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06 (土) | Edit |

※倘若先閱讀過「歸零」,較能進入本文的設定狀況。
※H有慎入

後記:

H腦再次入住,請大家熱烈歡迎他(你去屎####)
怎麼會這樣呢……(抹臉)
生活一開始忙碌就會冒出很多梗(情色居多(被巴
太令人困擾了OTZZZZZ(你才令人困擾##)

話雖如此,我還是很喜歡可愛的骸綱XDDDDDDD
所以就一起來吧(反差不會太大嗎##)

廣播劇真的好萌Q/////Q
百聽不厭阿ˊ/////ˋ

感謝觀賞ˇˇˇˇˇ
 
 














  一切,都歸零吧。
  他的世界只需要兩個人。
  綱吉,骸。



  相同的時空,不同的結果。



  處理完繁重的公文,藍髮男人慢條斯理的將重要文件鎖進保險櫃,按下呼叫鈕,要秘書進來將完成的契約文件拿出去一一分類發送,每一筆都是不可小覷的龐大數目,是一般人努力一輩子也不見得能換來的成果。
  走了幾步,猛然想起要提醒他明天開會的秘書不過遲了一秒轉頭,就捕捉不到那抹優雅修長的身影,可見他早在確認秘書步出辦公室之後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秘書嘆了口氣,畢竟這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忘記提醒是他自己的責任,況且他早就已經摸透上司的所有脾氣,這點疏忽是更不該發生的。
  算了,上司應該不會忘記明天的會議。
  推了推眼鏡,秘書──千種便漫步離開寧靜的長廊。



  偌大豪華的房內擺設了各式各樣的高級家具,雕有美麗花紋的柱子非常不搭的排列在落地窗外,看來和溫馨的色調格格不入,宛如一座巨大華麗的精緻牢籠,令人心底不免升起一陣淡淡的失落。
  坐在床上的人兒神色落寞的盯著前方的大尺寸螢幕,他身上只穿著一件樣式簡單的和服,和四周華美的擺設形成強烈對比,兩條淚河在他淨白的小臉上成形,憔悴的眼窩沒有掩蓋他過人的美貌,幾經熬夜卻還沒有變差的膚質可能和某個男人硬是要人來替他保養有關。
  天知道,他根本不在乎這些。

  喀嚓。
  細小的開門聲傳入人兒耳內,他立刻像觸電一般的從床上跳了起來,迅速縮到大床的角落顫抖,但淚水還是不停地流,纖瘦的小手受不了的抓亂蓬鬆的褐髮,乾裂的唇慘白不已,可見他今天尚未進食,連水分都沒有攝取。
  高級皮鞋踏進華麗的牢籠,褐髮青年只能絕望的望著藍髮男人走到自己床邊,逕自將他拉進懷裡,纖細的玉體雖然仍在顫抖,但卻不敢反抗。
  不,應該說是「不能」反抗。

  「哦呀,你今天又沒吃飯了呢,綱吉……這樣怎麼行呢?你稚氣的臉蛋長大後變的這麼美,營養不良可是會糟蹋它的唷。」
  任由骸無禮的將大手探進和服內撫摸細緻的肌膚,綱吉又將視線轉回液晶螢幕上,眼眶中的淚水再次潰堤。
  察覺到綱吉的目光和啜泣聲,骸也跟著朝螢幕看了過去……慘烈的戰爭現場簡直慘不忍睹,遍地的屍體令人作嘔,昔日建立在羅馬的壯觀建築,如今成了一座染血的墳場,血跡和瓦礫取代了一切,實則令人觸目驚心。
  「哎呀哎呀……綱吉又偷偷連到我的情報頻道了,也罷,反正你是我最親愛的綱吉,我允許你觀看唷。」
  凝視著螢幕上的傷患和死亡人員,在發現熟悉的名字和臉孔時,綱吉重重的倒抽了一口氣,虛弱的模樣彷彿隨時都有可能會暈倒,但骸卻習以為常的保持著一貫的微笑,仍然愛不釋手的輕撫著綱吉滑嫩的背部。
  「獄寺……山本……雲雀學長……大哥……」
  其他人的名字,綱吉實在是無法繼續唸下去了,他頹然倒在骸的懷裡,除了哭泣還是哭泣……十年前,他因為一時的不小心,被奇蹟似的在復仇者來之前就清醒的六道骸強行擄走,並且被迫立下了契約。

