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24 (土) | Edit |

※H有,慎入。

後記:

不好意思生太慢了(掩面)
都已經隔天了呀(噴淚)
不過老實說,的確有出一點小意外……
今天一回家,就被告知網路不能用的消息囧|||
頓時我的腦中只有浮現一個念頭──睡覺(毆)
所以就跑去睡了=3=|並抱著「希望晚上網路會好」的期望(被踢)
……沒人去解決問題怎麼可能會好囧!(痛哭)
所以後來只好想盡辦法去亂搞一通(欸)
太好了真的被我搞通了XDDDDDDD(爆掉)

下禮拜還有生物報告(滅)
我我我、我要裝死(爆)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漆黑的眸子冷冷的注視著眼前的破舊建築,瞳中有著難以熄滅的憤怒……綱吉已經被帶到這裡好幾天了,不知道六道骸會如何羞辱、欺負他……
  綱吉出事的當天,房內留下了凌亂不堪的景象。床鋪上佈滿了紅色與淡黃色的液體,亂成一團的被單顯示出綱吉奮力抵抗的痕跡……一想到綱吉赤裸裸的被六道骸壓在身下,哭腫的雙眸源源不絕的流出淚水,而壓著他的可惡男人正帶著滿足的微笑進出他的身體……該死!
  雙拐一揮,雲雀邁開大步走進看似荒廢的大樓。

  冷風隨著雲雀吹進大樓內部,六道骸站在一樓大廳的正中央,謎一般的微笑始終掛在臉上,身旁站了一尾嬌小的人影,尺寸過大的大衣將他整個人包了起來。而雲雀的臉色也冷的彷彿足以敲出一塊冰,面無表情的死瞪著六道骸。
  「綱吉在哪?」冷冰冰的將話吐出,雲雀氣的渾身顫抖,恨不得立刻衝到六道骸面前給他一頓拐擊。
  「呵呵……綱吉,他看不見你呢。」緩緩掀開身旁人兒頭上的衣帽,並輕舔紅潤白皙的小臉。
  雲雀震驚的瞪大鳳眼,但沒驚愕多久,大腦已給身體下達了衝上前的指令。
  似乎早料到雲雀的反應,骸咯咯笑了聲,便緊緊摟住無力的綱吉:「呵呵……如何?雲雀恭彌,你想連綱吉一起攻擊嗎?」
  果不其然,雲雀在距他們約五公尺時便止住腳步,目不轉睛的盯著綱吉:「放開綱吉。」
  被六道骸抱在懷中的綱吉看起來十分疲憊,臉上還有不明顯的淚痕……咬牙,怒目瞪視著他身後那帶著淺笑的男人。
  「憑什麼?雲雀恭彌,綱吉已經是我的人,也不認得你了。」露出一抹詭譎的微笑,並褪去裹在綱吉身上的大衣……纖瘦的身軀穿著黑曜中學的女性制服,極短的裙擺擋不住白嫩雙腿間清晰散佈的紅痕,同樣的愛痕在綱吉的細頸上顯而易見,著實令雲雀僵在原地。
  這一瞬間,他明白……六道骸的目的不是挑釁,更不是復仇,他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綱吉!凝視著綱吉癱在六道骸懷裡的瘦小玉體,緊握雙拐的大手擠出紅豔的鮮血。
  「你──」話尚未落下,腳底下的地板突然崩裂,將雲雀的雙腳緊緊扣在水泥地裡,崩裂的碎片劃破了他的雙腳,溫熱的血液順著瓦礫流了出來:「嗚!」該死!他大意、太大意了!這裡是六道骸的地盤,他會大辣辣的站在中間,不用想也知道這裡準備了陷阱等著他!但一看見綱吉,大腦根本無暇多想。
  「呵呵呵……綱吉你看,雲雀恭彌特地來找你的唷。」柔聲說著,並輕撫綱吉柔軟的髮絲。
  「雲雀……恭彌?」眼神渙散的望向前方,對上雲雀難得焦慮的黑眸……他是誰?雲雀……恭彌……好陌生、卻又好熟悉的名字。是誰……到底是誰?除了骸,我的世界還有其他人嗎?
  淡淡的、模糊的記憶闖進綱吉緩緩清晰的小腦袋……

