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30 (水) | Edit |
後記:

昨天和朋友聊到很A的話題呼呼(毆死)
好歡樂!!(樂轉)←慢著
骸骸(誰)的形象蕩然無存啦哈哈哈哈(被輪迴)
然後綱吉的貞操也毀光了哈哈哈(被踢爛)

這篇也是歡樂形式XD(炸)
H快到了唷!快到了唷!(夠了)
不過只是快到,還沒有啦XD|||(被巴頭)
另一篇新坑和這篇相反,應該是「每篇都會有糟糕場面」的黑文(被揍飛)
我沒救了(掩面)←被巴頭

嗄啊啊五月到了啊啊!!!囧(不要叫)
再懶下去就要去切腹了……(掩面痛哭)←毆死

感謝觀賞ˇˇˇ
 
 












  「綱吉,這份漏簽了唷。」笑容滿面的將文件遞上,骸笑的容光煥發、閃亮刺眼……要不是綱吉故意無視,他的眼睛早被閃瞎了。
  「噢……謝謝……」盯著文件看了好一會兒,小手才慢吞吞的伸出去,但在碰到文件的那一剎那便迅速抽回,讓骸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怎麼啦,綱吉?怕我吃了你嗎?」咯咯苦笑著,一臉無奈的瞟向綱吉。後者瞄他一眼,隨即逼自己移開同情的視線。
  不行、不可以!不能再中計一次!
  上回一個不注意就被抓去強吻,要不是里包恩及時出現,他搞不好就被六道骸拖去「暖床」了!好吧,在辦公室裡應該是「暖沙發」……這怎麼行!
  所以,不能怪他不理六道骸!
  「呵呵呵……上次的吻沒讓你想起什麼嗎?」喫著惡質的笑,六道骸笑瞇了眼,刻意問出一針見血的問題,令綱吉微微一僵。
  想起的東西可多了!託他那一吻的福,腦中浮現的那些謎樣呻吟日漸清晰,六道骸和同一個人歡愛的場面出現的愈來愈頻繁……拜託!別讓他的腦子裡增加這些東西呀!綱吉苦著臉低頭,繼續認命簽文件。
  自從上次里包恩見識到六道骸監督的「超群效果」後,里包恩便一手包下外出的任務,然後把監督綱吉的責任扔到六道骸身上。可惡!也不問問他的意見!想著,簽寫的力道不自覺加重,鋼筆發出嘰嘰嘰的怪聲。
  「綱吉,那份文件快破了。」忍住快要出口的噗哧一笑,骸好心的提醒綱吉。真糟糕……綱吉總是這樣「下意識」誘惑他。
  「呃?啊!糟、糟糕!」回過神,瞥見快被自己簽出一個洞的文件後便大驚失色,趕緊用手抹平微微扭曲的紙張。
  「呵呵……工作時不能失神唷,綱吉。」不知何時,六道骸已經自動移動到綱吉身邊,左手自然而然的覆在綱吉的左手上,曖昧的在綱吉耳邊呼氣……「果然還是要這樣才會增加工作效率呢。」清楚的感覺到綱吉的小手開始顫抖、並開始發燙,骸的笑意更深了。
  為什麼到剛才為止他都肯乖乖坐在旁邊看綱吉辦公呢?因為六道骸知道,他沒這樣做,綱吉心跳就不會加速、動作就不會加快、腦袋就不會這麼清晰……所以,只要連綱吉也無法否認這點,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握住柔嫩的小手啦!
  果不其然,綱吉的心跳開始加快、體溫開始升高、動作開始增快、半合的眼皮瞬間撐開……呵呵呵呵,這不就是「事半功倍」嗎?綱吉的身體還真是「誠實」吶!

  好不容易撐到最後一份文件,綱吉感激的差點沒痛哭流涕了……這男人到底在想什麼?為什麼每次都要用這種姿勢監督他辦公?他不在乎,他可是快要羞死了!
  但隔了好一會兒,六道骸的手還是沒放開,繼續握著他冒汗的小手。溫熱的指頭不斷摩擦著濕潤的手背,愛不釋手的摩擦來摩擦去……慢著,他是不是在摸?他在摸對不對?
  「……霧之守護者,可以別再摸我的手了嗎?」臉頰微微抽搐,綱吉僵硬的請求著。
  「嗯?可是綱吉的小手好軟、好好摸呢……」出乎綱吉意料之外,這男人不但沒否認,還無賴的綻出笑容,說出自己「吃豆腐」的原因。
  呆了一會兒,綱吉才將頭上的好幾條黑線甩開,並抽出自己被「侵犯」的可憐左手……「咳咳!最、最近有沒有什麼比較重要的計畫?」用力咳了兩聲,並將頭別了過去,掩飾自己臉上那對逕自浮上來的紅暈。
  笑容並沒有消失,骸從容的拿起擱在桌上的計畫表:「下禮拜有一場家族聚會,允許首領帶一名幹部隨行……真是太好了,就我們兩個去吧。」擅自下了最終結論,一旁的綱吉還沒反應過來。嗯,有個家族聚會……然後,六道骸說就他們兩個去。
  ……
  猛然抓住六道骸正要簽名的右手,將他手上的出席表單拿了過來……「等等!陪同者要開會決定!」哭笑不得,綱吉將文件夾在自己的公文資料夾裡,慎重的抱在懷裡,警戒似的盯著六道骸,彷彿他會突然咬他一口似的。
  「哎呀……說的也是。」聳了聳肩,六道骸跌破眼鏡的沒多說什麼,臉上的笑容還是沒有褪去。
  「欸?啊、呃,對……明天早上開會再決定……」著實一愣,原本以為六道骸會再使出他那驚人的「纏功」,又拐又騙也要讓綱吉同意他陪同出席。
  鬆了口氣,但那股莫名的失落感又再度出現在綱吉心中……知道六道骸不一定會陪同,他竟然有股失望感?
  晃了晃腦袋,不願多想……比起心中那股奇怪的悸動,綱吉更在意六道骸臉上那春風得意的微笑……他就這麼有自信,自己一定會是那位陪同的幹部嗎?



