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22 (火) | Edit |

※山獄有,請注意。

後記:

糟糕失憶這種劇情應該很悲傷的被我搞的好歡樂(被巴)
最近太歡樂了嗚嗚(掩面)←被踢

其實也不然,今天下午就發生讓我很生氣的事情=3="(爆)
我想跟老師說我找不到我的報告,可是才說到:「I can't find my…」(我找不到我的……)
注意!我還沒講完!我話還沒講完吶!
老師馬上扔了一句:「You have to make a new one for me.」(你必須做一份新的給我)
靠!!!有沒有搞錯!!!(喂)
報告又不是只有薄薄一張紙!當下我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
好吧!他可能把「my」聽成「mine」了!可可可可是那樣講也太過分了!(爆)
後來才發現原來他講的是draft(草案),所以我立刻交了出去,他才問說:「so, what's your problem?」(所以,你的問題是什麼?)
很好!你終於肯聽我講了!(噴淚)
我很「激動」的跟他說我找不到我的報告!
他才說要回去找找(掩面)
老師拜託您下次聽我把話說完(掩面痛哭)

抱怨一下ˊ3ˋ""請大家無視ˊˇˋ|||(被揍)
糟糕四月要過了……(被巴)
玫瑰稿子四月底一定要交=皿="(混帳你怎麼還沒交)

感謝觀賞ˇˇ
 
 











  自那場會議後,綱吉每次開會就像戰鬥一樣,開完立刻走人,連半點發問的時間都不留給守護者,而簽寫公文的速率也隨之倍增……換言之,他不想回答任何和六道骸有關的問題,所以增加工作效率,但請饒了他吧!
  接收到這樣的訊息,里包恩幽幽的嘆了口氣……先前愛六道骸愛的那麼不要命,現在卻躲他躲的那麼拼命,真令他哭笑不得吶!不過……

  「阿綱,你要『戰鬥』到什麼時候?」話中沒有責備,但卻有濃厚的警告意味。首領總不能一輩子都這樣躲著部下吧?
  「……我、我……」沮喪的垂下頭,綱吉繼續埋頭簽文件……他也不想這樣啊!但是……只要看見六道骸──……不!只要感覺到六道骸在身邊,他的心臟就會莫名其妙的奔騰、亂跳,輕易打亂他的思緒和呼吸。而且很神奇的,他不用眼睛看,只要感覺就能察覺到六道骸的存在!
  這是什麼怪能力!
  「你喜歡六道骸嗎,阿綱?」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出令人噴茶的話語,綱吉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噎到。
  「咳咳……什麼?」一臉錯愕的望向里包恩,兩片紅暈誠實的浮上雙頰……他喜歡六道骸?哈、哈哈,不會吧……他可是男人耶!「里包恩……難不成我以前是同性戀嗎?」無奈的隨口回一句,希望聽見里包恩一如往常的否定回答。
  豈料,里包恩不但反常的沒有回答,還用帽簷將自己銳利的雙眸擋住……呃!這是什麼意思!誰來告訴他這是什麼意思!是默認嗎?不是吧!
  「里包恩?」試探性的再喊一次,振筆疾書的手也停了下來。
  「……你自己想。」不負責任的扔了一句話給綱吉,再添一杯茶。
  搞什麼!為什麼欲言又止!為什麼用那種奇怪的眼神看他!



  好不容易處理完所有的公文,綱吉疲憊的抱著文件前往嵐之守護者的辦公室……平時,嵐守獄寺總是會提早五分鐘到首領辦公室報到,親切的將堆積如山的公文搬回自己的辦公室作業。但今天,他卻很反常的遲到了整整半個小時。
  『里包恩,獄寺還沒來耶……』望了望錶,綱吉困惑的看向連開都沒開的辦公室大門。
  『嗯……太久了,再不送去的話就會弄亂今天的作業程序,你送過去吧。』
  『耶?可、可是……』要是再迷路怎麼辦?
  『嵐守的辦公室向右走到底就是了。』說著,很有「風度」的將文件整理好,堆疊在綱吉身邊:『首領一輩子記不得總部的路也不是辦法,至少最近的嵐守辦公室記一下。』言下之意,就是「我不想搬,所以你搬過去」。
  苦笑了下,綱吉只得認命抱起比自己高兩顆頭的文件櫃,小心翼翼的走出辦公室。

  「應該是這裡吧……獄──」
  「唔嗯……」輕柔的令人感到臉紅的呻吟聲自嵐守的辦公施飄出來,正要開口的綱吉瞬間合上小嘴……那是什麼?為什麼這種聲音會從獄寺的辦公室裡傳出來?
  緩緩將手上的文件櫃放到地上,好奇的將頭探了進去……呻吟聲的主人紅著臉躺在沙發上,壓在他身上的男人正溫柔的輕撫他紅透的雙頰。
  「今天就到這裡吧……快出去!山本武!」和平時惱怒的斥喝聲不同,此時多了些無力和羞卻。
  「唉……自從阿綱失憶後,你就不讓我在早上『充電』了……」可惜的嘆了嘆,山本意猶未盡的親吻白皙的嫩頸:「難得一次,就讓我做個夠吧。」
  「開玩笑!首領對部內的位置不熟!我要提早去拿公文──……慢著,現在幾點了?」推開山本胸口的手瞬間僵直,羞紅的臉瞬間顯的鐵青。
  「啊?哈、哈哈……抱歉,我忘記時間了……」山本一臉抱歉,但當他抬起頭後,就像被施咒似的靜止在獄寺上頭。
  「到底幾點了啦!……你看到什麼了?」疑惑的轉頭……門口矗立著一尊活生生被石化的綱吉石像。

