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04 (金) | Edit |
後記:

拖好久QQ"對不起(跪)
今天家母火氣好大……差點沒辦法今天發文……(掩面)
好險還是發了QˇQ(偷偷上線)←被巴頭

看到這裡的客官應該不難想像(咦)
下一篇也會是H……(被巴頭)
辛苦你了!綱吉!(遞茶)←被揍飛
沒辦法嘛我好想寫(羞掩面)←去死!

開始放假啦放假ˊDˋ!!
成績單寄到家裡了囧!
可是成績比我預料中的還要好太多了=口=(爆)
確定沒寄錯嗎咦?!(靠)

台灣的各位也有三天連假ˇˇ
好好享受唷^^ˇˇ

感謝觀賞ˇˇˇ
 
 












  又醒了。
  翻身,綱吉試著回想那朝思暮想的美夢……骸抱著他、吻著他,溫柔的告白從漾起笑花的唇畔傳出,深邃的寶石般異瞳有著不可思議的溺愛……但自從和恭彌發生關係後,夢總是到一半就會被硬生生中止,連他最常問的那句話都沒有機會說。

  『告訴我,這不是一場夢。』

  悲哀又悽涼的一句話,再次澆冷了綱吉溫熱的心……雖然那天之後的會議,骸的行為都很怪異,但綱吉不認為那代表什麼重大意義。事實上,他不敢跟他們兩個講話了……不管是恭彌還是骸。
  恭彌說愛自己,但自己喜歡骸,而骸卻又喜歡恭彌……這就是大家所謂的三角戀了吧?而且是最痛苦的類型:每個人都愛著不愛自己的人。
  嘆了口氣,綱吉難受的掩住面頰……他不要,不要因為自己而毀了骸的幸福。如果真的要這樣繼續下去,那他寧可選擇消失……雖然對不起恭彌,但他真的很愛、很愛骸……愛到連自己都不知所云。
  縱使他們曾經是敵人,縱使骸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裡……但他就是無法抑止自己喜歡骸的心情。
  「對不起,恭彌……」



  早晨的例行會議,最早到的人依舊是綱吉。但不同的是,他臉上掛著和他一點都不搭嘎的微笑,並反常的和好幾天沒說話的霧守和雲守招手道早:「早呀!骸!恭彌!」笑的好燦爛、好耀眼……也好奇怪。
  骸有些錯愕的將手擺在唇前思考,雲雀則是瞇起了銳利的鳳眼。綱吉最不會掩飾自己的心情了,而今天這種反常的態度和那近乎怪異的開朗更是他隱瞞事情的寫照。

  「呼……今天的會議就到此為止,辛苦大家了。」
  奇怪的笑容總算減少了些,轉成平常和善的微笑。但正當眾守護者將桌上的東西收一收、飲乾水杯中的茶時──……
  「那個──可以請大家再待一下嗎?」那詭異的微笑又出現了!
  眾守護者紛紛對看一眼,但還是停下離開的動作、坐回溫熱的辦公椅。
  「嗯……我們也可以討論一下家族以外的事情,對吧?」若有所思的抓緊茶杯、褐色的眸子飄移不定,看的出來現下綱吉非常緊張……眾人頭上的問號再度加深,對於首領的怪異舉動感到納悶。尤其是霧守和雲守。
  「阿綱,你想講什麼就直接說。」門外顧問不客氣的開口道,著時嚇了正在深呼吸的綱吉一跳。
  「呃……就、就是……大家……嗯……」嚥了口口水,一顆冷汗從額際上滑下……「大家……會排斥同性相愛嗎?」
  什麼?
  「首領?」獄寺不解的看著綱吉,而後便露出一臉驚恐:「難、難道您喜歡男人嗎?」
  「呃?不不不……我要說的不是這件事情!」雖然他猜的沒錯,但現在要討論的不是這個!
  「那阿綱想說的是?」山本好聲好氣的替綱吉接話,並按住一旁獄寺的肩膀,要他冷靜。
  「我想說……就算家族裡有人互相喜歡,也不要用這種異樣的眼光看待他們。」飛快的瞟了骸和雲雀一眼,爾後又清了清喉嚨,淡淡的表示:「咳,還有……希望每個人都能正視自己的心情,不要搞錯喜歡的對象了……就這樣,解散吧。」
  語畢,綱吉衝的就像一陣風一樣,不一會兒便消失在會議室裡了。現在留下來的守護者們都是一臉錯愕。
  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眾人紛紛頂著問號離開會議室,除了一臉鐵青的霧守和雲守之外。
  他們當然懂,懂綱吉的言外之意……要他們不要想太多,趕快在一起!
  雲雀更是黑了臉……沒想到綱吉一口否定自己的告白,還認定自己是因為還沒認清感情,拼了命要將自己和那該死的鳳梨湊在一起,甚至不惜在這種公開場合講出那種會遭人疑竇的話。
  骸的臉更黑……好吧,他是有錯在先,事情發展成這樣也可以算他活該,但、是!依前幾天雲雀恭彌和綱吉的反應看來,八成發生了他意料之外的事情,而且很嚴重、很棘手……加上綱吉又企圖湊合他和那之死鳥在一起,更是令他火冒三丈。
  該死!真火大!

