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03 (火) | Edit |

※悲劇,請慎入。

*點題者:水靈
*點題:世界唯一的你
*CP:骸綱(隱ALL綱←於是這個如果太複雜可以不要沒關係)
*尺度:走清水,H請打擦邊球吧XD(喂不是走清水嗎?)
*劇情綱要:
小綱吉喜歡阿骸,但兩個人的關係只是床伴。
當阿骸床伴的小綱吉在一次阿骸的言語上的污辱下心冷了,
然後就請跳到小綱吉十年後被射殺的那邊吧……
一直習慣小綱吉在身邊的阿骸,這才發現自己傷了他的心,也失去了他……
 
 














  碰!
  一道巨響震碎了六道骸的耳膜,纖細的身影在自己面前倒下,伴隨著鮮豔刺鼻的美麗血花……剎那間,瞪大的異瞳內只剩下顫抖的瘦弱身影……

  「骸……我……」

  淚水自他清澈的眸中滑出,不一會兒便彷彿入睡般緩緩闔上黯淡的雙眼……
  這一刻,世界靜止了。



  拖著疲憊的步伐走入房內,綱吉卸下厚重的大衣外套,緩緩走入浴室內沖澡。浸泡在浴池中的人兒闔眼休憇,享受這難能可貴的安寧。
  方才進入房間時,沒看見那個男人……該說他失望,還是慶幸?
  比起家族內的繁忙事務,每一夜那只有性歡而沒有愛的親熱令他倍感痛苦……無法得到對方的愛沒關係,只要對方還需要自己就好。他不是聖人,這句話在這種糜爛關係開始後的一個星期他就後悔了。
  他很愛、很愛六道骸……但後者是永遠捉摸不定、變化無常的霧之守護者。以他的魅力而言,像自己這種主動獻身的傻蛋多如過江之鯽,唯一的差別就是──清亮的眼眸望向冒著蒸氣的水面──自己是地位崇高的彭哥列十代首領。
  他是卑鄙的,因為他明白……這崇高的地位能讓骸毫不猶豫的選擇他做為床伴。

  純白的浴巾裹住白皙的軀體,綱吉擦拭著濕淋淋的褐髮,走出充滿熱氣的浴室──
  「呵呵呵……你回來啦?綱吉。」
  一愣,擦拭的動作頓時停止,褐色的眸子動也不動的盯著坐在床上微笑的男人。
  「骸……剛、剛才沒看見你……」不自在的別開眼,並下意識拉了拉身上的浴巾。
  「吶,你剛洗好澡呢,省去了褪衣的麻煩……過來吧。」綻開邪魅的淺笑,惡魔似的低喚令綱吉僵在原地,苦澀的嚥了口唾沫。
  猶豫不到兩秒,便邁開大步朝骸走了過去,但緊握浴巾的手絲毫沒有放鬆的意思。
  摟住纖瘦的身軀,輕吻柔軟濕潤的髮絲……「這東西不需要吧?何必抓這麼緊呢?」惡質的將手探入浴巾內,輕騷人兒敏感溫熱的部位。
  「啊……骸……」揪住布巾的手勁鬆了一些,羞赧的呻吟著,認命的跨坐在男人的腿上……「我、我今天很累……」縱使明白男人不可能放過自己,綱吉還是垂首喃喃低語。
  「呵呵呵……那又如何呢?綱吉……」親吻綱吉漂亮的鎖骨,在下體游移的大手壞心眼的捏住人兒的嫩臀,令他輕哀一聲……「取悅我是你晚上的工作,不是嗎?」
  語畢,便將綱吉壓在身後的大床上,不顧他癱軟無力的胴體,貪婪的對他予取予求……飛灑的汗水夾雜著淚珠和體液,散落在兩人交疊的軟床上,冰冷的空氣中瀰漫著綱吉對骸單方面的愛意……

  他,六道骸,不需要愛、也不會給予愛……只要能滿足身體上的歡愉,愛根本不重要。



  隔日,腰上傳來的酸痛令綱吉眉頭一皺,瞬間從美麗的夢中驚醒……他明白那只是夢,因為當時的骸好溫柔、好多情……而他的每一聲輕喚,都會有熱情的回應。坐起身子,偏頭凝視身旁沉睡的男人。
  昨夜,和往常一樣,是沒有愛的交合、沒有愛的尋歡。
  「骸……我真的……很愛你……」晶瑩剔透的淚珠潸然落下,綱吉抓起蓋在身前的被單,難過的埋首啜泣……一思及骸只要自己的身體,而不要那多餘的情感,他的淚腺就會不聽使喚。
  「呵呵呵……是嗎?」
  低沉的嗓音令綱吉一震,錯愕的抬眸,轉向一旁咯咯輕笑的男人。
  「你、你醒了?」驚恐的結巴道,綱及真希望自己沒將剛才那句話說出口!
  對骸而言,情感是多餘的、不必要的,倘若他的床伴有這些麻煩的要素,換一個,對他而言輕而易舉。
  「哎呀,別擺出這麼驚慌的表情……我很喜歡你的身體,不會輕易拋開你的……」說著,細長的指頭捏住綱吉胸前的敏感果實,惹的他輕聲呻吟。
  「不……已、已經早上了……」揮開骸在自己身上為所欲為的大手,受傷的別開眸子,強迫自己忽略骸方才講的話語。

