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04 (日) | Edit |
後記:

下一篇就有H了!!!!!!(掩面)
打這篇文的時候正在聊天(?)
超級歡樂的呀我的腹筋XDDDDDDDDDDDDD(什麼)

今晚認識好多人ˇˇˇˇ
歡樂歡樂ˇˇ(樂轉)
請大家多多指教ˇˇˇˇ(被踢爛)

毆買嘎明天是雲雀生賀……(沒力)←喂!
好吧卯起來打一篇HQ皿Q(住手##)

感謝觀賞ˇˇˇˇˇˇ
 
 














  黑色的轎車群停妥在高大聳立的白色建築物前,各方的黑手黨首領及幹部紛紛下車,走進戒備森嚴的廣大會場。
  這是綱吉失憶後的第一次大型聚會,他不自覺的握緊雙拳,緊張的神色清楚的寫在臉上……哎呀哎呀,這樣可不行呢……骸輕笑了下,悄悄將頭靠在綱吉耳邊。
  「綱吉,保持輕鬆……你可是最有權勢的彭哥列首領唷。」倘若一直將那種兔子闖入獅子群的表情掛在臉上,不知道又會惹來多少煩人的蒼蠅。
  「我、我知道……」他知道,但做不到呀!畢竟這是他第一次參加嘛!雖然里包恩告誡他的注意事項都已經倒背如流了,但理論和現實終究還是不一樣的呀!「霧、霧守……你應該參加過很多次了吧?」聽大家的語氣,以前的自己應該是秉持著「除了霧守以外都不帶」的奇怪原則,那六道骸應該參加過很多次了吧?
  「呵呵……是呀,很多次。」何只很多次,就算說每次都不為過:「所以很多家族的首領和幹部都認得我們,綱吉要換個稱呼唷。」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令綱吉的心底竄起一股惡寒。
  「欸?」撇開惡寒不管,現在聚會比較重要。因此,綱吉逼迫自己聆聽六道骸的提議。
  「不可以叫我『霧守』,要叫我『骸』。」扯出個理所當然的笑容,無視綱吉那寫滿錯愕的臉龐:「以前你都這樣叫的呀,呵呵呵呵……」前陣子才有謠言說彭哥列的十代首領因故失憶,要是讓大家發現綱吉和以前不同,對現在的綱吉而言可說是大大的不利……因此,要綱吉像以前那樣稱呼他,一半是為了自己,另一半可是為了綱吉呀!呵呵呵,真是一舉兩得。
  「……知道了。」認命的點頭,誰叫他是「新手」。

  果不其然,綱吉和骸才剛入場便有不少首領和幹部擁了上來,而他們的話語與其說是寒喧問候,事實上聽起來卻比較像驚訝疑惑。
  為什麼呢?因為前陣子霧之守護者才受到嚴重的槍擊,現在卻若無其事的陪同首領出席,令他們不得不讚嘆、佩服。
  但綱吉也有發現,這群人的目光都不是很友善……但也談不上惡意,倒比較像──……
  「彭哥列首領,您還是這麼美呢……」猛然,一名看來穩重成熟的男人對綱吉鞠了個躬,並伸出自己優雅的大手,擺在綱吉面前。
  欸?美?有沒有搞錯,他可是個貨真價實的男人!而且這種姿勢,是不是在向他邀手?
  「呵呵……彭哥列首領的手豈能亂摸?」輕輕拍掉男人掌心朝上的大掌,骸的笑容散發出一股令人打顫的寒氣,點點殺意清楚的寫在上頭。
  男人瞇了瞇眼,隨即便擺出討好的微笑:「這個我們明白,霧之守護者。」但那種奇怪的目光還是緊盯著綱吉,絲毫沒有褪減。

  『不要那樣看我……』

  熟悉的厭惡感在綱吉心底油然而生,下意識遠離眼前的男人,靠在骸身旁。以前的自己,也常這樣應付這種人嗎?那種眼神,與其說他在看其他首領,倒不如說他是在看難能可貴的絕世美女。
  他看錯了吧?

