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20 (日) | Edit |
後記:

不行我笑了XDDDDDDD(你笑點好低呀混帳)
綱綱綱綱吉你怎麼會這麼可愛呀嗚喔!(吵死了不要叫)
骸骸骸骸快讓他想起來呀就照大家說的用身體吧!(住手)

咳……以上是「如果我是讀者的話會怎麼回」(毆)
所以……其實還是不會聽命(?)用身體啦……(被揍)
雖然用身體好像很萌……(被巴)

早上更新成功XD
希望下午回來也可以成功打出一篇=ˇ="
最近好HIGH呀好HIGHˇˇ(爆)

感謝觀賞ˇˇˇ
 
 













  睜眼,映入眼簾的是純白不真實的空間,身體輕飄飄的,彷彿氣體般在空中飄移……這是個夢。
  『啊……』
  一聲輕喃令綱吉抖了下,紅暈迅速擴散到耳根後頭……什麼?這是呻吟嗎?難道有人在他的夢裡做那種事情?一呆……不不不、不對!我、我在想什麼!小臉紅透,綱吉被自己突如其來的羞人想法搞的面紅耳赤。
  『叫我的名字……』
  另一道悅耳低沉的嗓音喚著,沿著聲音的源頭找去……潔白無暇的大床上交疊著兩道身影,方才的呻吟聲再次放蕩的迴響,壓在上頭的男人正不斷做著猛烈的挺入動作……果然!真的有人在他的夢裡做那檔事!
  羞紅了臉,綱吉捂住臉不敢看下去,但陣陣的嬌聲淫喘卻令他無法平緩心臟強烈的律動……快醒來!這是什麼怪夢啊!快醒來!
  『啊啊!骸、骸……』
  這聲媚叫格外宏亮、清晰,將綱吉的腦袋打的頭昏眼花……骸?是指六道骸嗎?被他壓在床上的人兒應該也是個男人……他是個同性戀?不不……更重要的是,為什麼他和別人「辦事」的場景會出現在自己夢中?
  錯愕的抬起水亮的褐眸,想看看上頭男人的真面目……他佈滿汗珠的頭稍稍抬起了些,綱吉可以看見他耳上那閃閃發亮的銀製耳環……那顆鮮紅色的眼珠子,令綱吉倒抽一口氣。

  真的是六道骸!



  「為、為什麼你會出現在我夢中!」而且還在做那檔事!狂亂的在空中亂抓,綱吉莫名的感到不舒服、不開心……夢中被壓在下面的人是誰?他來不及看到。
  「誰出現在你夢中?醒來了,蠢綱。」
  「嗚喔喔喔!」不留情的一踢,綱吉就被踹到床下滾了五圈,撞到牆之後才停了下來……「唉唷!痛痛痛……很痛欸!里包恩!」只是做個夢、說個夢話也要受到這種待遇!
  「誰出現在你夢中?」自動省略綱吉的抱怨,里包恩氣定神閒的詢問。
  「嗄?噢……六道骸先生啦……」講到「先生」兩字時,綱吉的心又震了一下……怎麼了?他怎麼有種恨不得將「先生」這兩字吞回肚裡,永遠不要接在「六道骸」後面的感覺?
  聞言,里包恩沒有說話,但凝視綱吉的眼神卻十分奇異,若有所思。
  「呃?怎、怎麼了嗎?」第一次看見里包恩這種眼神,綱吉不自覺的縮了縮。
  「……沒什麼,快梳洗,待會要開會了。」別開眼,逕自走出房間。
  「嗯……」
  不管那是什麼夢,都不甘他的事……對!不甘他的事!「做」的人是六道骸,「被做」的人他不知道,反正六道骸的情人是誰他沒興趣──……真的沒興趣嗎?不,坦白講,還挺在意的──……不,是非常非常在意。
  可惡!怎麼會這麼在意!
  而且,在看見六道骸和別人做那檔事,不明的難過就會在心底遊蕩……搞什麼!澤田綱吉!不是才認識他沒多久嗎?更重要的是……他是個男人!
  不是他歧視同性戀,而是他根本不是同性戀呀!他喜歡的人應該是──……應該是……思及此,綱吉瞬間閉上小嘴,愕然發現自己竟然說不出個所以然。
  他應該喜歡庫洛姆不是嗎?
  但此刻,腦中投影在庫洛姆身上的模糊影子卻變的十分清楚,將庫洛姆遮住……那不是六道骸嗎?為、為什麼在想到自己喜歡的人時會浮現他的模樣?不會吧、不會吧……他不會的……不會……也不是──……
  「蠢綱,再給你十秒鐘。」
  門外冷的足以凍人血脈的聲音傳了進來,頓時打斷綱吉的苦思。
  唉……現在想什麼都不重要,先將會議開完再說吧!反正那只是一場夢,自己喜歡的人會浮現六道骸一定是因為他和庫洛姆太像了,剛才又做的跟他有關的夢,所以才會浮現六道骸……對!一定是這樣!
  他喜歡庫洛姆!只要像往常一樣去參加會議,庫洛姆的位置變成六道骸也不會對他造成任何影響!頂多增添了一些失望感罷了!



