開了,骸大人……」輕盈的腳步掩飾不了庫洛姆的開心,骸默默的注視著那嬌小的身影。
  ……羨慕,他竟然產生這種可笑的情緒。
  他羨慕,羨慕庫洛姆……羨慕她和綱吉可以理所當然的在一起。
  垂眸,莫名的長嘆……會對彭哥列──對綱吉產生這種感情,或許是他瘋了吧。

  「……骸大人,這樣好嗎?」
  方才就一直待在暗處沒說話的千種,終於忍不住問了一句。以骸大人昔日的作風,喜歡就是要得到,得不到就用搶的……但這次卻反常的沒有做出各種掠奪的行為,反而將自己鎖在辦公室裡閉門思。老實說,他很意外。
  「呵呵……這次的情況和以往不同吶,千種。」
  不住的苦笑,骸也明白這樣的自己不像自己。但澤田綱吉和過去「喜歡的東西」完全不同,他不是「喜歡」澤田綱吉,他是「愛」澤田綱吉。倘若可以,他不想傷害綱吉,不想讓悲傷出現在他溫和的臉上……「真可悲呢……第一次想珍惜的人竟然會是彭哥列首領……呵呵呵……」
  聽著骸的自嘲,千種沒有多說什麼……骸大人,您的聲音正在哭呢。



  會議結束之後,庫洛姆收好桌上的東西,再多看首領一眼……她好喜歡首領,和首領在一起的感覺好溫暖、好舒服……思及此,小臉瞬間紅的發亮。首領和以前喜歡的女孩子只成了朋友,沒有進一步的發展,聽說是因為首領有了另外喜歡的人……足以讓首領放棄初戀的人,會是誰呢?

  「庫洛姆。」
  一聲輕喚將庫洛姆從思考的深淵中拉了回來。猛一回神,原本坐在位子上的首領轉眼就到了自己的眼前……下意識向後退了一步,庫洛姆的臉紅的足以媲美窗外的夕陽。
  「首、首領……」別開眼不敢正眼看綱吉,庫洛姆緊張的捏緊手中的文件。
  「呃……抱、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嚇你的。」
  不好意思的搔搔頭,綱吉以為是自己過於突然的叫喚令庫洛姆錯亂不已。
  「那……首領有什麼事情嗎?」緩和自己紊亂的呼吸聲,庫洛姆試著讓自己的心恢復平靜。
  「那個……骸他怎麼了嗎?」
  溫和的表情參雜了些許擔憂,清澈漂亮的眼眸流露出點點的不安。自從接骸回來之後,每次的集體會議不是缺席就是請人代理,他見到骸的次數比見到庫洛姆的次數還要少。
  「骸大人他……身體不舒服。」
  語畢,紫色的眸子不由自主的看向地面……總不能跟首領說,骸大人只是單純不想來參加吧?
  「……這樣呀。」
  聽罷,綱吉淡淡嘆了口氣。庫洛姆是個不會說謊的女孩子,當她的視線移開時,綱吉就明白……骸根本不是不舒服,他只是不想來罷了。看來,要找時間去找他談談……他還是無法捨下對黑手黨的恨嗎?

  偷覷了眼綱吉沉思的面龐,庫洛姆的心底有一股聲音不斷催促著她……問吶!現在只有妳跟首領兩個人,可以問吶!問首領到底喜歡誰、問首領有沒有可能喜歡自己!
  深深吸了口氣,抱住文件的手臂微微顫抖……「首、首領……」
  「啊,沒事了,今天的會議辛苦妳了。」
  親切的給了個微笑,拍了拍庫洛姆的肩膀示意她可以回去了。
  「首領……您、您有沒有喜歡的人……」
  呼吸無法抑止的急促,庫洛姆有種自己的心臟快蹦出身體的感覺。噗通、噗通……劇烈的跳動令她感到呼吸困難,但水盈盈的大眼還是帶著期盼直直望向綱吉。
  這下,綱吉語塞了。
  看庫洛姆的臉紅成那樣,綱吉也不自覺的跟著紅……這種羞答答的模樣和期待的目光,很明顯的代表……庫洛姆喜歡自己。真奇怪!以前在並中明明都沒有女生喜歡他,這麼可愛的女生怎麼會──……不好意思的別開眼,淡淡的表示:「有。」
  果然!那個傳聞是真的!庫洛姆從來沒有這麼緊張過,漾著水光的大眼再次直視綱吉,輕聲抖著:「那……是、是誰?」屏住氣息,彷彿再多吸一口氣她就會就地昏倒似的。
  這回,綱吉徹底噤聲了。
  望著庫洛姆溢滿期待的眼眸,綱吉的回應卻是苦笑:「我不能說,但……我已經好一陣子沒看見他了。」拐了九彎十八圈,綱吉盡自己所能的「委婉」表示,那個人並不是她。
  聽到此,庫洛姆的臉色便黯淡下來,失望的嘆了口氣,彷彿洩了氣的皮球。首領是有喜歡的人,但如果很久沒見到他了,那就不可能是今天來代理的自己:「嗯……那我回去了。不好意思,突然問奇怪的問題……」沒等綱吉回答,嬌小的身影便轉身衝向遠處的辦公室。
  見狀,綱吉無奈的抓了抓頭,抱起桌上的文件走回自己的辦公室。雖然對庫洛姆很不好意思,但……褐眸半合,若有所思的望向前方……他喜歡的人,早在他捨棄對京子的感情時就確定了。



