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15 (火) | Edit |

※微2796,96妹妹對不起……(被揍)

後記:

糟糕骸醒的太快了(爆)
可是都沒寫到骸感覺好奇怪……(被巴)
算了就順其自然吧ˊDˋ||(慢著)

更新^^ˇˇ
雖然已經很晚了ˊˇˋ"
很高興大家沒有嫌棄這個老梗XD"(炸爛)
話說96妹妹好可憐唷……(跪)←被揍

其實有考慮過雲雀這回要不要也加入綱吉爭奪戰(?)
雖然劇情這麼明顯(還有標題CP都打了)八成又會當砲灰……(被拐爛)
所以,還在猶豫……(被揍飛)
委員漲對對對對不起啊啊啊啊誰叫我偏心Orz(去死!)

開學了QQ"第一天就好累(爆)
大家也都很累吧ˊˇˋ
一起加油ˇˇ

感謝觀賞ˇˇ
 
 












  「你們……是誰?」
  沒有人答話,也沒有人出聲……所有人的眼眸都撐的比平常還要大,錯愕的面容彷彿聽不懂剛才綱吉說的話。
  「首領?」乾澀的嚥了口口水,獄寺沙啞的聲音打破恐怖的死寂。
  「首領?那是我的名字嗎?好奇怪的名字……」困惑的舉起右手撫額,綱吉的臉上一點笑容都沒有,但也沒有先前那種頹廢的失落。
  現場又陷入一片沉默。
  「……山本,去請醫生進來。」臉龐顯的比平時還要冷峻,里包恩淡淡說著。
  「知道了。」

  待醫師診療完畢,他們便全體退到病房門外,專心聆聽診療結果……「基本行為能力、語言、智力都沒有問題,但澤田先生現在連自己是誰都不記得了。」小心翼翼的說著,隨著週遭低氣壓的增加,醫師忍住想拔腿就跑的衝動:「一般而言,多半是因為受到了嚴重的刺激才會造成這種結果……」此話一出,眾人皆抖了下,但依舊不語。
  無辜的覷著眾人鐵青的面孔,醫師謹慎的繼續:「那些刺激和痛苦超過了澤田先生的負荷,才會造成現在這種局面……這種情形下,如果強迫他回想,可能會對腦部造成嚴重的創傷……」該說的都說完了,醫師汗如雨下,就希望方才這些話不會成為他的遺言。
  「明白了。」淡淡的應了聲,里包恩示意醫師可以離開後,便轉身面向眾守護者……「你們只要維持平常的樣子和阿綱相處就好,但不要提起六道骸。」
  「里、里包恩先生!可是首領他──」
  「聽我說,這是為他好。」
  這句話,令大家無言以對。
  「進去吧。」語畢,轉開病房的門把,緩緩走了進去。

  「澤田綱吉?」嘴裡咬著蘋果,小臉已恢復久不見的紅潤,綱吉眨了眨水靈靈的大眼,慚愧了搔了搔面頰:「嗯……真的沒印象……」他的腦子裡什麼記憶都沒有,連自己的父母是誰都不知道。
  「我們會慢慢讓你適應。」一反平時冷硬的語氣,里包恩淡淡的表示:「我是里包恩,是彭哥列的門外顧問。」
  「彭哥列?」呆了呆,綱吉老實的表現出不解的神情。
  「黑手黨,阿綱,你是義大利最大的黑手黨首領。」輕描淡寫的說著,但病床上的綱吉可是嚇的說不出話來。
  「什、什麼?」就算失去了記憶,日常生活中的辭彙可還沒有忘記。黑手黨,簡言之就是義大利的黑道集團嘛!「可可、可是……」圍在自己病床旁的人們看起來都沒那麼可怕呀!
  「你會慢慢習慣的,現在讓在場的家族成員向你自我介紹,他們都是部裡的重要幹部。」不讓綱吉有慌張的機會,里包恩大手一揮,獄寺第一個報上自己的姓名。
  「我是獄寺隼人,是您最得意的左右手!目前擔任彭哥列的嵐之守護者!」自豪的報上自己的姓名和職位,獄寺的雙眼閃耀著驕傲的光輝。
  「我叫山本武,擔任彭哥列的雨之守護者。」友善了朝綱吉笑了笑,山本難得卸下自己長年武裝的黑笑。
  「我的名字是藍波,彭哥列的雷之守護者。」年紀最小的藍波恭敬的說著,並露出迷人的淺笑。
  「我叫笹川了平!最喜歡的詞是『極限』!」連職位都沒有報上就開始燃燒,山本和獄寺只得上前壓住了平,不讓他嚇到失去記憶的綱吉,並補充了句「他是彭哥列的晴之守護者」。
  「雲雀恭彌,雲守。」簡短的報完自己的資料,雲雀難得正眼看向綱吉……然而,後者卻被看的渾身發毛、不知所措。
  「庫洛姆˙髑髏……霧、霧之守護者……」微微顫抖著,庫洛姆正為骸大人的位置被自己取代而感到難過、痛心……原本,原本這個位置是屬於骸大人的!但卻不能向現在的首領說……如果看見現在的首領,骸大人會很難過吧……
  「霧……」輕聲低喃,卻換來眾人一身僵直。果然,綱吉對「霧」的感覺會比較深嗎?「庫洛姆小姐……」抬眸對上庫洛姆的紫眸,綱吉的雙眼顯的有些茫然。
  被點名的庫洛姆屏住氣息,快速跳動的心臟令她的雙頰上浮現淡淡紅暈:「您、您叫我庫洛姆就好了,首領……」骸大人和首領是她最喜歡的人,礙於首領是骸大人的摯愛,她將自己對首領的心意藏了起來。
  「呃……這、這麼問可能有點奇怪……」見到庫洛姆緊張羞澀的模樣,綱吉也不自覺紅了臉:「庫洛姆和我之間,有什麼特別的關係嗎?」話落,全場的氣氛瞬間凍結。