  ──他只喜歡你的身體。

  「嘖嘖……要是沒那些情感就好了呢,綱吉……你是因為我不愛你才不肯再來一次吧?」不耐的抓住拒絕他的瘦弱手腕,毫不在乎的道出冷酷無情的話語。

  ──看吧,他甚至嫌棄你的愛……對他而言,你乖乖做他的性愛娃娃就好。

  「骸……拜、拜託你別再說了……」他知道,他都知道!但至少……不想聽他親口說出來!
  「呵呵呵……還想裝嗎?看你晚上的嬌聲媚態,應該伺候過不少人了吧?還在裝什麼矜持!」粗魯的將綱吉壓回床上,扳開他無力的雙腿,用力將自己的凶器擠進虛弱的窄道內。
  「啊啊!沒、沒有!我……我只有和你──啊嗯!」痛苦的哭喊著,但侵略自己的男人卻不為所動,反而露出譏笑嘲弄的神情。
  「哦?是嗎?因為你愛我嗎?呵呵呵……告訴你。」將自己的慾望留在綱吉體內,俯身定住綱吉的下顎,閃閃發亮的眼中連一絲憐憫都沒有:「我不需要愛,不需要那種東西……貢獻出你淫蕩的身體,其他的我都不要,明白嗎?」殘忍的擊落綱吉眼中僅剩的光點,並飢渴的咬住微啟的紅唇,盡情的吸吮、索求,潰堤的淚水對他一點影響都沒有。

  ──他的世界不需要愛。

  碎裂的心沒有餘力擺動被玩弄的玉體,只能任由男人無止盡的進入、退出……

  ──你的愛也不例外,澤田綱吉。



  人聲鼎沸的聚會會場充斥著美味的食物和高級的洋酒,但綱吉卻一點食慾都沒有。
  雙眼無神的望向前方,正巧對上骸那蠻不在乎的冷漠眼神。
  四分五裂的心再次被捅了一刀,令綱吉不住的顫抖、落淚。
  「骸……」虛弱的起身,有些不穩的走向骸……而後者只是冷眼看著,一點都沒有攙扶的意思。
  別想太多,沒錯……別想太多,澤田綱吉的身體的確很棒,他一定是因為身體才會繼續留他在身邊,一定是、一定是……輕輕啜飲手中的飲品,骸在腦中不斷重複著這些說服自己的話語。

  ──他的世界不需要愛。

  「有什麼事嗎?首領。」冷漠的喚著綱吉的職稱,嘴角掛著不可一世的冰冷微笑。
  「骸……我──」

  碰!
  一道巨響震碎了六道骸的耳膜,纖細的身影在自己面前倒下,伴隨著鮮豔刺鼻的美麗血花……剎那間,瞪大的異瞳內只剩下顫抖的瘦弱身影……

  「骸……我……」

  淚水自他清澈的眸中滑出,不一會兒便彷彿入睡般緩緩闔上黯淡的雙眼……
  這一刻,世界靜止了。

  上前扶起逐漸冰冷的人兒,溫熱的鮮血不斷從傷口中溢出。六道骸只是靜靜望著綱吉蒼白的面龐,不發一語……意外地,兩滴淚液滴落在慘白的臉蛋上,而其中一滴是深濃的血紅色。

  ──你的世界不是不需要愛嗎?六道骸。

  「綱吉,把剛才的話說完……」

  『骸……我真的……很愛你……』

  躺在臂膀中的綱吉望著骸面無表情落淚的臉龐,露出一抹虛弱的微笑,並抬起顫抖的小手拭去第一次出現在六道骸臉上的淚水……

  「骸……我真的……很愛你……」

  ──說什麼不需要愛,都是騙人的。

  手臂緩緩垂下,無力的癱在地上,微弱的呼吸聲消失在吵雜的大廳中。
  這一剎那,世界的軸心崩裂了。

  ──你只是害怕承認罷了。

  溫柔的讓綱吉躺在牆角的沙發上,握緊手中冰冷的三叉戟。

  ──承認自己愛上了彭哥烈十代首領。

  黑色的身影在空中飛舞,混亂的現場頓時成為血祭的舞台。

  踏著遍地的濃稠鮮血,慢條斯理的走向綱吉躺臥的沙發。執起冰冷僵硬的小手,在上頭落下遲來的柔情親吻……

  「綱吉……我也……很愛你……」
  兩行淚水自異眸中滑落,弄濕了染血的雪白襯衫。



  晴朗的藍天令人嘴角不禁上揚,溫暖的徐風輕撫樹上茂密的綠葉,沙沙作響著。
  高大修長的身影漫步到一座高雅精緻的白色陵墓前,將胸前的純白花束擺在上頭……美麗的白玫瑰躺在墓地主人的相片下,照片中的人兒散發出不輸給白玫瑰的清雅氣質,溫和的微笑著。
  和眼前的一切相反,男人身著漆黑的合身西裝,與照片上的青年形成強烈對比。
  嘴角輕輕勾起一抹淺笑,並屈膝跪在潔白無暇的墓前……

  「吶,綱吉……」

  笑容沒有褪去,但隨著面頰滑落的淚液襯托了男人眼中抹滅不去的真情懺悔……

  「好想念你啊……」



<完>

───────────────
後記:

骸骸是大笨蛋ˊˋ(被拖去輪迴)
寫的有點少……對不起Orz(被巴)

哎呀呀……三號又快過去了ˊˇˋ"
盡力寫文了QDQ""
不過上一篇很歡樂的說……(毆)

希望水靈喜歡這篇ˊˇˋ"
其實有些意思沒表達到呀……(掩面)
對不起(跪)

最後多加了一小段ˊˇˋ
想描寫一下骸骸掃墓的情形……QQ
(被輪迴)

啊啊啊要考試了呀啊啊啊(驚悚尖叫)←爆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