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08 (木) | Edit |
後記:

「客倌您好,這是校園青春戀愛劇。」(官方微笑)
不不不不對!!!!!!這這這這是什麼(驚悚)XDDDDDDDD|||
為什麼會突然打出這種搞笑的東西(掩面)
綱吉你脾氣也太好了遇到這種事揍一拳就夠了嗎?Q皿Q(你幹嘛)
沒意外會出番外哈哈……(爆)
不過番外就不是兔窩指定範圍內了ˊDˋ"(炸爛)
這篇的綱吉是錯愕,番外的綱吉就是默認了呼呼=///=(你快滾##)

兩篇H都拖好久……(被巴)
因為看到有人在檢舉就覺得心怕怕的……(縮)
如果鮮網真的不能擺H就得麻煩大家到天空或PIXENT看了ˊˇˋ"
因為私心所以還是會繼續打呼呼(被巴頭)

感謝觀賞ˇˇˇˇˇˇ
 
 












  潔淨無暇的肌膚、白裡透紅的雙頰、清澈濕潤的眼眸……嬌小纖細的身軀映入我的眼簾,在他手上燃燒的灼熱火焰,是我至今看過的第一道光芒。

  澤田綱吉,你真是不可思議吶。



  「這位是從黑曜中學來的一日交換生,大家要好好和他相處。」
  台上的人講得十分緊張,台下的人一臉疑惑,而坐在後頭的綱吉等人倒是差點瞪出眼珠子。
  「呵呵呵呵……今天就請各位多多指教囉。」
  綻開看似無害友善的笑容,班上的女孩們紛紛騷動了起來,粉紅色的漂亮紅暈逐漸浮現在每位女孩身上……而坐在最後面的三人組,前面那個臉黑了一半,中間那個臉綠了半邊,後面那個笑容僵了一塊。
  那熟悉的笑聲、那奇特的髮型、那充滿自信的神情……絕對沒錯!他是六道骸!
  「骸!為、為什麼你會來這裡!」而且「一日交換生」是什麼?連聽都沒聽過呀!就算是最近才有的特別方案好了,像骸這種不良少年怎麼可能獲選交換生!
  然而,話才剛吼出,綱吉就徹底後悔了。
  「澤田,你認識六道嗎?」雙眼閃閃發光,台上的老師彷彿得到救贖似的緊盯著綱吉,眼底沒有平時輕蔑的不屑,反倒充滿了五體投地的感謝。
  傳聞,六道骸是個比恐怖還要恐怖的不良少年,也不知為什麼黑曜中學會派這位問題大到令人頭皮發麻的燙手山芋來本校做「一日交換生」,學校的行政人員誰也不敢得罪傳說中的不良少年,只好把問題扔給任教的班導師。
  嗚嗚嗚!為什麼這種苦差事都會落到基層教師身上!
  「呃?也、也不是──……」想否認,但已經來不及了,也沒人會相信。
  「那六道同學就交給你啦!」開心的拍了拍講桌,眼鏡下的眸子差點冒出白花花的淚水,爾後注意到台下學生們錯愕的神情,才趕緊咳了幾聲掩飾失態:「那麼為了方便,就請你坐在澤田旁邊吧!」大手一揮,連抗議的機會都不留給綱吉。
  「老師!怎麼可以讓六道骸那種人──……」明顯的青筋清晰的浮現在額頭上,獄寺惱的咬牙切齒,隱約還聽的見齒間發出的嘰嘰摩擦聲。見狀,綱吉趕緊拉住他。
  「獄、獄寺!沒關係啦……」反正這裡是學校,骸應該不會動手吧?姑且不論他會不會動手,修長的身影早就走到綱吉身邊,擺明了不管獄寺的抗議有沒有效,他都會選擇無視。
  「呵呵呵……那就多多指教囉,綱吉。」迷人的笑容再一發,但綱吉身上的雞皮疙瘩卻愈生愈多……他叫他綱吉?有沒有聽錯!

  「他直接叫澤田同學『綱吉』耶……」左方的女同學竊竊私語。
  「而且獄寺同學看起來好生氣……」右邊的女同學喃喃低語。
  「山本同學的笑容好恐怖……」前面的女同學打了個哆嗦。
  「……廢才綱還真是人不可貌相──……」一旁的男同學輕嘖了聲,但眼皮還來不及眨一下,一枝鉛筆就從自己眼前飛過,強而有力的在牆上插出一個洞,並削落了男同學額上的髮絲。
  「呵呵呵……筆不小心飛出去了呢。」從容的走了過去,將鉛筆從牆上拔了出來,氣勢凌人的在男同學面前擺出個可怕的微笑……沒有人可以叫他的綱吉廢才綱!
  這下,全班頓時呀然無聲,所有男同學都在心中暗忖……廢才綱是誰?沒這個綽號、沒這個綽號!澤田綱吉就是澤田綱吉!

