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26 (土) | Edit |
後記:

咦耶耶好好好歡樂是怎麼回事(爆炸)
骸骸(誰)你這變態!(羞掩面)←被拖去輪迴
綱吉都快被你嚇死了哈哈哈哈XDDDDDDD(夠了)

這篇的H會晚一點喔……(毆)
大家會期待嗎……?(偷瞄)←被巴頭

話說有想開一個新坑……(住手啊混帳)
這新坑還挺黑的(遠目)
跟這篇成反比這樣(毆打)

其實很想要寫變態骸的劇情呼呼(住手)
因為好歡樂好好玩啊啊啊(夠了)

感謝觀賞ˇˇˇ
 
 











  辦公室寂靜的可怕,骸盯著綱吉認真的面龐,臉上浮現平時不會出現的錯愕以及驚訝……剛才,綱吉叫他「骸」?而且,還問他們兩個之間的關係?
  沉默了一刻鐘,綱吉的臉噗咻一聲的爆紅,爾後僵著身子整了整手中的公文……「咳咳……沒、沒事……就當我神經錯亂好了……哈哈……」乾笑兩聲,白嫩的小臉上寫滿了尷尬和不自在。怎麼會問出那麼愚蠢的問題呢?但身體就是不聽話的要命,不僅在他腦中不斷重播那些莫名其妙的片段和聲音,連腦子都半強迫的催促著自己將方才那句話說出口,否則他就要把自己的小腦袋搞的更亂、更迷糊。
  聽過這種事嗎?他竟然被自己的身體威脅耶!而且自己的身體,竟然一面倒的支持自己喜歡六道骸!
  「……我們以前,是非比尋常的關係。」
  一語,讓綱吉整好文件的手瞬間僵硬,一張張白紙緩緩散落在辦公桌周圍……什麼?我不想聽、不想聽……真的不想聽嗎?才怪!他的耳朵已經撐到最開、腦子已經調整到最清醒、眼睛已經瞪到最大……就差沒整個人貼到六道骸的面前聽他述說。
  「非、非比尋常?」
  嚥了口口水,綱吉沙啞的回問……什麼樣的關係可以被稱作「非比尋常」?瞬間,「情人」兩個字從綱吉腦中飛閃而過,還很不客氣的在他腦中滯留、徘徊,彷彿怕他沒看清這兩個字似的……喂!六道骸什麼都還沒說吶!不要逕自下決定!
  「你是我的情人,綱吉。」
  燈燈燈燈!轟轟轟轟!
  兩道聲響同時打中綱吉已經快要爆掉的可憐腦袋。第一道是「恭喜答對」的官方式恭喜呼聲,第二道是恍若重擊般的天打雷劈。
  見綱吉一副快要昏倒的樣子,骸並不感到意外,大手再次不安分的搭上綱吉的細肩……「你知道我們常做什麼嗎?例如──……」不良的嘴角笑開,目標鎖定綱吉那微啟的粉嫩紅唇。
  「等等等、等!讓我想一想!」小手亂揮,將骸正要貼上去的臉龐揮開,後者嘖了一聲。
  「想什麼?」與其用想的,不如直接做不是更快嗎?
  「我是男人!你也是男人啊!」直接攤牌將他最介意的事情說出來……他真的不是歧視同性戀喔!可是他一直以為自己不是同性戀啊!現在突然說他是……這怎麼讓人接受嘛!
  「所以呢?」滿不在乎的聳聳肩,彷彿這根本沒什麼大不了的:「以前你一點都不在乎呢……總是在我身下發出好聽的呻吟,雙手毫無顧忌的環住我的頸子,讓我在你體內盡情的狂亂奔放──……」既然身體無法接受,那先從言語下手好了。
  「慢慢慢慢著!你、你在說什麼?」在他身下呻吟?環住他的脖子?讓他在自己體內狂亂奔──……什麼東西!愈聽臉愈紅,綱吉死命搖頭搖頭再搖頭,但就是甩不開臉上那冒火似的紅暈。
  「嗯?難道失去記憶後,連這點基本的用語都聽不懂了嗎?那好,綱吉聽好唷,呻吟就是──……」骸「好心」的要將那些名詞的重點向綱吉解說。
  「夠了夠了!我知道那是什麼!我是不能理解你怎麼能臉不紅氣不喘的說!」真要命!他這個聽的人都快羞死了,他這個說的人怎麼看起來一點事都沒有,甚至還有點沉醉其中?
  「呵呵呵……以前你最愛我這樣用言語騷擾你了呢。」骸的右手悄悄的在椅背後比了個叉……綱吉最討厭他講這種性騷擾的言語了。但他只要一開始講這種令人聽了頭皮發麻的話題,綱吉就會獻上自己的吻來封住他的嘴……呵呵呵呵,這也是他最喜歡用言語騷擾綱吉的主因之一!
  「什麼?你、你騙人!」難不成他失憶前是個變態?怎麼可能有人喜歡這種騷擾對待!狐疑望向六道骸的俊臉,後者的笑容永遠都是那個樣子,根本看不出他到底有沒有說謊……但此刻,腦袋裡出現了一股強烈的反擊意識:「不!不可能!」這是他的身體第一次否定六道骸說的話。
  「哦?」眼睛一亮,笑的更加詭譎:「呵呵,看來就算失憶了,身體的感覺還是沒變吶……」可惜的嘆了口氣,但壓住綱吉的身體還是沒離開。
  這傢伙竟然想拐他!可惡、可惡!真是太可惡了!滿臉通紅,綱吉真想一腳踹開這狡猾的傢伙!無奈雙腳早被他壓制住,動彈不得。
  「吶,但這個可沒騙你唷……」低沉沙啞的嗓音增添了些許曖昧,溫熱的氣息呼在綱吉敏感的嫩頰上……轟!一股熱流直衝腦門,也增添了些許熟悉感……什麼?這股熟悉感是怎麼回事?
  「哪、哪個?」拚命縮脖子,盡量遠離六道骸那愈湊愈近的淺笑……救命!為什麼他有種快要被吃掉的感覺!他是首領,而六道骸是守護者,照理說他是不會對首領下毒手的……但那是照理說!搞不好六道骸早就看膩了他這個失憶又麻煩的首領,打算悄悄解決他!
  這也不對!如果要對他下手,時間充裕的很、機會多的是,沒必要挑在他和自己獨處這種最容易被懷疑的情況下!而且……六道骸說他們之前是情人。
  不知為何,這句話給了他的內心不小的影響,原本懸在心頭的石頭瞬間降下、沉到心底的最深處……
  那現在這種快要被吃掉的感覺又做何解釋?
  「這個呀……」
  下一秒,綱吉乾澀的紅唇就被六道骸牢牢吻住,不留一絲空隙地綿密索吻……濕潤的舌闖入香軟可口的青澀地帶,貪婪的搜括著口中所有的甜汁蜜液……大掌情不自禁的攫住綱吉的後腦,不管已多到垂流下來的白銀水絲……
  綱吉的腦袋裡除了空白還是空白。
  這是「接吻」……沒錯吧?所以現在,六道骸正在接吻,嗯……然後,自己被他抓住,柔軟的觸感在自己口中盡情肆虐,所以……現在,他正在跟六道骸接吻,對嗎?
  不是對不對的問題啊!
  慌亂的想推開在自己嘴裡亂來的六道骸,小臉瞬間紅成赭紅色,心跳快的彷彿要衝破他的身體蹦出來亂跳……他太大意了!嗚嗚,里包恩……你怎麼讓一個色狼監督我工作啦!
  良久,骸依依不捨的放開微腫的紅唇,笑的一臉滿足:「我們常這樣唷,綱吉,而且一天不只一次呢,晚上還有更刺激的──」
  「別、別說了!我我我、我不想聽!」再聽下去他就要就地蒸發了!
  「不想聽嗎?那直接用做的──」
  「什麼?你你你、你走開……離我遠一點!」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綱吉使出渾身解數將六道骸往外推,打死不讓他碰到自己的一根手指頭……用膝蓋想也知道他想做什麼!綱吉打了個哆嗦,屋內明明溫暖的很,但卻有一股惡寒環在他身邊,久久不散。
  「呵呵呵……別這樣嘛,綱吉。」再走近,那狡詐的笑容愈來愈明顯……活像是個要撲向可口小綿羊的饑渴大野狼,就差沒伸出舌頭舔唇。
  「噫啊啊啊──!」姑且不論這個呼救聲有多少女、多奇怪,綱吉才管不了這個多!先叫再說!

