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11 (日) | Edit |

※H有慎入

後記:

……(癱在地上)←欸
(謎:因為拖太久所以這傢伙跑去撞牆了。)

(爬起)
拖好久呀不好意思(跪)←炸
今天是母親節ˇˇˇ大家有沒有跟老媽說「母親節快樂」呀XDDDDDˇˇ
下一篇應該還是會很歡樂(欸)
因為小綱吉又要被捉弄了=///=d(夠了##)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ˊˇˋ"

清水太久了現在有點殘……(亂說##)
報告地獄要開始了……囧"
不過還是會盡力發文的QQˇˇˇ
好愛大家>///<ˇˇˇ(你快走開##)

感謝觀賞ˇˇˇˇˇˇˇ
 
 














  垂眸,望著在自己身上不斷摩蹭的綱吉,骸喉間的水分彷彿瞬間被抽光,又乾又澀。
  「綱吉……」蹙眉凝視綱吉難受的模樣,不難猜想那群王八蛋在香檳裡摻了什麼東西。
  「骸……我、我好難過……」整個人縮在骸的懷裡,拼命想將難耐的高溫傳到他身上,白淨的肌膚此刻嫣紅無比,搭上那雙不似以往的媚惑褐眸……
  不好意思,他,六道骸,終究還是個男人。
  反身將綱吉壓在沙發上,拉鬆了頸上的領帶,濃烈的慾火佔領了鮮豔深邃的雙眸……自從重傷痊癒後,他連綱吉漂亮的軀體都無法看見,更別提這副誘人醉心的媚姿。先前雖然稍稍越矩了些,奪走綱吉失憶後的第一個香吻,但老實說,他不會繼續做出接吻以外的動作。
  他不想要強迫綱吉。
  但現在這種情況,該說是老天爺不放過他的證明,還是祂好心給予的賞賜?

  「骸、骸……」深褐色的大眼泛出淚光,綱吉不斷呢喃著骸的名字,冒汗的小手情不自禁揪緊骸的襯衫。
  溫柔的在白皙頸子上落下一吻,順著漂亮的胴體逐漸往下……輕輕咬住挺立的紅點,一旁的大手也沒閒著,褪去了綱吉腿上的西裝褲,並探進溼透的底褲裡,修長的指頭擠進股間的軟嫩,令綱吉輕吟一聲。
  「啊……骸、骸……你……」渙散的靈眸對上骸的……猛然,綱吉想起在夢中看見的畫面……六道骸有情人了,他不可以、也不該這樣!「不……對、對不起……」儘管體內的高溫令他倍感煎熬,綱吉還是將骸推開,並將身子蜷曲起來。

  『啊啊!骸、骸……』
  夢中的悅耳嚶嚀令綱吉的心臟漏了一拍……那才是六道骸的情人,這裡應該是他的位置!他不可以因為自己的需求,而讓骸背叛他的情人!

  「不……我已經停不下來了,綱吉……」沙啞的說著,骸再次壓上火紅似火的誘人胴體。難道綱吉還是不知道嗎?他已經表現的這麼明顯、表示的這麼清楚了,綱吉還是不知道……那個情人就是他嗎?他愛……無藥可救的愛著綱吉!所以只要綱吉不要,他就不會強求。
  但此刻,封閉已久的情慾瞬間擊碎僅存的理智。

  「骸、骸……你、你已經有……有情人──嗚!」
  下身的稚嫩被一把抓住,溫暖的大掌熟練的搓揉著濕潤的尖端,令綱吉驚喘一聲。
  「我有情人?呵呵呵……你怎麼知道?」
  指頭伸進濕軟的嫩穴中,輕輕攪動著……男人順勢吸住冒出蜜液的尖端,讓口中的舌和逐漸腫脹的玉芽順利交合、纏綿。
  「啊啊……哈啊……不、不要……不要一起……來……啊嗯……」
  交錯混雜的快感沖昏了綱吉的腦袋,不自主的仰頭呻吟,四肢無力的癱下,再也沒力氣將身上的男人推開……熟悉的觸感、熟悉的愛撫、熟悉的親吻……綱吉的腦中頓時閃過數十個畫面,劇烈的疼痛襲上他可憐的小腦袋……「啊啊!」
  這道痛苦的叫喚令骸一驚……「綱吉?怎麼了?綱吉!」手邊的動作停了下來,指頭還是停留在綱吉體內。
  「啊啊啊!啊嗯……嗚嗚……」縱使頭痛欲裂,身體還是不放過他,持續燃燒的生理反應繼續刺激著他敏感的玉體,緩緩移動嫩臀,讓埋在裡頭的指頭更加深入……「嗚嗯……骸、骸……」低垂的眸子滴出幾顆淚珠,除了藥物帶給身體的折磨以外,綱吉也對自己這種不知羞恥的行為感到羞愧。

