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10 (木) | Edit |

※委員長輸了……(被拐飛)對不起ˊ3ˋ||||(跪)←爆

後記:

呃……該說什麼……(被踢)
委員長對不起(跪)←被拐飛
我讓你氣到最後還沒有出場機會……(眾踢)
對不起對不起ˊˋ(淚眼)←群毆

這篇文本來就不打算出太長ˊˇˋ"
所以決定讓他結束了……
而且斷在這種地方我也不知道下一篇可以打什麼(汗)
畢竟綱吉一開始喜歡的人就是骸……(掩面)
……最近腦袋又被骸綱塞滿了(鳳梨中毒?)←不是
……(再掩)
委員長生日快到了……(遠目)
原本沒打算打賀文的(你欠揍啊混帳!)
可是……(瞄旁邊)
現在決定打了ˊˇˋ(爆)
算是補償……(被踢飛)
也感謝一直支持這篇的各位^^ˇˇ

感謝觀賞ˇˇˇ
 
 













  「……唔?」
  映入眼簾的是骸笑容滿面的臉龐……「早安吶,綱吉。」溫柔寵溺的嗓音傳入自己耳內,輕飄飄、暖呼呼的感覺擁上心頭……那不是夢製造出來的幻影,而是溫暖、貨真價實的骸!
  「骸……呃?」半合的褐眸在看見一旁不該出現的辦公椅之後,原本黏糊糊、軟趴趴的腦袋瞬間清醒,觸電似的從骸的臂彎裡跳了起來,在接收到週遭人們錯愕的目光時,白皙的小臉瞬間發青……不會吧!別、別跟他說……他現在在會議室裡!
  將見底的茶杯輕置於桌上,門外顧問「好心的」清了清喉嚨,將一睡醒就進入石化狀態的綱吉敲醒:「阿綱,請解釋。」
  「欸?」解釋什麼?才剛這麼想,身旁的骸便很自動的再度將自己納入懷抱,並壓低嗓音,沙啞性感的音色將綱吉的小耳挑逗的火紅不已。
  「別激動,綱吉……亂動會痛唷。」淡淡的一句話,將綱吉的腦袋轟的四分五裂有剩,同時也將眾守護者的理智炸掉了大半。
  「六、道、骸!」這回,雲雀已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到骸面前,就位的雙拐不偏不倚的打在骸拿出來防備的三叉戟上……要是遲了一秒,骸的臉龐就會被那金屬雙拐硬生生劈成兩半。
  「呵呵呵……嘖嘖,這樣可不行吶,雲守……傷到綱吉怎麼辦?」看似無奈的搖搖頭,用力一揮便將雲雀的攻擊甩了出去,但並沒有乘勝追擊,反而繼續坐在首領的辦公椅上,並將綱吉摟的死緊。
  咬牙切齒,雲雀這輩子第一次氣到想把一個男人咬成碎屑、屍骨無存,方才會因降低力道而被六道骸甩出來,一方面也是因為顧及到綱吉……該死!該死的混帳!
  兩人冷冰冰的對峙著……夾在中間的綱吉反而冷汗直流。現、現在是什麼情況?以客觀的角度來分析這種情況的話……下意識瞄向里包恩,而後者眼底也清楚的映出殘酷的警告。
  『倘若繼續下去,那就是自相殘殺,霧守和雲守都得為此付出代價。』

  「住手!」
  熊熊燃燒的烈火彷彿被澆熄一般的降溫,冒火的雙方都詫異的望向聲音來源……綱吉羞赧的離開骸的懷抱,清了清喉嚨站起……「家族嚴禁內鬨──嗚呃!」還沒站穩,下半身傳來的一絲刺痛便令他再度腿軟,好在他即時撐住,才沒當著大家的面和辦公桌來個丟臉的親密接觸。
  「咳……家族嚴禁內鬨!恭彌!骸!回去你們的座位!」微紅的臉頰一點威嚴都沒有,反倒有讓人想咬上一口的衝動……雲雀和骸各自嚥了口口水,但現下還是識相點,否則什麼時候會吃上一拳都不知道。
  將殘局收拾好之後,綱吉戰戰兢兢的望向身旁的門外顧問……「那……我們開始今天的會議吧……」剩下的事待會再解決……光是骸直接將還沒睡醒的他抱到會議室就是一個可怕的問題了。

  會議結束後,其他守護者們都被綱吉以抱歉的表情送離。
  「我不走。」莊嚴的鳳眼冷的幾乎要將綱吉凍成冰棒,吐出來的話語也是一點溫度都沒有……糟糕!恭彌好像真的很生氣!不,說生氣還太輕描淡寫了……說是暴怒都不為過!
  「恭彌……我、我們要談事情……」
  「談什麼事情,我不能留下?」壓抑著怒火,雲雀氣勢逼人的低吼著。
  「……總、總之,請你回去工作!」深吸了一口氣,擺出首領的架子下了逐客令,又大又水的褐眸有著平時沒有的堅定……『如果你不走,我會試著用武力趕你走。』裡頭清晰寫著這項訊息,令雲雀更加不悅的瞇起雙眸。
  「……為什麼?綱吉……我和你已經──」
  「雲雀恭彌!」大聲怒斥,強行打斷了雲雀因失去理智而差點脫口的話語。爾後,改以溫和的語氣懇求著……「求求你,恭彌……回去工作……」
  因綱吉的大吼而稍稍瞪大瞳眸,隨即恢復原狀……奇特的視線凝視綱吉許久,才不甘願的轉身離去……不公平、不公平!為什麼……為什麼你會喜歡那該死的男人!縱使先得到你的人是我,你依然只愛那可惡的男人!拳頭緊握,溫熱的鮮血自掌心滑出。
  凝望著雲雀憤慨的背影,綱吉默然不語。

