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26 (月) | Edit |
後記:

哈哈哈最後一個報告了……(滅)
好想擺爛……(掩面)←住手##

話說那個週期表呀……XDDDDDDDDD
是外國人發明的(欸)
真、真的很經典(拇指)←毆
聽說還有賣大海報唷(爆笑)
感謝阿璐提供啦XDDDDDD(不要把別人扯進來##)

這個月的產文量破新低呀……
五月是個很忙的月份(掩面痛哭)
希望六月可以好一點ˊˇˋ"
下一篇沒意外的話也會很歡樂XDDDDDD不過會摻有情色味道(你快滾啊##)

感謝觀賞ˇˇˇ
 
 













  高大的身影走回門外顧問專屬的辦公室,即便在室內還是將頭上的黑帽壓好,從容的脫去西裝外套,吊在辦公室裡的衣架上……「阿綱,你怎麼會來這?」
  一進門就看見平時怕迷路而不敢亂跑的首領待在辦公室裡發愣,連自己進來了都不知道,里包恩無法不察覺那濃厚的怪異感……的確,這個時間是首領的休息時間,但幾乎不踏出辦公室的綱吉怎麼會突然來找自己?還有,六道骸怎麼會放他來?
  「里包恩……我……將骸趕出辦公室了。」落寞的眸子望向地面,小臉上有著說不出的憔悴。
  「哦?為什麼?」將沖好的茶擺在桌上,並坐到綱吉對面的沙發上去。
  「……如果沒有失憶前的我……我是說,如果失憶前的我沒有讓骸那麼愛我的話……」深吸一口氣,握成拳狀的小手抖的愈來愈厲害……「骸根本不會搭理我,對不對?」
  這一問,飲茶的聲音頓時消失,辦公室陷入一片寂靜。

  這陣寂靜,令綱吉的心持續下沉……關於骸,他自己也有做一些觀察,他是個陰晴不定、狡猾聰明的男人。
  從他和其他人的互動看來,他也發現……骸是個好惡分明的人,不喜歡或不感興趣的人事物他連瞄都不會瞄上一眼,但對於喜歡的人,他就像塊黏巴糖一樣黏的死緊,並使出渾身解數來讓對方了解自己那真摯的愛。
  從骸對自己的態度來判斷,自己應該是屬於後者。
  臉色再度一沉……不,屬於後者的是「失憶前的自己」,現在的自己什麼都不是。

  「這點我無法回答你,阿綱。」終於,里包恩緩緩開口,並將杯中的茶水飲乾:「怎麼不問他本人?」話落,對面的身軀抖了一下,里包恩瞇起銳利的雙眸。
  「……他說……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我永遠都是我……」眼角泛起一抹濕潤,綱吉難過的將它拭乾。最差勁的人是自己,他知道……居然會因為忌妒昔日的自己而傷害骸,他是笨蛋、超級大笨蛋!
  「那就對了,阿綱。」再替自己添一杯茶,語氣比平常還要正經沉重:「不要用『失憶前的我』來稱呼過去的你,他不是別人,他也是你……不過是『保有記憶的你』罷了。只要找回那些記憶,你還是你。」
  默然無語,綱吉愣愣的盯著里包恩,說不出話來。
  沒錯,他怎麼會這麼傻?換個立場,倘若今天失憶的人是骸,那自己是不是還會喜歡他?答案是肯定的,不管他是否失憶,六道骸永遠都是六道骸。
  「……謝謝你,里包恩。」露出一抹淺笑,綱吉緩緩起身,望了望手腕上的錶:「休息時間結束了呢……我該回辦公室了。」
  「慢著。」
  「唔?」
  「你自己去霧守的辦公室把人叫回去。」
  「……知道了啦!」
  自己的錯自己扛,這點道理他懂!



