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03 (土) | Edit |

※再提醒一次,H有慎入,嚇到不給錢ˊˇˋ(毆)

後記:

我食言了啊啊啊啊囧(慘叫)
乖乖去切腹……(拭淚)
所以之後的劇情請各位自行想像啦──喔噗!(被揍昏)

說真的,很抱歉吶……Orz
感謝有繼續來支持的各位ˊAˋ|||(爆炸)

好耶三天連假ˇˇ(怎麼又有假##)
不過也要開始準備數學報告了……
各位沒看錯,是「數學報告」沒錯……
有沒有搞錯呀數學也有報告!(掀桌)

這篇應該每一章都很糟ˊˇˋ"
小綱吉辛苦了(遞茶)←被揍爛

感謝觀賞ˇˇˇˇ
 
 













  一群人在澤田家集合,每張臉上都寫滿了焦慮和凝重,男男女女沒一個人有好臉色。
  「里包恩先生,還是找不到十代首領嗎?」獄寺的聲音壓的很低,緊握的雙拳顯示出他無盡的憤怒……說什麼首領的左右手,竟然讓首領在自己家裡被強行擄走!
  「一點痕跡都沒有……不過,一定是被六道骸帶走了。」當時他只花了幾分鐘便快馬加鞭的趕回來,沒想到卻看不見這棟房子!雖然知道房子就在原處,也明白那不過是個幻覺,但視覺靈敏的生物就會被視覺所操縱,看不見房子,他就連大門在哪都無從得知!
  「混帳!他該不會、該不會真的……」一想到六道骸原本的目的,獄寺的面色更加鐵青,氣的用力敲擊桌面。
  「冷靜點,獄寺。」就連平時樂觀的山本也無法順利扯出笑容,眉頭皺成一塊,握成拳形的右手壓在桌上,不停地顫抖。
  「只能繼續找了,找出他的根據地。」起身,碧洋琪打破沉重的氣氛,離開被敲擊數次的可憐餐桌。
  「雲雀也答應幫忙搜尋了,現在就祈禱六道骸還沒對阿綱下手吧。」無可奈何,但情勢比人強,綱吉被帶走已是不爭的事實。



  老舊的建築物內部是乾淨完整的居家住處,除了最外層的磚牆以外,這棟建築物就跟新的沒兩樣。一名少年瑟縮在窗邊,闔眼享受陽光溫暖的沐浴。
  喀嚓。
  清晰的開門聲將少年的注意力拉了回來,深褐色的眼眸霎時佈滿了恐懼,但在看見站在門口的少女後便鬆了口氣,在體內狂奔的心臟這才平緩了下來。
  「首領……」將午餐放在桌上,庫洛姆難過的看著幾乎沒動過的早餐:「早餐是很重要的……」
  「呃?我、我知道啦……但是沒胃口……」不好意思的給了個笑容,綱吉緩緩走到庫洛姆身旁幫忙收拾沒吃完的早餐,期間還不自在的拉了拉過短的裙擺……他和庫洛姆都穿著黑曜中學的女生制服,這是骸的命令,綱吉只得聽命。
  「那……午餐一定要吃喔。」見到綱吉露出的溫暖微笑,庫洛姆擔心的神色才稍稍褪了些……「首領不喜歡的話,要不要向骸大人說說看?」紫色的大眼望向綱吉拚命拉長裙擺的小手,庫洛姆輕聲提議著。
  「……我、我提過了……」一想到上次向骸提出不想穿女生制服的景象,綱吉就打了個哆嗦……「不、不要再提這件事……反正只是穿著,無所謂……」橫豎都是要穿,提了還會被懲罰,倒不如乖乖聽命行事。

  『哦?綱吉不喜歡穿這樣嗎?』大手探進綠色的制服內,輕輕搓揉裡頭粉嫩漂亮的乳尖。
  『唔嗯……是、是的……』跨坐在骸身上的身軀不自主的縮了縮,綱吉緊咬下唇,強忍著在體內亂竄的騷動。
  『呵呵呵……但我很喜歡呢……』另一隻手伸進裙內的底褲,把玩著裡頭沉睡的嫩根。
  『唔……骸、骸……』啜泣著,逐漸甦醒的稚嫩開始泌出甜美的汁液……『嗚嗚……嗚嗯……』不敢抵抗,只能任由男人肆意玩弄自己的下半身。
  『綱吉穿這樣不但可愛,對我而言也比較方便呢……看,省下了脫褲子的麻煩,不是很棒嗎?還是說……連貼身衣物都不想穿呢?』邪佞的一笑,情色的舔舐著顫抖的紅唇。
  『不、不!我、我會繼續穿……不會再有怨言……』委屈的低下頭,硬生生的將眼淚吞回肚裡,乖乖接受骸挑逗式的舔吻、乖乖讓他調戲自己敏感的軀體、乖乖讓他貫穿自己下體的私密地帶……

  紫眸眨了眨,看見綱吉的唇色明顯泛白,庫洛姆才察覺自己勾起了綱吉不好的回憶……「對、對不起……」面帶抱歉的低頭,她知道骸大人都在對首領做什麼……她明白,骸大人非常喜歡首領。
  其實,她也很喜歡首領。那麼溫暖、柔和的氣息,總是讓庫洛姆想到自己從小就沒有感受過的愛,如果能成為首領的家人,那是多麼快樂、幸福的事情……但骸大人,現在的首領笑的好苦澀、好委屈啊……
  「欸?不、不用道歉啦……」苦笑著,綱吉輕拍庫洛姆的肩頭,示意她別胡思亂想:「不過話說回來……這套制服穿在妳身上真的很好看耶!」毫不吝嗇的稱讚著庫洛姆,兩朵粉紅色的小雲頓時浮上庫洛姆粉嫩的雙頰。
  「唔?謝、謝謝……」羞澀的瞄了綱吉一眼,眸畔中有著景仰和嚮往……真要她來說,首領穿這套制服的模樣也很可愛,只是首領自己不喜歡罷了。
  「真的啦!對了,其實我們可以多聊聊喔,庫洛姆──」
  喀擦。
  話還沒說完,庫洛姆身後的房門就再度被打開……外頭站著應該已經出門的六道骸。
  剎那,綱吉的呼吸瞬間停住,體內所有的血管都凍成了冰條,紅潤的面龐霎時變的慘白死灰。

