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02 (月) | Edit |

※變態骸有,慎入XD(爆)

後記:

……(這傢伙在笑)
又、又是一個老梗……可、可是……哈哈哈哈……(抱肚)
骸、骸整個超變態的呀……哈哈哈哈哈哈哈──(打滾)

原本想日更的……
好吧,雖然已經快三號的但是還沒(被巴)
希望各位喜歡這篇XDDDDDDDD(被揍)
……這篇真的很……很好笑!(被拖出去毆打)
不好意思我笑點太低ˊˇˋ|||(眾踢)

考試週到了ˊˇˋ"
請大家替我加油QQ
謝謝ˇˇˇ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瘦小的身子僵的筆直,滿臉通紅的望著眼前的男人,水汪汪的靈眸對上男人錯愕的奇特異瞳……「呃……你、你好……」你好是什麼東西呀!話才剛落下,綱吉就在心底狠狠吐自己的嘈。
  「……門外顧問應該回來了吧。」別開臉,強迫自己別接受那雙褐眼的視線。為什麼呢?因為他一定會忍不住將綱吉拉進來、直接壓倒在地板上!方才腦中充滿了形形色色的邪惡幻想,而在腦中呻吟的可人兒瞬間便出現在自己眼前……老天,這是在考驗他嗎?
  看見骸的態度冷漠依舊,失望的將小臉低下……「我、我知道你還在生氣……對不起,是我的錯……」
  「不……我沒生氣了,您快點回到辦公室吧……」僵硬的說著,現在骸只希望綱吉趕快離開自己的視線。綱吉來了他不開心嗎?當然開心……但他可沒有足夠的忍耐力壓抑住體內那頭蠢蠢欲動的野獸。
  「……你的語氣還是很冷淡,而且還是對我用敬語……你一定還在生氣。」
  頭一次,骸有種被逼到絕境的無奈感。
  原來每次綱吉都是被自己逼入這種窘況嗎?
  「里包恩說,人沒帶回來就不准回辦公室。而且……」出乎骸的預料,小手用力推開被他壓住的大門:「我、我也想了解一下守護者平時的工作和作息。」其實,是想了解骸的喜好和習慣……但他怎麼敢講呀!羞都羞死了!
  「等、等一下,綱吉──」
  著時愣了幾秒,錯失了抓住人兒的好時機。眼看綱吉就要接近自己辦公桌上的電腦,骸的腦中忽然跳出一道靈光,愕然的眸中注入了不良的狡詐,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好呀,可愛的小羊自己跳進來,不好好享用豈不是說不過去?

  「平時工作都會用電腦嗎──欸?」自己的工作一向都是埋在文件堆裡,用電腦的時機也只有收集情報和傳遞消息,使用的機會少之又少。然而,現在出現在電腦螢幕上的,既不是情報,也不是消息……而是一張叫人看了就臉紅的奇怪週期表!
  「這這這、這是什麼呀!骸!」就算他再遲鈍、再單純,也看的出週期表上畫的是什麼東西!每一個小格子內都有一組令人臉紅心跳的「交合」姿勢,綱吉腦中不禁浮現先前歡愛時的種種畫面,小臉頓時紅的發亮。
  「呵呵呵……這是『性姿勢週期表』唷,或者也可以說是『體位週期表』……是我這幾天才弄到手的呢,都還沒嘗試過。」意有所指的湊到綱吉耳邊,將他箝制在自己和辦公桌之間。
  「這、這樣啊……骸,請你退後一點,我、我出不來……」想移動身子,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身體牢牢的被男人壓住。疑惑的轉頭望向骸,卻發現他臉上掛著方才沒有的狡猾淺笑,一股不妙的直覺瞬間灌衝腦門──糟糕!他是不是自己跳入了火坑?
  「哎呀……綱吉難得來找我,又剛好碰上我詳讀這張圖的時間,看來是老天爺的旨意呢。」他六道骸從來不信教,也不信什麼老天爺。但此時此刻,他由衷的向上蒼表達感謝,嘴邊的笑容愈來愈深,眼底的意圖愈來愈明顯……
  「等等等、等一下!什麼旨意呀!我、我是來找你回辦公室的!現、現在該工作了,我們回去吧!」老天爺的旨意是什麼!不要胡說了!綱吉羞的連耳根子都紅的發燙,拚命挪動自己被壓個死緊的軀體,希望身後的男人能和先前一樣放自己一馬。
  「呵呵……綱吉不是想了解我平時的工作和作息嗎?現在正好沒工作,就來討論作息吧……今天想做的事剛好和那張表脫不了關係唷。」曖昧的在綱吉耳邊呼氣,溫熱的氣息導致小耳更加鮮紅,彷彿快要滴出血來。
  「不!現、現在工作要緊……你你你幹嘛脫我褲子!」束在腰身上的皮帶對男人而言根本不構成影響,三兩下就將它解開,而褲頭的拉鍊也被他不安分的大手往下拉開。
  「穿著西裝褲不好活動,所以先脫掉呀……待會我也會脫,綱吉不用擔心。」無賴的一笑,並將綱吉壓在地板上,輕而易舉扯掉他下身的長褲。
  沒錯,他是會擔心,不過是因為擔心他「脫」,而不是擔心他「不脫」呀!
  「你你你、你不要鬧了!把褲子還我!」大意大意太大意了!他不該抱著骸有可能放過自己的僥倖心態!這下可好,褲子都被扒下來了,接下來怎麼辦?
  「我很認真唷,綱吉……吶,只是做個動作嘛,沒什麼的……四角褲要留著嗎?」說著,大手已經擺在褲頭的鬆緊帶上,擺明了想將最後的遮蔽物一同剝下來。
  「當然要!你、你不准扒──呀啊!」
  不理會綱吉的抗議聲,將他亂揮的小手制在上頭,迫不及待的將單薄的四角褲拉下……美好的一切霎時呈現在骸眼前,後者饑渴的舔了舔唇。
  「真美……等我一下唷。」才一轉眼,男人下半身的西裝褲就被褪到一旁,然後笑容滿面的壓在綱吉身上……見鬼!拜託給他一點思考時間行不行!
  「啊啊……不、不要碰到!」不經意的摩擦令綱吉悶哼了聲,但這種反應卻反而讓骸露出躍躍欲試的笑容。
  「吶,綱吉,試試看二十七號好了,如何?」看起來是在問綱吉,事實上已經將綱吉的雙腿抬高,讓它夾住自己的腰……「夾緊一點呀,綱吉,圖示上的受君腳踝都勾在一起了唷!」纖細的大腿抖了又抖,爾後變乖乖聽命夾住男人的腰……他瘋了!他一定是瘋了!才會跟著男人「發情」啊!
  「唔……好、好養……」白色的襯衫不時摩擦到綱吉的敏感地帶,令他難受的喘息著。
  「呵呵呵,就是這樣……綱吉,好好抓住我的手臂,我想進去……」眼底的慾火瞬間爆發,甦醒的慾望觸到了人兒的花蕾。
  聞言,綱吉嚇的瞪大雙眼:「不不不、不行!你給我住手!可惡!快住手啊!骸!」瘦小的身子開始強烈晃動、劇烈抵抗,順利擺脫骸那想要貫穿自己體內的凶器,並掙開他箝制住自己的魔掌:「快把褲子還我──咦呀!」爬起身想搶回蔽體的黑色長褲,不料卻重心不穩摔了一跤,整個人跌到骸身上趴著……

