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05 (土) | Edit |

※雲雀恭彌心境中心,但標題並沒有打錯,是骸綱文。(好狠!)←?
※委員長我對不起你但誰叫你要擱狠話呢我只好寫番外了……(抱頭逃竄)←被拐爛

後記:

噗!(你幹嘛)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還是這篇好有喜感XDDDDDDD(被拐爛)
雖然對委員長有點抱歉ˊˇˋ
但這篇畢竟是骸綱呀……哈哈哈(別想傻笑帶過去!)

另外,奢望可能也會出一篇番外XD(咦)
要解釋白蘭那個神秘的機器(?)
應該一樣會是很有喜感的一篇XDDDDD(夠了)

12月的同人展不知道能不能去QQ!!
有希望、有希望呀!(握拳)
到時要去同人誌攤子打滾啦哈哈哈XDDDDDD(住手!)←眾踢

萌菌好棒ˇˇˇˇ
看完第一集好想看下去呀>////<ˇˇ
那個米菌寶寶好可愛ˇˇˇˇ(炸)

感謝觀賞ˇˇ
 
 












  『我會再來看綱吉。』

  該死。
  雲雀恭彌冷著臉死瞪著六道骸那春風滿面的嘴臉。

  「怎麼了?雲雀恭彌,這桌酒菜不合你的胃口嗎?」
  酒菜是沒什麼問題,以單純的會面來說,這頓晚餐已經算是相當豐盛的佳餚的。有問題的是坐在自己對面、親暱摟住綱吉的六道骸。不知怎地,他的笑容給雲雀一種「呵呵呵,羨慕吧?」的感覺。
  真是不爽!
  「骸,你想加什麼醬?」
  和之前愄縮、委屈的模樣完全不同,現下的綱吉有著紅潤的臉蛋和幸福的表情,而他和六道骸的親密互動在外人眼裡就算解釋成夫妻也不為過。
  真是該死!
  「嗯?我呀……想吃『綱吉口味』的醬。」
  曖昧的在綱吉唇上偷一口香,後者的小臉立刻爆紅,筷子上夾著的肉塊不慎掉了下來,滾到雲雀面前……而這男人的臉早在看見剛才那一幕時全黑了。
  他是故意的!
  「……掉下來就不要吃了。」
  阻止正要將肉塊夾起來的綱吉,冷酷的眸子對上綱吉的,剎那間增添了一點溫度……方才的怒氣和理智的溫度頓時降低。澤田綱吉真的很特別,生平第一次有人給他這種熟悉又懷念的感覺,只要和綱吉有關,平時冷酷無情的他也會突然換個人似的,想幫助他、照顧他。
  小嘴微啟,似乎想向雲雀說聲謝謝,但卻被六道骸一把拉了回去:「綱吉,醫生說的話要聽,但不要靠他太近唷,不然醫生可能會做一些意外的舉動。」笑的無比燦爛,但雲雀的臉卻愈來愈黑。
  ……混帳!