  看了看僵住的綱吉,再看了看一旁錯愕的庫洛姆……「呵呵……來給綱吉送吃的嗎,庫洛姆?」柔的令人頭皮發麻的聲音令庫洛姆一顫,後者乖乖的點頭回答。
  「是、是的……」骸大人的聲音很柔、很輕……但卻夾雜著令人冷的發抖的莫名冰寒:「我、我先出去了……再見,骸大人、首領……」拿起沒吃完的早餐,庫洛姆匆匆繞過骸離開房間。她知道自己現在應該要做什麼……迅速離開這間房間。臨走前,水汪汪的紫眸還帶著同情望了綱吉最後一眼。
  「吶,我剛才聽到有趣的話題呢……綱吉,你想跟庫洛姆多聊聊?」眼底閃著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光芒,謎樣而危險……綱吉的身軀抖的更加猖獗,眼角囤積的淚水潤濕了他清澈的褐色大眼。
  「我……我只是……」無助的小手垂了下來,將裙擺往下拉……這已經成了他緊張時的習慣動作:「只是……想找人聊天而已……」根據地裡除了千種、犬和庫洛姆以外,其他人都不敢擅自跟「骸大人的情人」對話,只要一個不對可能就得就此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盯著綱吉看了好一會兒,骸走了進去,坐在柔軟的沙發上……「吶,綱吉,我累了呢……」嘴角的詭異笑容令綱吉心底發毛,迷濛的異瞳給予綱吉清楚的暗示……那雙眼寫滿了濃烈的情慾。
  倒抽了一口氣,綱吉頓時感到呼吸困難、後腦發涼……顫抖的雙腳還是緩緩步向骸,在他的雙腿間跪了下來……

  「呼……啊嗯……」淫穢無恥的悶聲從綱吉的口鼻間傳出,口中的嫩舌正和裡頭的炙熱交錯纏綿……多餘的濁液順著嘴角滑出,和綱吉臉上的汗珠一齊滴落到地板上。
  「呵呵……感覺真棒吶,綱吉……」讚許的撥弄綱吉褐色的柔髮,話語中帶著些許微喘……「起來吧,綱吉……」泛著水光的唇離開男人發燙的慾望,有些不穩的站起身……大掌立刻探入綠色的短裙,粗魯的扯下裡頭的薄褲,迫不及待的將手指擠入狹窄濕潤的隱密帶。
  「唔……唔嗯嗯……」儘管被這突如其來的侵入弄得腿軟,綱吉還是抖著雙腿,強逼自己維持站姿。
  「已經濕了呢……看來綱吉也很興奮嘛,嗯?」掀開制服上衣,咬住白皙胴體前的可口紅點……綱吉不住媚叫了聲,雙腳終於徹底癱軟,香軟的身子整個癱在骸的身上,喘息不已。
  「啊啊……骸、骸……啊嗯……」興奮的前端已然挺立,在頂到骸時便噴出點點蜜液。此時,後穴肆虐的指頭猛然抽出,溫熱的腐水自裡頭緩慢流出……「啊啊……唔!」突然遭到放空的濕潤滑穴不斷的張合,軟嫩的穴口散發著誘人的色澤。
  「呵……坐上來吧,綱吉……」掰開濕軟的臀瓣,骸含住綱吉發熱的白淨小耳,低沉沙啞的性感嗓音搭配溫熱的氣息傳入綱吉耳內……「快吶,你也很想要吧?呵呵呵呵……」
  「唔嗯……」環抱住骸的頸子,綱吉可以感到那即將爆發的慾望就頂在自己的嫩穴口……咬緊下唇,奮力往下一坐──……「啊啊啊!哈啊……啊啊嗯!」噗滋噗滋的淫糜水聲格外的刺耳,白色的稠液自肉體的交合處溢出,滴落在早已佈滿水灘的地板上。

  ──對……就這樣徹底屬於我吧……

  「綱吉,說……說你是屬於誰的……」意猶未盡的舔吻著顫抖不停的玉體,並在上頭留下屬於自己的記號。

  ──不要接觸其他人、不要在乎其他人……

  「啊啊……我、我是……屬於……啊嗯……屬於骸的……哈啊!」停留在體內的碩大不斷解放、腫脹,屬於骸的一切在綱吉體內盡情的四處奔騰、狂亂奔放。

  ──只要愛我就好。



  「骸大人……」推開房門,庫洛姆小心翼翼的低喚著。
  「庫洛姆嗎?麻煩妳待會請人來這裡清理一下。」那聲音還是一樣柔和,令人發毛。庫洛姆覷了躺在骸懷裡的綱吉一眼,並刻意忽略一旁被換下來、溼透了的綠色制服。
  「好的……另外,骸大人……」欲言又止,庫洛姆緊張的望向骸。
  「嗯?」
  「有……有人注意到這個根據地了……」
  深邃的雙眸瞇了一瞬,隨即露出令人戰慄的詭譎微笑……「哦,來了嗎?」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