  寬大的辦公室一點聲音都沒有,靜的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猛然,門外顧問略帶笑意的問題打破了這層寂靜:「你們是怎麼回事?」昨天綱吉才放話,希望六道骸和雲雀恭彌在一起,今天卻又一起出現,差點釀成一場大禍。
  「……我還是辦不到,阿爾柯巴雷諾。」雙手交握,置於自己唇上……骸清楚的說出自己的想法。他沒辦法放棄綱吉,也沒辦法假裝愛上別人。
  「復仇者的那些傢伙根本不願意放過你。」冷冷的回應,里包恩的臉上不再帶著玩笑般的神情,將茶杯放下後正色道:「你會給阿綱添麻煩的。」
  「但我不在乎。」剛走進門的綱吉淡淡的表示,他先是哀傷的望著骸,再望向臉上不帶一絲笑意的里包恩:「這就是你要骸演戲的理由?」說實在話,他很訝異,也很生氣。
  「阿綱,家族和守護者是不能比的。」壓低帽簷,里包恩不否認自己做的事情是正當的,但也不承認這是錯誤的。
  「這樣子傷害了很多人!」包括骸和恭彌!綱吉從沒有如此憤怒過,就因為那些可惡、質著的復仇者,害他們都受到了無法抹滅的傷害!
  「老實說,我沒有料到雲雀恭彌會去找你,六道骸當然也一樣。」口氣冷冽,帽簷下的眼射出冰冷的視線……這次的事件,受傷最大的人不是六道骸,也不是雲雀恭彌……而是澤田綱吉,是你啊,綱。
  「那些都不重要!就算骸真的照你的劇本演下去,結果會是好的嗎?」輕撫著腦袋,綱吉有種快要被氣暈的感覺……復仇者、又是復仇者!他們到底要找骸多少麻煩才肯放手?當初協議要放了骸也好,讓骸進來當守護者也好,他們就是要盯他盯的緊緊的,連一點空隙都不肯留!
  「……最後的結果,六道骸不會接近你,縱使他發生了什麼事情,你都不會受傷。」對家族而言,最重要的是首領,而不是守護者……即便那是首領最不想看到的。
  「里包恩!」小手拍在木製的辦公桌上,氣的不停顫抖:「這就是家族嗎?除了首領以外,其他人都不重要嗎?」
  垂眸,被拉低的黑帽令綱吉看不見他的表情……「不,家族成員都很重要……但首領,是不可或缺的。」再次抬眸,那嚴肅的視線將綱吉的心凍成了堅冰……所以,為了首領,即使要犧牲守護者,也在所不惜。
  「呵呵……綱吉,你真的不適合黑手黨的首領呢……」輕笑著,但聽在綱吉耳裡比較像苦笑。那自信不凡的笑容依然掛在臉上,嘴角依然彎著完美的弧度……「其實,只要把我交出去,就不會有這些問題了……」
  「不行!我絕不會把你交出去!」就義理上,他不該,因為骸是彭哥列重要的霧之守護者;就情理上,他不想,因為──……因為……垂下腦袋,咬緊下唇……綱吉知道,他不該、也不能愛上守護者……
  莞爾,起身走到綱吉身後,從他身後擁住他……「呵……我也不會乖乖讓你交出去的……」會願意放棄自己的心情演那場爛戲,已經是他最大的極限了,光是看見綱吉和雲雀恭彌的親密互動就讓他惱的想殺人……更何況是由綱吉親手將他送出去。他不准、也受不了那種待遇!
  深深的凝視著眼前的兩人,里包恩嘆了口氣……「明白了,我不會再干涉你們。」冰冷的面具卸下,里包恩又露出了老奸巨猾的表情……「老實說,還有其他方法可以壓制復仇者……只要彭哥列的權勢遠大於復仇者就行了,他們不敢攀上來的。」掏出愛槍指著綱吉,後者緊張的舔了舔唇、屏息……「今後的工作,有得你忙了。還有,你要抱首領抱多久?霧之守護者。」語畢,將愛槍收回衣袋內,喫著輕笑離開會議室。

  良久,留在室內的兩人依然沒有開口……碰通!碰通!綱吉可以清楚的聽見自己的心跳聲,而發出脈搏聲的心臟彷彿在他體內飛奔、亂竄……
  「……骸,對不起。」意外地,綱吉在骸開口前便搶先道歉,令骸感到一陣錯愕。
  為什麼綱吉要道歉?他沒有錯。事實上,他一直都是受害者……怨念下的犧牲品。雲雀恭彌因愛不到而強要了他,自己則因為失去理智而做了相同的事……說真的,綱吉為什麼要道歉?
  「別道歉。」溫柔的大掌捂住了想繼續說下去的小嘴,骸將臉埋在綱吉頸間,貪婪的汲取那屬於綱吉的美好香氣……「你沒有錯,一直……都沒有錯……」
  晶瑩剔透的淚水自水亮的大眼中流出,綱吉輕輕抓住骸的大手,讓它捂住自己的口,不讓自己發出啜泣聲……囤積已久的痛苦瞬間解放,腦中美麗卻又悽涼的夢逐漸模糊……「骸……」瘦小的身軀不住地顫抖……

  「告訴我,這不是一場夢。」



  這次,四周的景物不再黯淡,不見天日的黑暗不再降臨……

  「當然不是,親愛的綱吉。」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