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19 (月) | Edit |
後記:

雖然前半段看起來很歡樂
後面卻出現另一個梗(?)囉ˊˇˋ"(欸)
日後可能又會讓白蘭先生出動(?????)
請做好心理準備XD(什麼##)
但只是可能啦……不一定XD|||
我我我、我是個善變的人(被巴飛)

前幾天鮮網掛掉了Q口Q"
而且最近要交報告吶……
讓各位久等了ˊˇˋ"
感謝各位支持這篇Q///Qˇˇ
這篇梗真的好老呀哈哈哈XDDDDDD(炸爛)

感謝觀賞ˇˇˇ
 
 












  「所以,你們做了?」面無表情的,里包恩聲音平板的質問眼前頭抬不起來的首領。
  「嗯……」低頭望著自己的腳尖,連抬頭的勇氣都沒有。
  「在聚會的VIP個人休息室?」語氣依然是一個調子,一點起伏都沒有。
  「嗯……」頭又更低了些。
  沒錯,雖然他盡到了首領的職責,也順利完成了和其他家族的聯誼互動,但是……卻沒注意到飲料的異狀而差點搞砸,還和自己的守護者在休息室發生關係。
  就算他失憶前喜歡的人是六道骸又怎麼樣?六道骸的情人不一定就是他呀!但他卻在藥物的催促下,誘惑六道骸撇開情人,滿足自己的需求……紅暈渲染至後頸,綱吉真希望有個洞能讓他鑽進去,最好又大又舒適,夠他在裡頭住上一輩子。
  「明白了。」這回,里包恩的聲音不再冰冷,反而增添了一股不可思議的笑意……疑惑的抬眸,對上那雙尖銳但卻沒有責備的漆黑眸子:「和平常一樣,很好。」
  什麼?和平常一樣?很好?
  原本充滿焦慮的小腦袋瞬間放空,下巴彷彿脫臼般,無法將小嘴合上。
  「很快就進入狀況了嘛?果然,讓霧之守護者陪你去是正確的選擇。」沒有理會綱吉呆愣的模樣,逕自將這個月的工作進度表擺到綱吉面前:「待會記得交給六道骸。」語畢,里包恩舉步走向辦公室大門,打算像往常一樣將監督的工作託給霧之守護者。
  「等、等一下!」頭一次,綱吉湧出不知從哪冒出來的勇氣,拉住里包恩的衣袖……但當後者微微偏頭,斜眼瞄一下綱吉,那股勇氣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呃,我、我有問題想問……」趕緊將手縮回來,否則待會就會被某人用槍打成好幾十個洞的蜂窩。
  「什麼事?」嘴角的笑容擴大,明知故問。
  「我、我們發生關係了耶!這是大事吧!什麼叫做和平常一樣?」別跟他說,失憶前的他是那麼放蕩的人!每回參加聚會都是「做」過後才被當天陪同的守護者扶回家的!
  「阿綱,你忘了嗎?」忍住笑意,里包恩嘖了一聲,搖搖頭。
  「忘了什麼?」
  「每回的家族聚會都是六道骸陪同的,你忘了嗎?」
  欸?這、這麼說……好像是噢……之前在會議上有提過,而失憶前的自己還用各種手段讓大家不得不同意讓霧之守護者前往……等一下!「所、所以……你你你、你的意思是……」錯愕的瞪大雙眼,差點將眼珠子整個瞪出來:「每次的聚會,我都和霧之守護者『做』過一次後才被攙扶回來的?」
  「是不是每次都『做』我不知道,不過你每次都是被『扶』回來的。」強忍住大笑的衝動,里包恩的身體微微抖動……不行!再忍下去一定會忍出內傷!「阿綱,你的霧之守護者來了呢,我先離開了。」先離開這裡,然後好好大笑一番。



