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02 (水) | Edit |

FOR 結城零

※阿零我對不起你……(被巴頭)我知道你喜歡清純版的(應該吧)但我的腦子真的不適合清純的東西呀(遠目)←被巴頭
※微ALL綱(炸)

後記:

阿零對不起(跪)
雖然你可能早忘了有點這一題Orz(拖太久了啦混帳)
硬著頭皮打出來了(掩面)
這個題目真的很難發揮吶……(噴淚)
一看就知道是甜到膩死人的文呀(再掩)
……不過被我一寫就一點都不甜了(痛哭)

虐文好虐文棒虐文萬萬歲ˊˇˋ(被揍)
想出虐坑虐坑ˇˇˇ(被巴飛)
正在構築劇情……
有什麼樣的劇情比較虐……(夠了)

最後,其實這篇打的亂七八糟(掩面哭)
對不起阿零也對不起眾讀者呀!囧(跪)

感謝觀賞ˇˇ
 
 











  「老公,人家待會想去那邊看看!」
  「當然沒問題囉,寶貝。」
  一對甜蜜新人在飛機上卿卿我我,女方臉上帶著淡淡的漂亮紅暈,嗲聲嗲語的和身旁的丈夫打情罵俏。

  猛然,一把稍短的三叉戟從兩人之間掠過,濃情蜜意的笑容瞬間僵住,空中飄下了些許被削下的髮屑。
  「飛機上請保持安靜。」
  富有磁性的悅耳嗓音從走道傳來,兩人僵硬的朝聲音來源望去……一名西裝筆挺的帥氣男子剛走到他們的座位旁,笑咪咪的按住座椅,禮貌性的點了下頭,令人印象深刻的紅藍異眸卻看不見一絲友善的笑意。
  受到懾人殺氣的壓迫,錯愕的兩名新人只能一個勁的死命點頭,兩張嘴閉得緊緊的,連大氣都不敢呼一聲。
  再次點頭表示禮貌,露出迷人但恐怖的微笑,爾後便從容步回自己的位置。

  「奇怪,前面的夫妻怎麼突然這麼安靜?」綱吉疑惑的發問,在他去盥洗室前,那對佳人明明親熱得旁若無人呀!仔細瞇眼觀察……在他們前方的牆上,竟然多了一個洞!「……骸!」
  「他們太吵了。」真是倒楣,想不到只有幾個座位的頭等艙也會有這種黏死人不償命的新婚佳人!更重要的是,他羨慕那對夫妻羨慕的要死呀!
  「夫妻相愛是正常的呀!」翻了個白眼,綱吉頭痛的撫著額頭……這男人未免也太誇張了!
  翹眉,嘴角勾起曖昧的笑……「哦?那我也可以囉?」不安分的大掌解開綱吉腰間的皮帶,並隔著長褲布料輕輕按住裡頭沉睡的稚嫩。
  「噫!別、別鬧呀!」努力將音量壓到最小,語帶投降的低聲哀嚎……「我、我不是那個意思……拜、拜託你住手!」他知道,只要六道骸想要,要在頭等艙上演一場令人臉紅心跳的「活春宮」絕對不成問題。
  打死他都不要!
  「呵呵……想要我住手的話,就乖乖『享受』,別掙扎唷。」
  享受?這是變相的折磨吧!可惡、可惡、真是太可惡了!但綱吉相信,只要他一搖頭,不要說貞操,連面子都會被六道骸一手掃出去!無奈,只得沉默以對。

  順利獲得「放肆權」,骸探進底褲的大手更加猖獗,左摸右揉,彷彿擔心有哪一寸沒被摸到、沒被愛撫到似的……「唔唔……」辛苦的將滾到舌尖的呻吟吞回肚裡……不行!他不能出聲!連一點點「嗯嗯啊啊」都不能出來!否則,下場只比「活春宮」好一點,但還是一樣糟糕!
  「呵呵……小綱吉還真會忍呢,久了會傷身子唷。」
  還不都你害的!雖然這麼想,但綱吉卻將小嘴閉的死緊……因為只要一開口,那些令人害羞的吟聲媚語就會毫無保留的流出。
  可惡的骸!前面的那對夫妻哪有像這樣做的這麼超過!他們只是「親」的火熱、「撒嬌」的緊而已!誰跟他一樣直接將手伸到別人褲子裡去的──「唔啊……」強烈的生理反應逼的綱吉將身子縮起,佈滿冷汗的面龐浮現淡淡的美麗紅暈。



