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01 (日) | Edit |
後記:

那兩個女人的慘狀請自行想像(毆打)
我沒興趣去描寫她們被(嗶──)的畫面=3="(欸)

今天是六月的第一天ˇˇˇˇˇˇ
艾斯生日快樂ˇˇˇ(拉砲)
如果不介意就把這篇當蛋糕吃掉吧ˇˇˇ(一點誠意都沒有呀混帳####)
上面那句請無視Orz(炸爛)

骸骸生日快到了ˇˇˇ
綱吉快做好心理準備=///=d(你這樣不對####)

感謝觀賞ˇˇˇˇˇ
 
 














  週遭的空氣凝重的令人幾乎窒息,坐在沙發上的男人輕撫懷中人兒的柔軟褐髮,凝視人兒的眼神是寵溺、是憐愛……站在一旁的兩個女人連一聲都不敢吭,心底響起一道脆弱的聲響,滿腹的自信和自負頓時碎的四分五裂。
  她們第一次看見這樣的骸大人,原本一絲波動都沒有的眼眸現下充斥了滿滿的愛戀和情慾,而接受這道視線的人正是方才被她們拖到地下室「餵狼」的少年。
  屏住氣息,額際冒出滴滴冷汗……她們做了什麼?

  「犬、千種,去解決剛才在地下室有碰到綱吉的那些男人。」柔聲道,眼眸中的溫柔在從綱吉身上移開的瞬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欸?可、可是我不知道是哪些人呀……」應該說,誰會記得哪些人有碰到、哪些人沒碰到?
  「剛才千種把基地人員名單給我看了,我圈起來的都是。」將紙張遞給犬,臉上依然掛著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微笑,令犬嚥了口口水……好吧,對骸大人而言,碰過澤田綱吉的人是忘也忘不掉的。
  「是。」接下名單,便和千種一同快步走出這間令人無法呼吸的房間。

  「吶……誰准妳們將綱吉帶出房間的?」這是骸第一次正視基地裡的其他女人,雖然嘴上漾著淺笑,眼底卻連一絲感情都找不到。
  「我、我們……」兩人緊張的對看,仰慕已久的骸大人就在眼前,但卻連直視他雙色瞳眸的勇氣都沒有……想不到那不起眼的男孩竟然真是骸大人的「秘密情人」!她們不僅擅自將他帶出房間,還企圖將他扔給糾纏自己的男人「解饑」!
  長髮女子若有所思摸了摸自己細柔的右手,困難的嚥了口唾沫……少年的臉頰依然有著明顯的淤青,而自己的手就是肇事者。骸大人那詭異的令人發毛的雙眼直盯著自己的手,彷彿正在思考要如何將它從自己身上拆下來……打了個冷顫,趕緊將發抖的手藏到身後,濃妝豔抹的臉蛋此刻毫無血色。
  「嘖嘖……可愛淨白的小臉怎麼會多一塊淤青呢……」溫柔的抬起綱吉的小臉,輕輕舔吻被打紅的嫩頰。
  「唔……」懷中的人兒因細微的挑逗而騷動著,粉嫩的雙頰更加紅潤。
  看到這個景象,兩名女子的臉色比殭屍還要慘白,眸中灌進了無盡的絕望。完蛋、完蛋了!骸大人是真心喜歡這名少年!倘若當時真的讓那群餓狼得逞,強暴了這名懦弱又瘦小的少年,不要說那群下手的男人們,連她們兩個都會因此而慘遭就地處決!
  顯然,現在的狀況對她們而言也不太妙。
  「呵呵呵……你們想將我的綱吉扔給那群男人『享樂』?」抬眸,裡頭帶著滿滿的冰冷、憤怒,和殺意。
  「骸、骸大人……我、我們……不、不知道他就是您的情人……」說話的同時,美眸還不停瞟向站在一旁的庫洛姆。事實上,她們都以為庫洛姆才是骸的情人,畢竟整個基地裡只有她一個女人得以進出骸大人的房間。
  「哦?不然妳們以為我怎麼會讓他留在我房間?」低沉的嗓音十分輕柔,但卻夾雜著危險致命的味道。
  「我、我們一直以為……以為您的情人是個女人……」兩人求助似的望向庫洛姆,但後者卻和骸大人一樣冷眼望著她們。她們第一次看見庫洛姆擺出這種冷酷的神情,不由得感到心驚。
  「呵呵呵呵……庫洛姆,她們認為自己的想法就等於我的想法呢……」嘲諷的笑了幾聲,目光詭異的掃視了那兩個女人一眼,再次輕撫綱吉佈滿淚痕的小臉,愛不釋手。
  「骸大人,應該懲罰她們。」令人無法相信的冰冷聲音出現在庫洛姆口中,兩個女人驚恐的瞪大雙眸,兩張小嘴久久無法合上。雖然因為庫洛姆的身分特殊而沒和她攀談過,但就她們的觀察,庫洛姆是個善良的小女孩,連隻蚊子都捨不得拍……而現在,卻反而向骸大人要求處分她們?
  「不!骸大人!我、我們並沒有那麼想!只、只是……我、我們以為庫洛姆才是……」短髮女子大聲抗辯,仍在做垂死掙扎。
  「吶,庫洛姆……妳覺得要如何懲罰呢?」謎樣的笑容依然掛著,顯然已經有了處置的點子,但依然詢問似的向庫洛姆發問,對於兩個女人的大喊置若罔聞。
  「……讓她們經歷和首領一樣的恐怖處境……」此時此刻,一向柔和的紫眸不帶一絲憐憫,並冷冷的道出殘忍無情的答案。她們竟然敢傷害溫柔的首領!不可原諒、不可饒恕!
  「不!求求您……求您放我們一馬!」兩人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恐懼的淚水自兩雙美眸中流出,長髮女子甚至連髮型亂了都不管,玲瓏有緻的身軀抖個不停。
  「放妳們一馬?」翹眉,骸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無情睥睨的目光直勾勾的射向兩名女子,話語充滿譏諷:「當時有沒有妳們有想放過綱吉一馬嗎?呵呵呵……其實,只要綱吉個性再強勢一點,就算他是男兒身,妳們也會相信他是我的情人吧?哎呀哎呀……可惜呢,我就是愛他這種溫柔又善良的個性……然而,妳們卻差點讓我失去了他……要如何賠罪,嗯?」執起綱吉纖細的手腕,上頭因被用力抓住而留下的淤血依然清晰可見,短髮女子顫了一下。
  「看吶……連我都捨不得在綱吉身上留下傷口,妳們卻一人留一個,一道在手上,另一到在頰上……」冰冷的眸子充斥了憤怒,現下的骸大人就像戴著笑臉面具的凶狠閻羅,渾身散發出一股懾人的陰冷氣息。
  兩人只得將頭擺的低低的,連抖一下都不敢,更不用說抬頭辯解。
  「庫洛姆,去準備一下那種懲罰。」帶著笑容宣告了兩個女人的死刑,骸的聲音十分平靜,彷彿不過要庫洛姆準備一道甜點。
  「不!不!骸大人!請您再考慮清楚……我、我們什麼事都願意為您做!」短髮女子驚恐的大吼著,儘管庫洛姆早已應聲離開房間。
  「是、是啊!骸大人!我們絕對會比您的情人還要努力的伺候您!求、求求您──」長髮女子看起來快哭了,拚命睜亮自己漂亮的眸子,希望骸大人能改變心意。
  「哎呀……看來妳們誤會了一件事情呢。」輕笑著,硬生生打斷兩個女人的求饒和哭喊,漂亮的異瞳望向她們,閃閃發亮:「綱吉從來都沒有伺候過我唷……他什麼都不用做,只要乖乖的讓我挑逗和疼愛,就能大大的取悅我呢……妳們以為自己比的上他嗎?」溺愛的在綱吉臉上落下一吻,俊美的面龐寫滿了殘酷。