  「……骸。」晃動手中的玻璃杯,綱吉若有所思的開口。
  「嗯?」
  「那些人……看我的眼神好奇怪……感覺很像……」緩緩朝骸瞟去,不自在的吐出一句話:「很像你看我的眼神……」那是一種含有奇特感情和危險慾望的目光。不同的是,那些人給自己的感覺是厭惡和噁心,但骸給自己的感覺卻是……害羞和喜悅?
  僵在原地,腦袋再度當機,陷入一片空白。
  「哦?呵呵呵……你要小心點吶,綱吉,他們都不是善類。」講善類還太客氣了,說他們是禽獸都不為過,竟然連彭哥列的首領都妄想高攀……呵呵呵,要怎麼解決他們呢?刺死、毒死……或者作惡夢作到發瘋後自裁而死?到此,骸露出一抹殘佞的微笑,而不小心瞥到的綱吉便打了個哆嗦。
  「噢、噢……」別開眼,低頭品啜手上的香檳……「……骸,這香檳的味道好奇特。」
  「哦?」卸下殘忍的笑容,接過已被綱吉喝掉一半的香檳……「……這在哪拿的?」危險的瞇起雙眸,陰毒的掃向人聲鼎沸的會場。
  「欸?那是服務生送過來的──……咦?」猛然,綱吉感到一陣暈眩,而雙腿也彷彿力氣被抽乾似的,軟了下來。
  「綱吉……」低喚一聲,連忙扶住綱吉,不讓週遭的人發現他的異狀……「沒力氣了嗎?」該死!他太大意了!
  「唔……嗯……沒辦法……使力……」吃力的說出每一個詞語,綱吉感到眼前開始出現白霧,四周的景物逐漸模糊……
  「先去房間休息。」摟住綱吉的細腰,盡可能的讓他看起來像是用自己的腳步行,並快步走向外頭為貴賓準備的休息室。

  「喂,你確定他有喝嗎?」男人一號焦急的詢問著,並乾色的嚥了口口水。
  「當然!那個服務生我早買通了,他會端著有滲藥的香檳在彭哥列首領附近亂晃,而剛才我也看見彭哥列喝了!」男人二號信心滿滿的拍胸脯保證,並為自己的聰明才智感到得意不已。
  「剛才我好像看見他的霧之守護者帶他進入個人休息室了。」男人三號舔了舔唇,臉上的饑渴神色藏都藏不住。
  彭哥列的十代首領就像傳聞一樣美的令人驚豔,那雙水汪汪的大眼比女人還要勾人魂魄,渾身散發出來的高貴氣息更是增強了男人們瘋狂的佔有慾……真令人受不了!怎麼會有男人這麼美、這麼誘人呢?
  「不過霧之守護者怎麼辦?」男人一號發問。
  「待會我會派人去對他們的車子動手腳,屆時他就會離開休息室……」男人二號興奮的回答,並擦了擦嘴角的唾沫。
  「呵呵呵……但那是彭哥列首領,不太好吧?」
  「誰說的!只要和彭哥列首領發生關係,對我們的家族也是有益無害。」男人三號開心的編織著美夢。
  話才剛落下,三個男人同時怔住。
  他們只有三個人,可是方才卻有四句話出現?
  「呵呵呵呵……想跟彭哥列首領發生關係呀……」開頭的四個笑聲就將三個男人凍成冰棒,愣在原地動彈不得,六隻眼睛瞪的大大的,連眨都沒眨一下。
  「霧、霧之守護者……」男人一號結結巴巴的說著。
  「你你、你怎麼會……」男人二號瞬間從一條龍變為一條蟲。
  「我我我、我們不是……」男人三號看起來快哭了。
  「很喜歡作夢嘛,嗯?到地獄去夢遊如何……」咧開一道陰狠的淺笑,右眼的數字瞬間變為「一」……

  當晚,在會場外的長廊角落,發現了三具慘死的屍體。一個被尖狀物刺的千瘡百孔,五臟六腑全都告別身體流到外頭,叫人看了就反胃;另一個面色猙獰、膚色發黑,身上有數以百計的蛇咬痕跡,令人觸目驚心;最後一個看起來像是自己撞牆撞到頭皮剝落、痛苦腦死,殘留在他那能媲美鐘樓怪人的扭曲五官上驚懼神色彷彿生前作了一場驚天動地的惡夢似的。



  「綱吉……」緩緩推開休息室的大門,骸的臉上帶著少見的憂慮,緩緩走到沙發邊,凝視著躺在上頭的綱吉。
  「嗚……呼……骸、骸……」不似以往的嬌媚嗓音輕喚著骸,令後者著時一愣、渾身一僵。

  仔細一看,綱吉的西裝外套早已脫下擱在一旁的椅背上,整齊的白色襯衫被他自己扯的零零落落,白裡透紅的肌膚現下一覽無遺。

  「綱吉?」困難的嚥了口唾沫,骸沙啞的望著眼前的春色,長期封印的渴望瞬間一期解放……不、不行……現在是聚會期間,你要忍住、忍住!六道骸!
  「骸……嗚嗚……我……我好熱……」泛著淚光,佈滿香汗的紅潤面頰在骸僵硬的大手上摩擦,試著將自己的體溫傳播到他手上……

  啪擦。

  剎那,名為理智線的物體在六道骸腦中斷裂,並發出清脆的聲響。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