  十年間,他都是六道骸手中的俘虜,供他洩慾的性奴。
  他曾經多次想逃離這個地方,無奈這個牢籠設計的十分周到,他根本沒有半點機會得以出這個房門……一開始,這裡的防範措施還沒這麼周全,但就在他好幾次的計畫逃跑之後,六道骸就親自來設計這座牢籠,造就了現在他動彈不得的困境。
  第一次,綱吉曾以為自已已經成功逃走了,但沒想到才不過逃出這棟建築物幾百公尺而已,他的意識就消失了……當他醒來時,他衣衫凌亂的躺在床上,雙手被手銬牢牢銬住,雙腿不知羞恥的大開,跨在六道骸肩膀上,而後者露出一抹妖魅邪佞的淺笑……『歡迎回來。』
  話落,便狠狠的摧殘他的身體,讓他品嚐到生不如死、羞恥至極的滋味。
  之後,他仍然不放棄的嘗試逃跑,但每次都會在半途就失去意識,醒來的地點有時在床上,有時在沙發上,有時則在地板上,不管哪裡都有可能,唯一的共同點就是……他都會做出一個丟人現眼、淫穢不堪的動作,而且一次比一次過分、一次比一次令人感到羞恥。
  最後,他總算學乖,乖乖穿上六道骸替他準備的衣服,乖乖聽從他的命令生活,偶爾偷偷侵入六道骸的情報網路,畢竟自己跟他使用同一個網路,要侵入十分容易,況且六道骸似乎也沒有在堤防他。
  事實上,六道骸除了他的自由以外,什麼都願意給他。

