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01 (火) | Edit |

※微ALL綱,請注意。
※H慎,嚇到不給錢唷ˊˇˋ||(被巴頭)

後記:

喂喂鳳梨怎麼又色回來了!(炸死)
難得上一篇比較清純的說=口=(純個頭!)
重點是……最後面好欠揍哈哈哈哈XDDDDDDD(被拖去輪迴)
對不起我錯了Orz(跪)←爆

快放假了快放假了萬歲!(毆)
合同誌的稿子也構築的差不多了^^ˇˇ
「霧中的玫瑰」這本6927合同誌有滿滿的愛呀>///<ˇˇ
千萬不要錯過唷ˇˇˇ
除了我以外都是很厲害的大手呀T口T(掩面)
而且還有漫畫ˇˇˇ
(謎:我說……你怎麼打起廣告來了囧)

今天是愚人節XDˇˇ
大家有沒有整朋友來尋開心呀嘿嘿(被巴飛)
新的一個月也請大家多多指教^^ˇˇ
愛你們XDDDDDDD(眾踢)

感謝觀賞ˇˇ
 
 












  「今天的會議就到此為止,請問還有問題嗎?」整了整手上的文件,綱吉帶著笑臉環顧四周。
  「有。」一隻手高高舉起,嵐之守護者的面孔因扭曲而怪異。
  仔細一看,在場的人除了首領和霧守以外,其他人的表情都很詭異。
  「有什麼問題嗎,嵐守?」開口回答的人不是綱吉,而是笑容可掬的六道骸……綱吉的小臉正逐漸轉紅,他對於獄寺想問的問題心知肚明。
  「為什麼你會坐在首領的位置上,而首領坐在你的腿上呢?」
  這句話就像一個開關,按下去就有引爆裝置被啟動的聲音出現……原本祥和的會議室瞬間佈滿濃烈的殺氣,而綱吉額上的冷汗也不停的冒出……就知道會這樣!
  可惡的骸!說什麼不這樣就不來參加!
  『呵呵……誰叫你要誘惑我呢?可愛的小綱吉。』
  誘惑?誰誘惑他?他只是叫他一定要來參加會議而已!為什麼也可以被曲解成這樣?
  「阿綱,你們在玩夫妻遊戲嗎?」山本輕鬆的黑笑著,看似和善的笑容卻隱藏著令人戰慄的殺機。完蛋了!山、山本竟然直接說這是「夫妻遊戲」!先不論他會不會羞死,現下的山本看起來根本就是皮笑肉不笑呀!
  「夫妻遊戲是什麼鬼!棒球笨──……雨守!你說這是什麼話!」忍不住的咆哮,獄寺的臉彷彿快要炸開似的,氣的面紅耳赤。
  「別這樣嘛,獄寺,澤田和霧守只是極限的相愛而已!」什麼跟什麼!就算一點都不極限也要硬把極限插進話裡嗎!還有後面那句「相愛」是怎麼回事!見大家騷動成這樣,綱吉急的想從骸的腿上起身,卻被後者緊抱著不放。
  「原來首領會放棄笹川小姐是因為霧守……」藍波就像被鉛球砸到頭似的,不停地逕自碎碎唸。而此時,坐在首領身旁的門外顧問不悅的皺了皺眉,順手給身旁喃喃自語的藍波呼上一掌。
  「吵死了。」連瞥都沒瞥一眼向後倒去的藍波,自顧自的再添一杯茶。
  「六道骸,離開綱吉。」每吐出一個字彷彿就噴一次火,在場戰鬥火力最高的人莫過於雙眼冒火的雲守了。動作比其他人都還要來的快,戰鬥用的金屬長拐早已備妥在雙手上,就等六道骸放開綱吉的那瞬間給他拐上一擊。
  一臉哀怨的環視大家複雜的情緒,小手抗議似的輕拍緊摟著自己不放的骸,不時還急切的低喊:「骸!放開!快放開我!」

  然而,六道骸卻露出衝擊性的示威微笑。
  「怎麼,羨慕嗎?」
  挑釁般的微笑加上嗆死人的話語,綱吉絕望的聽見耳邊傳來眾守護者理智線斷掉的啪嚓聲。

  第一個衝上前的自然是早已將怨氣囤積到零界點的雲守。而尾隨在後的是嵐守扔出的特製小型炸藥,經過改良後,要炸死人絕對不成問題!一旁以衝出來的黑影是拿著時雨金時的雨守,已轉成刀型的時雨金時在黑眸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

  「住!手!你們通通都給我住手!!!」
  強大的死氣火焰爆出,瞬間擋住雲守的猛烈攻擊、熄滅嵐守的炸彈引線、揮開雨守擺好的攻擊架式……綱吉已從骸腿上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死氣丸吞下,變為超死氣狀態阻擋眾守護者的攻擊。
  要是真的攻擊命中了,不要說這間會議室,整個彭哥列總部被開個大洞都不成問題。
  「雲守!嵐守!雨守!家族嚴禁起內鬨!不是早說過了嗎!」
  居高臨下的瞪著三名錯愕的守護者,而左手也抓住身後的骸將他拉到前面。依然是滿臉笑容,看的連綱吉都想一拳揍上去。
  「骸!不准挑起家族內鬥!」
  「知道了,親愛的綱吉。」
  再來一個殺必斯,方才降下來的妒火又急速上升──……
  「夠了!都給我住手!」



