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06 (日) | Edit |

※女王綱莫名其妙出現了(咦)
※怎麼有種「變種觸手機器鳳梨」出現的感覺?(被巴頭)
※骸被我弄得好沒用(掩面)←眾踢

後記:

這篇已經不是喜感了(掩面)
一整個很白癡呀怎麼會這樣(被巴頭)
鳳梨我對不起你呀你被我寫的好殘(跪)←被拖去輪迴

最近重看純情羅曼史ˇˇ好棒好棒ˇˇ(爆)
突然看見小兔老師和相川小姐討論的H場景ˇˇ(喂)

A→被強行擄走,矇起雙眼監禁,莫名其妙便展開了濃情蜜意的拷問遊戲
B→裸體圍裙廚房遊戲~今晚任君宰割♥~
C→游泳池的淋浴間~水、飛沫與泳褲

這這這這是什麼XDDDDDDD(爆笑)
中村老師您好厲害呀這些都好萌!(毆死)
順帶一提相川小姐強烈推薦B項XDDDDD(笑拍地)

明天就會打唯恐夢醒了(炸)
想看虐的閣下們久等了……(滾走)←被巴頭

感謝觀賞ˇˇˇ
 
 












  早晨,一道淒厲的慘叫聲瞬間劃破寂靜的天空。
  「這這這、這是什麼鬼東西啊!」顧不得自己身上只剩一條四角褲,綱吉連滾帶爬的逃到門邊,滿臉驚恐的盯著床上不斷蠕動的「東西」。
  那是什麼?一早起來沒看見骸,反而發現這噁心的「東西」在自己身旁,令人作嘔的觸手還緩緩爬上他的身子,那冰涼又濕滑的觸感令綱吉雞皮疙瘩掉了滿地,趕緊滾下床逃到門邊。
  好在那「東西」的移動速度十分緩慢,否則早就將他整個人吞進去了。
  「綱吉!」幾乎在同一時間,房間的大門就被粗魯的撞開。要不是綱吉已離開門邊,試著緩緩接近牆角的電話,瘦弱的身軀早就被撞飛了。
  「骸、骸!那那那、那是什麼東西呀!」看見骸後,綱吉大大的鬆了口氣,移動腳步退到骸身邊,小手依舊顫抖的指著床上的「不明物體」。
  「嘖……我們先離開這間房間。」
  走出那恐怖的房間後,沒有衣著保暖的綱吉終於忍不住打了個噴嚏……「哈啾!」奇怪的是,他沒有裸睡的習慣啊!怎麼一早起來就被扒的只剩一條四角褲?
  「你沒事吧,綱吉?」將自己身上的大衣脫了下來,蓋在綱吉身上……「千種,麻煩你替綱吉拿一套衣服。」另一方面,也是不想讓他看見一絲不掛──好吧,還剩下一條四角褲──的綱吉。
  接到銳利的目光,千種謹慎的點了點頭,便轉身離去。

  「我太大意了……抱歉,綱吉。」迅速替綱吉換上乾淨的衣服,神情顯的十分焦躁。
  「那到底是什麼呀?」先不論那「東西」怎麼會在自己床上,更重要的是……怎麼會有那種「東西」?
  「之前解決白蘭後,從他的科技開發部帶回來的東西……」
  「是喔……那為什麼會出現在我床上?」這點最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那是人工生命體,內部程式好像都已經設定好了,只聽白蘭一個人的話。」
  「呃?但這跟它跑到我床上有什麼關係?」更何況,白蘭已經不在這裡了……雖然他對自己做了很可惡、很無恥的事情,但一想到他被骸殺死,綱吉的心還是會稍稍低沉。他不喜歡骸殺人,尤其是為了他殺人。
  「別想太多……白蘭的死不是你的錯。」清楚看破綱吉的心境,骸嘆了口氣,將他摟進懷裡……「總之,那該死的『東西』現在鎖定的目標是你。」
  這句話,才將綱吉的思緒從遙遠的那一方拉了回來……「嗄?」
  「白蘭那傢伙原本好像想將那『東西』植入你體內。」
  「什、什麼?」方才退回去的雞皮疙瘩又浮了上來……把那噁心巴啦的觸手怪植進自己體內?紅潤的小臉瞬間刷白,嘴裡的貝齒不停的上下撞擊……「可可、可是它怎麼可、可能塞得進我體內……」光想像就讓他快吐了!
  「它原本沒那麼大,只是為了要找到你達成目的,才會吸收實驗室其他的儀器進化……我們一個沒注意就讓它溜了,好險你沒事……」六道骸第一次有這種心臟被掏出來的感覺……這東西可說是見鬼的棘手!白蘭那混帳竟然暗地裡開發這種鬼東西!