  經過一場足以媲美地獄的飛行之旅,綱吉疲憊的癱在飯店大床上,而始作俑者似乎還欲罷不能,一回房就開始對綱吉上下其手,彷彿一隻飢渴的野獸。飛機上的挑逗怎麼可能滿足他六道骸呢?覆上累癱的身子,「勤奮」的在綱吉白嫩的頸間種下無數的紅苺。
  「……骸,我快被你整慘了。」無力的說著,現下的他連阻止男人的力氣都沒有。
  笑容一點都沒有褪減,骸的眸中閃爍著慾火的光芒:「呵呵呵……『夫妻』嘛,嗯?我們就來做些夫妻才會做的事情──……」眼看自己就要在無法抵抗的狀況下,被飢渴的野狼吃的一乾二淨──……

  碰!
  厚重的大門瞬間被炸開,一陣煙霧消散後,出現在眼前的是嘴上刁著煙、頭上冒著青筋的嵐守以及一臉冰冷、手上抓著拐子的雲守。
  「獄、獄寺?雲雀學長?」錯愕的撐起身子,但身邊的男人早已拿出戰鬥用的三叉戟,喫著微笑但神色冷俊的和門口的兩個男人對峙。
  「有何貴幹?」冷笑著,骸的臉早已黑了一半。竟然跑來打擾他和小綱吉的蜜月!不可原諒!
  「你竟然還有臉問!是誰准你和首領出來度蜜月的!」率先爆炸的是氣的咬牙切齒的嵐守,口中的煙蒂彷彿快要被咬成兩半。
  「我和綱吉的蜜月,你們管的著嗎?」不在乎了哼了哼,慢條斯理的從懷中拿出一張燙著金字的紅色喜帖:「喜帖都發了,還有什麼問題?」
  待在床上的綱吉只能任由嘴角抽搐,什麼都說不出來……沒錯,他喜歡骸,也的確喜歡到愛的地步,但是……

  『骸……可不可以不要這麼誇張?』豆大的汗珠從綱吉額上滾了下來,望著骸笑咪咪掏出來的喜帖,好幾條明顯的黑線掛在綱吉的額際上。
  這男人不會是認真的吧?
  雖然由自己來說有點奇怪,但他已經在總部裡樹立了良好的威信,所有的守護者都像家人一樣……他也不是笨蛋,自然感覺的到有些守護者對自己的感情十分異樣,奇特到幾乎和骸對他的感情差不多。可能是自己多心,也可能是真的有這回事。
  倘若是真的,這喜帖一發,可不是一句「就是這樣」可以解決的!
  『吶吶,我們蜜月要去哪裡呢?』彷彿根本沒聽見綱吉講的話,自顧自的拿著地圖標目的地,笑的好不開心。

  「但綱吉什麼都沒說!」原本保持沉默的雲守冷冰冰的扔出這一句話,媲美南極冰原的俊俏面龐令人心生敬畏。耐性幾乎等於零的他迅速衝上前攻擊,拐子和三叉戟敲擊出的清脆聲響令綱吉顧不得身體抗議,慌忙的從床上爬了起來。
  「不同意的話,綱吉不會跟我出來!」不甘示弱的用力一揮,被雲雀巧妙的躲開,精緻的高牆被擊中後出現一條怎麼補也補不回來的裂痕。
  他們要拆了這間飯店嗎?
  「不不不──!住手!不准在這裡打架!」扯著嗓門大吼,綱吉快要哭出來了。不是因為感動,感動他們為了自己打架,而是為了……「這間飯店快被你們拆了!」哀怨的瞟了方才被打出了裂痕一眼,氣喘吁吁的盯著三名因錯愕而停手的男人。
  但才這麼做綱吉就後悔了,因為一旦吼完,三個男人都在等他的回答……他該怎麼辦?
  咬緊下唇,面色羞赧的撇向一旁……「獄寺、雲雀學長,你們回去吧……」
  「首領!」
  「綱吉!」
  兩個男人不敢相信的大叫。
  「……這是我和骸的蜜月!請你們回去!」紅著臉大喊,瞬間將門口的兩個男人點成化石。



  待這場鬧劇結束之後,綱吉再度累癱在大床上……小臉紅的發亮,不敢看身後笑容滿面的骸。可惡、可惡、太可惡了!不但將他吃的一乾二淨!還讓他說出那些羞死人不償命的話!
  「呵呵……礙事的人都走了呢。那……我們可以繼續了吧,可愛的小綱吉?」

  ……救命!誰來幫我把獄寺和雲雀學長叫回來呀!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