  靜默。

  「咦啊啊啊!」手忙腳亂的將壓在自己身上的山本推開,根本顧不得他是不是還停留在自己體內,連衣服都沒拉好就跪在地上向綱吉磕頭:「真的很對不起!十代首領!」其實在綱吉失去記憶前,他們兩個親密的場面也常被首領撞見,當時的首領總是微笑著說「請繼續」……啊!多麼體貼部下的首領啊!
  ……不過現在首領什麼都不知道啊!
  呆站在辦公室門口,綱吉還沒從驚愕中回復過來……他沒想到自己這麼「幸運」,不但在夢境裡看見六道骸辦事的景象,還在嵐之守護者的辦公室裡觀賞到沒打馬賽克的「活春宮」!雖然他們已經做的差不多了,也不算觀賞到。
  「呃……我……送公文來了……」解除石化後,一股熱流爬上綱吉的小臉,令他臉上的紅暈渲染到耳根後面……「你們……請繼續……」語畢,僵硬的轉過身,走出門外。

  不愧是首領!就算失去記憶了還是對部下一樣好啊!
  「那……隼人。」打斷獄寺感動的情緒,山本將公文搬進來,並將門再度關上。
  「該死!都是你!被首領看到了!」火的想撲過去掐死肇事者,但下身傳來的刺痛卻令他腿軟了下來。
  「哈哈哈,沒關係啦!他可是阿綱耶!」所謂「有容乃大」,最適合用來形容他們的大空了,就算他已經失憶了也一樣:「先不管那個,既然阿綱都說『繼續』了,我可不可以繼續啊?」
  「……混帳!你去死!」



  沒看到!他什麼都沒看到!剛才那一定是幻覺……對!那是幻覺!幻覺幻覺幻覺──……
  磅!
  「唉唷!痛痛痛……」抱住被重擊的可憐腦袋,綱吉抗議似的回頭大喊:「很痛欸!里包恩!」真是打人不手軟!綱吉覺得自己沒在里包恩的重擊下再失憶一次已經是一項奇蹟了。
  「吵死了。」難得好心的遞了杯熱茶給綱吉,令後者一陣呆愣:「你看到什麼了?」看綱吉那驚慌失措、面紅耳熱的模樣……八成又看見嵐守和雨守的親熱畫面了。
  以前的綱吉看了是沒事,不過這次嘛……「里、里包恩!我我我、我看見……看見山本和獄寺……在……在做……」在做那檔事!但最後那三個字卡在喉嚨裡,擠都擠不出來。
  「哦?所以呢?」習以為常的整理下一堆公文,神情平靜的令綱吉瞠目結舌。
  「所以?他、他們……」喜歡同性是可以,但有必要饑渴到利用上班時間「培養感情」嗎?而且還沒鎖門!
  「今天他們大概忘了鎖門吧。」不住的咯咯笑,要不是誤闖的人是首領,家族大概會少了幾名無辜的成員吧。
  翻了個白眼,綱吉將茶杯放下,輕撫額頭,一副快要昏倒的樣子……「唉……不過話說回來,之前就有他們是一對的感覺,只是沒想到……」沒想到會當場目擊這麼刺激的畫面!
  聞言,里包恩勾起一抹淺笑,眸中的光點閃閃發亮……「是啊,所以你跟六道骸在一起也是有可能的。」
  靜默三秒鐘。
  「慢著!這跟六道骸有什麼關係!」為什麼最後又把話題轉回六道骸!更可恨的是,綱吉發現自己光是聽見六道骸的名字就會心跳加速、臉紅耳燙……「我應該喜歡女生!喜歡──……」奇怪的是,綱吉無法順利將「喜歡庫洛姆」大聲吼出口,只能任它卡在自己的聲道之間,吐不出也吞不進。
  「喜歡誰?說不出來了吧。」似乎一點都不感到詫異,里包恩一臉看好戲的微笑著……「啊,我有事要出門了,會有個人來跟我換班。」
  呃?話題會不會轉的太快?「你要出門?我、我怎麼不知道?」這麼重要的事情竟然沒跟他講!
  「出門的是我,又不是你。」理所當然的回應,里包恩將領口的領帶拉好。
  「唉,也是啦……那是誰來跟你換班?」端起方才沒喝的香茶,無奈的問著。接下首領的任務一個多月了,監督自己的人一直都是里包恩,不曾換過。
  「六道骸。」
  「噗!」剛入口的香茶一口氣全部噴了出來,在地上畫出一幅美麗的「灑畫圖」,而里包恩則輕咳了聲,綱吉聽的出他在偷笑:「你、你明明知道我在躲他!」哀怨的抱怨著,里包恩卻彷彿沒聽見似的,逕自走向大門。
  透過百葉窗,綱吉可以看見窗子外多了一尾人影……
  碰咚!碰咚!
  不必用眼睛確認,綱吉可以肯定……那個人一定是六道骸!心臟開始激烈跳動,彷彿有人給它注射了一發不可收拾的興奮劑;臉部的溫度急速升高,彷彿有人正燃燒著他體內的每一顆細胞!
  可惡!為什麼他總是對六道骸有這麼激烈的反應!

  「今天就交給你了,不過……你可別太寵他。」言下之意:「給你一次機會,不過工作還是得做完。」
  「呵呵呵……明白。」熟悉卻又陌生的呵呵笑傳進綱吉耳裡,綱吉只能呆坐在辦公椅上,默默接受里包恩給予的「考驗」……

  「我們就好好相處吧,綱、吉。」
  六道骸笑的一臉燦然,但綱吉卻一點都笑不出來。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