  「庫洛姆,妳的臉色不是很好呢。」
  雖然還是泛著紅暈,但除了雙頰以外的臉部和以往比較起來稍微蒼白了些……典型的失戀特徵。難道她向綱吉──……「……妳和綱吉說了什麼?」語氣不自覺的冷硬了起來,但趕忙在庫洛姆回答前輕咳了幾聲掩飾。
  「……我……問了首領有沒有喜歡的人……」
  老實的道出,顫抖的嗓音中帶著些許哽咽,漂亮的紫眸周圍有著一圈圈紅潤,彷彿再多說一句就可以讓眸中的淚水滑下面頰。
  「明白了。」
  看庫洛姆失落的樣子,綱吉八成拒絕她了。整個部裡都在謠傳首領那神秘的心上人是誰,他也略有耳聞……聽說綱吉會放棄笹川京子,就是因為那個人。
  「骸大人……首領說,他已經好一陣子沒見到那個人了……您有頭緒會是誰嗎?」
  「不知道。」
  乾脆的回答,骸根本不想思考、也不想知道。如果被他知道了,他沒信心自己不會對那個人下毒手。
  「……骸大人,您生氣了嗎?」聽的出骸話中的不悅和不耐,庫洛姆小心翼翼的問著。
  「……沒有,妳想太多了。」擺出平時的笑容,要庫洛姆安心。他沒有生氣,只是對於自己只能無奈而不能表達的狀態感到難受。

  還能再撐多久?他沒有把握。
  也許明天、也許明年,也許一個小時後、也許一秒後……他什麼時候會對綱吉做出無法挽回的舉動,連他自己都無法肯定。
  只要綱吉一天不說出他的愛人,他就一天抓著那渺小可笑的期望。



  「骸,為什麼都不來參加會議?」
  雙手抱胸、食指輕點,綱吉一臉「今晚要問個清楚」的態度,直勾勾的望著骸。
  「……」
  對此,骸只得苦笑,沒有回答。說他不舒服嗎?看他現在站的好好的,簡直就是睜眼說瞎話;說他不想去嗎?講的這麼白,會不會被綱吉直接揍一拳都不知道。
  「我知道你都有確實做到會議上討論的事項……可是自從你出來後,沒有一次出席這個會議,到底是為什麼?你在躲誰嗎?」
  對上綱吉無奈的雙眸,骸依然無語。

  ──因為,有你在會議上。

  「請你回答,六道骸!」
  見骸半聲不吭,綱吉試著扳起臉孔,擺出這十年間被訓練出來的首領氣魄。
  「……因為,有你在會議上。」
  淡淡的、一字一字的,迴盪在寂靜的夜晚中。窗外的咕咕聲和蟲聲彷彿消逝般沒有流進綱吉耳裡,溢滿綱吉腦袋的只剩下這幾個字構成的句子。
  「什、什麼?」
  因為他……竟然是因為他?難道骸這麼討厭他,討厭到連例行公事都不想做嗎?先前問的「那個問題」,果然只是玩笑嗎?
  「我知道你有個喜歡的人,彭哥列……」
  夾雜著哀傷的異瞳深深望進綱吉眼裡,令他瞠目結舌。他第一次看見骸露出這種表情、透出這種眼神……毫無預警地,骸踏一步上前,摟住僵硬的纖細身軀。
  「骸、骸──」
  「一次就好,拜託你……就這樣讓我抱著……」
  在綱吉掙扎前,骸悶在綱吉的肩上沉聲道。愛一個人原來這麼痛苦……骸泛起自嘲的笑,情不自禁的擁的更緊。
  「骸……你討厭我嗎?」
  「……忘了我之前問的問題了嗎,綱吉?」
  如果討厭他,怎麼可能抱他;如果討厭他,怎麼可能會這麼痛苦;如果討厭他,怎麼可能露出那種表情……這世界上,能讓六道骸露出那種表情的人,綱吉……大概只有你了。

  『吶,彭哥列……我可以愛你嗎?』

  良久,骸才鬆開力道,別開臉不讓綱吉看見和自己不搭嘎的苦笑:「抱歉,彭哥列。」
  「骸……」
  纖細的小手撫上別過去的面龐,綱吉撐高身子獻上自己的吻。

  被雲遮罩的月恰好露面,柔美的月光通過落地窗灑到兩人身上……不住的回吻,再次將瘦小的身軀擁入懷裡。

  直到兩人都快透不過氣,依依不捨的唇才就此放開。
  「……綱吉──」
  「我也有個問題要問你……」
  打斷骸的話,不讓他追問。粉嫩的面龐在月光的照射下更加白皙,但依然遮掩不了雙頰上的深色紅暈……好美,他第一次看見這樣的綱吉。

  「吶,骸……我也可以愛你嗎?」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