  「綱吉,你怎麼都不看我?」
  振筆疾書的人兒重重震了下,抬眸瞄了骸一眼,爾後又低下頭去批閱公文。經過昨晚的事情,他怎麼可能毫不在乎的和他對望?也許六道骸可以,里包恩也覺得沒什麼大不了,但對他而言不可能!
  「昨晚弄痛你了嗎?不好意思,太久沒做了,力道有點控制不住──」
  「停!我沒那麼說!拜託你別講了!」見鬼的弄痛!這男人不知道什麼叫做節操嗎?竟然大辣辣的暢談這種羞人的話題,臉上連半塊紅暈都沒有!「我我我、我只是要專心處理這些公文,才沒看你的!」反觀自己,連耳根子都紅成一片。
  聳了聳肩,骸只是輕笑,並沒有戳破綱吉的藉口……來回走了幾步,有意無意的開口:「啊,對了對了……」
  再度抖了下,綱吉強逼自己盯住眼前的公文,不要抬頭:「什、什麼?」
  「昨晚,綱吉最後想說什麼?」掩不住嘴角的笑意,骸湊到首領辦公椅旁,將頭靠近綱吉通紅的小臉,輕輕呼氣,後者猛然一縮。
  「哪哪哪、哪有要說什麼!」語氣不自覺的加大,喊出來的聲音不僅悶還外加結巴,可愛紅潤的面龐更加鮮明,彷彿快要滴出血來。
  呵呵呵,真的好可愛呀!
  「有呀!『骸……我、我愛……』然後就沒下文了,綱吉愛什麼呀?」左手勾起綱吉的下巴,曖昧的語氣搭配溫熱的氣息,吹的綱吉腦袋升溫、心跳加速。
  可、可惡!他竟然連自己脫口而出的話都記的一清二楚!
  奮力掙開骸的大掌,並將他推離自己頸邊:「霧、霧之手護者!再拖下去就會耽誤工作時間!」沒錯!現在工作是最好的藉口,是讓六道骸安分守己的好藉口!
  「哦?也對,先把工作做完再說。」摸了摸自己被拍開的手,骸的嘴角又彎出一抹狡猾的笑容:「那……就照平常那種工作速率吧。」
  欸?什麼?平常那樣──不!不不不!驚慌的將左手縮回來,讓六道骸撲了個空,整張小臉紅的發亮,通紅的小耳彷彿快要冒出蒸氣。
  「怎麼了?綱吉……那樣的效率最快,不是嗎?」不放過綱吉,伸手將他拼命往後藏的小手抓了出來,擺在桌上,握的死緊:「來,快工作吧。」笑容可掬的望著綱吉面紅耳赤的模樣,壞心眼的將嘴靠在紅嫩的面頰旁,性感沙啞的聲音衝擊著綱吉的小腦袋:「不快工作的話,我可是會按耐不住唷……」
  這句話就像魔法一樣,瞬間將綱吉點醒,立刻全神貫注的處理眼前的公文,可憐的左手也只能任由六道骸摸來撫去。

  一向重視工作的門外顧問連在聚會發生關係這種荒唐的事情都接受了,那在自家辦公室發生關係他會在意嗎?
  『記得將殘餘物收拾乾淨。』
  以他對里包恩的了解,十之八九會扔這句話給他。
  所以呢?乖乖讓他摸手、乖乖處理公文才是現下最好的狀態。
  嗚嗚嗚……他這個首領怎麼這麼可憐呀!被門外顧問壓榨就算了,還要讓守護者吃豆腐!

  將最後一張公文放進資料夾,綱吉噗通一聲趴在桌上休息……但某人已經握到出汗的手卻一點放開的跡象都沒有:「骸……我的手真的有這麼好摸嗎?」他不信自己的手會比女孩子的手還要柔嫩。
  「當然……令人愛不釋手吶。」一笑,執起軟嫩的小手,在上頭落下一吻……綱吉彷彿觸電般,迅速將手抽了回來。
  「骸、骸!」滿臉通紅的護住自己遭受「侵犯」的小手,綱吉不住大聲抗議。神奇的是,自己並不討厭殘留在手上的觸感,相反地,那抹熟悉幸福的感覺緩緩湧上心頭……但下一刻,一股陌生的落寞感隨著幸福感的離去而降臨。
  就大家的反應和骸的行為看來,失憶前的自己應該和六道骸十分親密,甚至有更進一步的親暱關係……紅暈自小臉上褪去,淡淡的哀傷緩緩浮現。
  縱使是同一個人,縱使都是澤田綱吉……但他就是有這種感覺,骸愛的不是他,而是失憶前的他。
  如果沒有失憶前的自己,骸就不會對自己這麼殷勤,里包恩和其他人就不會對這些事看開,霧之守護者陪同前往聚會的慣例也不會存在。
  那麼,他還有自信告訴自己……骸會喜歡現在的自己,跟過去沒有關係嗎?
  「綱吉?」對於綱吉突如其來的靜默感到詫異,原本佈滿小臉的紅霞也都不復存在,骸輕輕搭上纖細的肩膀……「不舒服嗎?」
  「……骸,以前的我……一定很愛你吧。」
  一震,骸的雙眸稍稍瞪大了些,對於綱吉的問題感到不知所措:「綱吉──」
  「所以,你會這麼喜歡我,也是因為以前的我對不對?」
  濃厚的厭惡感束緊綱吉的喉嚨,內心失望的激動打亂了他腦中的思緒。
  「綱吉,聽我說──」
  「其實你很希望他回來吧?失憶前的我不會像現在這樣任性的躲你、避開你,反而會全心全意的愛著你……」
  「綱吉!」見綱吉的狀況不對,骸連忙將他壓在身後的辦公椅上。但綱吉的情況並沒有好轉。
  「你愛的是他!要是沒有他的話你根本不會理我!」
  「聽我說!綱吉!」沒有料到綱吉這種劇烈的反應,骸只能抓住他的細肩,試圖要他冷靜。
  「出去!拜託你出去!」潰堤般的捂住面龐,纖瘦的身軀微微顫抖。
  深深的凝視著綱吉,骸緩緩拿開搭在他雙肩上的手。
  沉靜了好一會兒,骸才抬起沉重的步伐,走向大門……

  「呵呵……我無法回答吶,綱吉……對我而言,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綱吉永遠都是綱吉。」

  埋在掌中的雙眼登時睜大,但眼角的淚水依然止不住。
  是的,他在忌妒……忌妒以前的自己!失憶前的自己!
  好差勁……自己真的好差勁!再度掩住佈滿淚痕的小臉,滴落的淚水沾濕了黑色的西裝褲。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