  兩人惡狠狠的瞪視著對方,眼皮連動都不動一下,彷彿先眨眼的人就輸了。
  「你對綱吉做了什麼?」面色冷的彷彿可以敲出一塊冰,骸輕喫著冷笑問道。
  「不用你管。」這邊的溫度也高不到哪去,呼出的氣彷彿可以凍結週遭的氣流,雲雀臉上的表情明顯是負溫。綱吉的回答,不僅表示他拒絕了自己,還把自己推給別人!
  「呵呵……不管你做了什麼,這下算是被拒絕了吧?」這句話捅中了蜂窩,雲雀身邊的鬥氣不斷上升,但骸卻絲毫不在意。
  「閉嘴!你輸了。」努力忍住拿出武器的衝動……為了綱吉,他不想在總部裡引起騷動。對面的男人想當然爾也是這麼想。
  「輸了?呵呵……何以見得呢?」沒有否認,骸知道,那場假裝喜歡的爛戲繼續演下去也沒有任何意義。
  果然!握緊拳頭,憤怒的瞪視著咧水冷笑的藍髮男人……冷冷的扔出一句話:「我和綱吉發生關係了。」這話講的不重不輕,但卻讓六道骸那張完美的笑臉面具整個碎裂。
  但隨即將自己的情緒隱藏了起來,骸不甘示弱的回話:「一定是強迫的,不是嗎?」這話也不偏不倚觸動了雲雀的地雷。
  兩人怒而相視,其間冒出熊熊烈火……而導火線綱吉,正躲在自己的房間裡喘氣。

  呼……雖然對恭彌很不好意思,但他相信,只要進一步釐清,恭彌一定可以發現自己也喜歡骸的!屆時,他們兩個就能理所當然的在一起……揪住胸口,綱吉強迫自己忽略這陣陣的刺痛……他不該奢求太多,只要大家開心就好了。
  渾然不知,門口多了一尾人影。
  「阿綱,為什麼要這麼做?」
  「噫!呃?原、原來是里包恩啊……」嚇的他心臟停了一拍。
  「為什麼要這麼做?」再問一次,不容綱吉扯開話題。
  「……我希望他們得到幸福……」
  「哦?你認為這樣他們會得到幸福嗎?」這學生總是這樣!一旦和自己扯上關係的事情就變的如此不知變通!
  「當然!骸很喜歡恭彌!而恭彌……對骸之前的舉動也沒有太大的反抗動作,所以應該──」
  「那是表面上。」輕易打斷綱吉的話,將愛槍抵在他的額上。
  「里、里包恩?」
  「雲雀恭彌喜歡你。」淡淡的冷語,里包恩的槍還是沒移開。
  「……可是──」
  「六道骸也喜歡你。」再度打斷綱吉的話,槍口稍稍動了下。
  「他一定是──……什麼?」小嘴微張,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呆愣的望著里包恩。說里包恩開玩笑嗎?不對,認識他這麼久了,通常他那些聽起來像玩笑的話都是真的。
  「六道骸也喜歡你。」見綱吉不再辯駁,里包恩才將愛槍收起……「所以,最近小心點。」
  「欸?」怎麼突然警告起他了?
  「比起雲雀恭彌,六道骸的佔有慾更強……你應該明白吧?」如果他知道雲雀恭彌和阿綱發生了關係,會採取什麼樣的行動……令人擔心。
  「……你想太多了啦,里包恩。骸他不管怎麼看都喜歡恭彌呀!」甩甩頭,不願意相信里包恩給予的事實。A拼命對B獻殷勤、做親暱舉動,但A事實上喜歡C?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都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總之,小心點。」耐心用盡的里包恩無奈的瞥了綱吉一眼,不管他信不信,給予他忠告是身為前家庭教師的自己應該做的。

  儘管想將里包恩的話從腦中排除,但心底那可笑的期待竟然捨不得拋掉它!

  『六道骸也喜歡你。』

  騙人!不可能!如果他喜歡我,為什麼要和恭彌親近?如果他喜歡我,為什麼之前都冷漠的喚他首領?如果他喜歡我,為什麼我一點感覺都沒有!對、沒錯……都是里包恩誤會了……對!一定是這樣──

  叩叩!
  兩聲清脆的敲門聲再次將綱吉嚇的整個人跳了起來……再這樣嚇下去,他一定會提早心臟衰竭!綱吉稍稍撫了下胸口,便緩緩開啟厚重的房門……碰的一聲,大掌按住門緣,不讓綱吉有機會將門關上……

  「午安吶,綱吉……」夾雜著曖昧的悅耳嗓音帶笑著,那雙詭譎的異眸閃爍著平時沒有的怪異視線。
  剎那,綱吉平穩的呼吸聲瞬間凍結。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