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12 (金) | Edit |
後記:

櫻桃在最後一句出現了(被巴)
感謝大家長久以來的支持XDDDDD

對不起我消失了好久OTZZZZZ
最近在看新動畫了TwT
可是不用擔心~骸綱已經深殖我心(欸)
想移除都辦不到了(???)

推薦DRRR唷XDDDDDD
唉唷好想看小說唷OTZZZZZ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早晨,早自習的鐘聲響起,所有同學回到各自的座位上就坐,但全班的目光卻不住地落在距離講台最近的座位上,思忖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澤田綱吉今天缺席。
  倘若是以前,他的缺席對大家而言早就習以為常,甚至不會有人注意到他是否缺席,但現在情況已經和以前完全不同了,他有了六道老師的庇護,每天都由老師接送上下學,而老師的遲到紀錄是零,照理說澤田綱吉應該不可能會遲到。
  但現在的事實是,他的座位上的確沒有人,而且早自習的鈴聲已經打完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突然,唰的一聲拉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綱吉臉色慘白的站在門口,讓所有人都著實嚇了一大跳。
  自從綱吉成為骸老師最心愛的學生之後,就再也沒有人敢輕視他或找他麻煩了。
  然而,現在他的小臉慘白無比,遇到骸老師前過的貧窮生活的他都沒這麼虛弱過,讓全班開始猜測是哪個搞不清楚狀況的白痴敢欺負澤田綱吉。
  綱吉沒有理會其他人的反應,一跛一跛的走到位置上坐下,屁股碰到椅子前還明顯的降低了速度,小心翼翼的坐了上去,但在就坐的那一刻,蒼白的小臉仍然扭曲了一下,然後累趴在桌子上,沉沉睡去。
  怎麼回事?
  有幾位同學好奇的上前去查看綱吉的現況,在發現綱吉完全沒有外傷之後,他們更加不解了。
  怪了,好端端的怎麼一副快要往生的模樣呢?
  不過片刻,教室的大門又再次打開,這次站在門口的是微喘的骸老師,那幾個同學只好飛也似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恨恨的咒罵自己旺盛的好奇心。班上的同學感到有點吃驚,因為他們第一次看見那雙異瞳注入難得的慌亂,當他視線落在綱吉身上時,明顯鬆了口氣,並緩步走進教室,走到綱吉身邊。
  感覺到有人到自己身邊,綱吉疲憊的抬眸瞄一眼,在發現是骸之後,便哼了一聲又趴回去,甚至把頭轉了過去,讓全班看的目瞪口呆。
  世界上敢這樣對待骸老師的,大概只有澤田綱吉了吧。連老師的母親都不見得敢這樣對他呢!
  對於綱吉的反應,骸露出無奈又焦急的表情,他抑鬱的望著注目自己的學生們,被瞪到的學生只好趕緊低頭假裝讀書,事實上耳朵拉的比誰偷長,希望能偷聽到一些有趣的八掛。
  「綱吉,我們出去外面說好嗎?」
  沒理他,綱吉連動都沒動,繼續趴著睡他的大覺,讓所有人的心底直打鼓……奇怪,從來沒看過澤田綱吉這樣反抗過骸老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知道你在氣我,但我們談談好嗎?」
  還是沒反應,褐色的髮絲甚至連動都沒動一下,擺明把骸當成了隱形人,聽不見也看不到。
  沒輒,骸又不想在全班同學面前處理「家務事」,只好彎腰強制抱起綱吉,扛在肩上走出教室,而綱吉總算動了一下,但看的出來他在掙扎,小臉上寫滿了不情願。
  奇怪,澤田綱吉不是很喜歡老師嗎?今天怎麼鬧了這麼大的彆扭?
  有幾位「勇敢」的學生想跟出去一探究竟,但骸在他們起身之前回眸一瞪,嚇的他們又讓屁股坐了回去。
  「誰跟出來,我就讓誰在這個社會上沒有立足之地!」
  簡單一句話,打散了所有人心中的勇氣,每個學生都安分的垂首盯課本,他們寧可從大貓變成耗子,也不敢跟說到做到的骸老師作對。