  沒有影響才怪!
  整堂會議他的眼都沒辦法離開六道骸,一看見他,腦中就會浮現早晨那場奇怪的夢……然後小臉就會通紅,紅的他不知所云。
  一開始還好,是各守護者報告近況和情報的時間,每個人的眼睛都盯著報告的人,沒人發現他的異狀……但最後就不好了,因為最後是首領要做總結、整理情報的時間。所有人的眼珠子都會鎖定他,只要他臉紅或有奇怪的反應,鐵定在眾人面前抬不起頭來。
  努力保持鎮定,將情報統整起來,並做出個總結……然而,聲音卻不聽使喚的顫抖。
  「今、今天的會議就結束了……」他想離開!跑到看不見六道骸的地方!
  「首領,可以發問嗎?」坐在右手邊的獄寺面帶不解的舉手,令綱吉的小臉垮了下來。
  「是……可以……」無力的回應著……他差點忘了,守護者最後都還有發言權。
  「為什麼您抖的這麼厲害呢?」自首領失憶後,每個人都盡忠職守,盡量別做出嚇到首領的舉動……好不容易,首領的狀況有了起色,會議的主持狀況也愈來愈穩定──……到今天為止。今日,首領看起來十分緊張,好像在座有什麼人會吃了他似的。
  「呃……沒、沒有呀……哈哈哈……」乾笑著,綱吉知道這種敷衍法只會讓眾人更加起疑……沒、沒辦法呀!他天生不會說謊嘛!嗚嗚……
  「有什麼事就說吧,澤田,我們會幫你分擔的。」了平很有大哥風度的說著,拍拍胸脯示意大家都可以給綱吉依靠。
  「呃,不是……我真的沒事……」愈講愈含糊、愈講愈小聲,連綱吉自己都認為這種說法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阿綱,你才痊癒一個月,有資格放鬆的。」山本好聲好氣的說著,友善的看向綱吉。
  「真的沒事……」再這樣講下去,原本只是小事都快被他們誤認成大事了。
  「首領,您在看霧之守護者嗎?」藍波愣愣的發言,這聲不大不小,但卻讓整間會議室陷入一片沉靜。
  糟糕!眸光不自覺的往六道骸那飄去!竟然被藍波逮個正著!
  「首領?」
  「阿綱?」
  「澤田?」
  三聲錯愕打破沉默,連平時眼神慵懶的雲之守護者都瞪大了鳳眼,往自己這兒看來,綱吉發覺自己的臉紅的發燙……要命、要命!他不想活了、不想活了啦!
  「呃……我……」苦著臉往六道骸那望去,早晨的夢境再度浮現……臉更紅了,綱吉有種自己快要昏倒的感覺:「我、我只是……咳,因為對霧守比較不熟,才會下意識瞄他幾眼……」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如果只是那樣,有必要臉紅嗎?

  「呵呵……看來,首領對我很感興趣呢?」
  這句話再給綱吉一頓重擊──……不行!他要昏倒了!拜託、拜託你不要講話!不要出聲!也不要走過來!
  但六道骸已離位,緩緩走向綱吉……事實上,在他昏迷前,每次的會議結束後,他都會和綱吉在裡頭稍微「溫存」一下……看來綱吉失去「記憶」了,但「身體」對自己還是會產生反應……嘴角的笑容擴大,骸緩緩步向抖個不停的綱吉。
  不要、不要過來!他的頭快爆炸了!快爆炸了!心跳激烈的令他快要窒息!別再靠過來!拜託、拜託──……「別過來!」急切的大吼,令會議室內的人全都傻愣在原地,包括六道骸。在綱吉失憶後,第一次聽見他嘶吼的這麼大聲。
  吼完後,綱吉的腿軟了下來,不停地顫抖……他在幹嘛?為什麼反應這麼大?但只要對上六道骸那雙美麗的異瞳,他就會心跳加速、面紅耳赤、不知所措……搞什麼!這不是戀愛才會有的反應嗎!可、可是六道骸是個男人呀!
  「會議結束!」
  語畢,拔腿就跑,連一點反應時間都不留給大家。

  「呵呵……呵哈哈哈!」
  率先打破錯愕的人是六道骸,他捂住自己的臉龐大笑,笑的旁邊的人一頭霧水:「真可愛吶,綱吉……」懷念的喚著綱吉的名,音色中參雜的苦澀令其他人不得不感到同情。
  「喂,六道骸,在首領想起來前不准對他亂來!」萬一嚇到首領,他可不會輕易饒他!
  「呵呵,這個嘛……」不明的謎笑著,沒有給予明確的答案便走出會議室。
  「那什麼態度呀!可惡的混帳──」獄寺惱的差點衝出去找六道骸拼命。
  「冷靜點啊!隼人!」山本趕緊抓住正要衝出去的獄寺,苦笑著。
  「哼。」冷哼一聲,雲雀也離開位子,走回自己的辦公室。

  待大家都離開會議室之後,里包恩終於維持不了嚴肅正經的臉龐……這兩個人未免太好笑了!
  能讓失去記憶的綱吉緊張成這樣……真有你的,六道骸!
  喫著淺笑,緩緩走出會議室,關上大門。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