  話是那麼說啦……但他好緊張!怎麼辦、怎麼辦……搞不好骸其實很生氣,覺得自己失憶後怎麼變的那麼不坦白、不可愛,早就決定不管他這個笨蛋首領了!一時的衝動造成現在的局面,綱吉真想狠狠揍自己一拳。
  在霧守辦公室門前站了半天,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綱吉就是提不起敲門的勇氣……只要叩叩兩下就解決了!快敲門、快敲門呀!
  「深呼吸、吐氣……沒事的,只是敲個門──」
  「首領?」
  輕盈的嬌喚瞬間讓綱吉倒抽一口氣,大量湧入的空氣令他頭昏眼花、心臟跳個不停……「是、是庫洛姆呀……哈、哈哈哈……」尷尬的乾笑,綱吉可以想見自己現在的表情會有多滑稽。
  「首領……很少來別人的辦公室呢。」眨著可愛的大眼,抱緊手中的文件。自從骸大人醒來復職後,她能見到首領的機會變少之又少,從天天見面縮減到幾乎沒有……她明白,首領喜歡的人是骸大人,雖然在骸大人清醒前,部裡有不少傳聞說首領喜歡自己,但庫洛姆心知肚明……首領不過是將自己的身影和骸大人的重疊了。
  「啊?是、是呀……話說回來,好久不見了呢,庫洛姆。」平撫自己的情緒後,綱吉友善的向庫洛姆問好。很神奇的,先前那股被自己誤認為戀愛的情感已經沒那麼強烈了,反而是靠近骸時會產生的悸動愈來愈明顯……唉,這到底算好事還壞事呀?
  「嗯……休息時間已經結束了,首領不回辦公室嗎?」能見到首領固然開心,但要是首領沒有認真工作,那位比斯巴達還要兇狠的門外顧問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呃……我、我是來找骸的……找、找他回來辦公室……」不好意思的搔搔頭,綱吉突然很慶幸在門口遇到了庫洛姆,至少現在心情比較平靜了:「骸他……應該在辦公室裡吧?」講到這裡,綱吉才意識到自己對骸平時的習慣一無所知……喜歡自己這種粗線條的人,骸還真可憐。
  「不清楚呢……首領可以敲門詢問呀。」平時這種時候,骸大人總是待在首領的辦公室裡「監督」首領工作,但這回首領親自出來找人了……骸大人翹班?翹跟首領有關的工作?不可能!「首領,骸大人不在您的辦公室裡嗎?」
  「呃……我……今早有一場誤會,我……呃,把他趕出來了……」愈說頭愈低,愈講臉愈紅,綱吉真希望自己縮小到沒人看的見,或者挖個洞讓他跳進去隱居。
  水亮的紫眸不敢相信的瞪大,但隨即恢復原狀,並露出一副「我明白了」的表情:「嗯嗯……一定是骸大人又對首領性騷擾了吧?」此話一出,讓綱吉差點喀嚓一聲咬斷自己的舌頭。
  不、不要用習以為常的表情說這種事情呀!庫洛姆!綱吉哀怨的在心底大喊。
  「不過,請原諒骸大人吧……骸大人曾經說過,除了您以外,他絕對不會和別人交合──」
  「庫洛姆!我明白了!我原諒他、我原諒他……拜託妳不要再說了!」所以古人才會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嗎?儘管用詞「委婉」了許多,但該有的意思還是有呀!綱吉臉瞬間漲的比血還紅,求饒似的請庫洛姆別再繼續說這種讓他巴不得將自己埋起來的言詞了。
  聞言,庫洛姆開心的漾起甜笑……的確,她很喜歡首領,但她也很喜歡骸大人。如果首領和骸大人相愛的話,她就不會有難過的感覺了!「啊,時間不夠了……首領,可以請您順便將這些文件交給骸大人嗎?現在我有其他的任務……」不好意思的向綱吉鞠了個躬,並將文件塞到綱吉空著的雙手中:「謝謝您,首領!」語畢,綱吉連一個字都來不及出口,嬌小的身影就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欸?他什麼都還沒說呀!原本還希望庫洛姆先進去,自己再跟進去的……沮喪的嘆了口氣,再次轉向霧守辦公室的大門。
  顫抖的小手舉起,在門前停滯了幾十秒……「叩叩。」好,他敲了!然後呢?拔腿就跑嗎?不不不、不對!又不是小學生在玩的惡作劇門鈴!而且他又沒做什麼虧心事,為什麼要逃?
  喀擦。
  想是那麼想,但看見大門開啟的剎那還是反射性的直起身子、屏住呼吸,心臟振的自己快要昏死過去,僵硬的身軀抖個不停。

  煩死了。
  早上離開綱吉的辦公室後,就有一堆人來敲他辦公室的門,不是報告芝麻小事就是交一些不重要的文件,平時這些小事都可以等他「監督」完綱吉後再回來處理,沒人敲門也沒人煩。提早工作是無所謂,但他需要綱吉啊!偏偏綱吉又在胡思亂想,而他又不忍心看他那痛苦糾結的小臉……只好一反平時的作風,乖乖走人。
  可惡!他一定會加倍討回來的!不過對方是綱吉,討回來的「方式」可能會有點不同……嘴角泛起不良的微笑,目光移到電腦螢幕上,將前幾天到手的「性姿勢週期表」開出來詳讀。呵呵呵……要怎麼料理可愛的小綱吉呢──
  叩叩。
  該死!挑這種節骨眼來煩他,休怪他無情!臉色冷的媲美南極大冰原,親自走到門前開門,打算一開門就來個下馬威乎,保證對方再也不敢靠近霧守辦公室。
  但一開門,他連一聲都吭不出來,連平時掛在臉上的示威性微笑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綱吉?」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