  經過一頓晚餐的觀察,綱吉對六道骸的態度已從害怕和單戀轉為徹底的愛戀,而六道骸也像換個人似的溫柔對待綱吉,並盡他所能的抹黑自己。
  該死!
  「雲雀醫生!」
  轉身,朝自己奔來的人正是綱吉。微微放大的鳳眼有著些許的訝異,捻息剛臉火的煙,面向跑的氣喘吁吁的綱吉:「……有什麼事嗎?」綱吉的到來自然讓他很高興,但一想到那死守著綱吉不放的男人,雲雀就是沒辦法太開心。
  「噓……不要跟骸說我來找您喔……這個。」
  將一個別緻的小香包擺在雲雀的大掌上,上頭還織著「27」兩個阿拉伯數字。這個舉動令雲雀著時愣了一下。糟糕!他竟然有想抱住綱吉的衝動!
  「謝謝您對骸和我的照顧!以後還請多多指教!」
  耀眼的笑臉閃的雲雀一愣一愣,不自覺抓緊了手中的香包。心底有股不可思議的快樂湧了上來……這是什麼感覺?以往,無論是學業優異還是事業有成都沒有這種感覺。只有澤田綱吉……只有綱吉給自己這種奇特的感受。
  ……但他卻又屬於那該死的六道骸!
  「那再見囉!雲雀醫生!」轉身就要跑回飯店。
  「等、等等!」
  此話一出,兩個人都愣住了。綱吉緩緩偏頭,一臉疑惑的望著雲雀;雲雀遮住自己的口鼻,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將話給喊了出來。
  「……沒事,只是覺得你和六道骸之間的感覺變了。」何只是變了,要不是六道骸那惹人厭的處事作風和賊笑,跟他說現在這個六道骸跟之前是同一個人……鬼才相信!
  聞言,綱吉水嫩的頰上又添了些許紅暈……令雲雀的心一沉:「是呀……因為發生了一些事……」回想到日記本的事情,綱吉不禁多瞄了雲雀幾眼,而水亮的眸子隱隱約約傳出怪異的目光。
  想當然爾,雲雀注意到了。
  「和我有關?」老實說,他不喜歡綱吉用這種目光看著自己。那目光帶有愧疚、無奈……自己有做過什麼事情嗎?能讓綱吉感到如此抱歉?啊,說起來,身體檢查那次的確……「……關於身體檢查,六道骸有刁難你嗎?」雖然那次檢查的內容都是六道骸親自要求的,但看他現在黏綱吉黏的這麼緊,依他狡猾的個性搞不好會想要藉機「扳回一成」,徹底佔盡綱吉的便宜。
  「唔?沒有、沒有!那次的檢查是不得已的嘛……」苦笑著,綱吉的小臉更加通紅……噢?原來不是啊……那會是什麼事?
  「那是──」
  「你問太多了吧,『雲雀醫生』。」
  硬生生打斷雲雀正要接下去的話,六道骸從綱吉身後擁住他。雲雀可以看見綱吉的臉色瞬間刷白,冷汗冒個不停……糟糕!一時之間忘了綱吉是偷跑出來的!
  「骸、骸……」
  「綱吉,你怎麼可以擅自跑出來呢?回家要好好『處罰』唷。」
  「對、對不起……」低下頭,綱吉知道骸所謂的「處罰」是什麼,小臉熱到快要爆炸了。
  「是我要綱吉出來的。」冷冷的說著,雲雀不希望六道骸再度傷害綱吉……尤其是因為綱吉特地出來找自己而傷害他!不行!絕對不行!
  「哦?你要綱吉出來做什麼?」狡黠的雙眸直勾勾的盯住雲雀握緊香包的大手,擺明了方才的一切他都看在眼裡。
  「……問些身體狀況。」將手中的香包收進西裝內袋,不甘示弱的回瞪。
  「這樣呀……那我也想問一些關於綱吉的身體狀況,行嗎?」那詭異的笑容更深,雲雀瞇起了眸子。他在想什麼?嗅到了詭計的味道,雲雀冷冷瞪視了六道骸好一會兒。
  「嗯。」看他玩什麼把戲。
  「這個嘛……因為這些問題很隱私,所以剛才吃飯才沒講的……現在剛好可以問呢。」令人摸不透的眼神射向雲雀,後者厭惡的皺起了眉。
  「有話就快問。」
  「呵呵……關於綱吉私處的抹片檢查,有些地方我看不懂。」
  ……該死的王八蛋!
  搶在雲雀回答之前繼續說,順利捅中馬蜂窩的骸繼續嘻皮笑臉的說著:「例如顏色變化、觸感、黏膜等等的我都不清楚呢。」被抱在懷裡的綱吉羞紅著臉,輕輕拍打骸的手臂以示抗議。
  「……你想知道什麼?」不清楚?如果六道骸看不懂這種醫學報告,那他也不用混了!換句說話,他根本不是真的看不懂,而是故意挑這個話題來激怒自己!
  「上次問你都沒回答呢,雲雀醫生,綱吉是不是很敏感呀?」
  這一提醒,之前檢查時留在手上的觸感頓時又回到雲雀手上……該死、該死、真是該死!這個該死的變態王八蛋!
  「這跟檢查沒關係!告辭!」惱怒的撇頭就走,但還是不忘看綱吉最後一眼……繼續跟六道骸對話下去,幾條命都不夠賠!每一條都是被活活氣死!
  「再見,雲雀恭彌,下次就不會有這種便宜讓你撿了唷。」欠扁的笑著加上無賴的喊著,雲雀在上車前憤恨的轉了過來。
  「閉嘴!」

  目送著雲雀的車離去,骸忍不住捂住自己的臉輕笑……「哈哈哈哈……綱吉,你看看他那個反應……哎唷!」左腳被狠狠的踩了一腳,令骸發出一聲痛哀。
  但笑容還是沒有褪去,依然帶著笑看著身旁鼓著腮幫子的綱吉……唉唉!真不愧是綱吉!不管什麼時候看都好可愛呀!

  而且,世界上能用力踩六道骸一腳還能全身而退的人,大概只有澤田綱吉了吧。

  「可惡、可惡!不管上輩子還這輩子你都沒變!」都一樣可惡!
  「呵呵呵……關於你跑出來的事情,我還沒找你『算帳』呢。」環住綱吉的細腰,饑渴的慾望一絲不漏的從異瞳中流出。

  啊,不對,就算是澤田綱吉也無法全身而退。

  「只、只是見一下面有什麼關係!」反正雲雀醫生也可以算是他的朋友呀!
  「我說有關係就是有關係唷,小、綱、吉。」

  至少,骸會在床上好好「修理」他的!

  將面色泛紅又泛青的綱吉扛在肩上,直接坐進車裡,回去算「總帳」囉!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阿婷,你的渴望愛是我ㄧ被子的愛(抱緊緊)
2011/12/23(Fri) 03:25 | URL  | 蝶 #-[ 編輯]
RE:蝶
謝謝Q/////Q(抱緊)
我也在等阿蝶的小貓阿!!!
2012/01/22(Sun) 21:17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老實說自己真的看不了虐綱的故事,可是只要想到會有好的結局就會想繼續看下去,總之就是一個字------讚^^
2012/03/06(Tue) 22:10 | URL  | Snow #-[ 編輯]
RE:Snow
這篇一開始的確挺虐的(艸)
寫到一半都會心疼綱吉T____T
謝謝喜歡QQ
2012/03/13(Tue) 20:07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