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08 (火) | Edit |

※H有慎入,為骸綱部分,屬強暴性質(吧)。
※其實到最後已經不算強暴了。(被巴頭)←偏心呀這是偏心!(爆)

後記:

耶好險我有偷用電腦(被巴頭)
出來了各位ˊˇˋ……可是不虐耶……(被巴頭)
總覺得到最後就不是強暴了……(被踢飛)
ˊ3ˋ……改天寫另一篇強X來滿足……(住手!)

不管怎樣XD"
其實我自己很喜歡這種感覺ˊˇˋ(啥鬼)
這種解開誤會的感覺(?)
話說骸做好久從下午到隔天耶……(被巴頭)

小電快沒電了(遠目)
希望大家喜歡QˇQˇˇˇ
謝謝支持ˇˇˇ

感謝觀賞ˇˇ
 
 













  「午安吶,綱吉……」
  不知怎地,一股強烈的惡寒朝綱吉襲去,全身的寒毛都害怕的豎起,下意識想將門關上──……但男人彷彿早料到一般,強而有力的大掌穩穩按住門緣,詭譎的氣息漸漸包覆綱吉發冷的身軀……
  為什麼?為什麼骸會來這裡?他、他剛才不是已經說清楚了嗎?
  「哎呀……想讓我吃閉門羹?」稍稍施力,半開的大門就輕易地被推開……纖細的身軀抖個不停,雙腳卻彷彿生根似的貼在地上、動彈不得。
  今天的骸很不一樣,不似平常的冷淡、不同於以往的漠視……相反地,那雙眼清楚的散發出令人感到戰慄的恐怖氣息……不行、他得逃、逃離這個房間、逃離這個男人……
  「這麼想湊合我和雲雀恭彌?」再上前一步,嘴角的笑容更深。
  雲雀恭彌?為什麼……骸不都直接叫恭彌的名字嗎?……不,老實說,他還沒聽過骸直呼恭彌的名字……緊繃的警戒心剎那間放鬆了一瞬,站在門口的男人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嘴角勾起得逞的微笑。
  下一秒,綱吉就輕易的被抱了起來,而在綱吉放聲大叫前,骸捧住褐色的腦袋用力吻上,直至綱吉的小臉浮現紅暈、掙扎的小手隨著顫抖緩緩垂下,他才輕輕放開呼吸急促的綱吉,惡質的伸出紅舌舔吮柔嫩的紅唇。
  發生了什麼事?缺氧的腦子令綱吉無法思考,但他很清楚一件事情……他被襲擊了,而且還是被骸……不,骸不可能……他不會、也不會想……
  喀嚓、叩。
  大門輕輕關上的聲音傳進綱吉耳內,爾後一道鎖門聲隨之傳來。

  夜晚,癱軟的身子被壓制在柔軟的大床上,任由身上的男人在白皙漂亮的玉體上留下美麗的愛痕……「吶……你和雲雀恭彌做過了?」殘忍的話語狠狠貫穿綱吉脆弱的耳膜,囤積在眼眶內的淚水終於潰堤,嗚嗚咽咽的啜泣聲流出方才被吻腫的小嘴。
  「不……恭、恭彌他……」牙根一咬,努力讓溢出來的淚流在失落的大眼中……「他是……他是被我誘惑的……不是、不是他的錯……」雖然不明白骸跑來侵犯自己的動機,但……骸應該還是愛著恭彌吧?恭彌已經做了無法挽回的大錯,他不希望骸也步上同樣的後塵。
  「哦?你誘惑的?」修長的指輕輕搓弄紅嫩的乳尖,惹著懷下的人兒一陣呻吟……「那雲雀恭彌還真有眼福吶……也讓我看看吧,綱吉……」說著,挑逗紅點的大手移到綱吉下身的嫩處,取而代之的是濕潤熟練的唇。
  「啊啊……不、不要……快住、快住手啊……骸……」受不了的向後仰,雙重愛撫的刺激迅速染紅了綱吉白淨的身軀……在皎潔的月光下,美麗的胴體佈滿了斑斑紅痕,人兒臉上的淚水就像開關壞了似的,不停地流出。

  先前是恭彌,這次是骸……他好累、好疲憊……好痛苦、好困惑……
  『愛你……我愛你!』
  恭彌先前的告白……是真的?或假的?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倘若是真的,骸就會恨他……因為,他搶走了他最喜歡的恭彌……不要!他不要!他可以不要被愛、可以被冷漠忽視,但他不要被恨、被厭惡!
  結果呢,澤田綱吉……這份自私導致了現在的結果。
  你想錯了、你做錯了,所以你要承受所有的罪孽!