  「哦呀,都是些很熟悉的名字呢。」
  完美的笑容依舊,彷彿那些名字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綱吉難過的以淚洗面,腦中再次浮現逃走的意圖。
  「不用白費力氣了,我親愛的綱吉。」
  低沉悅耳的嗓音柔聲道,綱吉重重的一震,但並沒有因此改變他的決心,瘦弱的身軀鼓起勇氣甩開六道骸,後者意料之外的沒有強行制止他,任由他離開自己的懷抱。
  雖然感到有點意外,但這對綱吉而言是求之不得的,他立刻抬步想跑到門邊,不料才離開床邊兩三步,就整個人重心不穩的向前癱倒──彷彿早就料到會發生狀況一般,骸早就出現在綱吉的身邊,溫柔的擁住他。
  「你的身體虛弱成這樣,還想去哪裡呢?反正他們已經確定死了,你又何必特地到現場看他們的慘狀呢?」
  魅惑的聲線如同利刃一般狠狠刺穿綱吉猶如風中殘燭的心靈,他的淚腺再次潰堤,懊悔的窩在骸的懷裡痛哭──可以的話,他真想立刻推開這個男人,不料自己因為沒有正常進食的關係,根本沒有反抗他的力氣。
  「為什麼……之前一切都還很正常啊……為什麼會……」
  聽罷,骸不住的哈哈大笑,令綱吉錯愕的一愣,但根本沒有時間讓他思考,骸已經將他放到床上,並上前壓住。
  「有件事情你大概不知道吧……這十年來,彭哥列一直都是沒有首領的狀態唷。」
  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眸,綱吉驚愕到小嘴合不起來,眼巴巴的直瞪著骸。「……咦?」
  「呵呵呵……其實他們很了不起呢,幾名國中生在沒有首領帶領的情況下,還能擊敗彭哥列引以為傲的暗殺部隊,實在是令人讚賞,不過嘛……」殘忍的湊進綱吉耳邊,溫熱的氣息染紅了他白皙的耳廓。「十年,也夠久了呢……其他黑手黨是不會甘願臣服於沒有首領的彭哥列的。」
  這席話,令綱吉原本就很蒼白的臉色越加發白,彷彿陶瓷娃娃一般面無血色。
  「是……是我……」
  「對,他們不肯承認你以外的首領唷,真不愧是你忠心的部下呢,綱吉。」
  呵呵笑道,惡劣的笑聲不斷地刺激著綱吉的鼓膜、重擊他的腦袋。
  霍然,綱吉用力揍了六道骸一拳,這個舉動出乎後者的意料,因為他沒想到綱吉居然還有力氣能夠揍傷他。
  在掙脫之後,綱吉憤而衝向門邊,眼看細長的手指就要碰到華美的門把……身體,突然間不聽使喚。
  綱吉錯愕了驚喘了一下,並試著移動在門把旁顫抖的右手……還是動彈不得!
  剎那間,綱吉感到後腦杓發冷,渾身充滿了涼意,一股惡寒籠罩了他的全身……
  「哦呀哦呀,綱吉……我不是跟你講過,沒有用的嗎?」
  用拇指擦了擦嘴角的鮮血,骸臉上的笑容仍然沒有褪去,反而舔了舔被揍傷的部位,露出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淺笑。
  全身上下只剩下眼珠子和嘴巴肯聽他使喚,綱吉害怕的流出更多淚水,同時也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氣憤不以。
  「求求你……讓我……去找他們……」
  「這是不可能的,綱吉,我根本不打算讓你見到他們,再說……」朝綱吉勾了勾手指,他的身體便自動轉向六道骸,乖乖走回床邊,坐進六道骸懷裡。「你想看見他們的屍體嗎?嗯?」
  「……你早就知道了?你早就知道,少了我,他們會有這樣的未來……」
  「哦呀,這點我可以回答你……是的,沒錯,但為了能夠佔有你,他們的未來對我一點都不重要。」
  「你這自私的傢伙!」
  面對綱吉的怒罵,骸倒是覺得很新鮮,血色的瞳眸仍然一絲波動都沒有,反而彎出一抹充滿邪氣的微笑,更加深了綱吉內心的恐懼。
  「那麼,今天恐怕是你最傷心的日子了,親愛的綱吉……因為非常不巧,我想再今天測試一下我的新能力。」輕輕彈指,綱吉的身體又擅自開始行動,他察覺到掌控拳不在自己身上,心底的懼怕就像無底洞一樣持續擴大。
  「什、什麼新能力……?」
  「綱吉呀綱吉,你不覺得奇怪嗎?這次你怎麼沒失去意識呢?」
  沉默以對,綱吉沒有勇氣回答……他當然有發現,但他不敢去思考自己的身體怎麼會變成這樣。
  「沒錯,你和我締結了契約,這個身體就是我的……我可是絞盡了腦汁、做了無數次的實驗,才發掘出這種可以讓對方保持意識的操控呢。」
  無數次的實驗?
  「你……你抓其他人來做實驗?」
  「啊,是的,我是這麼做了……綱吉每天都要應付我旺盛的精力,我可捨不得你再讓我直接試驗啊,所以我就抓了幾十個人來做實驗,直到他們都成功在慘叫聲中拿刀刺死自己才完成呢。」
  倒抽了一口氣,綱吉沒想到六道骸沒有人性到這種地步,他替那群犧牲者感到悲傷、絕望,並對他們有著深深的愧疚感……因為六道骸是為了自己,才拿他們當實驗品的。
  「你……你不是人……」
  「呵呵呵,面對綱吉以外的人,我幹嘛要像個人呢?反正我以前也不被當作人看待嘛,這就算是扯平了吧。」
  「不一樣!那樣對待你的不是他們!你怎麼可以這樣利用他們!」
  憤怒的朝骸咆哮,綱吉這輩子從來沒哭的這麼悽慘過……他好絕望、好痛苦!想死、他真想死!
  有趣的凝視著綱吉,異色的瞳眸中寫滿了迷戀,下一秒,綱吉的身體就不聽使喚的趴在骸的雙腿中間,並自己撥開遮住私密處的和服衣擺,露出淨白的雪臀並高高翹起。
  綱吉倍感羞恥的咬住下唇,無奈卻沒辦法做出任何改變。
  「吶,為了讓綱吉忘記那些不必要的瑣事,我們還是來做每天的例行公事吧……啊,不過現在的你大概很氣我,我得連你可愛的小嘴都一起控制,免得你狠狠的咬我一口呢。」
  話落,綱吉便主動拉開骸褲頭的拉鍊,抓住灼熱的慾望開始取悅他……惡劣的是,自己的另一隻手更不知羞恥的探向自己的私密處,親自開啟那每晚都會被蹂躪的花蕊,一切的一切,他都無力阻止,因為身體的主導權已經不在他身上了。
  「啊……嗯嗯……」
  難受的發出呻吟,綱吉努力忽視上頭傳來的輕笑聲和讚嘆,他現在唯一能控制的就是眼中的淚線,滾燙的淚水正源源不絕的流出,充滿了他的痛苦和委屈。
  「啊……你真棒吶,可愛的綱吉,至高無上的伺候加上絕色的美景,實在是太享受了。」
  輕撫綱吉濕潤的褐髮,甜蜜的讚美聽在綱吉耳中都像羞辱的字眼。
  片刻後,綱吉總算得以脫離這些折磨人的工作,但下一秒他又感覺到自己主動躺到床上,雙腿大開的對著六道骸,雙手還自動掰開臀瓣,露出方才已經做完滋潤工作的誘人小穴……恥辱!這是天大的恥辱!他居然主動對其他人張開大腿,並做出彷彿恨不得他立刻貫穿自己的姿勢!
  他真希望自己能夠消失。
  露齒一笑,骸脫掉早就被綱吉的濁液弄髒的上衣,不出綱吉所料的覆在他身上……那不帶肉瘤,完美到令人咬牙切齒的身材在綱吉眼中是如此的巨大,他頓時覺得自己不過是一條在砧板上掙扎的魚,明知道無論做什麼都沒用,卻還是不放棄逃脫的笨魚……
  抱住綱吉佈滿汗珠的大腿,唇邊漾著迷人順眼的笑顏,低沉性感的嗓音湊在綱吉耳邊,麻痺了他身上的每一根神經。
  「我要進去囉,親愛的綱吉……」

  每一次撞擊,都撞壞了綱吉內心的一部分。
  「啊啊……哈啊!」
  每一次深入,都毀滅了綱吉希望的一道曙光。
  「慢、慢點──啊啊嗯!」
  每一次讚嘆,都增強了綱吉無限擴充的絕望……
  「不要、不要再來了……啊嗯!」

  直到那非人尺寸的慾望完全衝進綱吉那狹窄紅腫的甬道,骸發出了愉悅的低吼,一股暖流便衝入了綱吉體內,緊密的交合處溢出了多餘的白液,原本就因沒進食而虛弱的綱吉更是不停的喘息,迎面而來的快感更是逼的他幾乎就要昏睡過去……
  在陷入昏睡之前,他聽見了詛咒一般的甜言蜜語,如同惡魔的呢喃。

  「我愛你,親愛的綱吉……」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