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13 (火) | Edit |
後記:

雖然這種劇情很多人打過了
可是這梗太萌了不打好奇怪(掩面)←被巴
所以還是打出來了哈哈哈哈ˊˇˋ(被揍)
家庭果然好歡樂不愧是家庭教師ˇˇˇ(這兩者根本沒關係呀####)

好囉!歡樂完就要開始黑了!(住手##)
請大家期待黑文坑ˊˇˋ(爆)
再祝大家母親節快樂ˇˇˇ
話說端午節快到了QQ
好想吃粽子(打滾)←欸

報告地獄修羅中……(掩面)
但這是無法削減我的愛的!!(被踢飛)

感謝觀賞ˇˇˇˇˇˇ
 
 















  目不轉睛的瞪著桌上的精美小盒子,綱吉嘆了口氣,懊惱的抓著頭。

  『媽媽是首領,爸爸是骸大人,好棒呢!』

  喀嚓!手上的鉛筆應聲折斷,清脆的聲響引來里包恩狐疑的目光:「阿綱,你又怎麼了?」姑且不論他一直盯著這小盒子的奇怪行為,綱吉會將手中的鉛筆折斷這點就很令人匪夷所思。
  「唉……」嘆了口氣,抬眸望了望里包恩……如果問里包恩,會有解決方法嗎?「欸,里包恩──」
  「綱!里包恩!吃飯囉!」奈奈的呼聲恰好打斷了綱吉的話語,後者不免又嘆了口氣。
  「先下去吧,邊吃邊說。」填飽肚子比較重要,里包恩鐵定是這麼想的!綱吉哀怨的盯著那頭也不回的背影,無奈的跟了下去。



  邊吃飯邊說嗎?抱歉,不可能!
  「媽媽,您好慢唷!」可愛的嗓音來自於今晚造訪的不速之客之一──庫洛姆開心的走到飯廳門口,挽住全身僵直的「媽媽」:「爸爸帶我來跟大家一起吃飯了!」
  這男人竟然真的來了!有沒有搞錯呀啊啊啊!雖然很想將方才這兩句話狠很的吼出來,但一看見庫洛姆略帶紅暈的興奮面龐……糟糕,他竟然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呃……好……」好個頭!求救的目光不斷拋到里包恩身上,但後者連瞄都沒瞄上一眼,逕自吃飯,彷彿六道骸和庫洛姆參與晚餐是理所當然的事。
  「媽媽的座位在這!」見綱吉沒有否認,庫洛姆開心的將「媽媽」拉到「爸爸」身邊,讓他們「夫妻」並肩而坐,徹底盡到了「好女兒」的職責。
  「今天是母親節呢,多吃一點吧,骸、庫洛姆。」和臉色發青的綱吉不同,奈奈笑的十分開懷,甚至親暱的喚著兩位不速之客的名字。
  「謝謝您,岳母大人。」完全沒有辜負厚臉皮之名,骸臉不紅氣不喘的喊出最後四個字,一旁的綱吉猛然湧起想巴他一掌的衝動──誰是你的岳母!不要亂叫啊!
  「哎唷,別這麼見外嘛!叫媽媽就好了!」但綱吉還來不及吐嘈,自己的母親便再落井下石的一推──等等等、等一下!媽媽您在想什麼!綱吉差點噴淚給她看。
  「知道了,媽媽。」笑容滿面的再喚一聲,左手也很自然的搭上綱吉僵硬的左肩:「來,老婆,你想吃什麼呀?」愉快的輕喚著,並變本加厲的在綱吉臉上偷一口香,後者早已全身白化、直翻白眼。

  這這這、這是什麼情況?
  里包恩若無其事的繼續吃飯,彷彿六道骸原本就是這個家的一員;碧洋琪的目光從頭到尾都只落在里包恩身上,更不用提她對六道骸的到來有沒有意見;藍波、一平、風太和往常一樣玩鬧嬉戲,甚至和庫洛姆玩在一塊,溫馨的景象一點違和感都沒有;奈奈哼著小調替骸和自己盛飯,對於骸擅自決定的熱情稱呼一點都不感到意外。
  為什麼會這樣!