  出教室之後,骸把綱吉帶到空無一人的會議室,小心翼翼的把他放在沙發上……沒想到才剛放上,綱吉就又轉了過去,臉面向沙發椅,就是不肯多看骸一眼。
  見狀,骸的臉色又沉了下來,他把綱吉翻過來,但綱吉又立刻翻了回去,反反覆覆了好幾次之後,某人的耐性逐漸被消磨殆盡,令人驚訝的是,那個某人並不是骸,而是綱吉。
  「夠了!你想要什麼!」
  生平第一次對別人怒吼,而且還是對先前很敬愛的骸老師,要是一般人看到這種情景,大概會以為綱吉不是吃錯藥就是神經病發作,才會跟之前的態度有著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綱吉,不要生氣了好不好?我──」
  「我又沒有對不起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氣呼呼的背過身去,卻又被骸轉了回來,綱吉氣到小臉完全漲紅。「我現在不想看見你!」
  「我不喜歡你抱其他男人,就算是我老爸也不行。」
  「那我也不喜歡你碰我的屁股!它現在只要感受到你在它身邊就會開始發抖!」好脾氣的綱吉難得氣的咬牙切齒,但纖瘦的身軀就如他所言,其實正在顫抖。
  「……我承認,我用的處罰方式的確比較另類,但是──」
  「另類?我的屁股都開花了!」不是「快」開花,而是「已經」開花了,要不是昨天是假日,能讓他充分的休息療傷,今天他還是會連走都不能走、坐都不能坐,更重要的是他被懲罰的理由實在是太莫名其妙了,只是因為他抱了公公一下?
  開什麼玩笑!
  瞪著似乎完全不覺得自己有錯的骸,綱吉生平第一次這麼想海扁一個男人,諷刺的是,這個男人就是第一次對自己好、疼愛自己的骸老師。
  望著以往卑微的綱吉現在惱的狠瞪自己,骸這才開始思忖是不是做的有點過火了。
  「……綱吉,我們就快要結婚了,你能不能原諒我?」
  「對,你不說我還忘記了!」綱吉冷冷的從齒間蹦出這句話,骸的不認錯令他的怒火高漲不止。「還沒結婚就這樣,結婚之後呢?我的屁股是不是要往生了呢?」
  「……其實也沒那麼嚴重,只是比較──」
  話還沒說完就趕緊閉嘴,因為憤怒的綱吉會做出任何他意想不到的事情--例如,他現在就氣沖沖的解開自己的褲頭,把制服長褲踢了下去,再把裡頭的四角褲也一起脫掉,令骸嚥了口唾沫,睜大了雙眼。
  綱吉居然這麼大膽?不、不可能,他還在生氣,絕對不可能讓自己為所欲為,要是自己敢再碰他屁股一下,一定會被綱吉列為永久拒絕往來戶,以後連他的一根頭髮都別想碰。
  毫無顧忌的讓骸看見自己紅腫的私處,綱吉恨恨的指著它,要骸正視。
  「我現在連上個廁所都覺得痛的要命!要是不小心坐的太急還會開始流血!就算我完全不動,只是側躺在沙發上也覺得痛到不行!這還沒那麼嚴重?那什麼才叫嚴重!」如果真的是他不要臉偷吃,那骸這樣對待他是可以理解的,但問題是……他不過是抱了公公一下!才抱那麼一下!
  他頭一次感到這麼委屈、這麼生氣!
  就連以前被前班導叫去辦公室羞辱都沒這麼難受過!
  沉默了半晌,骸垂眸盯著那仍然淌著少許鮮血的部位,心疼的想伸手去摸──但手才伸一半,綱吉就用力踢了他一腳,阻止他繼續動作,小臉上出現了因為觸動到傷口而痛苦的扭曲,但還是堅決不讓骸再碰自己一根寒毛,可見他到底有多生氣、多失望。
  吃痛的摸著被踢到的肚子,骸差點沒辦法讓腰直回來,幸好綱吉因為受傷的關係力道減弱,否則他相信這麼近的距離,就算綱吉是弱雞身材也能踢到他反胃。
  兩人就這樣在沙發上大眼瞪小眼,以往先認輸的人都是綱吉,但這次他似乎下定了決心,在骸道歉以前,他是絕對不會妥協的。
  而骸也覺得坐立難安,因為綱吉沒有把褲子穿回去,甚至沒有把雙腳合起來,纖細的雙腿呈現M字對自己大開,受到重傷的部位清晰可見,雙腿中心的稚嫩也一覽無遺,讓骸困難的嚥了好幾口口水,卻又不敢擅自碰他,否則綱吉一定會翻臉。
  沒想到他的一生中,也會有這麼狼狽窩囊的一刻。

  兩人的眼神打架了好一段時間,骸總算舉雙手認輸……他撿起被綱吉踢到地上的褲子,想抓住綱吉的腳幫他穿上,綱吉不出所料的作出警戒的動作,骸便抓住了他握拳的手腕,落下一吻。
  「對不起……我再也不會這樣對你了,綱吉,真的很對不起。」
  剎那間,綱吉就像腦袋當機似的瞪大了雙眼,連呼吸都屏住了,呆呆的讓骸替自己穿上褲子,並把雙腳合上,改親吻在額頭上。
  實際聽見這三個字從這不可一世的男人口中出現,還是很震撼,綱吉的怒氣就在一瞬間煙消雲散,僵硬的小臉又換回昔日不知所錯的可愛表情,緊張的望著骸。
  「我這次太過分了,居然讓你受了這種傷……絕對不會有下次了,我保證。」讓綱吉坐到自己懷裡,並刻意避開傷口,溫柔的觸感令原本就很疲憊的綱吉感到昏昏欲睡,小手揪住骸的衣物,在他懷中進入夢鄉,表示他原諒了他。



  三月中旬,教堂的鐘聲宣示了一對新人的結合。



  漫長的十二年、苦悶的單戀。
  相差十一歲的兩人,終於譜出一段獨一無二的戀曲。
  和寶石般的櫻桃一樣耀眼、燦爛奪目。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