  「雲雀……學長?」

  空氣彷彿被抽乾似的不再流動,寂靜的廳內只剩下方才那句話的回音。
  猛然,一股惡寒竄入綱吉體內,令他不由得一顫。按住雙肩的力道增強了,綱吉的雙眼即刻溢滿恐懼與絕望……即使沒有回頭,他也可以想像身後的男人臉上會有什麼表情。
  陰暗、不帶一絲笑意的冰冷面容,縱使嘴角勾起「笑」的弧度,那雙漂亮奇特的異瞳仍是一點溫度都沒有。
  「綱吉……你認識雲雀恭彌呀?」輕柔的聲線傳進綱吉耳內,聽起來卻像是死神的低語。
  「我、我我……我……」害怕的抖著,懼怕的淚水在眼眶中打傳,令水盈盈的大眼看來更加美麗迷人。
  「千種、犬,讓雲雀恭彌乖乖癱在地上吧,我要讓他看看有趣的東西……」沒有理會綱吉怕的要命的神情,摟住他的力道更加強勁。

  ──不准、他不准……

  閃耀著金屬光芒的長拐飛了出去,而它的主人則因兩人的攻擊而吐出濃稠的鮮血……

  ──不准綱吉記得其他人……

  細長鳳眼憤恨的瞪視著神色冷冽的骸,身體卻不聽使喚的跪下,連將背挺直的力量都蕩然無存……

  ──綱吉的世界,只需要他的存在!