  青澀的慾望在骸的手中解放,緩緩將沾滿稠液的大掌湊到自己嘴邊,陶醉的舔舐著,散發出一股無法比擬的情色感……「真是美味吶……你知道嗎,綱吉……這味道早已在我腦中出現過幾百、甚至幾千次了……」剎那,一絲陌生的情緒在骸那深邃的眸中稍縱即逝……但卻被綱吉一絲不露的看在眼底。
  那是……什麼眼神?哭腫的雙眼因疑惑和詫異而瞪大,一動也不動的望著壓在自己身上的骸……好哀傷、好無奈、好後悔……複雜交錯的情感頓時流入綱吉的小腦袋──……

  『六道骸,離開阿綱吧。』門外顧問冰冷不帶感情的嗓音如夢一般的迴盪著……
  『呵呵……別開玩笑了,我可是彭哥列的霧之守護者呢……』輕笑,骸的聲音就像以往一般戲謔,但卻又有著淡淡的苦澀……
  『自你愛上阿綱的那一刻起,你就失去資格了。』冰冷的、無情的……尖刺般的聲波衝擊著綱吉的耳膜,也震撼著他現下所處的黑暗境地……
  『呵呵呵……這一點都不好笑吶,阿爾柯巴雷諾……』飛掠而過的脆弱降低了這句話的說服力……
  『問你自己吧,六道骸。』

  「啊啊嗯!」冰涼的手指進入溫熱的嫩穴,後者急急喘息、上下開合,緊緊的吸住沾有液體的入侵者……「骸……你……你……啊啊!」泛著淚光,方才閃過的畫面揮之不去……
  「呵呵……到頭來,先前做的那些戲碼根本無法持續……」伸入第二跟指頭,並溫柔的舔吻著佈滿香汗的胴體……說實話,彭哥列──綱吉……被我愛上是你的不幸。
  「哈啊……骸、骸……」無力的身子現下只能順應本能,纖細的雙腿被大大敞開……「你……你不是……不是愛著……恭彌嗎……啊啊!」此話一出,第三根手指隨即擠入濕軟的粉穴,令人害羞不已的櫻嚀再次從綱吉口中喚出……不是他不阻止,而是他無力阻止。
  「愛雲雀恭彌?呵呵……呵哈哈哈!」縱聲大笑,那笑聲中夾雜著不屑和恥笑……「如果真的愛他,我現在還會在這裡嗎,綱吉?」抽出自己沾滿愛液的手指,將自己腫脹不已的慾望頂在漂亮誘人的後穴入口……

  ──呵……抱歉了,阿爾柯巴雷諾……

  碩大的炙熱貫入緊緻滾燙的入口,交錯的液體不斷發出羞人的陣陣水聲……
  「哈啊啊!啊啊嗯!哈啊……」本能的吸附著進入自己體內的異物,顫抖的雙手抓住骸的雙肩……

  ──要我假裝愛戀別人,果然還是不可能吶……

  噗滋、噗滋!
  兩人身上的歡愉之水在柔和的夜光下飛灑,擺動的肉體持續分離、交合……柔情似水的吻落在綱吉哭花的嫩頰上,令少年再度氣力頓失……「骸……」淚水再度流出,抓住骸雙肩的小手不住的顫抖……

  「告訴我,這不是一場夢……」

  一愣,爾後輕笑,伸手逝去綱吉臉上豆大的淚珠……
  「當然不是囉,綱吉……」



  隔日,早晨的例行會議瀰漫著恐怖詭譎的氣氛。
  為什麼呢?因為最主要的首領和最狡猾的霧之守護者一起缺席。

  「里包恩先生!首領呢?」護主心切的獄寺終於按耐不住,抬頭望了望時鐘,再轉回來問對桌的門外顧問。
  「……剛才去他房間,鎖住了。」要是平常,他可能會一槍把們所打爆,然後進去拖賴床的阿綱出來參加會議。但這次……他知道,裡面會有他不想看見的景象。
  「那六道骸呢?」這聲音聽起來比南極的風雪還要冰,卻又帶著火焰一般的憤怒……雲雀的鳳眼死盯著空著的首領位,再瞪向同樣空著的霧守位,雙眼彷彿快要噴出火來。不、不可以!別告訴他,現在六道骸正在綱吉的房間──……
  「早安,各位。」眾人的目光瞬間射向門口的聲音來源,六道骸穿帶整齊的走了進來,滿臉的笑容一點都沒有遲到該有的愧疚……但最重要的是,綱吉竟然還睡在他的臂彎裡!

  一陣寂靜。

  碰的一聲,門外顧問手上的茶杯重擊了桌面,聲音冰冷卻難掩幾分忍住的笑意……「請解釋,六道骸。」
  「呵呵……昨晚『辦事』辦太晚了,今天才會『不小心』睡過頭。」辦事?不小心?怎麼從他臉上完全看不出來呢?
  「這樣啊……那你『辦事』和阿綱有什麼關係?」掩住嘴,明知故問的說著。
  「那還用說嗎?」有意無意的朝早就冒火的雲雀瞄上一眼……「當然是因為和綱吉一起『辦事』囉。」清清楚楚、毫不拖泥帶水,甚至非常明白的加重「辦事」兩個音節。

  這下,聽不懂的也該聽懂了。
  「六、道、骸!」雲雀氣的眼底佈滿紅血絲,彷彿恨不得馬上衝過去拐斷六道骸那嘻皮笑臉的神情……該死!他竟然……竟然也跑去找綱吉了!
  「呵呵……安靜點,雲雀恭彌,綱吉很累呢。」面不改色的走到首領的位置上,無視眾人錯愕的臉孔和雲雀足以燒死人的狠瞪,那可惡又可恨的笑容依然掛著……「吶,不是要開會嗎?」
  開什麼玩笑!
  就在除了門外顧問以外的其他人快要火山爆發前,躺在骸懷中的主要人物緩緩睜開雙眼……

  「……唔?」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