  將熱毛巾擰乾,貼在自己疲憊的眼上……他快被累慘了!都是骸……都是骸害的!
  「阿綱,你知道要怎麼預防這種情況嗎?」沒事人似的擦拭愛槍,銳利的視線朝綱吉瞄去。
  「……不要在會議上靠骸太近。」這次的教訓他可是受夠了。
  「還有一點。」
  「嗯?」
  「別只叫六道骸的名字。」淡淡的說著,提醒著綱吉……方才教訓人的時候,只有六道骸是叫名字。第二戰的導火線,和這個一定脫不了關係。
  「……」無奈的低下頭,綱吉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



  當晚,綱吉面向著映著月光的落地窗,背對著骸,賭氣似的不轉過來。
  「綱吉。」但六道骸可沒這麼好打發。他親暱的環住綱吉纖瘦的細腰,陶醉的親吻柔軟的髮絲……綱吉的味道、綱吉的觸感,連作夢都會夢到的一切,現下都被他擁在懷中。骸勾起一抹媚惑的微笑,抱住人兒的手不安分的下移。
  「骸……我今早快被你累慘了。」嘆了口氣,綱吉抓住正在下移的大手,撇嘴的小臉不住的通紅。那晚的告白,就像將骸身上的羊皮整個掀開一樣,「原形畢露」這詞用在他身上再適合不過了!不給他一點教訓是不行的──……「啊啊!你、你做什麼!住、住手!」
  肇事者喫著深深的笑意,另一隻大掌愛不釋手的把玩剛到手的細嫩……「好可愛、真的好可愛……你看,這可愛的小寶貝泌出甘甜的蜜汁了呢……」壞心眼的煽情字眼讓綱吉的小臉瞬間爆紅,惱怒的掙扎著。
  「骸、骸!放、放開我!今天已經被你搞的很累了──……哈啊!」下體傳來的快感硬生生將綱吉的話語打斷,並發出一聲嚶嚀。男人觸感略粗的的手指輕輕摩擦敏感的尖端,令他感到又舒服又刺激……「不、不……嗚……」連話都無法說完,綱吉捂住咬緊牙根的嘴,不讓令人害羞的呻吟從自己口中流出。
  「褲子好礙事呢,綱吉……」二話不說,將綱吉身上的睡褲連同底褲一起扯下,而懷中的人兒也因癱軟而放開方才抓住男人的手。
  獲得自由的大手變本加厲的摸向人兒的私處,溫柔的輕撫尚未甦醒的後穴……「啊啊……骸、骸……你……你……」一個「你」字講了半天說不出個所以然,不斷襲來的快感和刺激奪走了綱吉的感官,他只得將無力的身子癱在骸身上喘息。
  「放鬆,小綱吉……」邪佞的笑容絲毫沒有褪去,反而加快手中愛撫的動作,並情色的在紅透的小耳邊吹氣……「感覺到了嗎?這飢渴的傢伙已經等不及想鑽進那粉嫩的漂亮花穴了呢……」抓住綱吉無力的手腕,覆在自己滾燙的慾望上。
  這傢伙果然是變態!綱吉欲哭無淚的想著,但軟趴趴的身體卻不聽使喚,渾身的高溫令他十分難受……「哈啊……好、好熱……啊啊!」被挑逗的前端終於按耐不住,傾洩出粘稠的白液……掛滿汗珠的面頰微微前頃,急促的輕喘更加增添了誘人的風采。
  扳開滑嫩的大腿,美麗的甜穴正隨著綱吉的呼吸而喘息著,濕潤的穴口彷彿在邀請飢渴的慾望一般,散發著擊潰人理智的粉澤……「綱吉……我要……進去了……」一口氣將腫脹的灼熱送進可口的嫩穴,底下的人兒不住的痛哀。
  「哈啊啊啊!哈啊……哈嗯……」瞬間的撕裂般痛楚令綱吉放聲大叫,眼角囤積的淚水順著面龐滑了下來……「啊啊嗯……骸……骸……」沾滿香汗的雙手環住骸的後頸,迷濛的喚著骸的名字。
  「綱吉……你真美……」
  柔和的月光灑在兩人纏綿的大床上,肉體碰撞而產生的啪噠水聲散佈在寬廣的房內……

  綱吉……碰你,原本是伸手無法觸及的幻想;吻你,更是無法實現的奢望……
  感謝你,實現我這悲情的願望。



  「今天的會議就到此為止,請問還有問題嗎?」
  「有。」
  又是一隻手高舉,但這回舉手的人並不是嵐守,而是霧守。
  「……霧守有什麼問題嗎?」眼皮跳個不停,綱吉暗自在心底祈禱,待會別再發生什麼狀況──……
  「別忘了今晚輪到你來我房間唷,親愛的小綱吉。」
  啪嘰。
  綱吉苦著臉望著紛紛拿起武器的其他守護者,不住翻了個白眼、抱頭哀嚎。

  別又來了呀!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