  『我得不到……你、也別想……』

  難怪當時會露出那種詭異的微笑,完全算準了他科技開發室的那個鬼東西會自動跑出來找綱吉!

  「骸大人,現在怎麼辦?」淡淡的發問,千種依然保持冷靜詢問著。
  「只能毀了它……但問題是要怎麼毀……」那鬼東西的自我修復能力和吸收進化能力都是一等一的強大,普通的攻擊絕對無法將它徹底消滅。
  「咦?可是它動作很慢不是嗎?」綱吉不解的說。

  靜默。

  「……它的速度快到足以擺脫我們逃離實驗室。」推了推眼鏡,千種不敢怠慢的向綱吉解說。
  「嗄?可、可是……就是它速度夠慢,我才有辦法逃離呀……」

  又一陣靜默。

  「難道……為了不讓它傷害綱吉,所以做了一些特別的設定?」若真是這樣,他還真該感謝白蘭……不對!他要是別造這種東西就沒事了!
  「可能性很高。」將情報寫在小型筆記冊上,千種在分析局勢之後陷入一陣長默……「骸大人──」
  「骸大人!那『東西』剛才安靜了一會兒,現在又開始吸收房間裡的其他東西了!」犬匆匆忙忙的跑過來,向骸報告他監視的結果。
  「呵呵……千種,你想到的和我一樣嗎?」雖然發出輕笑聲,但臉色卻冰的令人不禁打了個哆嗦……骸若有所思的望向綱吉。不只骸,連千種和犬都跟著一起看向他。
  見狀,綱吉向後縮了縮……「呃……為、為什麼要這樣看我?」
  搭住綱吉的肩,骸的紅藍異瞳深深望進綱吉眼底……「雖然我很不想這麼做……」是根本不想這麼做。「但如果不趕快毀了它,撇開這個家會被毀的多悽慘,你的危機也無法解除……所以……」咬緊牙根,六道骸第一次覺得自己這麼無力、沒用……「請你消滅它吧,綱吉。」
  「欸?我?」惶恐的指著自己的鼻子,不敢相信的張嘴……要他去消滅那個怪物?開什麼玩笑!他又沒接受過什麼訓練,有辦法消滅它嗎?
  「是的,綱吉大人。」一旁沉默的千種也開始說話……「除了您以外,其他人接近它都會被它以最快的速度攻擊,弄個不好還會被它操控,到時候情況就會更加危急……所以,由能夠抑制它行動的您去殲滅它再適合不過了。」
  呆望眼前的三個人,綱吉嘆了口氣……「我明白了。」



  「死氣丸?」舉起手上的小藥丸仔細端詳,綱吉眨了眨水亮的大眼。
  「是的,還有這雙手套。這些是骸大人的父親在強迫他植入右眼時一同開發的東西……」微微偏頭瞄了骸一眼,確定他和犬都聽不到自己現在說的話後……「其實,骸大人受傷了。」
  「欸?」抬頭,錯愕的望著千種鏡片後的雙眼,再緩緩向骸的背影望去……「怎、怎麼會──」
  「我們當時沒料到那是人工生命體,所以沒有做好防範措施……就是因為這樣,骸大人才會請您去殲滅它,否則……就算只有您能抑制那個『東西』,骸大人也不可能讓您去冒這種險的。」

  不語,綱吉深深的凝望骸的背影……沒錯,骸替他做了很多,現在……終於也有他能幫助骸、幫助大家的事情了!
  下定決心將死氣丸吞下……同時,那混合著許多家具的「東西」也衝破房間的大門,朝他們的方向衝了過來──但就在接近綱吉前的五公尺時,速度突然降了下來,只能慢吞吞的朝綱吉延伸它那噁心的觸手。

  「消失吧。」
  美的令人炫目的火焰衝向那團因吞噬其他東西而進化的不明物體,漂亮的火花不留情的將它引以為傲的觸手燒的焦黑、粉碎……離綱吉最近的觸手努力克服火焰向前,直衝綱吉那沉靜的不似平常的美麗眸畔──
  「沒有用的。」舉起正燃燒著熊熊火焰的右手,溫暖的火色將剩餘的觸手包圍,灼熱的高溫令它徹底灰滅……



  「……千種。」
  「骸大人?」
  「這樣的綱吉真的很美。」
  「是。」
  「但可以把那手套的威力去除嗎?」
  「……」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奢望是我ㄧ被子的摯愛!!!!(剛剛不是才留過差不多的內容#
2011/12/23(Fri) 03:27 | URL  | 蝶 #-[ 編輯]
RE:蝶
剛剛好像也是這樣XDDDDDD(大爆笑)
2012/01/22(Sun) 21:17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