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17 (木) | Edit |
後記:

寫到一半老妹跟我吵著要看純情啦(噴淚)
可惡啊因為他電腦關機了只好乖乖給他看囧"
算了ˊ3ˋ"
文章還是打出來了ˇˇ
咳……唄歌可能要等等(爆)
因為接下來的場景好難想ˊDˋ||(被巴頭)

骸醒了ˇ不過真正的煎熬現在才開始呼呼(喂)
畢竟對綱吉而言,他已經成了一個陌生人了ˊDˋ"……
但即使腦袋不記得,身體卻還記得呀啊啊!!(激動)←你幹嘛
這梗老但真的好萌(掩面)←被巴

感謝觀賞ˇˇˇ
 
 













  寧靜的辦公室中只有簽公文的窸窣聲,悠閒的門外顧問一如往常的逕自泡茶,偶爾心情好便端一杯到首領桌上,但大都是自個兒坐在沙發上品嚐香茗。
  忽然,難得的電話鈴聲打斷了辦公室的清靜。
  慢條斯理的接起電話,半合的眼眸卻在接到消息之後瞬間睜大……「明白了,我立刻過去。」即刻起身,連聲報備都沒有變揚長而去,留下呆愣在原地的綱吉。
  頭一次看見里包恩那種表情……發生什麼事了嗎?
  瞥了眼所剩無幾的公文,再瞄了眼里包恩匆忙之下沒關好的大門……這樣,也可以算是允許外出了吧?咳……雖然他不想多管閒事,但家族內發生的事情應該要向身為首領的自己報告吧?里包恩連瞟都沒瞟自己一眼,敏感的直覺當下便告訴自己……發生大事了!而且是自己失憶前就存在的大事!

  話是這麼說啦……但、但是他對這個總部根本不熟啊!別說找到里包恩了,自己會不會在這裡迷路都是個問題!
  但已經來不及了,他已經跑出唯一熟悉的辦公室,週遭的景物都帶有令人懷念的影子,但充其量不過是些模糊的記憶,根本沒辦法辨認出回辦公室的方向呀!
  無計可施的情況下,綱吉只得小心翼翼的在這大的嚇人的總部內亂晃,運氣好的話待會就可以走回去了,運氣差的話……只能硬著頭皮向遇到的家族成員問路了。雖談他是首領,但因為失去所有的記憶,即便面對的人是家族成員,還是會有令人喘不過氣的緊張感湧上心頭。
  但繞了一會兒,綱吉愈來愈有種不問人不行的絕望感……這總部也太大了吧!懊惱的抓了抓褐髮,無奈的繼續在廣大的屋子裡亂晃。

  ──這裡左轉。

  一愣,腦中飛閃而過的聲音令綱吉正要向前的腳步止在空中,水盈盈的褐色眸畔緩緩轉向左方……這條走廊沒有多餘的裝飾,和其他長廊比較起來顯的格外乾淨、祥和。長廊的盡頭連接著向右的走廊,增添了它無盡的神秘感。
  緊張的嚥了口口水,當綱吉回過神,自己已經邁開大步朝那條長廊走去……毎走一步,他的心就震一下。

  ──右轉後直走。

  在綱吉將要接近右轉的走廊時,心底的聲音再度出現,打亂了他紊亂的思緒……心臟莫名的激烈跳動,令綱吉的呼吸聲轉為急促。轉過長廊,前方有著一扇純白的大門。右手邊的窗子讓陽光灑在紅色的地毯上,與四周鮮豔的暖色系相比,那善門顯的更加悽涼。
  止不住的,腳步開始情不自禁的向前……心底有股莫名的激動,綱吉知道這種感覺……當他在面對庫洛姆時,就會產生這種強烈的情感。這不是害怕、也不是緊張……而是一種愉悅、安心的感覺。
  小手輕輕握住門把,向右轉開……房內的陽光十分刺眼,剛進去的綱吉下意識將雙眼合上,困難的睜開眼眸,隱隱約約看見床上有著一尾人影。他並沒有面向綱吉,而是看向綱吉正前方的窗子,似乎正在觀賞窗外的景色,對於綱吉的到來渾然不知。
  好奇特、好熟悉……胸口的心臟就像發了狂似的猛烈跳動,令綱吉感到幾乎窒息。
  這是什麼感覺?比面對庫洛姆時更強烈、更激動……其中還包含著令人心碎的悲傷。