  待骸坐回綱吉身旁後,這堂課才得以開始。
  「老師,我沒有課本。」但老師還來不及開口說話,穿著黑曜制服的骸便將左手臂高舉,笑咪咪的說著。
  「呃──……」
  「我明白了,可以將桌子和綱吉的合併和他一起看對吧?謝謝。」老師還沒「呃」完,骸便自動接下一句,而桌子也很自然的和綱吉的靠攏,人也笑容可掬的湊了過去。
  欸?有沒有搞錯?他說怎樣就怎樣嗎?老師!快阻止他!叫他搬回去呀!綱吉在心底大叫,求救的目光對上台上的小眼……老師的眼中除了同情還是同情:澤田啊!老師以後不會再鄙視你了!你是最偉大的學生!
  這種時候他寧可不當偉大的學生啊!小嘴久久無法合上,錯愕的愣在原地,班上所有情緒的眼神全飄到他身上。
  有女同學的羨慕,因為她們不曉得六道骸的真面目;有男同學的欽佩,因為他們以為自己收服了六道骸;有老師的同情,因為他知道六道骸是個剛轉學就解決掉黑曜頭頭的不良少年。
  「咳……澤田,你就和六道同學一起看吧!翻到課本第三單元──……」轉過身開始在黑板上寫下教學內容,綱吉拼命拋過去的請求一一被他冷硬的背影彈開……好吧,一起看就一起看,反正也沒什麼影響。嘆了口氣,綱吉乖乖將課本向右移。

  影響可大了!
  「綱吉,這邊也是重點……哎呀,這樣不行,我來幫你吧。」
  活像老公陪伴老婆似的,六道骸喋喋不休的輕聲細語,「好心」的指點綱吉哪邊要畫、哪邊要抄,最後所幸握住綱吉白皙的小手,俐落的在筆記本上寫下重點。
  也許六道骸可以怡然自得的忽視週遭異樣的目光,但他不行!綱吉的臉尷尬的漲紅,並拼命朝六道骸使眼色,但使到大眼都快抽筋了,六道骸連瞄都沒瞄他一眼,逕自「替」綱吉抄筆記。
  這是騷擾!是騷擾呀!老師!快讓我離開他的身邊!
  可惜,平時氣勢如虹的老師現在只是一隻小蟲,沒事不要找他,有事也不要找他。
  噹噹噹噹──!
  下課鈴聲彷彿天籟一般傳入綱吉耳內,差點感動的痛哭流涕──……「綱吉,中午可以請你帶我參觀校園嗎?」哀怨的神情再度爬上綱吉的面龐,但這種情況下,誰幫的了他?獄寺看起來快噴火了,若是請他幫忙,就不是參觀校園,而是「毀損」校園了。山本從剛才就一直握住身邊的球棒,請他幫忙的結果想必是一樣的。最後,雲雀學長就會因為校園受到衝擊而找他們算帳……不管怎麼想,自己乖乖認命就是最好的解決方法了。
  「知、知道了……」除了答應還有什麼選擇?



  要知道,為了爭取來到並盛中學當「一日交換生」,他用盡全力「請」上百位競選學生到醫院療傷,竭其所能「勸」學校的行政人員答應,他才有辦法正大光明的到並中來看他親愛的小綱吉。
  親愛的小綱吉?
  曾幾何時,澤田綱吉在自己眼中已經不是單純了彭哥列了。
  呵呵呵……你果然很不可思議吶,綱吉。

