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24 (木) | Edit |
後記:

不好意思沒有H呼呼(毆死)
因為有人在會客室猜說會有H吶……(爆)
抱歉還沒有XDDDDD""(咦咦意思是會有囉?)←炸
要命這麼晚才發文(掩面)
我對不起大家Orz

報告老師找到了(歡呼)
他夾在其他同學的報告裡面呀嗚喔!(炸)
如果真的要我重寫一份我就發瘋給他看!(喂)

這篇沒有想像中的歡樂ˊˇˋ
有一點點苦澀啦……(炸爛)
骸骸(誰)看好開呀一點都不賤了(喂)
雖然舉手頭足之間還是在吃豆腐呼呼(夠了)

感謝觀賞ˇˇˇ















  「霧之守護者……」簽公文的纖手不停地顫抖,綱吉感到自己的耳朵彷彿火燒一般的滾燙,耳根紅成一片,並連同白皙的頸子一塊染紅。
  「嗯?」淡淡的應了聲,骸臉上的笑容依舊掛著。
  「請你離我遠一點!」這句話幾乎是用吼的……難道綱吉已經無法忍受骸到這種地步了嗎?

  不,問題其實是出在六道骸身上。

  手臂繞過綱吉的後頸,扶住綱吉右手邊的桌緣;溫熱的氣息貼在綱吉耳邊呼進乎出,低喃公文的重點內容;左手大刺刺的壓在綱吉發汗的左手上輕握,似乎是在替綱吉分擔處理公文的壓力。
  天曉得這樣做讓他壓力更大!
  「綱吉討厭我嗎?」掛在臉上的笑容淡了一些,多了些悲傷悽涼的苦笑……在綱吉失憶前,門外顧問總是會大發慈悲的讓他進來輔佐首領,並藉機「親密接觸」、「培養情趣」。
  「呃?不、不是啦……只是……」見到骸眼底湧出的悲傷,綱吉無奈的語氣稍稍減弱了些,對於骸的轉變有點措手不及……但是!這樣處理公文的「曖昧姿勢」還是很奇怪欸!
  「不是就好囉,來,下一份。」悲傷的表情掛不到兩秒,隨即換回完美自信的笑容,剛才的低落彷彿只是假象,令綱吉著實一愣……仔細一看,那抹笑容又多了些狡詐和得意。
  為什麼他有種受騙的感覺?

  在骸巧妙的應付之下,綱吉被迫在維持著這種「曖昧姿勢」的情況下完成所有的公文作業,可憐的左耳在骸有意無意的呼氣下紅的彷彿快要滴出血來,而綱吉也有種快要哭出來的感覺……可惡!不要靠他這麼近啦!又在他耳邊吹氣!他一定是故意的!
  「做完了呢,小綱吉……時間還有很多喔。」臉不紅氣不喘的喊著綱吉的小名,後者差點當下斷氣給他看……見鬼!小綱吉是什麼!
  「……霧守,請你和其他人一樣叫我首──……」

  『骸,不要叫我首領,綱綱、綱吉、小綱吉──……都隨你叫,就是不要叫我首領。』

  話還沒說完,另一句話語便從腦中閃了過去……正在說話的小嘴瞬間閉上,將方才想說的請求硬生生吞回肚裡去……又是那個聲音。
  當時,就是這道聲音引導他去六道骸歇息的房間。
  一震!仔細回想,會發現……這在心中不停迴盪的迷濛嗓音和夢中被六道骸壓在身下的人兒呻吟重疊了……是那個人?但……為什麼會在自己腦中不斷出現、不斷閃過?
  思及此,綱吉整個人僵在原地,連六道骸已經將大手搭在他的肩上都不自知。
  「和其他人一樣……叫你什麼?」柔聲重複著,話中有著若有似無的苦笑……他知道,對綱吉而言,他不再是戀人、不再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頂多比陌生人好一點,是他家族裡重要的幹部之一。
  「……沒、沒什麼,隨便叫都可以啦……」……他一定瘋了,才會允許六道骸隨便稱呼自己!但不只是心底那道莫名其妙的聲音,體內所有的細胞都在奮力抗拒著,阻止他說出「叫我首領」之類的話語……一說出來,彷彿就會失去什麼重要的東西似的,這句話被吞下肚之前還卡在喉嚨間,令他感到煩悶、難受。
  聞言,骸有些驚訝的撐大了雙眼,但不過一秒便恢復原狀……他以為綱吉會向對待陌生人一樣,請他捨棄那些親密的稱呼,和其他人一樣喚他「首領」。老實說,他很意外。