  「我、我吃不下──」咕嚕咕嚕!話還沒說完,肚子就很不夠意思的叫了幾聲,綱吉頓時尷尬的面紅耳赤。
  「阿綱,餓就要吃飯,不要說謊。」喝了口湯,里包恩淡淡的說著。那那那、那你就叫這男人不要黏在我身上!綱吉在心底哭喊。
  「綱,明明很餓為什麼要說不餓呢?」奈奈不解的說。因因因、因為六道骸叫我老婆呀!還有他拿我的筷子幹嘛?不會是想餵我吧?不是吧!
  「阿綱大哥,肚子餓就不要逞強呀!今天伯母做了很多菜,一定夠吃的!」風太接著說。
  「阿綱不吃的話藍波大人要全部吃掉!」
  「&*%&@$!!」呃,聽不懂……不過應該是在叫藍波住手之類的吧?
  但這些全部都不是重點啦!為什麼大家都能這麼自然的接受他們兩個呢!
  「綱吉,這樣不行唷。來,張嘴啊。」將一口菜夾到綱吉唇前,寵溺的低喚著,令綱吉滿臉通紅、頭頂冒煙。
  如果真的將菜吃掉,不就表示他承認了嗎?不、行!他不可以讓這男人稱心如意!
  緊閉兩片唇瓣,綱吉的大眼直盯著骸……休想要我承認這種荒唐事!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豈料,骸嘴角的笑容反而擴大,令綱吉心底直發毛:「哎呀……看來老婆想用平常那種吃法呢。雖然在岳母面前有點不好意思,不過既然是綱吉要的……」喫著詭譎的微笑,將筷子上的菜送入自己口中,爾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捧住綱吉的小腦袋……
  小嘴內被送入可口香軟的食物,另外還附帶著軟軟的「東西」,以飯菜做掩飾,成功翹開頑固的貝齒,在綱吉軟熱的口中四處亂竄、放肆掠奪,攪的他腦袋一片空白……
  發生什麼事了?
  「爸、爸爸……」羞的將小臉捂住,「爸爸」不害羞,一旁的「女兒」還替他感到害臊。
  「呵呵呵……誰叫妳媽媽又說不吃了,我只好用強硬一點的方法囉。」理直氣壯的說明方才的親密舉動,骸滿足的舔了舔唇。
  而綱吉呢?兩眼再度一翻,直接昏死在骸懐裡。
  「咦?綱!你怎麼了?」



  咕嚕咕嚕……
  被自己腹部傳來的抗議聲吵醒,綱吉疲憊的睜開雙眼……在月光的照射下,綱吉認出這是自己的房間……那是夢嗎?呼……是夢的話也好──
  「綱吉,肚子餓嗎?」
  溫暖的大手撫上自己的腹部,綱吉感到背脊一陣冰涼……「骸──」還沒喊出聲,小嘴就被眼前的男人捂住。
  「噓……大家都在睡了唷。」呆愣的望著笑容滿面的骸,後者見綱吉鎮定下來後,便將捂住嘴巴的手拿開。
  所以說,那不是夢。思及此,綱吉又快要昏倒了。
  都是這個男人害的!竟然在媽媽面前吻自己!還把舌頭伸進來!

  再度嘆了口氣,無力的望向依舊保持微笑的骸……「……骸,捉弄我很好玩嗎?」
  老實說,他不相信骸真的喜歡他。不是他自誇,他頭腦體能個性外表沒一個行,學校的同學稱呼他廢柴綱他連否認的機會都沒有,因為連他自己都認為那是事實。雖然近些日子,校園裡的同學們對他的態度有些許變化,但仍舊改不了他是廢柴的這個事實。
  骸會喜歡自己哪裡?綱吉左思、右想,腦子裡就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結論就是……骸只是在玩,玩他這個莫名其妙被推為彭哥列十代首領的平凡少年。
  「……綱吉,你還沒打開盒子呢。」沒有回答,但聲音還是一樣柔和。
  「欸?啊,那個呀……我原本以為沒東西在裡面,但光盒子又不可能那麼重……骸,如果只是在捉弄我的話,別鬧了吧……我很累……」累在身體,也累在心理。他無法忽視自己那無可救藥的心……打從他對京子沒感覺的那一刻起,他就明白……糟糕了。
  「呵呵呵……這麼說太傷我心了呢,綱吉……」苦澀的笑著,令綱吉著實一愣。
  為什麼要露出那種笑容?
  將小盒子打開,裡頭裝著一枚漂亮精緻的鑽石戒指,上頭刻著「霧戀空」的英文字樣。綱吉錯愕的瞪大雙眸,美麗的瞳仁中寫著滿滿的不敢相信。
  「吶……嫁給我吧,綱吉。」執起綱吉的左手,將戒指套上纖細的無名指……噗咻!小臉瞬間冒出一股熱氣,並紅的不能再紅了。
  「骸、骸……」結結巴巴的喚著骸的名,心跳快的幾乎令他窒息……會不會待會才有人打醒他,告訴他這才是一個夢?
  「成為我的人吧,綱吉……」語畢,覆上乾澀但甜美的唇,將綱吉壓回柔軟的床鋪上。



  「媽媽,您的腰還好吧?」關心的詢問著,庫洛姆眨著大眼,滿臉擔憂的望著正在讓骸按摩的綱吉。
  「沒、沒事……哈哈哈……」乾笑著,不時還瞟了個哀怨的目光給身旁容光煥發的男人……可惡!昨晚就這樣糊裡糊塗的被他吃乾抹淨了!
  「庫洛姆,妳媽媽只是因為昨晚的『運動』太激烈了,所以現在才會腰痛唷。」話才剛出口,綱吉就被自己的口水噎到。
  「哎呀,怎麼不早說呢,綱?媽媽可以替你準備熱水呀!你們等著,我這就去準備。」奈奈和藹的笑容再添一擊。媽媽呀!為什麼您對這種事情一點都不在乎呢!
  「麻煩您了,媽媽。」而抱住自己的骸又無賴的再喚一聲。
  「……」兩眼再度一翻,綱吉三度暈死過去。
  「咦?媽媽!您怎麼了?」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