  「那條走廊的盡頭就是學校的行政辦公處,校長室就在旁邊……」
  愈講愈小聲、愈說頭愈低,因為身旁的六道骸根本沒在看校園,一雙寶石般閃亮的異瞳緊盯著被自己勾住手臂的綱吉。
  是誰說要參觀校園?
  「那個……骸……」想將手臂縮回來,但身旁的男人卻爆的死緊,可憐的左手連動都不能動。
  「……」沒有回答,雙眸的視線還是在綱吉身上不停打轉。因尷尬而微紅的嫩頰、因緊張而撐大的靈眸、因徬徨而緊抿的紅唇……糟糕,他好想抱住綱吉,緊緊的、牢牢的將他圈在自己懷裡。
  「骸?」沒得到回應,綱吉困惑的將頭轉向骸……啪嘰,在被那對水汪汪的大眼望住時,骸腦中響起一道清晰且清脆的聲響。
  下一秒,綱吉便被擁進骸的懷裡,連吭一聲的機會都沒有,纖瘦的身軀頓時僵在原地。再下一刻,六道骸的面部放大影像打進綱吉腦袋裡,轟的它一片空白。
  現在是午休,是大家的休息時間。而現在,不管是聊天的、打鬧的、吃飯的、讀書的……甚至連睡覺的都被旁邊錯愕的人搖醒,要他們來「觀賞」這並中從來沒出現過的景象。
  很好,聽說六道骸是外國人,所以當街抱抱擁吻可能沒什麼,甚至喜歡同性也無所謂……但這裡是日本!而且被親的人是男孩!更令人驚奇的是……那個人竟然是澤田綱吉!
  親熱這種事要找隱密的地方做,因此校園生活中除了放學後不小心看到外,就是午休在樹叢後面撞見,像這種光天化日之下的「表演」可說是頭一遭,更別提他們兩個都是男人!
  腦袋當機了好一會兒,綱吉整個人彷彿石化一般一動也不動,活像一尊雕像,只能任由六道骸將自己摟在懷裡,頭頂上有好幾位小天使拿著大聲公圍著他吶喊……你被抱住了!被六道骸抱住了!你被親了!被六道骸親了!在大家面前!在全校面前!
  他還有什麼臉待在這所學校?
  「呵呵呵……你好可愛唷,小綱吉。午休結束了,我們回教室吧。」
  輕輕摟住綱吉的細腰,容光煥發的摟著他走,完全無視週遭驚駭且愕然的目光。



  「六道骸在哪裡?」聲音冰冷的足以將別人棟成冰棒,微瞇的鳳眼卻竄出無法撲滅的火花。一聽見今天來並中的一日交換生是六道骸,而且還當眾和綱吉玩起親熱戲碼,雲雀恭彌的腦中啪啪啪斷了好幾條線,立刻飛奔到一年A班堵人。
  可惜早已放學了,教室裡只剩下兩名嚇的發抖可憐值日生。
  「他他、他跟……跟澤田……一起走了……」正確來說,是抱著澤田走,後頭跟著大吼大鬧的獄寺和抓住他的山本。
  「有人騷擾綱吉……為什麼沒人來跟我說?」臉上的溫度降到了冰點,手上的長拐反射了夕陽美麗的光芒。
  兩人絕望的一抖,互看一眼,半聲都不敢吭。
  嗚嗚,為什麼他們這麼倒楣?

  「綱吉,就算我回黑曜了,也不要太想我唷。」笑咪咪的握住綱吉的小手,骸一臉寵溺的說著。
  「……」啞巴。
  「如果雲雀恭彌繼續纏著你,就跟他說『我已經有骸了』就行囉。」情不自禁的再抱一下。
  「……」還是啞巴。
  「一直都很想這樣抱著你呢……呵呵呵,綱吉的身體好軟,抱起來好舒服唷。」這回還不停地摩蹭綱吉爆紅的雙頰。
  「……」依然是啞巴。

  「混帳!你離十代首領遠一點!六道骸!棒球笨蛋!放開我!」見六道骸對首領又親又抱,獄寺將火噴到極限,要是山本沒拉住他,肯定能讓十倍炸藥瞬間出現在六道骸頭上。
  「不可以!這樣也會傷到阿綱的!」反正六道骸看起來沒有要傷害綱吉,應該不要緊吧?

  「那我先走囉,小綱吉。」依依不捨的再抱一下、意猶未盡的再親一下,六道骸才肯放過臉紅到快要滴出血來的綱吉。
  「……骸……」啞巴終於開口了。
  「什麼事?親愛的小綱吉。」
  「我可以揍你一拳嗎?」
  「……」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我笑了...
2012/02/27(Mon) 15:47 | URL  | ★筱涵★ #x6/xXCxk[ 編輯]
RE:★筱涵★
這篇的確是搞笑時期寫的XDDDDDDD
唉豪想回到那時期TwT(?)
2012/03/13(Tue) 20:04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