  「吶,綱吉……聽說你喜歡庫洛姆?」
  突如其來的問題令綱吉呆了一下,緩緩將頭轉向六道骸,水漾的深褐色大眼終於和美麗的寶石般異瞳對上……骸在褐眸裡頭看見了驚訝和困惑,腦袋裡所有的理智線用力捆在一起,拼命告誡他不准做進一步的接觸……綱吉已經不再是你的戀人了,他只是你的家族首領,彭哥列的大空。
  他知道,他都知道……但內心渴望綱吉的那塊慾望卻依然無我的啃噬著他不夠堅定的決心,盡它所能的慫恿體內毎一顆細胞……而綱吉那逐漸轉紅的嫩頰正刺激著他激動的內心。
  「我……我……」快承認呀!只要承認了,這奇怪的男人就不會纏著自己了!里包恩還有大家也都會支持他和他喜歡的人在一起!一切……一切都會回復到他失憶前美滿的模樣!他對庫洛姆的感覺這麼明顯,所以不會有錯的──

  『骸,我愛你……』

  「不要說了!」這回,這段話不但掃過綱吉的腦袋,還帶給他無法比擬的錐心刺痛和濃烈的愛意……他迷惑了,不可否認的,六道骸給自己的衝擊力遠遠大過於庫洛姆……但為什麼?為什麼?到底為什麼!
  「綱吉?」看見綱吉緊皺眉頭的痛苦模樣,骸下意識的想將他擁入懷裡……不,別碰他,別碰綱吉……放開他、讓他自由,他忘記你了,對你沒有一絲愛意……他是綱吉,但已經不是那深愛著你的綱吉了!
  正要伸過去的雙手停在半空中,遲疑的抖了下,便縮了回來,垂在兩旁……「首領,你累了吧。」努力壓抑著在體內奔竄的哀鳴,輕笑道……對,放了他吧。呵呵呵……如果沒這麼愛你就好了呢,綱吉……倘若沒這麼愛你,不管你會不會受傷,我都會將你搶回我的身邊。
  但可惜的是,我……無可救藥的愛著你吶……
  聽見骸不再喊著那令他頭皮發麻的稱呼,綱吉反倒困惑的轉過頭,皺成一團的小臉隨即鬆開……他不叫他「小綱吉」之類的稱呼了,他應該高興呀!為什麼……為什麼反而有一股悽涼的失落感呢?

  『骸,不要叫我首領,綱綱、綱吉、小綱吉──……都隨你叫,就是不要叫我首領。』

  剛才跑過一次的句子再度出現在腦中,如同跑馬燈一般在綱吉腦中不斷周旋環繞……不知怎地,他不希望六道骸叫自己首領……就像那段話說的,多麼肉麻噁心的稱呼都無所謂,只要別叫他首領──……
  「……不要叫我首領,其他稱呼都隨你叫,就是不要叫我首領……」
  還來不及阻止自己,滿腹莫名其妙的痛苦便擅自將這句話推出口……綱吉可以看見,在六道骸的眼中,出現了和他不符的詫異和喜悅。
  「呵呵……我好高興吶,綱吉……」淺笑,不似平時那裝模作樣的假笑,而是六道骸難得發自內心的笑……愣著,綱吉雙眼的眸光被這難能可貴的笑容吸的緊緊的、移都移不開。

  『骸,你笑起來很好看,為什麼都不笑呢?』
  『呵呵……我一直都在笑啊。』
  『那種笑不算啦!我是說這種發自內心、真誠的笑容!』
  『呵哈哈……這個世界上,大概只有你能看到這個笑容了吧……』

  「綱吉?」
  猛然回神,發現自己直勾勾的盯著六道骸的臉看,小臉立刻爆炸似的通紅……「欸?咳咳……我、我剛才在想事情……」
  看六道骸的笑容看到呆掉?不!他不會承認、絕對不會承認!
  「呵呵……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笑了下,沒有追問,但卻把話題拉回先前的問題。
  「欸?」
  「聽說你喜歡庫洛姆……你還沒回答呢。」眼中飛快閃過一思痛楚,但前後不到一秒。
  「……」
  是?或者不是?綱吉沮喪的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回答……他以為自己喜歡庫洛姆,但卻在六道骸醒來復職之後全都被推翻了!這男人給予自己的激動強烈的莫名其妙,而自己對這男人的感覺也是強烈的怪異!
  嚥了口口水,口乾舌燥的開口……「不是……那種喜歡……」這話一出,不只六道骸,連綱吉自己都被這肯定而出乎意料的答案震撼到。
  是的,他無法再欺騙自己了……無法再用對庫洛姆的感覺非比尋常來解釋自己為何會喜歡她,因為……六道骸給自己的感覺更加強烈,甚至足以打亂他的思緒、操縱他毎一吋的感官。

  『骸,我愛你……』

  這神秘的聲音到底是誰的?有種熟悉但卻模糊不清的感覺……綱吉現在只知道,這道聲音的主人是六道骸的情人,是在六道骸身下呻吟、嬌喘的人兒──……

  『骸,不要叫我首領,綱綱、綱吉、小綱吉──……都隨你叫,就是不要叫我首領。』

  想起這句話,綱吉的腦袋再度停機……慢著、等等!讓他整理一下!
  這句話的意思……是不是代表……那個人也叫做「綱吉」?

  「呵呵……原來,綱吉沒有愛上庫洛姆呀……」聽起來像鬆了口氣,也像是欣慰。
  抬眸,望向六道骸那深邃的眼眸……

  「骸,我們到底是什麼關係?」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