  隔天,綱吉終於知道,為什麼六道骸會笑的那麼有自信了。
  「例行會議結束了,那現在來討論一下聚會的出席者──……」
  「就讓霧之守護者出席吧。」綱吉的語尾音都還沒拉完,里包恩便搶先開話。六道骸到底給你什麼好處呀,里包恩?綱吉的表情就像快哭出來一樣。
  「嗯,也好……」獄寺難得的沒提出反對意見,但尷尬的眼神一直不敢對上綱吉的。哈哈……大概還惦記著那一天吧──……不對!這跟那是兩碼子事!獄寺君!拜託你別因此妥協啊!
  「哈哈哈,霧守最適合了。」山本爽朗的大笑,並對綱吉擠擠眼,爾後還向六道骸比出個「搞定」的手勢……等等等、等一下!太明顯了!你你你、你們一定有共謀!這場會議不公平啊!
  「骸先生,請你一定要好好保護首領!」藍波連附議都直接省略,一臉認真的請骸盡忠職守。藍波呀藍波,至少附議一下讓我絕望的吐個嘈啊!
  「霧守一定會極限的保護澤田的!」不出所料,了平也熱血的跟著附議。大、大哥!能不能請你極限的抗議呀?
  「……哼。」最後一絲希望撇頭哼了一聲,狠狠澆了綱吉一盆冷水。雲守是守護者裡話最少的,所以通常不抗議就等於附議。
  所以,這個提案全場無異議通過?可不可以讓他問為什麼?
  「所以,就決定由霧之守護者出席──」
  「等、等一下!」
  在里包恩下筆前伸手大喊,全場好幾對眼睛全部盯向出聲的綱吉……唔,怎麼回事?大家的眼神好像都寫著「別掙扎了」四個大字!
  「呃……可以請問一下,為什麼大家有志一同的推舉霧守嗎?」
  眾人紛紛對看一眼。
  「阿綱,以前的聚會都是霧守陪你去的。」里包恩再次率先答話。
  「是呀,首領,以前您都不讓我跟,堅持要霧守去呢……」話到此,獄寺還不甘願的瞥了六道骸一眼。
  「哈哈,是呀!還說不是霧守就不去參加呢!」山本的火上加油再來一發。
  「首領還說不讓霧守去就縮減我的糖果預算!」吸了一口氣,藍波哀怨的瞄向綱吉。
  「澤田,你總是說霧守在你身邊才能發揮極限呀!」了平氣勢澎湃的說著。
  「只要讓六道骸去,你就願意安排和我比試的時間。」鳳眼裡頭閃著一絲銳利的光芒,雲雀淡淡的回答。
  每個答案都讓綱吉目瞪口呆、無言以對。
  以前的他,就這麼喜歡六道骸?喜歡到拒絕其他守護者、喜歡到乾脆不去參加、喜歡到縮減別人預算、喜歡到連極限都能搬出來講、喜歡到甘願和可怕的雲守打一場架……嗶!可憐的腦袋頓時當機。
  「所以,陪同的幹部就是霧之守護者。」這回,里包恩不給綱吉任何思考的餘地,大筆豪邁的一揮就寫下出席者的名字。
  「……」綱吉只能發愣,呆呆的看著里包恩將那張出席表單收了起來。
  這場表決有什麼意義嗎?

  散會後,綱吉疲憊的將文件整好,準備回自己辦公室……然而,待在門口等他的六道骸毫不費力的抽走自己手上抱著的文件,飛快的在自己唇上啄了一下。
  「我不是說,就我、們、兩、個去呀。」
  甫使一愣,然後小臉噗的一聲爆紅,直接從淺淡的粉紅色跳到鮮豔的緋紅色。

  可惡!他好不甘心吶!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