  「首領,聽說您在這裡──」
  說巧不巧,霧守辦公室的大門就在此刻被嵐守推開。最慘的是,站在門外的不只嵐守一人,晴守、雷守、雨守、雲守,甚至連門外顧問都站在外頭,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引人遐想的刺激畫面。
  綱吉和六道骸都裸著下半身,而綱吉更是跨坐在六道骸身上,上半身還緊緊壓著後者的胸口,一臉吃痛樣……看到這個情形,沒想歪的人不是眼睛有問題就是腦袋慢半拍。

  頓時,辦公室內一片寂靜,連半個呼吸聲都聽不見。

  「唔……好、好痛……」這個痛是因為方才摔了一跤:「欸?你們怎麼都在這──」話還沒說完,就接到六道驚愕詭譎的目光,綱吉這才愣愣的往自己身下看去……

  啪噠。
  名為「冷靜」的線條在綱吉腦中硬生生被扯斷。

  「等等等、等一下!不不不不是你們想的那樣!」焦急的想爬起來,但隨即又意識到自己和骸的下半身都一絲不掛,只得乖乖坐在骸身上,盡他所能的向門口的守護者們解釋,看起來快哭了。
  門口的眾人你看我、我看你,看來看去都改不了瞠目結舌的表情……連雲守都無法將瞪大的鳳眼恢復原狀。
  這種情況說不是那樣,誰會相信?

  「首、首領……我會像您對待我一樣包容這一切的……」獄寺別過頭,緩緩掩住自己的臉龐。
  「哈哈哈!阿綱,以後記得要鎖門喔!」山本爽朗的大笑著,並拍了拍獄寺的肩膀。
  「首領,我什麼都沒看到、什麼都沒看到……」藍波捂住自己的雙眼,不停的喃喃自語。
  「澤田!以後等到晚上再極限吧!這個時間太危險了!」了平哈哈笑了聲,並好心的提醒著。
  「……工作先做。」別開眼,淡淡說了句話。
  「阿綱,我是要你來把人找回去,沒讓你來調情。」里包恩掩住笑意,高大的身軀不住的顫抖。

  小嘴合不起來,綱吉清楚的感覺到……沒人相信他!
  「等、等一下!我說真的──嗚!」
  來不及抗議,褐色的腦袋就被底下的男人壓到自己胸前……「呵呵呵……明白了就快出去,否則綱吉會著涼的。」剛才連一聲都沒吭的六道骸終於開始發言,而在他懷中的綱吉已經羞的連後頸都紅透了。
  眾人只好聳聳肩,識相的退了出去,並將大門關上……但門才剛合上,外頭就傳來一陣捶牆爆笑的聲音。

  「來,綱吉,這是你的褲子。」將長褲連同四角褲一起交給綱吉,骸笑的合不攏嘴。
  「……」
  「綱吉,下次就別固執了,讓我進去嘛,嗯?」討好似的勾起綱吉的下巴,在嫩唇上輕啄了幾下。
  「……」
  啪、啪。
  兩聲響亮的巴掌打在六道骸臉上,但後者卻連眉毛都沒抖一下。
  「呵呵呵……抱歉吶,綱吉,下次我會記得鎖門的。」
  聽罷,綱吉翻了個白眼……這個混帳無賴的可惡男人!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