  「到此為止,六道骸。」
  原本綱吉空無一人的前方突然站了一道人影,閃閃發亮的槍口不偏不倚的抵住六道骸的額頭,嘴角勾著一抹淺笑,像是想笑但卻壓抑住的表情。
  「哎呀……時間到啦?」識相的直起身子,轉向縮成一團的綱吉,無辜的臉上寫滿了抱歉:「抱歉吶,綱吉……我太興奮了。」開玩笑!他可是禁慾了好長一段時間!而綱吉雖然失去記憶,行為舉止卻還是那麼可愛……他怎麼受的了!但方才還是太超過了,骸默默的在心中反省。
  「呃……沒、沒關係……」沒關係個頭!話才剛出口綱吉就在心底大吼,他可是快要被嚇的剩下半條命了!話說回來,他剛才沒有要被「攻擊」的感覺,反而有種要被「強暴」的感覺,是怎麼一回事?
  而且,很奇怪的……他一點都不想責怪六道骸,又是怎麼回事?他強吻了自己,又企圖進一步侵犯自己……但他卻不討厭那種感覺?

  「阿綱,你沒怎樣吧?」
  儘管很想放聲大笑,里包恩還是輕咳了幾聲,正經的詢問。
  「呃?沒、沒怎樣啊……」
  有啦,被強吻了……但這又沒什麼,對不對……不對!怎麼會沒什麼!可是他就是覺得無所謂……哎唷怎麼會這樣啦!不爭氣地,小臉再度染上一片紅霞,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
  聽見綱吉的回答,骸的嘴角再度勾起完美的弧度……綱吉吶,你真是太可愛了!「那……我先離開了。再見,門外顧問、綱吉。」邁開大步走出辦公室,難得的微笑襯托了滿足的神色……呵呵,至少,他偷個了不小的「香」……這可是個豐收吶。
  呆呆的望著六道骸走出大門,綱吉一直處於緊繃狀態的身心這才整個鬆了下來……「里包恩……六道骸跟我……呃……以前……真的是……是……」關鍵性的兩個字卡在喉嚨裡,怎麼樣都吐不出來。
  「他說是就是了。」淡淡了回了句,里包恩自顧自的審視方才完成的公文。他不必抬頭就可以猜到綱吉的表情……呆滯、驚愕。
  「什麼?」他說是就是,那自己是什麼?
  「真不簡單……公文都處理得很好。」清點完手中的文件,里包恩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語……「乾脆以後都讓六道骸來監督你好了。」
  一聽,綱吉翻了個白眼,渾身無力的往身後的辦公椅倒去……讓六道骸毎天都來監督他?他有預感,自己一定會被吃的連骨頭都不剩!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