  待雙眼適應光線,床上的人影才逐漸清晰……那熟悉的髮型令綱吉錯愕的低喃:「庫洛姆?」
  這一聲,讓床上的人將視線拉了回來,此時,綱吉才看清楚他的容貌……不是庫洛姆,是個男人。而且和庫洛姆相比,他的髮色偏藍,右眼也沒有戴著遮傷用的眼罩……仔細一瞧,會發現他有著奇特的右眼,彷彿血一般的鮮紅,裡頭還寫著清晰的六字。
  「呃……不……我、我認錯人了……不好意思……」結結巴巴的道歉,但內心激動的情緒卻停不下來……怎麼了?為什麼要這麼激動?努力撫平內心的悸動,綱吉露出友善的微笑:「呃,因為……你給人的感覺和霧之守護者很像……哈哈……」不好意思的抓抓頭,綱吉開始後悔自己踏進這道房門……目光從男人身上移到他身旁的機器,綱吉的笑容淡了一些:「你生病了嗎?怎麼沒住在醫院?」不管怎麼說,醫院裡的醫療資源都比總部還要豐富,既然嚴重到需要機器的幫忙,想必是很嚴重的病症。
  「……綱吉,你在跟我開玩笑嗎?」沒有回答綱吉的問題,反倒直呼綱吉的名字,令他錯愕的愣了下。
  「耶?你、你認得我?」而且不是叫自己首領!詫異之餘,綱吉的內心溢出一股暖意……好奇怪,當男人喚自己的名字時,有種懷念、激動的喜悅在心中蔓延、擴散……當他猛然拉回注意力時,雙腳早已自動走到男人床邊。
  毫無預警地,男人定住綱吉的下巴,令後者嚇的屏住氣息……那雙奇特的異瞳緊盯著自己好一會兒,爾後便露出不解和失望:「你怎麼了?綱吉……」
  「呃,我──」
  「阿綱,你怎麼會在這?」
  槍口抵在綱吉的後腦杓,令後者瞬間僵住、站直身軀。
  「我我我、我……公文都簽完了,想出來走走……但、但是……」迷路了……卻不敢說出口,綱吉將手舉起來,乖乖停在兩耳旁。
  「哦?迷路也可以找到這裡?」瞇起雙眸,原本想說綱吉已經失去記憶,連六道骸這個人都不知道,應該不會記得這間房間……看來,是他的估算錯誤。
  如果跟里包恩說是腦袋裡的聲音告訴自己的,他會相信嗎?不……搞不好直接一槍斃了他,說這麼天兵的首領他們不需要。
  「……阿綱,先出去,我待會帶你回辦公室。」將愛槍拿開,雙眼緊盯著病床上的男人。
  「嗄?噢……」淡淡的瞄了眼床上的男人,綱吉緩緩走出純白的房門。

  「聽說監視指揮室又出現和監視畫面不符的幻象,我就想到可能是你。」確定綱吉關上門後,里包恩淡淡開口道。
  「呵呵……以前只要這麼做,綱吉都會親自來找我『算帳』。」眸中閃過一絲溫柔,但下一刻卻又消失的無影無蹤……「綱吉他……怎麼了?」一開始,他還以為是綱吉見自己醒來而太過興奮,才會想出那些把戲來戲弄自己……但方才接近那雙水亮的褐眸,裡頭並沒有以往熟悉的情意。
  「他失憶了,根本不知道有你這號人物,六道骸。」
  輕描淡寫的語調無情的迴盪在明亮的房內,骸的雙眼不住瞪大,眼底寫滿了平時看不見的驚愕。所以,綱吉才會將自己誤認成庫洛姆、才會好像根本不認得自己,美麗依舊的深褐色眸畔看不出一絲愛戀……
  「你昏迷的這段期間,阿綱過的很辛苦。」何只是辛苦,簡直是不要命了!冷冷的說著,隨後背向撫住額頭的六道骸:「下星期開始恢復霧之守護者的職務,沒問題吧?」他不想看見和六道骸不相襯的悲痛神情。
  房內的時間彷彿停了幾秒,乾燥的空氣中飄過一絲濕潤……里包恩反常的沒有催促,靜靜的等待著六道骸的答案。
  「……當然。」
  即使,首領已經不再是他的綱吉了……



  「真正的霧之守護者?」被帶回辦公室的綱吉一臉呆滯,似乎無法完全消化里包恩方才的解釋。
  「嗯。」沒有理會綱吉不斷閃著問號的雙眼,逕自說下去:「等到下禮拜,他就要回到原本的位置,而庫洛姆也要回到她原本的職務。」
  「呃?所以說庫洛姆不是霧之守護者?」他愈來愈糊塗了。
  「她是。」就某方面而言,她也算霧之守護者。
  「耶?可是你剛才說六道骸先生才是真正霧之守護者……」不知怎地,稱呼六道骸為「先生」有種說不出的怪異感……而且綱吉注意到,里包恩對於自己稱呼六道骸的方式似乎很不習慣。
  「……他是。」姑且不論綱吉日後會如何稱呼六道骸,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先讓綱吉簽下復職同意書:「快簽。」
  「……」她是,他也是?既然兩個都是,那為什麼要換來換去?而且,他不希望庫洛姆離開霧之守護者的職位……他真的這麼希望嗎?不,坦白說,那名叫六道骸的男人給自己一種很特別、很特別的感覺……和庫洛姆給自己的很像,但卻又不一樣……更加的強烈,強到自己幾乎窒息。
  「簽、名,澤田綱吉。」槍已上好彈匣,里包恩將槍口抵在綱吉的額頭上,強制性的將他從思考中拉回來。
  「呃?知、知道了……」趕緊抓起一旁的鋼筆簽名,免得待會自己的腦子被開一個洞。
  收回愛槍,里包恩淡淡瞟向旁邊。為了省事,沒和綱吉解釋死氣彈是對的,嚇阻的功用增加了不少。他不可能射殺自家首領,但可沒說一定要和首領解釋他彈匣內的東西。

  簽完一連串的復職同意書後,綱吉的目光落到了上頭的姓名……六道骸,這名字給我一種安定卻激動的奇妙感覺。
  ──骸……
  腦中的聲音再度出現,令綱吉僵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怎麼了,阿綱?」
  「不……沒什麼……」
  那謎樣的聲音這次好溫柔、好多情……

  『你怎麼了?綱吉……』寫滿失望的異瞳再次浮現在腦海裡……

  六道骸和自己……到底是什麼關係?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