  他怎麼了?他不是一直堅持自己不是同性戀嗎?
  那為什麼,對於六道骸有其他情人的事情耿耿於懷?為什麼,不希望自己毀了六道骸的幸福?為什麼,六道骸給自己的感覺那麼特別?
  承認吧,澤田綱吉……你很喜歡、很喜歡六道骸!雖然不知道失憶前的自己是什麼樣子,但有一件事情他可以肯定……失憶前的自己一定深愛著六道骸!
  所以,他才會在乎六道骸喜歡的人;所以,他才會希望六道骸幸福;所以,他才會對六道骸有那麼強烈的感覺!

  「嗚……啊啊!」到達高潮的嫩根傾洩而出,全被男人接進口中……不住的喘息,綱吉羞的捂住通紅的面頰,纖細的身子抖個不停……「骸、骸……不、不要這樣……很髒……」錯愕的望著骸將手指上的濁液舔乾淨,綱吉連耳根子都被染紅了。
  「呵呵呵……對我而言,這可是極品吶……」執起顫抖的小手,紅舌情色的在上頭舔上一圈,留下泛著水光的銀色水條……「綱吉……我好愛你吶……」加了第二根指頭進入綱吉體內,後者悶哼了一聲。
  「唔嗯……骸……」濕潤的幽穴將骸的指頭牢牢吸住,不斷泌出溫熱的腐水幫助適應、滋潤……白皙的大腿無力的癱開,美好的一切赤裸裸的呈現在骸佈滿懷念和情慾的眼瞳中。
  「真美……綱吉,你太美了……」緩緩將手指拔出,忘我的舔舐著泛著美麗粉澤的花蕾,激的粉色人兒一陣顫抖。
  「啊啊啊……骸、骸呀啊啊……」小手用力抓住骸的肩膀,在上頭留下幾道泛紅的血痕。
  「吶,綱吉……我想進去……」將腫脹的慾望抵在不斷開合的花穴入口,骸輕喘著,柔聲開口。
  「呼……哈嗯……」泛淚的瞳眸對上骸的,熟悉不已的景象再度浮現在昏暈的小腦袋中……

  『呵呵呵……我要進去囉,綱吉……』
  『啊嗯……快、快點……我、我要你……骸……快進來……』
  『你真熱情吶,小綱吉……』

  嗚!這是什麼!綱吉的小臉又噗咻一聲爆紅……「快點」?「我要你」?「快進來」?這這這……以前的他是這種人嗎?但仔細想想……如果骸是他最深愛的人,那這種反應也就不奇怪了……現在的自己呢?也喜歡骸嗎?還跟以前一樣……深愛著骸嗎?
  答案是肯定的。
  無論他失去多少次記憶,無論他忘掉他多少次……他,一定還會再次愛上六道骸!
  只要骸繼續對他好、給他愛……他就會再次愛上這狡猾好色但卻溫柔多情的男人!

  「進、進來……快進來……骸……」一方面是心底認命,另一方面是藥效使然……空虛的下身不斷輕顫,逐漸被慾火焚身的綱吉提高了索求的音量:「快進來呀!骸!」
  輕笑,俯身輕吻綱吉紅燙的臉龐……「呵呵……綱吉,你真的好可愛……」奮力一頂,滾燙的碩大整個沒入可口的甜穴,綱吉忍不住放聲高吟。
  「啊啊啊!骸!骸……啊嗯!」環住骸溼透的頸子,滅頂的快感令綱吉招架不住,陣陣吟喚自他口中流出。

  『骸……不管發生什麼事,我永遠都會愛著你……』
  堅定的話語清晰的躺在綱吉腦中,被淚水弄糊的視線落在骸喫著淺笑的臉上……這句,是以前的自己說過的承諾……不可否認地,他說對了。

  「骸……我、我愛……呼……」
  話還沒說完,綱吉便昏睡在柔軟的沙發上,甚至沒等骸離開自己體內。
  見狀,骸勾起一抹寵溺的微笑,抱起綱吉讓他趴在自己身上熟睡……呵呵呵,糟糕……綱吉要跨坐在自己身上一整晚了,希望自己別按耐不住而「興奮」太多次,否則綱吉的體內就要堆積過多「愛液」了。



  但話說回來……綱吉最後想說什麼呢?
  『骸……我、我愛……呼……』
  呵呵呵呵……他大概猜到了呢。
  「呵呵呵……綱吉,果然永遠都是綱吉呢……」
  下次再慫恿綱吉承認吧,呵呵……綱吉不知所措的模樣,一定也很可愛呢!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