  大家都明白,即使失去了所有的記憶,綱吉的身體卻還記得那些濃厚的愛意。
  他聽見「霧」,心臟便莫名的跳動;他看見和骸相似的身影,身體的激動令他無法不感到困惑……庫洛姆心知肚明,因此忍不住落下了淚珠。

  「耶?我、我說錯什麼了嗎?對、對不起……」不管自己說錯了什麼,先道歉再說。綱吉的一貫作風令緊繃的眾人露出了淺笑……果然是綱吉呐,即使忘了一切,還是擁有天真善良的心。
  「不,是我不好……」趕緊將眼淚擦乾,庫洛姆不好意思的低頭:「首領將我當成妹妹般疼愛,因此……聽見首領稍稍記得,我好感動……」一半是真話,一半是假話,美麗的紫色雙眸並沒有正視綱吉的褐眼,淡淡瞟向旁邊。首領的確將她當成妹妹般疼惜,但並不是因為感動而落淚……除了為骸大人感到可悲以外,也為自己感到難過。
  「這樣啊……」所以,自己的心才會對庫洛姆產生悸動嗎?想著,綱吉的臉紅透了……不,他不認為這股悸動是單純的喜歡,裡頭包含著更上層的意義……但庫洛姆都這麼說了,他一個失憶的人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日後慢慢觀察、釐清。
  「休息幾天,你就要試著恢復以往的作息,明白嗎?」吃了口蘋果,起身往大門走去:「還有一些事要我去處理,你們就在這陪阿綱吧。」除了公務以外,還要回去將昏迷不醒的六道骸藏起來……不好意思了,六道骸,只要你繼續昏睡,就從綱吉記憶的中消失吧……壓低帽簷,里包恩步出白色的大門。



  經首領中毒事件,已過了一個月。現在的首領就像往常一樣,在廣大的辦公室中與公文奮戰。
  「這是今天的份。」理所當然的將一疊文件疊在「尚未處理」的架子上,里包恩悠閒的啜飲手中的甜茶。
  「又增加了?別這樣吧!里包恩!」見到像山一樣高的公文,綱吉的臉頓時垮了下來……上個月他是休息了久一點,但也不用這樣懲罰他呀!他已經很努力的學習首領該做的事情和義務,雖然很多地方會因為生澀而出一點小問題,但也都圓滿解決了呀!疲憊的拿起一旁的茶杯,飲了一口。
  「哼,這樣你就沒時間偷溜出去關心庫洛姆了。」冷哼一聲,讓綱吉剛入口的香茶全噴了出來,好在他現在是側坐,否則桌面上的公文就會慘遭茶漬的洗禮。
  「咳、咳……你、你在胡說什麼!」臉上的紅霞渲染至細頸和耳後,狼狽的擦拭方才噴出來的香茶:「我、我只是……比較關心她而已……咳,畢、畢竟……守護者中只有她是女孩子呀……」心虛的別開眼,認命的躲回公文堆,不敢再有抱怨。
  「哦?那年紀最小的藍波怎麼不關心一下?」調侃的說著,綱吉當作沒聽見,繼續改公文。
  殊不知,坐在沙發上的里包恩意味深長的望著他……

  要喜歡庫洛姆,當然可以。她是家族重要的人物之一,而且本身也很喜歡綱吉。但前提是……綱吉要真的喜歡她才行。也許現在的綱吉不明白,但對於他們這些見識過綱吉行屍走肉模樣的人而言,他們深深了解……綱吉只是看見投影在庫洛姆身上那熟悉的影子。
  他深愛的、思念的,永遠只有那個男人。
  六道骸沒醒,但也沒死……他依然躺在總部的某個房間,靠著注射進食和氧氣罩存活著。

  『你再不醒來,我們也幫不了你了啊,六道骸……』
  嘆了口氣,一口飲乾手中的茶杯。



  此時,躺在某間臥室中的男人緩緩睜開雙眼,紅眸內的六字顯的格外清晰。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