  剎那間,這兩個女人終於明白了……對骸大人而言,那名少年的一切比所有女人還要美、還要誘人……不,對骸大人而言,其他女人根本比不上那名少年的一根腳指頭!
  連知名美女都不曾拋去一眼的骸大人,竟然會對這名少年投以愛慕陶醉的眼神……她們絕望的對看一眼,對自己一時的錯誤感到悔恨不已。



  『哇!他超可愛的!妳們怎麼弄到這種貨色的?』
  不、不要……好可怕、好噁心……
  『這點你們不用管,怎麼樣?還不賴吧?』
  『你們還真奇怪,男孩子怎麼玩呀?』
  對、對啊!我是的男孩子,一無是處的男孩子……放過我、放過我!
  『妳們不懂啦!看他這麼可愛,在床上的呻吟和媚態──嗚喔喔!一想到就令人受不了!』
  不!不要!我不要其他人碰我!骸、骸……你在哪裡……
  『算了,隨便你們吧。』

  「不!拜託妳們!求求妳們放過我!不、不要!」沒命的哭喊著,被擦拭乾淨的小臉再度滑過幾條淚水。一想到自己可能被那群男人壓在身下摧殘,綱吉就感到腦袋發冷、無法思考……只有骸可以幫他,他的世界只有骸--
  「綱吉。」溫熱的大手撫上濕滑的小臉,溫柔的舔去眼角的淚珠……「沒事了,沒有人能再傷害你……」大掌擺在光滑的大腿上,一反方才的柔情,不懷好意的扯出邪佞的笑容:「啊,但不包括我唷……」修長的指頭探進裙擺內,令綱吉的臉立刻爆紅。
  「啊……骸、骸……」不自主的夾緊在雙腿中心胡來的大手,雖然害羞但沒有抵抗。
  骸給他的感覺是特別的……儘管他的佔有慾和慾望強的另自己招架不住,但骸並沒有真正傷害過他。
  「對、對了,那兩位女子呢?」猛然想起,綱吉擔心的仰起小臉,望著骸剛注入情慾的瞳仁。
  「嗯?呵呵……正在『懲罰』她們呢,你不用管太多。」他明白,以綱吉的個性,絕對不會贊同這種殘忍的懲罰,所以呢……還是不要讓他清楚細節比較好。
  「咦?是什麼懲──啊啊!」話還沒問完,胸前的果實就被另一隻手捏住,阻止他繼續發問。
  「呵呵呵……不用管太多唷,綱吉。她們傷害了你,不管那個懲罰多殘酷、多無人道,也都是她們自找的,明白嗎?」雙手的動作並沒有暫停,被圈在懷中的人兒因而抖個不停。
  「可、可是──啊嗯!」愛撫稚嫩的手轉移目標,緩緩擠入狹小濕潤的後蕾,再次讓綱吉將想說的話吞回肚裡。

  ──不要接觸其他人、不要在乎其他人……

  「別想了,好好感受吧……」話落,喫著邪魅的笑將綱吉壓回床上。

  ──只要愛我就好。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