  「你們退下吧。」望著連起身都很困難的雲雀,骸將綱吉摟到他面前,對於他殺人般的目光不以為意:「吶,雲雀恭彌,我給你看個好東西吧……」詭異的笑令人發冷,此時的雲雀卻只能咬牙,連出聲的力氣都沒有。
  掛在嘴邊的笑意更深,大手探入綱吉的短裙內,輕揉裡頭的稚嫩。
  「啊……骸、骸……」意識到骸的意圖,但卻不敢反抗,只能像往常一樣,讓骸盡情逗弄自己敏感的軀體……「哈啊……啊嗯……」羞恥的呻吟聲毫無掩飾的從口中竄出。綱吉明白……不能抵抗、不能掙扎,否則自己的下場──打了個哆嗦,綱吉連想都不敢想!
  然而,這種景象卻讓雲雀的雙眸瞪大到不能再大,裡頭寫滿了錯愕與怒火……該死!他不想、不想看綱吉在別的男人懷裡喘息、呻吟!而且這種足以打碎男人理智的媚態,他以前根本不可能見過!一想到六道骸早已對綱吉予取予求、侵略他身體的每一部位,他就惱的一肚子火!
  「對、很好……綱吉就和平常一樣敏感吶……」輕捏人兒胸前的果實,令綱吉悶哼了一聲。
  「啊啊……啊啊嗯!」受不了挑逗的玉莖洩出白稠的液體,飛灑在雲雀充滿驚愕和憤怒的眼前。
  鳳眼頓時佈滿血絲,雲雀緊咬牙根,痛恨只能觀看而無法阻止的自己!
  勾起得逞的微笑,修長的指頭摸向禁忌的花蕾,柔聲道:「綱吉,把腿張開。」輕聲下達命令,而綱吉啜泣了聲,便乖乖讓雙腿向外攤開,漂亮的粉色小洞不停開合著,上頭泛著誘人的潤澤。
  輕而易舉的將手指送了進去,並刻意輕搔裡頭的嫩肉,令綱吉發出更加羞人的嬌聲淫喘……「啊啊……哈嗯、啊啊嗯……骸、骸……」淚水從眸中流出,輕聲喚著骸的名字,是討好,也是求饒。
  「呵呵……這種時候,綱吉應該要說什麼?」低沉性感的音調迴盪著,伴隨著呼在通紅小耳內的溫熱氣息……加了第二根指頭進入綱吉體內,後者再度淫喚一聲。
  「啊啊……求、求求你……」哭紅的眼眸望向骸的,裡頭的懼怕早已不復存在,此刻反而有著滿滿的情慾和淫媚。難受的扭動身子並翻身,讓侵入下身的手指更加深入。美麗的幽穴正向骸綻出歡迎的花朵,後者再次輕笑。
  「求我什麼?」壞心眼的回問,並陶醉的親吻人兒冒汗的鎖骨。
  「進、進來……盡情、盡情的貫穿我……」淫穢不堪入耳的詞語猛烈撞擊雲雀的耳膜,後者使勁將伸子撐起,但隨即又倒了下去……不!別對六道骸要求!綱吉!別說、別再說了!
  有意無意的瞄見雲雀猙獰的面龐,骸再度擺出邪佞的微笑……如何?雲雀恭彌,你最喜歡的綱吉在我身下嬌喘、享受快感,而你……只能認命的觀賞,甚至連捂住雙耳的力氣都沒有!
  「當然沒問題,我的綱吉……但首先,你要將腿張的夠開吶……」穴口發出噗滋、噗滋的水聲,白濁的腐水順著股溝滑出。
  「是、是的……骸……哈啊……」難受的讓雙腿跨在兩邊,小手主動搭上骸溼透的肩膀,迎合他手指的挑逗……「啊啊……」
  將手指抽出,腫大的慾望立刻迫不及待沒入可口的甜穴,混雜著舒服與疼痛的快感衝昏了綱吉的腦袋,帶出了醉人的呢喃:「啊啊啊!骸、骸!啊啊嗯!」情色淫糜的媚叫在大廳裡環繞徘徊,且震破了雲雀恭彌的耳膜……不!他不想聽!不想聽綱吉在六道骸身下的媚聲!不想聽綱吉向六道骸索求的聲音!
  「呵呵……還想要嗎?我的綱吉……」微微喘息著,笑容不變的按住綱吉的細腰。此時,到達巔峰的慾望在綱吉體內解放。
  「啊啊……我、我要……哈啊……我要骸……啊啊嗯!」

  ──不要接觸其他人、不要在乎其他人……

  「吶,綱吉……說……你是屬於誰的?」猛烈的進出綱吉纖細的胴體,低聲道。

  ──只要愛我就好。

  「我、我是……屬於骸的……啊啊!」
  刺耳的水聲更加鮮明,在冰冷的空氣中久久不散……



  「千種,找人把雲雀恭彌送回去吧。」滿足的舉起綱吉的纖手,在上頭落下一吻。
  「是。骸大人,這個……」細心的將毛毯遞給骸,用來包住渾身溼透的綱吉。
  「呵呵……謝了,千種。」食指溫柔的滑過綱吉的臉龐,抹掉上頭的水痕。
  「骸大人,放雲雀恭彌回去好嗎?」待千種命人將雲雀帶走後,犬不解的發問。
  「無所謂,反正新的根據地早就準備好了。」愛不釋手的輕撫柔嫩的臉蛋,凝視看似安詳的睡臉。
  對面,水亮的紫眸靜靜的望著骸的動作……骸大人真的很喜歡首領吶!真希望……首領也喜歡骸大人、自願待在我們身邊……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看了這麼多的骸綱,突然有點想念雲綱..尤其是這篇..((還敢講!!滾出去###)不過真的好看吶~
2014/07/04(Fri) 23:50 | URL  | 冰 #-[ 編輯]
RE:冰
但是這篇一開始就標明是骸綱囉XDDDD
不可能變成雲綱的
2014/07/08(Tue) 12:49 | URL  | 天羽 橋(RE:冰)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